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六章:父女谈话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六章:父女谈话

第六百二十六章:父女谈话 南城区某豪华会所内,赵磊坐在那舒适的大沙发上,眼前低着头站着几个手下,赵磊嘴角叼着半截燃着的香烟,脸上表情阴鸷的像是蒙了一层冷霜。 周晓雨坐在一旁,脸上表情平静,目光里却是战战兢兢,整个房间的氛围说不出的压抑。 赵磊深深的呼了一口气,吐出一大团的白烟,旋即突然站了起来,将嘴里的半截香烟狠狠的砸在地上,火星四溅,怒吼声起:“废物,一群废物!让你们出去找个人,居然也被姓林的抢了先,我养你们还有什么用!” 眼前站着的几个手下神情一凛,两条腿不由的哆嗦了一下,却是没人敢吭声。 周晓雨一脸的冷然,也是被吓的不轻,这赵磊人前笑脸相迎,暗地里却是个易怒的怪脾气。 赵磊的眼神自眼前这几个手下的脸上一一扫过,这几个人都跟了他不少年头,绝对算的上是忠心耿耿,赵磊从来不怀疑他们的忠心,却怀疑他们的能力,这其中也包括他的两个贴身保镖,上次跟林昆交手被打的落花流水。 赵磊是个爱才之人,只要有能力,他不惜重金聘养,但如果没什么本事,或者说一开始很有本事,但随着发展遇到了更强大的敌人变的没本事了的,他也绝不手软。 他看着眼前的这几个手下,目光最终落在了两个贴身保镖的身上,这两个保镖的手上都是有真功夫的,过去也为他立下过不少的功劳,但赵磊不念这旧情,在他看来他花重金聘养了这两人,不论他们付出什么都是应该的。 赵磊重新坐了下来,脸上的凝霜融化,重新又掏出根烟叼在了嘴里,周晓雨赶紧站过来替他点火,赵磊深深的吸了一口,吐出一团白烟,看着眼前的几个人说:“算了,这事也不能完全怪你们,姓林那小子不是个简单的人物,以后我希望你们做事能更努力一些,我不希望我的手下输给姓林那小子!” 几个人低着头不吭声,确切的说是不敢吭声,他们的老大脾气难琢磨,这一秒和和气气的,谁也不敢说下一秒会怎么样,他们跟赵磊也不是一天两天的,早就摸透了他们这老大的脾性。 赵磊挥了挥手说:“行了,你们都退下吧。” 几个人如临大赦一般在心底松了口气,答应了一声便一起退了出去。 赵磊坐在沙发上嘬着烟,嘴角忽然一笑,看向周晓雨,笑着问:“晓雨,你说我和林昆两个人谁更厉害一些?” “这……”周晓雨面露为难。 “不用怕,实话实说就行。”赵磊笑眯眯的道。 “我觉得……”周晓雅吞吞吐吐,摇摇头说:“实在不好比较。” “哦?”赵磊笑着说:“怎么不好比较?是不是你觉得他比我厉害,嗯?” “不是。”周晓雨强行让自己镇定下来,说:“我是觉得林昆和你根本没有可比性,他从小在乡下长大,那个穷乡僻壤的地方能有多少见识,而磊哥你从小就在城里长大,无论眼光还是见识肯定都在林昆之上。” “呵呵,是么?”赵磊笑呵呵的说:“我知道你是在敷衍我,不过这话我喜欢听。那你再说说,我和姓林的争天下,最终谁会是王,谁会是寇。” “这……” “这次如果你再敷衍我。”赵磊阴测测的笑道:“我就把你的舌头挖出来。” 周晓雨一身冷汗,她绝对相信赵磊能干的出这残忍的事,心里头稍微的琢磨了一下,说:“肯定磊哥是王,林昆是寇。” “哦?说出个理由,让我相信你不是在敷衍我。”赵磊叼着烟卷阴测测的笑道。 “南城区就是最好的例子,本来这些地盘都是林昆的,结果磊哥来了,只用了一点小手段就将大半个地盘划分到了您的手下,林昆到现在也无可奈何。” 赵磊满意的点点头,冷冷不屑的一笑:“他姓林的就是一个乡下走出来的土包子,仗着和省人大书记有点瓜葛,在中港市要风得风要雨得雨,他在别人面前或许是盘菜,但在我赵磊的面前顶多就是一盘杂草,我没一下把他捏死,为的就是好好和他玩玩,让他好好的知道知道谁才是中港市的新人之王!” 赵磊转过头,笑着对周晓雨说:“你放心,你姐姐的仇我一定替你报了。” 周晓雨感激的道:“谢谢磊哥!只要磊哥帮我报了仇,我愿意一辈子侍候磊哥。” “呵呵……”赵磊冷笑一声,拍了拍自己的大腿,周晓雨很识趣的坐了过来,她跟着赵磊的这几个月,早就该干的都干了,从开苞到现在,她已经被赵磊调教成了个水性杨花的小女人,赵磊把裤子稍稍的往下褪,周晓雨马上乖顺的俯下头,赵磊抓着她的头发一脸兴奋,赵磊玩过的女人无数,周晓雨不是最漂亮的,活儿却是最差的,赵磊玩周晓雨图的就是一心灵刺激,他最喜欢看周晓雨这一副生涩的模样,他心里暗暗的淫笑道:“姓林的,你初恋的妹妹正给老子口呢,你不是很牛x么,把她从小爷身边弄走啊!” 楚相国难得来到了七号别墅,澄澄还在昏迷,被楚静瑶抱进了卧室里,楚静瑶担心用凉水泼儿子一不小心会让儿子感冒了,所以没忍心用凉水去泼。 楚相国在客厅的沙发上,脸色阴沉,楚静瑶从卧室里走了出来,坐在了他的对面,忽然想起来还没给楚相国倒杯水,站起来就要去倒水,楚相国心领神会的道:“静瑶,我不渴,你坐下吧。” 楚静瑶坐了下来,看着楚相国说:“爸,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楚相国道:“我要说什么你应该也知道,你都已经长大了,你的私生活我无权干涉,但作为当父亲的,我还是希望你能做出正确的选择,不要悔恨终生。” 楚相国看着楚静瑶,楚静瑶因为不知道该如何回答沉默着,楚相国继续说:“林昆那小伙子不错,重要的是,他是真心对你和澄澄好,上一次为了救你,他单枪匹马的去了梧桐市,这一次为了救澄澄,身上又是挨了一枪,这样的……” 楚静瑶打断道:“爸,我知道。” 楚相国道:“既然你都知道,为什么还和那个潘……潘剑在一起,你考虑过林昆的感受么,你如果继续这么执迷不悟下去的话,我怕林昆会寒心。” 楚静瑶沉默,无言回答,此时内心里那久久无法解开的心结,化作一道禁锢万年的枷锁,卡在了喉咙间,让她连哽咽哭泣的力气都没有,耳边听到的父亲的那一番话,她何曾没有对自己说过,只是她无论如何也放弃不下自己整个青春期里都暧昧的他,那个微笑起来整个世界都跟着美好的男生。 楚静瑶泪眼楚楚,楚相国看的心底一阵的心痛,他坐到了楚静瑶的身旁,将此事彷徨无助的女儿揽在怀中,用父亲最慈爱的口吻说:“女儿,即使全世界的人都离开你了,爸爸也一直会留在你的身边,保护着你照顾着你,只是……” 楚相国幽幽的缓了一口气,“爸爸总会有老的一天,爸爸担心将来爸爸不在了,你一个人带着澄澄无依无靠,到时候澄澄可能也长大了,可爸爸总担心你们孤儿寡母……爸爸将来能留给你们只是钱,钱可以几辈子都花不完,但女人这辈子最重要的还是找一个可以托付终身的人相依到老。” 楚相国的眼神忽然哀伤起来,脸颊上的皱纹随之更深邃起来,他痴痴的看着眼前,仿若陷入了无尽的回忆里,回忆里酸甜苦辣什么都有,他却只看见那个自己辜负一生的女人在深夜里哭泣的样子,那是楚静瑶的妈妈,是他楚相国这辈子唯一的女人,也是唯一真心爱过的女人,“你妈妈这辈子就是没找到一个对的人托付,所以最终才落得含恨而终,你妈妈是爸爸心底永远的一道伤,爸爸不希望你妈妈的不幸,未来会重新在你的身上上演。” 楚静瑶将头埋在了楚相国的怀里,忽然间哭的像是个无助的小孩一样。 第二天一早,沈曼便带着两个手下,捧着一大捧的鲜花来到了医院,包括沈曼在内,三个人全都是一身警装,另外的两人也都是女警,相貌虽说比不上沈曼这支霸道火辣的女警花,但那清纯的模样搭配上身上那英姿飒爽的警服,瞬间给人的视觉造成了一阵一加一大于二的冲击来,一时间吸引了无数老少爷们的目光,一些个因为急病肚子痛、牙痛的病人们,一下子也都忘了疼了,满脸痴相的看着这三位漂亮精致的女警花,心底一片春波荡漾。 蒋叶丽早上出去买早餐去了,昨天晚上凉人一起凑合着在一张病床上睡了一宿,给邻床的那位四十多岁的大叔羡慕毁了,那邻床的大叔至今还是个单身汉呢,眼见蒋叶丽那么一个漂亮的女尤物被林昆搂在怀里,不羡慕才怪呢。 这邻床的大叔挺喜欢聊天的,一早上的就跟林昆聊了起来,话题没聊几句,就引到了蒋叶丽的身上,笑着问:“兄弟,那姊妹是你什么人呀?” 林昆笑着道:“女朋友。” 邻床大叔笑呵呵的说:“你小子艳福可真不浅呢,虽然看起来她比你大,但绝对是个大美女啊!” 林昆笑着说:“谢谢夸奖。” 两人这边正唠着呢,沈曼捧着鲜花走了进来,这病房里一共就林昆和邻床大叔两个病人,邻床大叔不认识沈曼,那沈曼肯定就是来找林昆的,这邻床大叔顿时惊艳的瞪大了眼睛,冲林昆竖起拇指道:“兄弟,你行啊,这又来美女了!” 林昆笑呵呵的看了沈曼一眼,有心跟邻床大叔打趣一下,凑过去小声的说:“昨天晚上的那是老大,这个是老二,她后面跟着的那两个是老三和老四。” 邻床大叔的眼珠子顿时瞪大的快要掉出来了,惊讶佩服之色溢于言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