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二章:老奸巨猾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三十二章:老奸巨猾

第六百三十二章:老奸巨猾 虽说是兵王出身,但像去菜市场买菜这种家庭妇男的行当,咱们林大兵王也是游刃有余,咱们林大兵王买菜从不挑最贵的买,只挑品质最好的入手。 什么样的菜品质最好? 这其实很简单,就是菜市场上那些看似皮毛不咋地,一块钱能买一大撮的,不过这可不是说任何皮毛不咋地的菜都是品质高的好菜,这里面得讲究识货。 现如今是冬天,市面上卖的菜都是大棚里的,猪肉几乎也都是养殖场里的,想要将一道菜做的美味,单凭调料调味远远不够,必须从食材的本身入手。 林昆在菜市场上溜达了近一个小时,凭借着他出身农村的经验,总算买到了像样的食材,猪肉难得的买到了农家猪,菜虽然是大棚里的,但根据他的经验,这些菜化肥吃的不多,皮毛长的虽然不咋地,但烹饪起的味道绝对比那些看起来水灵灵的菜要正宗的多。 林昆大包小篓的拎着菜回家,站在门口敲了敲门,夏卉穿着一套可爱的粉红色的睡衣过来开门,看着他拎的一大堆的东西,吐了吐舌头说:“买这么多!” 林昆笑着说:“你一口气念叨了十几样的菜,我还不得把料给备足了啊。” 夏卉道:“我只是随便说说我爱吃的菜,哥你随便做一两样就可以了呀。” 林昆脑门一黑,忍不住有一股吐血的冲动,当时这小妮子的表现可不是这个意思,而是恨不得让他把满汉全席都给搬来,现在又说随便一两样就可以了,姑娘,玩人也不带这么玩的呀,林昆本来想声讨这小妮子,想了想还是算了,今天这事毕竟是自己理亏,不就是多做几样菜么,累不着,而且自己还有事要求这小妮子呢。 林昆把菜放到了厨房,本想着这小妮子能给自己打打下手摘个菜什么的,结果发现这妮子根本没有这觉悟,仔细的回过味再一想,这小妮子是九零后啊,九零后的姑娘有几个会做饭,这么一想他心里头马上也就释然了。 跑去毒枭的老窝赌钱是林昆的强项,让漠北边境上的那些犯罪分子闻名丧胆也是他的强项,同样这下厨房做菜征服各种各样食客的舌头也还是他的强项。 这边,林昆在厨房里叮叮铛铛,那边夏卉躺在沙发上一边磕着瓜子,一边津津有味的看着偶像剧,时不时的向厨房这边瞥上一眼,这厨房过去在她的手里就是个泡方便面的地儿,自从认识林昆之后,这已经是第二次正式投入使用,小妮子脸上笑着,心里头美美的,暗暗的念叨道:“这以后找男朋友也得找个这样的,在外面闯的了天下,回到家里下的了厨房,这种男人简直就是完美中的完美啊!” 小妮子心里头这么想着,再看偶像剧里的‘男神’,马上便觉得这些所谓的男神只适合描描妆在电视剧撒撒娇耍耍帅,厨房里的那位才是真正的经济适用男,何况这位经济适用男长的也很英俊,比这些所谓的‘男神’man多了。 林昆在厨房里叮叮铛铛的折腾了两个多小时后,一道道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端了出来,此时已经是快下午一点了,夏卉早就饿的前胸贴后背了,几次想要硬闯进厨房偷吃,全都被林昆无情的给拦了出来,急的小妮子穿着一身粉红色的小睡衣站在厨房的门口望着色香味俱全的菜肴直流口水,顺带着捶胸顿足哀嚎此哥哥果然是非亲生的,亲生哥哥哪有这么折磨妹妹的。 不管这小妮子如何的使手段,林昆都不允许她踏入厨房半步,人越是饥饿的时候,吃东西就越香,林昆也是有意让这小妮子饿着,待会儿她胃口大开,吃的开心了,自己要求她的事就好办的多了,为此林昆还特意买了瓶红酒回来,待会儿趁着小妮子饭饱之际,再点缀上一杯红酒,想必事半功倍。 林昆不禁的在心里都开始佩服自己了,自己是什么时候变的这么狡猾,这么足智多谋呢? 夏卉迫不及待的坐在餐桌旁,往日冷清只盛的下泡面的餐桌上,此时一道接着一道精美的菜肴摆上,那扑鼻而来的香气,勾引的她肚子里的馋虫狂躁不安,喉咙不时的蠕动两下吞咽着口水,林昆还就是不给她碗筷,非得菜全都上齐了再给她拿,放着这么一桌子丰盛的菜肴不能动手,小妮子这心里头真是急的抓心挠肝啊。 “快尝尝吧。”林昆将碗筷摆在夏卉的面前,揭开围裙笑着说。 “肯定不是亲生的。”夏卉抬起头幽怨的看了他一眼,重复道:“果然不是亲生的!” 林昆浑不在意的笑着说:“就是亲哥哥也不一定能给你做这么一桌子好吃的吧?何况就算是亲哥哥,估计也没有你哥我这手艺,赶紧尝尝吧,凉了就不好吃了。” 夏卉心中有怨气,但肚子饿是真真的,何况已经饿的没力气和林昆斗嘴了,拿起筷子迫不及待的就夹了块锡纸排骨放进嘴里,吐出了骨头嚼了两下便囫囵的将肉吞进了肚子里,抿着嘴唇用舌头轻轻的舔了一下,残余在嘴唇上的鲜美味道顿时直入心扉,她马上又夹起一块排骨放到了嘴里,这一次她嚼的很慢,细细的品尝了一番,结果那鲜美味道所带来的内心喜悦,顿时将积满胸腔里的怨气一扫而空,小妮子眨着一双惊喜兴奋的眸子,闪烁的看着林昆:“好吃,简直太好吃了!” 林昆笑的十分淡定,他对自己的厨艺可是很有信心的,夏卉吃了觉得好吃是必然的,如果觉得不好吃才奇怪呢,“淡定淡定,再尝尝别的,看看味道怎么样。” 夏卉迫不及待夹了一块鱼肉,放在嘴里嚼了嚼,尽管肚子很饿,但她嚼的依旧很慢,那鲜美的味道环绕在口腔中,味觉被刺激的一波波涌起,令她不禁的陶醉在了其中,从小到大的这十九个念头里,这绝对是她吃过的最美味的鱼! “好吃!”夏卉一脸激动兴奋的说,竖起大拇指道:“哥,你简直就是天才!” “过奖过奖,你哥别的本事没有,就这菜做的好吃一点。”林昆谦虚的道,“只要妹妹喜欢吃,以后哥每天都给你做好吃的,直到你吃腻了为止。” “真的呀!”夏卉一边嚼着可口的菜肴,一边眨着漂亮的大眼睛兴奋的说。 “当然不是真的了。”林昆咧嘴一笑。 “哼,又骗我。”夏卉撅起嘴道。 “这可不是骗。”林昆眼见又要扣上一定‘骗’的大帽子,赶紧解释说:“这叫开玩笑。” “哼!”夏卉摆出一副生气的模样。 林昆陪着笑脸说:“妹子,你也知道了哥的真实身份,哥平时很忙的,那么一大堆的事要去管呢,哪有时间天天在家做饭啊,就说最近吧,哥的那个对头赵磊非搞出了个什么酒吧夜场歌皇大赛,想在哥的脑袋上压一头,哥场子里的台柱都被他给挖去了,我这每天都愁去哪找人来替我参加比赛呢。” “没人比赛直接认输不就完了。”夏卉边吃着饭,边不以为然的轻松道。 “小妮子,哪像你说的那么简单啊,如果要是能随随便便输了的话,哥还用浪费那脑细胞,这小子是想借着比赛的机会,好好的压百凤门名下的场子一头,只要他的人夺得了夜场歌皇大赛的南城区冠军,就证明他场子的演绎能力比哥的场子要强,去夜场玩的人图的啥,还不是环境、服务和表演,前两者我们都旗鼓相当,唯有在表演上下功夫才容易占得上风。” “这么复杂呢?” “你以为这是小孩过家家呢。”林昆哀叹了一声,道:“所以说哥每天这心里头都很累啊,想了这个事又要想那个事,似乎总有想不完的事在等着我。” 林昆两只胳膊往脑后那么一背,身子往餐椅上一靠,一副惆然怅然的模样。 “夜场歌皇大赛,主要比的就是唱歌呗。” “是啊。” “这个简单啊,哥你不用去找别人,我替你去出塞不就完了,妹妹唱歌的水平还是可以的。” 林昆苦笑着说:“哥哥先谢谢妹妹的心意,只是这歌皇大赛说是比唱歌,另外还得比一些基本的才艺表演,最基本的一个就是跳舞,光站在舞台上唱歌是远远不够的,必须舞蹈或者其他的才艺和唱歌结合在一起,才能得高分。” “这么麻烦。”夏卉蹙起眉头说,紧接着便兴奋的恍然道:“我虽然不会跳舞,但我可以学嘛,至于其他的才艺也可以挑简单的先稍微的了解一点嘛!” 林昆一副感激的表情笑了笑,说:“妹妹有心帮哥哥,哥哥心里很欣慰,只是这赛期将近,只剩下五天的时间了,妹妹要想短期内学会一两个舞蹈,怕是要额外浪费很多的时间,身体上也会很疲惫的。” 夏卉毫不犹豫的说:“哥,累就累呗,只要能帮上你的忙,替你在那姓赵的面前出一口恶气,妹妹累点不算什么!”小妮子一副慷慨就义的姿态,浑然忘记了心里还记着林昆的仇呢。 “真的!?”林昆摆出了一副惊讶状道,实际上这一切都是他有意循循利诱的,心里头替自己的老奸巨猾手段沾沾自喜,怕这小妮子反应过来后反悔,马上拿出事先买回来的红酒,打开给自己和夏卉满上了一碗,端起碗来义正言辞的说:“妹妹这么顶哥哥,哥哥没什么能拿出来谢的,先干为敬!” 言罢,林昆仰头一口就给干了,这副豪迈的劲儿看的夏卉的心底也跟着一阵热血沸腾,这一刻她仿佛化身为了冲向战场不回头的英雄,满腔的热血都要沸腾起来了,端起酒碗也是十分的豪迈,说:“哥,你放心,妹妹一定竭尽全力!”言罢,也是仰起头来一碗酒咕咚咕咚的就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