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八章:大嫂和姐夫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八章:大嫂和姐夫

第六百二十八章:大嫂和姐夫 咱们林大兵王充分发挥自己的语言组织能力,这年头夸别人不会,夸自己还不会么,结果硬是让他把一个‘操蛋玩意儿’给说成了全国最优秀的标兵。 什么大半夜的跑到后厨开仓放粮,给全班的士兵开夜宵;什么偷光了老总珍藏的好酒给大伙喝;什么执行任务的时候偷偷溜进毒枭的老窝,跟毒枭推上了牌九,吓的外面等待命令的兄弟一个也不敢轻举妄动,结果推了一宿的牌九,把那毒枭的裤子的都给赢来了,那毒枭耍赖想要把他赢的钱扣下来,结果被他活生生的从老窝里给绑了出来,理由是不认赌服输该抓…… 诸如此类的事迹要多少有多少,全都被咱们林大兵王用他那三寸不烂的舌头天花烂坠的揭过,听的邻床的大叔拍手叫好,并忿忿的骂他那前战友道:“这个马大炮,瞎特么的编排是非,人这么好的一个兵苗子,硬是被他给说成了个操蛋的玩意儿,这厮简直就是居心不良啊,得告他个诽谤罪!” 瞧这大叔一副愤慨的样,林昆这心里头可真是不落忍,这都要告前战友诽谤罪了,可见这大叔也是一个正直之人,他笑了笑说:“这倒不用。”脑袋里却是想起那马大炮三番五次被他气的吹胡子瞪眼的模样,他在漠北军区待的那些年,马大炮这个后厨的大管家,可是没少挨他的折腾,后来听小伍说,他退伍转业后,那马大炮现拖人从边境的小镇上买了挂鞭回来放。 林昆是真心不喜欢在这医院里待着,到处都是消毒水的味道,呛的鼻子怪难受的,于是就让蒋叶丽去办理出院,蒋叶丽前脚刚走,放在床头的手机就响了,林昆顺手摸过来,看了一眼是顾微打过来的,心里头琢磨着接还是不接,接的话不知道这妮子又要干嘛,不接的话就她那暴脾气说不定就找来了,想了想最后权衡了一下,还是摁了接听键,还不等他说话,就听对面怒气汹汹兴师问罪的声音传来:“林昆,你不要命啦,劫匪你也敢管!” 顾微一早上爬起来上网,刚看了个标题便认出了照片里的人是林昆,也没看具体的内容和其他信息,就看了结尾的‘身负重伤’几个字样,于是这电话马上就给林昆打过来了。 “哎呀,不就是几个劫匪么,有什么大不了的,别说三个,就是三十个我也照管不误。”林昆吊儿郎当的笑着道,话里头透露出一股严重的装逼之意。 “我告诉你,你可别想一死了之,你既然……既然那个啥了,你就是我的人了!”顾微义正言辞的说道,这要是当着面说,估摸着恨不得在林昆身上刻个章,上面写上‘顾微专有’四个大字。 “咳咳,我那个啥你了?”林昆明知故问,咳嗽了两声戏谑的问道。 “你……”顾微趴在床上一脸囧态,她平时性格火辣,可却是个地地道道的雏儿,和林昆那还是第一次呢,刚尝过鱼水之欢,可骨子里毕竟不是水性杨花的女人,被人家这么直接了当的问那档次的事,小脸顿时通红。 “嘿嘿。”林昆得意的笑了起来,一想到这平日里火辣的小妞此时一脸俏红的囧态,这心里头说不出的开心呐,额,怎么感觉自己像是个坏男人呢? “你别笑!”顾微从床上坐了起来,咬牙切齿一副即将慷慨就义的小表情,对着电话一字一句粗暴的骂道:“林昆,你个混蛋,夺了老娘的第一次还想赖账!这辈子你生是老娘的人,死的老娘的鬼,你再敢拿自己的命去乱折腾,老娘我……老娘我扒了你的皮,抽了你的劲儿,再阉了你做太监!” 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凛,低着头向自己的裤裆看去,怎么突然一阵凉飕飕的啊。 接下来,在顾微连番的恐吓拷问下,林昆就是不把自己住院地址告诉她,真要告诉这妞了,她风风火火的过来还不一定要闹出什么事呢,结果在顾微连番的狂风暴雨的恐吓下,林大兵王忽然有一种下辈子都不要做男人的冲动,做男人摊上这么一个吓人的小妞,还不如干脆做个女人一了百了算了。 蒋叶丽办好了出院手续,打电话叫龙大相过来接他们出院,龙大相和刘刚几个人昨天晚上一直在这待到下半夜,一早上便聚到一起准备再来看林昆,结果刚出发蒋叶丽的电话就打过来了。 林昆一分钟也不愿意在医院里多待,穿上了衣服,蒋叶丽扶着从医院里出来,临走时笑着对邻床的大叔说:“大哥,以后有什么事去百凤门找我。” 邻床大叔是个实在人,笑着应了一声:“好!”等林昆和蒋叶丽离开之后,才猛然反应过来,百凤门,南城区的那个百凤门,再拿起报纸一看,上面的名字赫然写着林昆,这大叔马上失声道:“漠北的那个操蛋玩意儿莫非就是……” “哈哈!” 这大叔哈哈的大笑两声,“没想到,我还能亲眼见一回这‘操蛋玩意儿’。” 蒋叶丽扶着林昆从医院的大门口走出来,早晨阳光明媚,可还是挡不住冷空气,蒋叶丽拿出围巾给林昆系在了脖子上,贴心的模样就像是个小妻子一样。 林昆笑着说:“蒋姐,不用,我不冷。” 蒋叶丽给他系好,抬起头看着他说:“什么不用,冻感冒后悔都来不及。” 林昆笑着说:“感冒又不会死人。” 蒋叶丽说:“谁说的,禽流感不就死了好多人么,现在的气候环境不比以前,能多注意就多注意一点。哎,对了,刚才邻床那大哥说的操蛋玩意儿,就是你吧?” “啊?” 林昆摆出一副很无辜的样子,“怎么可能是我,我这么根红苗正的人,在漠北的时候受到广大同僚的一致好评,再说我可是得过荣誉标兵的人呢。” “荣誉标兵?” “就是军区里每年都要推选出一个标兵来,这标兵各个方面都必须优秀,什么作战能力强,服从领导安排,对待战友们热情忠恳,为国家立下过重大功劳等等……”林昆说的一脸自豪,就像说的都是真的似的,他这荣誉标兵确实不假,不过那可是他威胁老胡给要来的,他倒不是图名,而是琢磨着以后退伍转业了,头顶上有这么一层荣耀,找工作肯定要比普通的大头兵容易找。 遥想当初老胡给他列举了一大串的不符合项,意思是这标兵你小子没戏,结果咱们林大兵王淡定从容的一笑,从兜里掏出打火机,朝着楼下指了指,嘴角噙着一丝坏坏的笑,老胡当时吓的脸都绿了,楼下那可是他私藏品的小仓库,真要是被这厮一把火给点着了,他多年的心血可就全白搭了。 不过话又说回来了,老胡那私藏品的小仓库里的好东西,一大半都是咱们林大兵王从各个毒枭那里缴获来的,那些个漠北边境上的大毒枭和走私分子们别的不多就是钱多,只要是好东西,不管在世界的哪个旮旯,都想方设法弄来,结果被林大兵王给一窝端了之后,所有的好东西都被当做战利品缴获了。 “呵呵,没看出来,你还当过荣誉标兵呢。”蒋叶丽笑着说,明显不相信。 “那是。”林昆继续一副很骄傲的表情,拍着胸脯说:“就凭咱,别说是荣誉标兵了,就是再高的荣誉肯定也不会花落别处。” 蒋叶丽笑着说:“行了,别在这吹了,你什么脾性我还不了解啊,你那荣誉标兵肯定是给领导行贿弄来的吧,否则就凭你这整天吊儿郎当的脾性,荣誉标兵怎么会落在你头上。” 林昆嘿嘿一笑:“行贿倒真没有,不过我倒是说了点话吓唬吓唬了他。” 蒋叶丽笑着说:“这能当你领导可真是不容易啊。” 林昆哈哈道:“必须不容易,我专业退伍之后,听说军区大院里彻夜烟花不断。” 蒋叶丽被逗的噗的一笑,“看吧,你就是个祸害精,你走了大家伙都庆祝呢。” 两人站在医院的大门口聊着天,龙大相开着车过来了,车上刘刚和阮倩下来,蒋叶丽扶着林昆走过去,阮倩和刘刚小跑过来,林昆笑着说:“你们这么着急跑过来干啥,我就待了一天晚上,什么行李都没有。” 刘刚笑着说:“昆子,感觉怎么样?” 林昆笑着说:“不碍事,一点皮肉伤,回去躺了三五天就好了。” 龙大相走过来说:“昆哥,我看报纸上写冲你开枪的那小子还没死,我去弄死他得了!” 林昆道:“大相,你可千万别,都已经让警察给抓去了,就交给法律处判他吧,我听说这三个劫匪作恶不少,那两个已经被我给干掉了,剩下这一个是头头,而且身上还背着好几个命案,肯定是逃不过吃枪子儿了。” 林昆没有回到住处,而是去了百凤门蒋叶丽那,林昆坐在沙发上,刘刚和龙大相坐在一旁,阮倩和蒋叶丽一起准备茶去了,林昆不在的时候,蒋叶丽是百凤门的大姐头,林昆一在这,或者说蒋叶丽一在林昆的身上,,马上就变成了一个贤惠的居家女人,龙大相喊林昆大哥,暗地里喊蒋叶丽大嫂,在他看来蒋叶丽比楚静瑶要招人喜欢的多,至少蒋叶丽不会因为别的男人伤了他昆哥。 林昆喝着蒋叶丽端过来的茶,刘刚和龙大相也接过了茶,龙大相笑着冲蒋叶丽道:“谢谢大嫂!” 林昆喝道嘴里的茶差点一口喷了出来,白了这小子一眼说:“你小子瞎叫什么。” 龙大相嘿嘿一乐,也不说话。 蒋叶丽脸上一笑,微微一朵红晕染开,“大相,大嫂可不能随便叫,我是姐。” 龙大相今个脑袋特灵光,往日里他是最不喜欢动脑子的,这会儿完全超常发挥,顺着蒋叶丽的话,向林昆咧嘴一笑,道:“姐夫!” 林昆刚喝道嘴里的茶差点又喷了出来,呛的连连咳嗽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