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七章:操蛋玩意儿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七章:操蛋玩意儿

第六百二十七章:操蛋玩意儿 沈曼眉头一皱来到床边,狐疑的看了林昆一眼,“你小声的嘀咕什么呢?” 林昆一本正经的说:“没什么啊!” 沈曼狐疑的白了他一眼,把手里的花放在床头,林昆笑嘻嘻的说:“来就来吧,还带什么花呢,我一个大老爷们的也不咋喜欢花,还不如……” 话不等说完,沈曼一把将花给拎了起来,“不喜欢是吧,那我给扔了喽?” “别别别呀!喜不喜欢你都拿来了,就摆在这儿吧,下次可别这么浪费了啊!” “切!”沈曼白了林昆一眼,步入正题道:“我今天过来是代表局里来看望你,感谢你这次挺身而出,帮助我们警方成功的抓捕了三名劫匪。” “嗨,客气什么,这不过是作为一名人民公仆该做的罢了。”林昆大大咧咧的道。 旁边床上的大叔瞪大了眼睛,一脸惊愕的道:“小伙子,你抓了三个劫匪?”说完顺手拿过一份放在床头柜上的今天新鲜出炉的报纸,看了看头条标题,比对了一下上面的照片,那是一张昨天记者在现场拍摄的照片,大叔立马惊愕的大叫一声:“嘿,这人还真是你,看不出来小伙子,这么厉害!” “厉害啥呀。”林昆轻轻的拍了拍肩上的伤,笑着说:“这不被人用枪开了个洞么。”转过头嬉皮笑脸的对沈曼说:“沈大警花,这局里就让你拿一束花来啊?” “是啊,你还想要什么?” “这……”林昆挠挠头,一副厚颜无耻的笑道:“我立了这么大一功,又身负重伤,怎么说也得给发点奖金或者慰问补偿什么的吧,也不用多了,被抢的那些钱提个十分之一就行。” “你以为这是销售提业绩呢,还提十分之一。” 两人这边说着,旁边的大叔又拿起报纸上,转而冲林昆说:“报纸上报道被抢现金达上千万,这真要是提个十分之一,这一下可是上百万啊!”说着,他看着林昆的眼睛金光闪闪,仿佛躺在他面前的已经不是一个人了,而是一尊金灿灿的金象,上百万啊,就是用钱在身上裱个三五层也够了。 “好了,我看望完了,任务完成了,还请林先生好好养伤。”沈曼唇角笑了一下便站了起来,对身旁站着的两个手下道:“我们走。” “哎,等等!”林昆坐在床上叫喊道。 “怎么?”沈曼回过头,嘴角噙着一丝坏坏的笑。 “就这么就走了啊,不约个时间一起吃个饭啊。”林昆嬉皮笑脸的说道。 “吃饭?”沈曼笑着说:“行啊,等我有时间了再给你打电话吧,拜拜。” “哦,对了。”沈曼刚走到门口,忽然又停下来回过头,“张局长已经向省厅提供了相关材料,不出意外的话凭着你这次的优异表现,会被评为中港市十大杰出青年。” “哦。”林昆一脸木然的应了一声。 “你就一点也不兴奋?”沈曼蹙眉狐疑道,这城市十大杰出青年的称号可不是想得就能得到的,历来都是颁发给对这座城市有特殊贡献的年轻企业家或者青年英雄,得到了这项殊荣的人,以后在政府机关办事都是额外开绿色通道的,纵观中港市近些年被评为十大杰出青年的人,其中不乏时候沉沦者,但也出现了一大批的社会精英,其中最为脍炙人口的榜样就是如今天楚集团的董事长楚相国,差不多二十年前他被评为中港市十大青年之一,当时他凭借的是对这座城市造就的商业贡献,解决了一大批的下岗人员。 林昆嘿然一笑:“有奖金么?” 沈曼顿时脑门一黑,这家伙怎么就认钱,冷冷的道:“没有。”转身走了。 走出医院大门口的时候,沈曼突然才反应过来,这家伙根本就不差钱,那一副铜臭的模样肯定是他装的! 澄澄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小家伙一脸睡眼惺忪的模样,躺在那柔软舒适的大床上伸了个懒腰,窗外那隔着轻纱透进来的阳光暖暖的照在脸上,这一觉他感觉自己睡了好长,并且做了一个好长好长的梦,梦里看见爸爸了…… “爸爸?” 澄澄惺忪的喃喃自语,枕边躺着的楚静瑶闻声醒了,看到儿子终于醒了,她脸上的疲惫一扫而空,昨天晚上担心儿子有什么不测,一直守到凌晨三点才睡,马上伸出手来摸摸儿子的脸颊,慈爱的笑着说:“澄澄,感觉怎么样?” “嗯?”小家伙一脸狐疑,眨着一双惺忪的小眼睛看着自己漂亮的妈妈,讷讷的道:“妈妈,什么感觉呀?” 楚静瑶笑着关心的问:“有没有哪里感觉不舒服?” 澄澄摇摇头道:“没有,除了脑袋有点疼,好像是睡多了。妈妈,我好像做了一个很长很长的梦,我看见爸爸了,他从坏人叔叔的手里把我救下来了。” 楚静瑶本能的想瞒澄澄,可今天的报纸和各大媒体的新闻头条,肯定都铺天盖地报道昨天的事情,小家伙肯定是能看到的,她笑了笑说:“澄澄,那不是梦,你仔细的想想,前两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前两天……”澄澄眨着小眼睛一副认真回忆的小表情,“妈妈带着我和那个潘叔叔一起去新天地吃饭,我不喜欢和他一起吃饭,所以就一个人偷偷溜了,正好看到了一个伯伯,他说要带我去玩好玩的,我就跟着他去了,后来……啊,妈妈,我想起来了,我真的看到爸爸了,爸爸呢,爸爸在哪儿?” 小家伙马上兴奋的从床上跳了起来,方才还是一副睡衣惺忪呢,这会儿马上一双小眼睛锃亮。 “爸爸他……”楚静瑶笑着说:“爸爸知道你有危险才赶回来的,爸爸出差的任务还没有完成,昨天把澄澄从坏人手里救下来后就又飞回外地了。” “啊?”小家伙脸上的兴奋散去,换上了一副失落的表情坐了下来,撅着嘴角说:“妈妈,你昨天为什么不叫醒我,我好想爸爸……”泪水突然涨满了眼眶,小家伙抽抽搭搭的便哭了起来,他泪眼婆娑的看着楚静瑶:“妈妈,带我去找爸爸好不好,我要和爸爸在一起,我要妈妈和爸爸在一起。 “……” 楚静瑶暗暗犹豫纠结,摸着澄澄的头一脸慈爱的笑着说:“澄澄乖,爸爸在外面执行任务非常的危险,妈妈如果带你去找爸爸,坏人会拿你和妈妈来要挟爸爸的,爸爸会因为我们而陷入危险中,你希望爸爸陷入危险中么?” 澄澄果断的摇头:“不想,澄澄不要爸爸有危险。” 楚静瑶慈爱的笑着说:“那澄澄就要乖乖的和妈妈一起在家等爸爸回来。” 澄澄撅着嘴角,一副可怜楚楚的小表情道:“妈妈,爸爸会不会不回来了,潘叔叔天天和妈妈在一起,爸爸知道了会不会生气?万一爸爸生气不回来了怎么办……” “不会的,爸爸不会生气不回来的。”楚静瑶摸着儿子的脸颊,内心里百般纠结,脸上却依旧一副平静温暖的笑容说:“妈妈和潘叔叔是好朋友,爸爸是不会生妈妈的气的,就算爸爸生妈妈的气,爸爸也不会不要澄澄的。” 想起林昆和她交代过的话——澄澄有任何情况,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楚静瑶绝对不怀疑林昆对澄澄的真心,他为了澄澄不惜用生命去冒险,在这个世界上除了楚相国和他之外,这个世界上恐怕再没有第三个男人能如此了。 心思一转,再想到潘剑,他英俊帅气,承载着自己青春时期所有的爱慕,可他即便有一百个好,也不会像林昆一样真心实意肯用命去对待澄澄的。 林昆躺在医院的病床上,刚刚吃过了蒋叶丽买回来的早餐,蒋叶丽白天反正也没什么事情,百凤门和其他各个场子那边全权交给刘刚打理,她一天都没什么事,就留下来陪林昆,看着林昆肩上裹着厚厚的纱布,还一副满不在乎的模样,笑着说:“你这身子是铁打的么,怎么一点也不觉得你疼?” 林昆笑着说:“这点伤算什么,比起我过去受的那些伤,简直就是挠痒痒。” 邻床的大叔接话说:“小伙子,你过去是做什么的啊?不会是当兵的吧!” 林昆笑着说:“还真让您说中了。” 邻床大叔呵了一声:“你是哪个军区的,当的什么兵,俺过去也当过兵,当的是炮兵,俺的打的那个炮那叫一个准啊,五百米之内毫厘不差!”说着,大叔一脸的自豪,光芒闪耀的眸子里,似乎又重现了往日的荣耀。 “我在漠北的军区。” “漠北?”邻床大叔马上套起近乎说:“我有战友后来调过去了,他是你们那儿负责伙食的,马大炮,这名字你应该听说过吧。” “听过。”林昆笑着点头,脑海里马上浮现了一个矮矮胖胖的中年厨子,自己好几道东北菜都是偷师他的,“马大炮做的最好吃的是豆腐泡炖排骨,小鸡炖蘑菇也挺东北味的,再加上人老实憨厚,在我们军区里口碑不错。” “哈哈,是吧,他是我的战友,也是我的发小,你们军区的老总最喜欢他那两样拿手菜,到了转业的年龄也没让他转业,在部队里一耗就快半辈子了。”大叔笑着开始八卦起来:“我听马大炮说你们军区里这两年出了一个操蛋的玩意儿,把整个军区上下整的鸡飞狗跳,老总都怵他,不过那操蛋玩意儿也是块料,几年的功夫就把边境上的那些大毒枭们整的老老实实,那小子跟我吹牛逼说,只要那操蛋玩意儿一出马,边境上的毒枭吓的屎都能拉裤裆里。小兄弟,你也知道那个操蛋玩意儿吧,给我再说说他怎么个操蛋法儿。” 林昆脑门一黑,马大炮嘴里的那个操蛋玩意儿不是别人,在漠北能有那么好的口碑的,除了他林大兵王还有谁?咧嘴一笑,“马大炮纯在那瞎掰,我们军区是有一个兵特厉害,但可不像他说的那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