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一章:道歉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三十一章:道歉

第六百三十一章:道歉 林昆直接把车开进了青山绿水畔小区里面,门口的保安见有陌生的车辆进来,本来还想拦呢,结果一看这块头十足的霸道车来势汹汹,很识相的让到了一边。 林昆把车停到楼下,正好看到夏卉走进楼道里,他马上从车上跳下来追上去,夏卉见他追来,也加快了脚步,等林昆气喘吁吁的跑到她家门口,她已经把门关的严严实实了。 昨个失血过多,身体实在是匮乏的很,否则就上这几层楼哪至于累成现在这德行,林昆站在门口大口的喘息了两口之后,抬起手来拍拍们,冲着门后道:“妹妹,哥哥知道错了,不应该跟你开这么过分的玩笑,让你哭了那么多的眼泪,哥哥追来就是请罪来了,你怎么也得给哥哥一个赎罪的机会。” 门后没有声音。 林昆又冲着门说道:“妹妹,哥哥真不是有心的,哥哥是怕之前有事瞒了你惹你生气么,所以就借着这次受伤耍了下小聪明,没想到你哭成这样,你快把门打开,哥哥真心来请罪,是死是活全凭妹妹发落,只要你能原谅哥哥。” …… 一分钟过去了。 五分钟过去了。 十分钟过去了…… 林昆昨个本来就失血过多,体内水分流失过重,这么一大会儿的功夫已经累的口干舌燥嘴唇泛白了,认错的话说了一大堆,可门后就是没个回音,他虚脱的靠在了门上,无力似的抬起手来拍了拍门,可怜楚楚的道:“妹妹,你要是再不开门原谅哥哥,那哥哥只能以死请罪了,恳请妹妹原谅。” “嚷嚷什么呢!” 旁边住户的门突然开了,一个膀大腰圆的中年汉子,剃着个光头,瞪着一双环眼冲林昆大声的喝吼道:“md,大白天你的在这嚷嚷鬼叫,信不信老子削你!” 自己嚷嚷本来就是不对,惹怒了这位大哥,林昆可是个讲理的人,赶紧陪上笑脸道歉说:“大哥,小弟在这大声说话打扰到了你实在抱歉,我这也是……” 林昆的话不等说完,这大汉喝吼一声打断道:“知道打扰了还在这站着,赶紧给我滚,再站在我跟前碍事,老子我打断你的腿,这么一副吊丝的模样还学人家泡妞,老子知道隔壁住这小妞姿色好,今天就扮演一回护花使者。” 林昆脸上的表情突然冷了下来,淡淡的笑道:“大兄弟,这么说你是打这姑娘主意了?” 大汉十分嚣张的道:“老子就住在这了,打不打她的主意要你管,识相的赶紧给我滚,再站在这跟老子磨磨唧唧,老子的拳头可不是吃素的!” 说着,大汉亮起了那双很是引以为傲的大拳头,本以为会吓唬到眼前这个瘦不拉几的年轻人,结果却见林昆脸上挂着淡淡的笑容向他走了过来,这大汉马上皱起眉头吼叫了一声:“小子,怎么你还想跟老子动手啊!” “我去你md!” 林昆懒的跟这个大汉墨迹,一个大耳刮子就掴了过来,他身体是有些气血不足,但丝毫不影响他这一巴掌的力道,顿时就听啪的一声,这个大巴掌结结实实的打在了大汉那满脸横肉的脸上,这大汉顿时‘啊’的一声痛叫,身体整个向一旁趔趄,硬生生的撞在了门框上,这一下更是疼的他直抽冷气。 这大汉哪里料到这个看似瘦不拉几的年轻人有这胆量,说动手就动手,他一点躲闪的反应都没有,这一巴掌可谓是挨的结实,打的他眼前直冒金星。 “我次奥,你特么的居然敢和老子动手,老子今天不打的你跪地求饶,老子就……” “我就去你md吧!” 大汉的话不等说完,林昆冷笑的吼了一声,同时那44码的大脚板子冲着大汉的小腹就踹了过去,这大汉本能的做出了一个躲闪的动作,可就他那两下子身手,在市井上和普通的小混混动动手还行,碰上了咱们林大兵王只有挨打的份儿。 “啊!” 又是一声痛叫声起,紧接着呼通的一声,这大汉整个人凌空的被林昆给踢进了屋里,脸上顿时一片死灰,疼是一方面,主要是被林昆这身手给吓着了。 林昆跟着进屋,扯着大汉的衣领就把他给提溜了起来,冷笑着说:“怎么样,你特么的再给老子叫唤啊,你特么的不是挺能吼么,在吼一个听听。” “兄……兄弟,得饶人处且饶人,我是跟六爷混的,你今天把我打了,这事让六爷知道了不好吧。” “六爷?” “就是乔六爷,这附近的一片地方可都是他的地盘。” “六爷是吧?”林昆冷笑着道,想起乔老六前几天被卢三给揍的那个德行,他就忍不住的想笑,眼前这光头居然和他提六爷,他鸟六爷是个鸟啊,抬起大巴掌冲着大汉的脸颊啪啪的就是两巴掌抽下,直打的这大汉满眼都是小金星,满嘴都是血腥味。 这大汉完全被打懵了,林昆提溜着他的衣领轻佻的笑着说:“还得饶人处且饶人么?你刚才不是挺牛x的么,来再给老子牛x一个看看,还想打隔壁那姑娘的主意,你也不瞧瞧你这副狗德行,还想癞蛤蟆吃天鹅肉,你特么知道那姑娘是谁么!” “不……不知道。”大汉哆哆嗦嗦的道,“兄弟,你这么不给六爷面子,六爷要是知道的话……” 啪啪! 又是两个大耳刮子打了下来,林昆今个还真就不信邪了,那个乔老六算个什么东西,眼前这个傻大汉怎么就那么认定自己会给他面子,好,既然你这么认定,那么老子就让你好好吃点苦头,今个不跟老子提乔老六还好,提一次就打一次。 这大汉也不傻,眼见自己提六爷就挨巴掌,旋即半个六字都不敢提了,只是小心的哀求道:“兄弟,我也看出来了,你这身手肯定也是在道上混的,今个我有眼不识泰山冲撞了你,我该死,我活该挨打,你大人不记小人过放了我一把。” 林昆冷冷的一笑,道:“知道我为什么打你么,可不光因为你充我大吼大叫。” 大汉连声道:“我知道我知道,因为我提了六爷的名,六爷肯定得罪过兄弟。” 林昆呵呵一笑:“六爷倒没得罪过我,我和六爷也没什么交集,而是你旁边住的这姑娘,这姑娘可是我妹妹,你刚才居然敢特么说要打她的主意!” “我……”大汉一脸的诚惶诚恐,赶紧解释道:“兄弟,我那只是随口说说,人家姑娘长的貌若天仙,我一癞蛤蟆怎么配的上,我知道错了,知道错了……” “呵呵,那你以后还敢不敢打她主意了?” “不敢不敢,绝对不敢!” “那你会不会趁我不在的时候,对我妹妹不利。” “不会,绝对不会。”大汉哭丧着脸说:“她有你这样的一个哥哥,我要是再不开眼的去打她主意,我那不是自寻死路么,兄弟你放心,我绝对不敢。” “呵呵,好。”林昆冷笑着说:“你如果敢对我妹妹动什么歪念头,我就屠了你全家!”说着,眼神中一道冷光闪过,看在大汉的眼睛里顿时一哆嗦。 “不敢不敢,我绝对不敢……” 林昆也不和这大汉多墨迹,重新回到了夏卉家的门前,抬起手来敲敲说:“妹妹,哥哥真的知道错了,你就开门原谅哥哥一次,哥哥以后一定再也不敢骗你了,我要是再骗你,我林子就倒过来写。” “吱……” 门开了,林昆本来没抱有希望门会开,脸上一阵惊喜,只见夏卉站在门口撅着嘴说:“林字倒过来写读什么啊?” “额……”林昆憨笑着说:“不知道。” 夏卉侧过头向旁边那个被林昆刚刚打过的大汉家看了看,大汉家的门已经关上了,就好像刚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样,转过头对林昆抱怨说:“你来我家门口敲门也就算了,干嘛还打我邻居啊。” 林昆道:“你那邻居可不怎么样,他心里头可是打你主意的,我不削他一顿给他长长记性,他以后骚扰你怎么办。” 夏卉道:“你管别人打不打我主意。” 林昆道:“我当然要管了,你可是我妹妹!” 夏卉义愤填膺状道:“是你妹妹你还骗我!” 林昆的气焰顿时蔫吧了下来,讨好道:“哥哥这次真的知道错了,你不原谅哥哥,那哥哥只能以死谢罪了。”说着两手一摊,做出一副任君宰割的模样。 夏卉顿时被他逗的噗嗤一笑,林昆见她笑了,马上便要开口说话,夏卉的小脸马上又绷了起来,摆出一副冷然的表情说:“我可没说要原谅你啊,当哥哥的哪有这么骗妹妹的,不过也不是没有余地,要看你表现的好不好喽?” 林昆一听有门,马上笑呵呵的说:“怎么表现啊?” 夏卉摸了摸小肚子,翻着白眼说:“哭了那么多的眼泪,现在肚子有些饿了呢。” “这个容易啊!”林昆笑呵呵的就进门,“哥哥给你做一顿好吃的补偿补偿你!” 夏卉马上抬起小胳膊拦住,“可是今天我不想吃蛋炒饭了,不对,想吃蛋炒饭,但不想简简单单的吃,最近好像都没怎么吃过鱼,最好是深海里的鱼,吃起来味道鲜美,好像也很久没吃排骨了,要用锡纸包起来做的味道才鲜美,好像很久也没吃……” 夏卉一口气说了十多个菜名,把林昆听的都有些费上岛咖啡流口水了,夏卉说完后看着一副馋嘴模样的林昆,一脸奇怪的说:“哥,你怎么还在这,去买菜呀!” 林昆马上回过神,笑着应了一声:“妹妹等着,今个哥哥必须满足你这小馋猫!” 林昆哼着小曲就下楼了,夏卉看着他的背影,脸上露出一股小女人般妩媚的笑容,关上门脱掉了身上厚重的外套,穿着一套淡粉色的卡哇伊般小睡衣,整个人往沙发上那么一躺,打开电视机便津津有味的看了起来,今天她要当公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