第六百三十四章:削小保安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三十四章:削小保安

第六百三十四章:削小保安 “林昆,你在哪?” 林昆靠着床头坐在床上,手里的手机突然响了,他以为是楚静瑶开完会打过来的,顺手就给接了,结果一听是秦雪的声音,先是一愣,拿着手机看了看上面显示的号码,才笑着说:“秦大美女,什么事啊,我在家了呀。” “七号别墅?” “青山绿水畔。” “这是什么地方?”电话的另一头,秦雪微微皱眉,她确实没听说过这地方。 半个小时后,秦雪开着红色的轿跑,沿着导航指的路来到了青山绿水畔小区大门口,门口的保安果断的把车拦下,一看是这么个俏丽的气质美女,那脸上不由的就露出了几分痴相,轻浮的笑道:“美女,是这儿的业主么?” 秦雪道:“不是。” 这保安是个小年轻,看上去也就二十多岁的模样,否则换成那些老成的保安,也不会如此的轻浮,这小子也是初生牛犊不怕虎,语气里带着调戏道:“那可不巧了,咱这小区是封闭小区,外来车辆一律不许进,不过我看美女长的漂亮,要是能给我留个手机号或者交友账号什么的,我倒是可以放行一下。” 秦雪眼见这保安惹人厌,就要忍不住的发作,一个小小的保安居然敢拦天楚集团头号秘书的车,想来他是不想在这座城市里混了,只是还不等她发作,一个轻佻毫无杀伤力的声音便幽幽的传了过来,“留,留你大爷啊!” 这声音这话说的很有喜感,秦雪忍不住的在心中一乐,循着声音就望去,就是保安亭里另外的一个年级稍长的保安也是忍不住的笑了起来,可这话听在年轻保安的耳朵里,可就是极其的逆耳了。 也是年轻气盛,这小保安马上就冲声音传来的方向吼叫道:“你骂谁呢!” “呵,小伙子,你这不废话么,当然是骂你了。”林昆叼着半截烟卷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说着弯身从一旁还未来得及消融的积雪里摊出个雪球来,冲着小保安就砸了过来,在漠北军区的时候,咱们林大兵王不光枪法准,这扔手榴弹的功夫也是全军区里独一无二的,和手榴弹比起来,这雪球轻了轻了点,不过丢出去的准头可是丝毫不差,林昆就是照着这个年轻小保安的鼻梁丢过来的,结果就听啪的一声脆响,那握的严实的雪球应声在年轻保安的脸上炸开了花,年轻保安啊呀的痛叫一声,脸上一时间白的雪,红的血,顺着鼻孔汩汩的流了出来,抬起手一抹,立马抬头一声厉喝:“次奥,你敢打人!” 林昆晃晃荡荡的走过来,手里不知何时又多了一个雪球,嬉皮笑脸吊儿郎当,十足的一副市井上的无良痞子相,只见他手腕轻轻的一挥,一记硬实的雪球又冲着年轻保安砸了过来,这一次砸的是他的嘴,伴着一声轻佻的哂笑道:“就打你了怎么着,给你丫的长点记性,别见个美女就以为自个能调戏,md老子长的这么帅,还从来没敢随便跟美女搭讪要电话号码呢,你算个球?” 这年轻小保安刚一声骂完,嘴上马上被雪球砸个正着,这雪球握的极其硬实,砸在嘴上就和被石头蛋子砸了差不多,他又是一声痛叫从喉咙里发出,抬起另一只手握住嘴巴,空腔里顿时一股浓浓的血腥味弥漫,就着雪球那清冷的气息,血腥的气味更加浓厚,用舌头舔了一下两颗门牙,居然少了一颗,惊讶的张开嘴一看,那颗鲜红的门牙这会儿正摊在那满是血迹的掌心中。 这年轻小保安顿时气的一佛升天,睁大了一双本来不大却异常狰狞的豆眼,咧开那满是鲜血的大嘴吐着令人作呕的腥风吼道:“次奥,老子和你拼了!” 这小保安说干就干,马上挥着一双拳头,将那颗被打掉的门牙握在手中,冲着林昆就扑了过来,那一脸态度决绝的狰狞模样,似要将林昆生撕了不可! 门卫里的年龄稍大一点的保安作势欲拦,但也只是作势罢了,他平时也是不看惯这小子愣头青,对人没礼貌还总喜欢满嘴脏话,时常惹来业主的抱怨和投诉,他曾几次劝说这小子,做人要低调谦逊,尤其做保安这个岗位,那是一定要对人谦谦有礼,否则你一副老子很牛的态度,人家不骂你狗才怪呢。 只是这小年轻根本不听劝,还说这年纪稍长的保安一点男人的戾气都没有,在别的同事面前也经常揶揄开他玩笑,这年纪稍长的保安倒不是怕这小子,实在是不愿意多生事端,出来打工本来就是图个赚钱,惹是生非就不好了。 见这小子今天一脚踢在石头上碰上了个硬茬的业主,这年纪稍长的保安心里头高兴还来不及呢,这小子不识好歹以卵击石就让他折腾去,吃了亏挨点教训也好收敛收敛他那臭脾性,所以说这年纪稍长的保安才不会真拦他呢。 林昆脸上一副淡定从容,嘴角噙着一抹似是而非的笑容,甚至连正眼都懒得瞧这小保安一眼,就这种货色冲上来,还是赤手空拳的冲上来,都不够他一脚踹的,他也实在懒得跟这种小喽罗动手,奈何这小子还真特么的不知死活,非要跟他硬撕一架,好吧,那既然如此咱们林大兵王也只能怀着教书育人的心思给这愣头青好好的上上一课,让他以后再别咋咋呼呼了。 自己的拳头马上就要砸在对方的鼻梁上,见林昆一点反应也没有,这愣头青心里暗暗的一阵得意,还以为是自己的速度太快,对方根本没反应过来,脑海里不由的浮现了待会儿拳脚相加打的眼前这小子哭爹喊娘的画面,然后自己再很威风的到那车里坐着的俏佳丽面前一晃,手机号、社交号还不手到擒来? 只可惜,年轻小保安心里头这美好的想法刚刚一闪,忽然就觉得小腹处一阵剧烈的疼痛,就像是被火车撞上了一般,胸腔里的五脏六腑直欲翻滚吐出,同时奋勇向前的身体,以及那一对挥在空气中的拳头,此时拳头成向后倒飞的势头…… 年轻小保安顿时闷哼了一声,脸上那暗暗得意的表情这会儿立马涣散成了难以形容的痛楚狰狞,整个人两脚离地,凌空的就向后倒着飞了出去,他以为自己就要这样往后飞摔倒在地,结果突然一股大力又将他的手腕拽住,此时的他哪还有半点方才的嚣张,稳定了慌乱的眼神向前一看,迎着他过来的是一颗硕大如钵的大拳头,这一拳实实在在毫无虚招,只听砰的一声闷响,这年轻小保安的半边眼眶立马乌成了熊猫眼,只觉眼前天旋地转无数的小星星在闪烁。 “哎呦……” 年轻小保安痛叫嘶鸣一声,整个人仰八叉的躺在地上,挣扎着想要爬起来,可一时间头晕目眩浑身无力,哪有那半点挣扎的力气,只能干瞪着眼望着天。 林昆不急不慢的走过来,低着头俯视着这年轻小保安,嘴唇淡淡的一笑,语气中带着一丝戏谑笑道:“小伙子,这为人处事吧要低调谦卑,你这咋咋呼呼的到头来不全给自己找麻烦么,怎么着你看我这眼神是不服呀,要不再削你一顿?” 这保安小青年哪敢,赶紧收起了那一寸稍微凌厉的眼神,换上了一副讨好的笑容,脸上满是斑斑血迹,讨饶道:“大哥,今个小弟有眼无珠,放过小弟吧。” 林昆摇摇头,佯装为难的道:“这我可说不算呐,还要人家姑娘愿不愿意。”说着,目光轻佻的看向一脸冷霜的秦雪。 秦雪根本不搭理,直接冲保安亭里年纪稍长的保安道:“麻烦让我过去,我只是进来看望一位朋友,待不一会儿就走了。” 年纪稍长的保安从愣神中回过神来,连忙陪上笑脸打开了拦路的栏杆。 林昆低着头冲仰八叉的小保安轻佻的一笑,转过身慢悠悠的向秦雪停车的地方走去。这小保安躺了好一会儿才晃晃悠悠的坐了起来,望着林昆在不远的地方和秦雪搭讪,心中暗暗生恨,可也只有感在心里头恨着,面上却不敢表现出来,摸了一把自己口鼻里流出的血,拍了拍屁股站起来,回过头冲保安亭里的年纪稍长的保安说:“老刘啊,你现在在这盯一会儿,我去趟医院。” 老刘笑而不答,这小保安一肚子的怒火就想撒在这个平时沉默寡言的老刘身上,等着一双三角眼就吼叫道:“怎么着,和你说句话,你不装聋啊!” “兄弟,你先稍等一会儿。”老刘和煦的一笑,脸上的表情倒真像是怕了这小年轻,从保安亭里快步走了出来,来到了一脸很嚣张的小保安面前,这小保安也以为自己这位一向沉默寡言的同事怕了自己,刚得意洋洋的要开口说道两句,结果老刘一个大巴掌就甩了过来,精准无误的打在了他的脸蛋子上,这一巴掌扇的力道也是十足,这年轻小保安刚刚恢复的神智,顿时又有些恍惚漫天飘金星了,他立足未稳,老刘紧跟着一直大脚踹了过来,这年轻小保安刚刚站起来还不到两分钟,再一次仰八叉的又摔到了地上。 “啊哟!”年轻小保安又是一声痛叫,怒不可怒的冲老刘道:“md,你居然敢打老子,居然还特么的偷袭,信不信老子我手撕了你这个臭窝囊废!” 这老刘气定神闲态度从容,拽着小保安的脖领啪啪的就是两个大耳刮子甩下,打的这小保安一点还手之力都没有,打完了之后一声怒吼道:“小逼崽子,老子平时不和你一般见识,你还特么的把自己当盘菜了,再特么的瞎嚷嚷,嚷嚷一次老子打你一次,直打到你没脾气了为止,给我滚!” 老刘把手腕往地上一抖,年轻小保安呼通一声摔在地上,他可从来没见老刘这么威武过,吓的赶紧爬了起来,惶恐不安的看了老刘一眼,然后头也不回的逃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