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三章:当代好男人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三十三章:当代好男人

第六百三十三章:当代好男人 酒喝了,事儿定了,林昆在心里头咯咯咯的偷着乐,放下酒碗颇具女汉子气概的夏卉瞧了她这亲哥一眼,心里头忽然觉得不对劲儿,林昆怕她反悔,马上板上钉钉的加了句:“妹子,君子一言快马一鞭,可不许反悔了哦!” 夏卉抿着嘴唇道:“我又不是君子,我只是女子。” 林昆奸猾的一笑:“这君子在古代是指男人,确实和女人没什么关系,可在新中国的今天早就提倡男女平等了,君子指男人,男和女人又平等了,所以……嘿嘿。” “你!”夏卉气的直咬嘴唇,道:“你强词夺理啊你!” 林昆嘿嘿的笑着点头道:“强也强了,夺也夺了,不过好像确实很有道理嘛。” “哼!”夏卉气哼哼的不再理他,将满心的怨怒全都发泄在了一桌子的美味佳肴上。 这一餐是夏卉到中港市以来吃的最丰盛、最美味、最饱的一餐,吃饱了喝足了,小丫头摸着鼓鼓的肚皮往沙发上慵懒的一躺,嘴里直呼道:“不行了,我不行了,要撑死了。” “小丫头,快起来干活。”林昆坐在餐桌旁招呼道。 “干什么活呀。”夏卉懒洋洋的道。 “收拾桌子刷碗,我只负责做,可不负责收拾残局啊。”林昆笑呵呵的道。 “哎呀,我滴亲哥,你就好人好事做到底呗,你妹妹现在都快要撑死了,你就当可怜可怜你妹妹吧。”夏卉懒洋洋的从沙发上坐了起来,一副义正言辞的态度道:“何况现代的好男人都是既能做饭又能刷碗的,哥你是好男人吧!” 林昆果断的道:“不是。” 夏卉小嘴一撅道:“一点幽默感也没有。”说完,磨蹭磨蹭的就要从沙发上下来。 林昆笑着打趣道:“算了,瞧你这懒洋洋的模样,你哥我今天就大发慈悲,做一次当代好男人。” 夏卉可爱怡人的眨巴了两下小眼睛,马上从沙发上蹦蹦跳跳的下来,跑到林昆的身边踮起脚尖挽住他的脖子,那鲜嫩粉红沾染着一层淡淡油光的小嘴唇,啵的就在林昆的脸颊上亲了一口,欢快的道:“哥,你真是我的好哥哥!” 林昆一下子被亲的愣在了那里,瞳孔微微睁大的看着一脸天真无邪状的小丫头,这么近的距离,那么清晰生动的一个香吻,嗅着她身上微微散发出的体香,一瞬间就像是湖面投石一般,荡起了层层的涟漪,心绪难以平静。 小丫头脸上的表情一怔,似乎意识到了自己的举动过于暧昧,马上羞红的低下了头,然后扭扭捏捏的回到沙发上,一副心虚的模样装作在看电视,心底却是不停的对自己叫唤道:“羞死了羞死了羞死了……” 林昆嘴角兀自的笑了笑,收拾着桌子上的碗盘进了厨房,小丫头偷偷的向厨房里看去,吐出舌头做了鬼脸,心底却是暖融融的。 夏卉初给林昆的印象是一个内向文静受了委屈也不肯吭声的小姑娘,随着慢慢的接触,小丫头骨子里活灵活现的一面渐渐展露出来,当她握着麦克风站在酒吧的舞台上的时候,身上的这股子小女孩的活泼气质马上荡然无存,摇身一变成了能用歌声扣动每个人心弦的歌后,让人不由的感叹造物主是如此的神奇,同样一个女孩,在不同的环境下竟能展现出如此极端的变化。 像个家庭妇男一样收拾好了碗筷,林昆没有多停留,让小妮子好生的在家休息,晚上还要去酒吧里唱歌训练呢,他回到了自己的住处,躺在床上拿着手机,犹豫了一会儿之后还是拨通了楚静瑶的电话,电话响了一会儿才接通,楚静瑶压低着声音说:“我在开会,等打给你。”说完就挂了电话。 从始至终林昆还一句话都没说呢,听着电话里嘟嘟嘟的盲音,林昆一脸怅然。 他受伤住院,心里头最想能去看他的人莫过楚静瑶,可楚静瑶自始至终都没有出现,他在心里头宽慰自己说,“她一定是在家照顾澄澄抽不开身。”可这种话自己对自己说出来之后,总会带着那么一阵自欺欺人的感觉。 肩上的伤还有余痛,林昆抽出根烟叼在嘴里,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神色却从未有过的茫然,不知是什么时候开始,楚静瑶竟变成了他心底的一根弦,只要不经意的一拨动,便能马上带来说不清的情绪,或忧伤或明媚。 秦雪坐在她那宽大的实木办公桌后,她的办公室宽敞明亮装修精致,就是和天楚集团里的那些副总的办公室起来,也是丝毫的不逊色,放眼整个中港市,一个秘书能坐在如此精致高雅的办公室里,她秦雪绝对是仅此一人。 秦雪握着手机在发呆,窗外的阳光晒在她的脸上,映出一股别样的妩媚来,她还是那一身习惯性的职业装,长长的秀发盘在脑后,给人一股高贵的气质。 昨天夜里忙着处理公司里的事,她就没有马上赶去医院,今天早上刚开完早会,楚相国就让她去医院里看望一下林昆,自从林昆从七号别墅里搬出来,楚相国的心里对林昆有着一阵说不出的歉意,所以只好差秦雪过去。 楚相国特意叮嘱秦雪买一些鲜花和水果,实际上就是他不叮嘱秦雪也会去买,另外林昆的老捷达昨天撞的太严重,送到修配上检查了一下,发动机整个呈半报废的状态,即便是修好了,性能恐怕也只能达到原来的三分之一。 楚相国不打算再修这老捷达了,这老捷达在天楚集团的名下挂了十几年了,按说早就应当送进报废场报废了,要不是林昆看中了它搭架结实改造了一番,现在估计还在地下停车场里吃灰呢。 楚相国直接让秦雪装了一堆的车钥匙,让林昆从他天楚集团的地下车库随便挑一辆豪车,那些豪车许多自从提回来之后就没开过几次,绝对的九九新,而且价格都是百万级别以上的。 秦雪领了命刚要走,楚相国又把秦雪给叫了回来,思来想去那地下车库里的车即便是再新,现如今也都是二手的了,他干脆让秦雪带上了一张银行卡,直接塞给林昆让林昆再去买一辆自己喜欢的新车。 钱对于楚相国来说那绝对不是事儿,可现如今就是花再多的钱,也弥补不了他内心对林昆的愧疚,当女儿的不听话他是管不了了,他能做的就是默默的替女儿承受下这份愧疚,将来的某一天女儿幡然醒悟还好,若是一直这么执迷不悟下去,他这个做父亲的又能有什么办法? 想到女儿的以后,楚相国的心里免不了又是一阵的担心,他对潘剑有过耳闻,甚至当初楚静瑶读高中的时候,他也曾暗中派人调查过潘家的底细,潘剑的父母当时都在政府部门为官,家庭背景算是不错,只是后来这夫妻俩双双提前退休转至国外定居,不免让人心生悱恻,再加上这夫妻俩当时所在的部门是政府里公认的油水最厚的税务部,其所作所为便更加一目了然了。 楚相国身为东北三省的富贾,常年和官场打交道,官场上两袖清风的官员不少,同样贪污受贿的也不少,对于那些两袖清风的官员,楚相国一向是敬而有加,对于那些贪污受贿之辈他是打心眼里瞧不起,但表面上也都过的去。 楚相国不信一对贪污腐败的夫妇会养出品行如何高尚的儿子,所以对潘剑一直都心存偏见,再加上潘剑当初舍弃楚静瑶对他的感情执意出国,重重的伤了楚静瑶的心,楚相国对此一直也都是耿耿于怀,如今眼看着林昆和楚静瑶的感情愈发的步入正轨,这小子突然又从国外回来了横插一杠,这让楚相国的心里头像是卡了根骨头一样难受。 楚相国敲了敲门,走进了秦雪的办公室里,坐在办公桌后若有所思的秦雪站了起来,脸上堆起一抹笑容,打招呼道:“楚总。” 楚相国笑着坐在了对面的沙发上,“小雪,不是和你说过么,没人的时候不用楚总楚总的,直接喊楚叔就行了。” 秦雪笑了笑说:“知道了楚叔。” 楚相国笑着说:“刚才在门口我看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怎么样,见到林昆了么?” 秦雪摇摇头道:“没见着,他已经出院了。” “什么?”楚相国脸上微微惊讶,“他伤的那么重这么快就出院了?”说完,不等秦雪回答,他的心里马上坦然了,林昆堂堂的漠北兵王出身,子弹穿透肩膀,那点伤对于普通的老百姓来说严重的不得了,怎么也得在医院里躺上一两个月,但对于战场上九死一生惯了的军人来说,根本不是个事儿。 秦雪道:“我找到了负责主治的医生,他说林昆非要办理出院,一分钟也不愿意在医院里多待,理由是闻不惯医院里的消毒水味,吃不下去饭。” 楚相国呵呵的笑了起来,“这小子,就是能折腾。” 秦雪道:“楚叔让我送的银行卡也没送出去。” 楚相国道:“小雪,今天你也别在公司里待着了,手上的工作都放一放,今天我给你安排一个新任务,拿着银行卡找到林昆,然后和他去提辆车。” “啊?” “啊什么啊。”楚相国如长辈一般慈蔼的笑道:“刚才见你一副魂不守舍的模样坐在这儿,你也不用瞒楚叔叔了,心里头肯定是惦记那小子呢吧。” “才,才没有呢。”秦雪俏脸一红,羞赧娇滴滴的道。 “小雪,你也不用和楚叔叔害羞,静瑶是叔叔的女儿,叔叔从小看着你长大,你也算是叔叔的闺女,古语不都说了,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同样好的男儿郎,姑娘家喜欢也是正常的,既然心里头担心他就去找他,叔叔准你的假。” “楚叔,我……” “去吧去吧。” “嗯。” 秦雪尴尬的点了点头,穿上大衣拿起包包,含羞的道:“楚叔,那我走了。” “嗯,路上小心。”楚相国笑着叮嘱道:“和林昆去提车的时候不用在乎多少钱,就是看中了劳斯莱斯也给买下来,回过头记得开发票就行了。” “嗯。”秦雪泯然一笑,点了点头,不得不说这有钱就是任性啊,随便买辆车就跟玩似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