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三十章:装死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三十章:装死

第六百三十章:装死 “哥,你在哪?我刚到新闻……你,你没事吧?”夏卉坐在床上,脸上一副担惊受怕之色,看到新闻图片里血淋淋的画面后,她整个人都吓坏了。 “我……我快不行了,妹妹,如果,如果你有时间,过来见哥最后一面吧。” 电话里,林昆的声音听起来很虚弱,像是随时都有可能一口气上不来而撒手人寰,林昆这会儿正躺在蒋叶丽那宽大舒适的床上,不过是和夏卉开个玩笑,这小丫头看到了新闻之后这么紧张自己,林昆的心里头暖融融的。 “哥!”夏卉痛哭般的大叫一声,那晶莹的泪珠马上就从眼眶里滚落了出来,顺着那一分钟前还裹带着惺忪睡意的脸颊,一下子流进了脖子里。 林昆只是想逗这小妮子一下,哪里想到小妮子会有这么大的反应,电话里传来小妮子嚎啕大哭的声音,林大兵王的心里头此时只有一个念头:作孽啊! 林昆想要告诉小妮子自己没事,可心里头灵光一闪,不如借这个机会把自己之前跟她撒的谎给圆了,于是继续装垂死的道:“妹妹别哭,即使哥哥到了天堂里,也会保护你的,哥哥现在只想在临死前见你最后一面,咳咳……” 夏卉已经泣不成声了,那晶莹的泪水在脸上汇成了两道悲伤的河流,窗外那明媚的阳光照在脸上,心底却是一片万念俱死般的冰冷,她脸不洗头发也不梳,随便找了件衣服穿上便赶向林昆告诉她的地址,她来不及想太多,坐在出租车上一直流泪到百凤门的大门口,下车后冷风在脸上一吹,一阵刀割般的疼痛。 白天的时候百凤门不营业,正门的大门只开了一角,夏卉推开门就冲了进去,门后候着的两个小弟已经得到林昆的提前知会,见到夏卉冲进来便问:“是夏姑娘么?” “我来找我哥。”夏卉哽咽的说, “好,跟我们来吧。”两名小弟触景生情,脸上也浮现出一抹悲伤的凝重。 夏卉跟在两名小弟的身后,两名小弟带着她来到了三楼的一个房间门口,这房间是林昆专用的休息室,他平时虽然不怎么在这住,但也一直预备着。 两名小弟这会儿已经完全入戏了,刚才林昆还担心他们演的不像呢,好顿的叮嘱两人,此时看来这两个小弟是没负他们老大的厚望,演的简直太像了。 只见这两名小弟一脸的悲戚,声音凝重的对夏卉说:“夏姑娘,你哥在里面等你。” 夏卉眼眶里含着泪花说了声谢谢,两名小弟退下,她抬起手腕迫不及待的敲了敲门。 “进来吧……”门后,一缕幽幽的赢弱声音传来,像是一个行将就木的老人的枯喊。 夏卉强忍着泪水推开门,房间里阳光很足,林昆躺在靠窗边的一个太师椅上,那温暖的阳光照在他苍白的脸颊上,瞳孔里目光涣散,扭过头一脸虚弱疲惫的看着站在门口怔住的夏卉,嘴角勉强的咧开一丝笑容,有气无力的道:“妹妹,你来了。” “哥!” 夏卉痛心裂肺的喊了一声,房门砰的一声关上,她步履沉痛的跑到了林昆的身前。 林昆抬起手在小妮子的脸颊上摸了摸,嘴角咧开的笑容无力而又充满慈爱,心疼的道:“傻妹子,快别哭了,你哭哥看着心里头难受,哥喜欢看你笑。” “哥!” 越是不让哭,夏卉哭的越是凶,小妮子心思单纯,既然认定了林昆这个哥,就绝对把他当成自己的亲哥一样看待,哽咽着说:“哥,我不要你死,不要……” 林昆虚弱无力的叹了口气,“没办法啊妹子,子弹穿透了心脏,已经是不治之症了,哥剩下的时间不多了,临死前能看你一眼,心里也算是踏实了。妹子你不要太过悲伤,人总会是要对生老病死的,哥只不过先走一步。” “我不要……” 夏卉抱着林昆的胳膊趴在了林昆的身上,那悲伤的泪水汩汩涌流,“我不要哥死,不要!哥,你还要保护我,还要陪着我呢,我一个人在这城市里无依无靠,好不容易有了你,你就这么狠心丢下妹妹一个人不管么,呜呜……” 看着小丫头悲伤的无法形容的小模样,嗓子都快要哭哑了,林昆这心里头可真是不忍啊,娓娓的长叹一声,在心底自语道:“林昆啊林昆,你这真是作孽啊,以后可得好好对人家姑娘。” 林昆不想再继续这么装下去,主要是不忍心看小妮子这么哭下去,赶紧把话头绕到正题上,虚弱无力般的道:“妹妹,哥心里头一直有个结,一直都没告诉你,希望你不要怪哥哥。” “什么结?”夏卉抬起头,泪眼婆娑的看着林昆,道:“我肯定不怪哥哥。” “额,真的不会怪么?”林昆试探的确定道。 “嗯,不怪不怪,肯定不怪。”夏卉连声说。 “其实……咳咳,其实我是夜来香酒吧的老板,那位刘经理是我的手下,当时我没想告诉你我的身份,阴差阳错的就骗了你,你不会生哥哥的气吧?” “不会!”夏卉哽咽的摇头,道:“哥哥当时不想让我知道,也不是故意的,妹妹不怪哥哥,还要感谢哥哥给了我一个工作的机会。” “那……哥哥要是还有事情骗你呢?”林昆心虚的看着夏卉脸上的表情。 “啊?”夏卉微微的一惊,但此时任何情绪也挡不住她内心的悲伤,她现在一心想要林昆不要死,其他的根本就顾不上,哪里还在乎林昆骗没骗她,只顾着摇头说:“我不怪哥哥,哥哥是真心的对我好,骗我一定都是有理由的。” “咳咳……”林昆实在不好意思的咳嗽了起来,整个一副垂死的模样浮现一抹生气,那目光涣散的眼睛也变的明亮起来,心虚的看着哭的满脸梨花带雨的夏卉说:“如果……如果哥哥不死了,你是不是什么都可以原谅哥哥。” 林昆这个老奸巨猾故意引到夏卉,小妮子哪有那么多的心机,一听说哥哥不死了,她那万年俱死的心底浮现一抹希望,就像是绝境之中抓住了一颗救命的稻草一样,连声道:“只要哥哥不死了,我什么都可以原谅!” “咳咳,好吧,咱们可得说话算话。” “嗯嗯。”夏卉连连点头。 “其实……”林昆从太师椅上坐了起来,咧嘴冲夏卉一笑:“哥哥没事,刚才是故意装的。” “啊?” 夏卉一下子没反应过来,呆呆的看着林昆,等过了几秒钟反应过来后,脸上方才那悲伤的表情,立马化作了无尽的怨怒,握起那一双精致的秀拳,冲着林昆的胸前恨恨的擂下,其中一拳正中林昆的胸口,另一拳却是肩上的伤口处。 “啊!” 林昆忍不住的痛叫一声,小妮子已经愤然起身离去,林昆想要赶紧叫住小妮子听他解释,可就现在的情况来看,害人姑娘哭了那么多的眼泪,怎么可能轻易的叫住,于是乎咱们林大兵王这个‘老奸巨猾’之辈又玩起了装死。 “哎呀,我的胸口……哎呀哎呀……”林昆装腔作势的躺了下来,睁着一只眼睛偷偷的向门口瞄去,夏卉头也不回的走出门外,砰的一声把门关上。 “唉……”林昆躺在舒服的太师椅上哀声叹气道:“难不成就这么演砸了?” 夏卉砰的关上门之后并没有马上离开,而是一脸愤愤不平的站在门口,同时心里也有些担心,她站在门口虚心的听了听,身后的门后静悄悄的,她实际上是在等林昆追出来向她道歉认错,可等了一会儿听屋里没有声音,她的心一下子慌了起来,林昆装死不假,可身上的伤是真的呀,自己刚才生气的两拳下去,这轻重自己也没估量,他的伤距离胸口很近,而自己刚才正是砸在胸口上。 夏卉的脸色突然难看起来,等了两秒钟之后,转过身又推开了房门,林昆这会儿正躺在太师椅上刚哀叹完,一听有推门声,赶紧闭上眼睛两腿一伸装死。 夏卉急匆匆的跑过来,蹲在他的身边着急的喊:“哥,哥你没事吧,我不是故意的,哥你快醒醒……” 林昆眼睛眯成一道缝,偷偷的向夏卉看去,只见夏卉瞪着一双明亮的大眼睛正等着他呢,他这眼睛一眯缝马上就暴露了,夏卉气的一双秀拳重新握了起来,愤恨的说:“姓林的,你居然还骗我!”刚要捶下,又怕伤了他,只能愤愤的起身离开了,房间的门再次砰的一声关上,林昆知道小丫头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他站起来向窗外的楼下看去,小妮子在马路边上拦了辆出租车离开了,房间的门又被推开了,蒋叶丽走了进来,笑呵呵的说:“我就说么,不要轻易的对女孩撒谎,一个女孩越是在乎你,你就越不能欺骗她,那样会使她更伤心。” 林昆苦笑着说:“我也没料到后果会这么严重啊。” 蒋叶丽笑道:“我可都看见了,小姑娘那一脸泪水可不是装的,你也别在这愣着了,赶紧去哄哄人家吧,害人家流了那么多的眼泪,你也真忍心。” “我也没料到呀。”林昆苦笑着问蒋叶丽:“怎么哄,你教教我吧。” 蒋叶丽笑着道:“我哪会哄女孩,这方面你应该是长项呀,赶紧去吧。” 林昆从百凤门里出来,已经接连给夏卉打了好几个电话,全都是响了一声之后直接被挂断,最后干脆关机了,林昆赶紧开着百凤门门口停着的那辆霸道车,向青山绿水畔赶了回去。 龙大相见林昆身上还有着上就出去了,就要跟上去,蒋叶丽笑着把他拦住了,龙大相一脸疑惑的看着蒋叶丽,道:“嫂子,我怕我昆哥出事,他现在有着伤呢。” 蒋叶丽笑着说:“让他自己去吧,我跟着去也帮不上忙,反而可能给他添累赘。” 龙大相不解的哦了一声,“那我下去让两个兄弟偷偷跟着,以防昆哥遇到危险。” 蒋叶丽笑着点了点头:“好。”龙大相刚转身要走,蒋叶丽突然又把他叫住:“大相。” “什么事,嫂子。” 蒋叶丽笑了一下,道:“以后还是叫姐,不要叫嫂子,姐听起来顺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