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五章:击杀(2)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五章:击杀(2)

第六百二十五章:击杀(2) 自己的两名兄弟接连被杀,国字脸男内心一声悲鸣,满腔怒火雷动的同时,心底一阵冷风抽过,自己兄弟三人不是普通的劫匪,身上都是有真功夫的,过去跟条子也是真枪实弹的干过的,那些个训练有素的条子还不是被他们硬生生的杀开一条血路,可就在刚才的一瞬间,自己的两兄弟竟…… “左右今天是逃不过了,老子拼了!” 国字脸男咬牙一声怒吼声,手里持着手枪就从车里跳了出来,整个人凌空瞄准林昆,手中接连的扣动扳机——砰、砰、砰! 一连三声枪响,散发子弹沿着不同的轨迹向林昆射了过去,林昆已经早一步躲闪开来,凌空一个翻身落在了出租车上,抬起手中的枪就瞄准了国字脸男。 “哼,你开枪啊!” 国字脸男脸上挂着阴测测笑容,将昏迷的澄澄抱在了身前,“信不信我马上打死他!” 林昆脸上的表情僵住,枪口对准着国字脸男,语气冰冷的道:“放开我儿子。” “你说放就放?”国字脸男冷冷的哂笑道:“你杀了我两个弟弟,还想让我放了你儿子,做梦呢吧!老子今天也没打算活了,死之前也要替我两位兄弟报仇!” “是我杀死的他们,和孩子无关。”林昆眉头微蹙脸色僵硬,语气冰冷的说。 “无关?”国字脸男冷笑,脸上的表情狰狞,怒吼道:“你杀了我兄弟,我要你们爷俩一起陪葬!不想让你儿子先死,马上把枪给我放下,快!” 林昆表情平静,手中握着的枪缓缓松开,白色的沙漠之鹰从掌心滑落了下来,国字脸男趁机将枪筒从澄澄的脑袋上移开,对准了林昆的心脏,手指扣动扳机…… 砰! 枪声响起,近在尺咫,周围所有的人都面露惊恐,替林昆捏上一把冷汗,如此近的距离根本无法躲闪,林昆肩膀斜的一撤,肩井的位置被子弹洞穿,他咬牙斜的从出租车上摔了下来,国字脸男的枪口紧跟着瞄准了过来,他的手指刚要再扣动扳机,只见从地上面上飞来一道红光,这红光像是一道闪电一样迅疾,耳畔隐隐约约嗖的一声,紧接着手腕处一凉,即将扣动扳机的手指突然间失去了知觉,国字脸男惊恐的向手上看去,手枪竟兀自的脱落了,与此同时他的手腕上多了一把乌黑的军刺,黏着他的血泛着红光。 “啊!” 国字脸男惨叫一声,手腕处那断裂的疼痛直接刺入他的心底,他挥起手腕就要用手腕上嵌着的军刺去抹澄澄的脖子,这时林昆整个人像是皮球一样从地上弹了起来,一个闪身便来到了近前,挥起那碗钵大的拳头狠的凿向国字脸男的面门。 国字脸男反应不及,只觉得眼前忽然间一黑,耳中隐隐响起鼻骨断裂的声音,紧接着那血腥浓浓的气味瞬间涨满鼻腔、口腔,他睁大着眼睛想要看清眼前的状况,接踵而来的又是一记重拳,这一记重拳就像是格斗场上的必杀一击一样,国字脸男的世界彻底天旋地转,搂着澄澄的胳膊松开,整个人向后仰倒了下去,意识涣散的一瞬间,他满心的怨怒化作了深深的不甘与恐惧…… 天呐,难道你是故意要惩戒我们三兄弟么,派来了这么一个牛x的变态的家伙! 林昆单膝跪在地上一把将澄澄接住,小家伙还处在昏迷的状态,周围围着的警察们全都愣神,过了好几秒钟才回过神,三名劫匪两名被击毙一名重伤昏迷,民警们赶紧过来将昏迷的那位铐上,楚静瑶冲过了人群跑了过来,将林昆和澄澄一把抱在怀里,她用手摸着林昆肩上的伤口,着急而又担心的说:“你……你没事吧!” 她看了看手上沾满的血水,脸上煞是惊恐。 林昆笑了笑:“没事,皮肉伤。”低下头看了看澄澄,然后交还给楚静瑶,“澄澄是中了他们的迷药,用凉水一泼就能醒,孩子先交给你了,我走了。” “林昆!”楚静瑶冲着林昆的背影叫了一声。 “嗯?”林昆停下脚步,楚静瑶一时间却语塞的不知道该说什么,林昆留给她一个苍白的侧脸,笑着说:“记住,以后澄澄有什么事,一定要第一时间通知我。” “林昆!”张天正小跑着追了上来,伸出手来握着林昆的手说:“今天这案子谢谢你!要是没你出手,后果指不定会怎么样呢,你这份恩情老哥记下来了!” 林昆笑着说:“张局长你千万别客气,我今天折腾了这么一大顿,也是为了救我儿子。” 张天正道:“林昆同志你放心,我一定会把你的功劳报告给上级,到时候给你颁个中港市十大优秀青年的称号!” 林昆苦笑着说:“我求你了,你可千万别这么干,我林昆收受不起啊。” 张天正笑着拍拍林昆的肩膀,林昆疼的嘶的一声,张天正连忙说:“林昆兄弟,你没事吧,不好意思,我……我这不是故意的。”紧接着附耳小声的说:“这应得的荣誉你千万不要推辞,这对你以后的发展有好处。” 林昆知道张天正这是好意,便也不再推脱,今天他当众将三个劫匪摆平,周围还有电视台和各大报社的记者,这功劳就算是板上钉钉的事了,他不想要都不好使。 林昆苦笑着说:“张局长,你能不能先安排个车把我送到医院去,我这肩膀流着血呢,要是再在这耗一会儿,估计我英雄当不成,马上就成烈士了。” 张天正连忙歉意的说:“好好好,我马上安排!” 话音刚落,人群外围一声大喊,“昆哥,昆哥你没事吧!” 这声音一听就是龙大相的,他得到了消息便马上赶了过来,结果还是晚了一步,远远的就看见林昆肩上有伤,这厮着急的就跑了过来。 “昆哥,你受伤了!” “没事,轻伤。” “流了这么多的血,这怎么能没事呢,我们赶紧去医院。”龙大相焦急的说,搀着林昆就往外走。张天正马上叫来了手下,特意安排了两辆警车给林昆开路。 子弹洞穿肩头,但还有一些杂质留在了肉里,林昆躺在手术台上,医生替他清理杂质,手术室的外面龙大相、刘刚等人都赶到了,全都是一脸的焦急。 手术室的门开了,医生护士一起从里面出来,龙大相马上扑上去抓住医生的说:“医生,我是家属,我昆哥现在的情况怎么样了,需不需要签字!” 医生的脑门一黑,轻咳了一声说:“先生,你着急的心情我很理解,患者只是肩上中了一枪,离心脏还远着呢,清理一下残余在体内的杂质,把伤口缝合上就没事了,用不着签字。” “哦。” 龙大相憨厚的笑了起来,从兜里莫出烟道:“医生,谢谢你啊,来,抽烟。” 这医生的脑门大的简直要炸了,脑门上的小黑线顿时化作了一道黑色的小瀑布,眼神向着天花板上指了指,无奈的道:“看看上面写着什么!” 说完,医生领着两个护士就走了,龙大相抬起头看了看,只见头顶悬着一个大牌子,上面画了一个禁止吸烟的图案,图案下面写着——禁止吸烟。 龙大相回过头,发现周围的兄弟们都在笑他,他顿时老脸一红,讪讪的笑道:“这医生一点也不幽默,咱家一片的好心,他一点也不领情。” 两个护士把林昆从手术室里推了出来,林昆采用的是局部麻醉,受伤的肩膀上没有知觉,人却是醒着的,一看外面这多人都在等着他,坐了起来笑着对众人道:“谢谢兄弟们的关心,一点皮肉伤不碍事,大家赶紧回去忙吧。” 蒋叶丽道:“都流了那么多血了,还说是小事,你的心怎么这么大呢?” 林昆笑着说:“蒋姐,真没事,这就是点皮外伤,你看我现在精神状态不是挺好的么。” 蒋叶丽转过头对周围的其他人说:“各位兄弟都回去忙吧,我留在这就行了。” 除了狗哥和罗纲之外,余下的人都知道蒋叶丽和林昆之间的暧昧关系,都不在这当电灯泡,狗哥和罗纲也跟着众人离开,林昆突然叫住了狗哥:“阿狗,你等一下。” 狗哥马上回过头,一副虚心的模样说:“昆哥,您有什么吩咐?” 林昆笑了笑说:“这次的事干的漂亮!” 得到自己心目中偶像的夸奖,狗哥的脸上涌现一阵开心的笑容,“谢谢昆哥夸奖,这都是我该做的。” 林昆笑着说:“去吧,把场子里的治安好好管着,有什么事马上向我汇报。” “嗯,昆哥保重。”狗哥躬身行了个礼,跟随着等在不远处的几个人离开了。 林昆躺在病房里,蒋叶丽坐在一旁给他剥桔子,把剥好的桔子送进他的嘴里,他有滋有味的吃着,笑嘻嘻的说:“真甜啊。” 蒋叶丽轻轻的一笑,道:“甜你就多吃点。那个阿狗,你打算重用他么?” “嗯,阿狗这人够机灵,他跟志坚和大相不同,他一直都混在最底层,对道上最底层的一些感悟是我们这些人所没有的,另外我觉得他也够忠心,以后咱们的实力继续扩张出去,他会是一个不错的得力干将。” “赵磊不是那么好对付的,这小子刚柔并施,仗着他老子是市委书记,许多道上的老家伙他都不放在眼里,他现在跟你争一来是争口气,看谁是中港市年青一代的第一,二来你对他的威胁最大,你想一统中港市做地下皇者,他未必就不想。” “嗯,这小子确实有两下子,我现在没打算和他硬碰硬,暂时见招拆招,等到机会成熟,我把他连窝给端了,到时候他老子是市委书记也不好用。” “哦?你有计划?”蒋叶丽好奇的问。 “嗯。”林昆深邃的一笑,“到时候你就知道了,他老子是赵南也救不了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