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九章:不做闯王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九章:不做闯王

第六百二十九章:不做闯王 要不是肩上有伤,林昆真恨不得立马跳起来把龙大相这厮给掐死,恨恨的白了这厮一眼,转过头对刘刚说:“刚哥,赵磊那边最近有什么动静么?” 刘刚道:“根据咱们安插过去的兄弟说,赵磊这两天除了去排练现场看参加歌皇大赛的参赛者的排练情况,再就是在场子里喝喝酒,不见有什么举动。” 林昆点点头,道:“知道他们派谁参赛么?知彼知己才能百战百胜,这次歌皇大赛咱们不一定要夺冠军,但这南城区的冠军势在必得,否则以后就被这小子骑头上拉屎了,他三番两次的挑衅,这回咱必须给他点颜色瞧瞧。” 龙大相坐在一旁噌的一下就站了起来,一脸愤然的怒道:“昆哥,咱费这么多的事干嘛,只要你一句话,我和志坚马上带人去把这小子的窝给平了,我最特么的看不上这种小人,净特么的暗地里使阴招,一点也不光明正大!” “大相,你给我坐下。”林昆冷脸道。 “哦。”龙大相马上收了气焰,乖乖的坐了下来,他平日里天不怕地不怕的,就是枪顶在脑门上,刀架在脖子上也不带认怂的,只有在林昆面前才肯服软。 龙大相和余志坚对于林昆来说,绝对堪称是左膀右臂、过命的交情,就算全天下的人都背叛他,他也坚信这兄弟俩不会背叛他,如果死神让他们三个站在一起,只有一个人能活下来的话,他愿意为了这两人去死,这两人也肯定愿意为了他去死。 龙大相和余志坚这两个家伙的脾气如出一辙,简单的来说就一个字——爆,尤其龙大相,一遇到了点什么事,二话不说马上就要跟人家动武,余志坚比他还能稍微的强一点,遇到事怎么说也知道先冷静的考虑一下再喊打喊杀。 这种暴脾气在战场上绝对好使,但在现实中,尤其混迹在都市里却是要不得的,战场上只有两种状态,生或者死,而都市里充满的是尔虞我诈,比的不光是谁更勇,更是谁更有心计,谁更善于利用身边一切可调动的资源去压垮对方。 如今,林昆的目光早就从一个百凤门里跳出来了,他着眼的已经不再是一个南城区,而是整个中港市。他心平气和的对龙大相说:“大相,你听过闯王的故事吧。” 龙大相道:“闯王,就是那个只当了十八天皇帝就被推翻的李自成么?” 林昆道:“就是他。论武功,闯王当时绝对是独步天下,领着一干的生力军,顷刻间夺得了天下,可最终他为什么只当了十八天你的皇帝,你知道么?” “这……”龙大相深思的琢磨了一会儿道:“因为他李自成是个有勇无谋的匹夫,就和三国时候傲视群雄的吕布一样,天下得来的容易,守却守不住。” 林昆道:“你知道这个道理就好,我们现在的目光不局限在南城区,而是在整个中港市,中港市对于我们来说就是一个天下,我们既要把它给打下来,又要把它给守住了。” 直到这时,龙大相才如梦方醒般的恍然大悟道,“昆哥,这么说我就懂了!” 林昆满意的点点头,笑着说:“懂了以后就别再冲动了,这姓赵的善于使手段,咱们就慢慢的陪他玩玩,等玩的差不多了,时机成熟了,再把他一窝给端了。” 刘刚隐隐担忧的说:“昆子,赵磊的身份背景不简单,想要把他一窝给端了,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老子赵南那儿就是一道坎儿。” 林昆点了根烟叼在嘴上,笑着说:“赵磊和普通的黑道人物比起来,强就强在他老子的身上,如果没有赵南这张虎皮,他赵磊再精于算计也不会有今天的成就,既然他的最强点是在白道上,那我就用白道把他给整垮了。” 刘刚看着林昆脸上那淡淡笑意的表情,揣测道:“昆子,你是不是有什么安排了?” 林昆笑着说:“他赵磊本来就是一个官二代恶少,这么多年来做的坏事可不止一两件,只要我们深入的去调查,抓住其中的一两条线索,还怕揪不出个一二三来?到时候真凭实据在我们手上,赵南有心要给他儿子开脱恐怕也得掂量掂量吧。” 刘刚点了点头,赞同林昆的说法,但直觉告诉他,林昆一定有什么事瞒着他,他不怀疑林昆对自己的信任,林昆之所瞒着他,肯定是另有他的原因。 林昆继续笑着道:“刘哥,安排人过去摸一下他们这次参赛的名单,最好详细一点,每个人的特点都描述一下,我们这边好出一些相应的对策,另外电视台和媒体方面也要记得打点,赵磊仗着的是他老子的关系,对这些人客气也是有限的,这些人明面上不敢违背赵磊,心底肯定都憋着一股气。” 刘刚接着话头说:“我们这时给他们好处,他们心底一定会感激我们,可是……” 林昆看着刘刚,笑着说:“刚哥有话直说。” 刘刚说:“可是这些人常年混迹在政府部门,一个个都势力的很,即便我们给他们好处,对他们毕恭毕敬,这些人恐怕也不会如我们所想的那样感激我们,反而会觉得我们是软柿子好捏,到时候只怕更不把我们放在眼里。” 林昆笑着点点头表示赞同,说:“刚哥,这个你放心,我来解决,你只管把那些即将参与进来的媒体都给搞定,该给钱的给钱,给送礼物的送礼物。” 刘刚点点头,道:“好!” 龙大相急着说:“昆哥,那我干点啥?” 林昆笑着说:“你老老实实的在家里待着,把咱们手底下的这些场子都给震住了。”林昆又忽然想起了什么,对刘刚说:“针对夏卉的训练要抓紧了,这姑娘目前只会唱歌,舞蹈各方面必须得恶补一下,否则不占优势。” 刘刚道:“昆子,这个你放心,我已经请了中港市最好的夜店舞台培训团队,针对夏卉自身的条件,给她打造出一套最适合的学习体系,争取几天之内让她对舞蹈有个大致的掌握,登台的时候不会因此落下太大的劣势。” “嗯,这样最好。” “只是……” “怎么?” “只是这眼瞅着就要歌皇大赛了,短期之内想要她掌握舞蹈的技巧,势必要加班加点,人家姑娘初来乍到的,我还没和她太多的交流,冷不丁的让人家姑娘为咱这么卖命的训练,还要参加歌皇大赛,我担心她会反感抵触。” 刘刚面露为难继续说:“咱们百凤门名下这么多的场子,但除了被赵磊挖走的吉拉,再没有别的台柱子,如今能派出手去参加歌皇大赛的只有夏卉了。” 林昆明白刘刚话里的意思,如今己方能派出手去争这次歌皇大赛冠军的只有夏卉一人,其他的再派出去几个都是充当炮灰的角色,刘刚是担心和夏卉闹僵了之后,万一人家姑娘年轻气盛撂挑子,他们一时间可再找不到合适的人。 林昆笑着冲刘刚说:“刚哥,夏卉这边你该怎么安排就怎么安排,我会和她事先沟通。” 刘刚松了口气说:“这样最好。” 该安排的事都安排完了,刘刚、龙大相、阮倩三人离开了蒋叶丽的房间,林昆坐在沙发上伸了个懒腰,忘了肩上还有伤,抻的疼的一阵的抽冷气,蒋叶丽坐在他的身旁笑着打趣说,“你这身子不是钢筋铁骨么,怎么受不住疼了?” 林昆笑着说:“我的亲姐姐,你就别拿我开玩笑了,这伤虽然不至于要命,可这麻药劲儿过了可真疼的要命。” 蒋叶丽笑着说:“你打算怎么和那姑娘谈谈?” 林昆故作神秘的一笑,道:“这个你放心,一切都在我的掌握之中。” “嗯?”蒋叶丽眉头稍稍的一蹙,狐疑的看着林昆说:“你该不会是把人姑娘给……”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一片的小黑线,苦哈哈的说:“我的亲姐姐,在你眼里我就是那么一个淫棍啊。” 蒋叶丽故作轻佻的一笑:“不好说哦,谁知道你的心里都藏着些什么,再说了你们男人不有一个算一个么,都不是省油的灯,见到了漂亮的姑娘就想据为己有。” 林昆苦哈哈的简直比窦娥还冤,道:“我真不是那样的人,也不办那样的事。” “是么?”蒋叶丽妩媚的一笑,贴身坐了过来,那一对性感饱满的红唇在林昆的耳畔轻轻的呼着热气,语气充满挑逗的说:“那你倒是跟我说说,你要怎么说服人家姑娘肯替你卖力。”说着,一双手已经摸在了林昆的身上。 林昆浑身的神经顿时绷紧,还是那样一副苦哈哈的表情,有苦难言似的看着蒋叶丽说:“我的亲姐姐,我现在可是一个病号,你确定要蹂躏这个病号么?” 蒋叶丽整个人坐在了他的怀里,一副单纯而又认真的表情看着他说:“我确定。” …… 昨天夜里熬了大半夜,晚上回家后又很晚才睡着,少女的心事最难猜,过去有人给她送玫瑰、送项链、送金手表她都不为所动,林昆只给她做了简单的一顿夜宵,她那一颗漂泊年轻的心就似乎有了依靠,在整个华夏的地图上,中港市算不上大城市,但在高中刚毕业不到半年的夏卉心里,这座城又大又繁华,繁华之中带着空虚,她在这座城市无依无靠的像是一朵浮萍,直到林昆出现在她的生命里,她那一颗漂泊无依的心终于找到了港湾。 哥…… 昨夜梦中,她含着幸福梦呓了一声,来到中港市之后,她从没像昨天晚上那般睡的安心甜蜜。 阳光晒在脸上,将伊人熟睡的脸庞映衬的清纯动人,夏卉朦朦胧胧的睁开眼睛,从被窝里扭动着身体坐了起来,靠在床头上伸了个舒服的懒腰,拿起手机看了看,随手点开了当日的新闻,又随手点进了头条里,还没等看清楚标题写着什么,就看到了照片里肩上鲜血不止的林昆,她那惺忪的双眼顿时瞪大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