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四章:击杀(1)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四章:击杀(1)

第六百二十四章:击杀(1) 两个黑漆漆的枪口对着老捷达,本是避无可避的,这紧急的关头林昆一咬牙,脚底下油门猛的一踩,老捷达顿时咆哮的尤如万山崩塌一般,那黑色的车头带着熊然壮阔的冲击力,砰的一声狠狠的撞在了出租车的车屁股上,与此同时国字脸男和憨厚男手中的扳机扣下…… 砰,咣! 子弹打在了一旁的地面上,与此同时出租车里剧烈的一震,昏迷的澄澄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国字脸男和憨厚男身体趔趄的撞在了后座上,澄澄完全一副迷茫的状态看着身边的这两个叔叔,奇怪的问:“大叔叔,这是在哪啊?” 话音刚落,小家伙抬起眼神在出租车的后视镜上看了一眼,一眼便看到了身后追上来的老捷达里的林昆,小家伙顿时两只小眼睛一辆,兴奋的叫喊道:“爸爸!” 刀疤脸男啐骂一口:“大哥,这小子的爸是警察!” 澄澄道:“我爸爸不是警察,我爸爸是超人!” “超你妹!”一旁的憨厚男拿起喷了药剂的毛巾,一把又捂在了澄澄的嘴上,澄澄挣扎了一下,马上便又昏迷了过去。 国字脸男看着憨厚男说:“老二,咱必须甩开后面那小子,否则逃不掉!” 憨厚男应了一声,抡起他手中的暴力散弹枪就瞄准了老捷达的车轮子,国字脸男也将手中的手枪伸了出去,两人几乎没有任何的瞄准,完全凭着感觉连射两枪,林昆想要再上前狠狠的撞他们一下已经来不及了,那手枪还好,杀伤的范围小,没有打中车轮子,可那散弹枪本来就是一打一大片的,老捷达右侧的车胎砰的一声被打爆,由于车速极快,整辆车立马失去了重心,横着转着圈撞到了一旁,呼通一声撞在了旁边的一栋建筑上,机关盖里冒出一阵白烟。 刀疤脸男兴奋的笑道:“大哥二哥,打的好!”他的话音刚落,身后紧追而来的警笛声响了起来,并且旁边的街道里也蹿出了无数量的警车,一时间将他们前后左右的退路都死死堵住。 刀疤脸男的脸顿时变成了铁青色,一脚刹车把车停了下来,回过头一脸紧张的对国字脸男说:“大哥,这下我们该怎么办?” 憨厚男抱起手中的暴力散弹枪,怒吼一声:“还能怎么办,下去跟他们拼了!” 国字脸男拉住就要下车的老二,语气平静的道:“你们两个慌什么慌,别忘了还有人质在我们手上。” “人质?” 憨厚男和刀疤脸男对视一眼,马上反应过来,看了一眼还在昏迷的澄澄,嘴角阴测测的一笑,道:“还是大哥有手段,这小东西带在身边本来以为是一个拖油瓶,没想到这个时候派上用场了,这些条子最注重新闻影响,有这孩子在手上,谅他们也不敢轻举妄动。” 是一个大的十字路口,前后左右都被一字排开的警车围的水泄不通,无数个身穿特警的警察举着盾牌形成了一道防锁线,就现在这种情况,常人就是插翅也难以飞出去。 “条子,你们给老子听着,老子手上有人质,你们要是敢轻易的动手,老子当场就杀了人质,到时候明天的大街小巷上到处都将是你们办事无能的报道!” 憨厚男推开车门下车,他长的一副憨相,为人却是心狠手辣的很,他一只手提溜着暴力散弹枪,另一只手抱着还在昏迷的澄澄,举起手中的枪指着正前方,继续吼道:“识相的都给老子赶紧让开一条路,兄弟几个只图财不图命,你们真要是把兄弟几个惹急了,老子马上爆了这小东西的头!”说完,那黑漆漆的枪管指在了澄澄的头上。 正对面的警察堆里,张天正一脸冷峻的站在那儿,他认得澄澄,那是林昆的儿子,楚相国的外孙,他和楚相国有些交情,林昆的背后有余宗华,没一个他想得罪,更何况别说那孩子是澄澄,就是个普通的孩子他现在也照样为难。 警察的职责是什么,是保护人民生命和财产的安全,眼前的三名悍匪已经抢了人民的财产,要是再闹出人命,不管结果是不是击毙了三名悍匪,这次行动都是失败的。 红色的跑车停在了外围,警察包围圈的外面又围了一圈看热闹的人,楚静瑶着急忙慌的从车上下来,脸上那焦急的表情似乎被火烧了一般,林昆的老捷达就抛锚在后面的不远处,楚静瑶看看前面的包围圈,又向后看了一眼,咬咬牙还是向前面的包围圈跑了过去,被两名民警给拦下:“小姐,你不能进去!” “让我进去,里面的那是我儿子!”楚静瑶焦急万分的说。 “是你儿子你也不能进去,你不要耽误我们执行任务,这对救出你儿子不利!” “可是我……” “小姐你放心,我们一定会尽力的。” “潘剑……”楚静瑶忍不住的哭了下来,声音楚楚的道:“如果澄澄真的有什么三长两短,我也不活了。” 潘剑很贴心的将楚静瑶揽在怀里,拍着她的肩膀说:“静瑶,一定会没事的,一定会没事的……” “放心,只要我有在,澄澄就一定会没事的,除非我死了,否则谁也伤害不到他。” 一声虚弱的声音传来,周围的人闻言全都循声看去,声音虚弱但气势可一点也不虚弱,只见林昆一脸是血的走了过来,晃晃荡荡的有些瘸,身上的衣服被剐碎,露出里面白色的棉絮,棉絮上沾染了血迹。 楚静瑶泪眼楚楚的从潘剑的怀里站了起来,泪光闪烁的看着林昆,内心里五味陈杂,一股无形的愧疚坚硬的压在心头,嘴里喃喃的道:“林昆……” 林昆擦了一把嘴角的血迹,触角轻轻一笑:“除非我死了,否则儿子一定没事。” 大眼泪吧嗒吧嗒的落下,楚静瑶坚信的点了点头。这时,不远处楚相国带着手底下的一干精英保安赶来,他手底下的保安全都是特种兵退役,看到林昆后他挥手示意暂停行动,保安们的心里头不解,李丁一也在其中,看着不远处的林昆,小声的对众精英保安解释说:“他要是救不出那孩子,我们更没戏。” 这些个保安们的心底多有不服气,但碍于楚相国在场,没一个人敢吱声,只能在心里头哀声叹气,本以为有机会在董事长面前好好表现一把,这可好…… 楚相国凝眉紧锁,声音低沉的对旁边的秦雪说:“如果林昆没成功,澄澄有了什么三长两短,通知张局长不要当场击毙那三个劫匪,我自然会有个说法。” 秦雪平静的点了点头,走到一旁给张天正打电话,楚相国的意思很明确,他外孙真要有个三长两短,那这三个人恐怕真要不得好死了。 安排是这么安排的,但楚相国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充满了自信。 憨厚男拎着枪管对着澄澄的头,一双眼睛满是杀气的瞪着周围的警察,见面前的警察一时间磨磨蹭蹭没有什么明显的反应,他举起枪冲着天上砰的一枪,怒吼道:“md,你们是在考验老子的耐性的么,再不让开,老子一枪打爆这孩子的头!” 周围的人心底全都是一紧。 “呵,你小子好牛逼啊。” 淡淡的一声戏谑从后脑勺传了过来,憨厚男猛的回过头,就见身后的一辆警车盖上,一个模样很是狼狈的男人,嘴角叼着半截雪茄,正一脸轻佻的看着他。 憨厚男那煞气腾腾的脸颊顿时更怒了,他认出了林昆就是刚才开着捷达撞他们车屁股的那人,嘴角冷的一笑:“小子,想救你儿子?老子随时打爆他的头!” 林昆笑着摇摇头,脸上一副轻妙淡写的模样,两根手指夹出雪茄,吐出了一口血痰,抿了下嘴角说:“你们三个犯了个错,招惹谁不好,偏偏招惹我儿子。” “呵?你特么算老几,老子就爆了你儿子的头怎么了,你再特么在那儿装逼,老子立马让你儿子脑袋开花!”憨厚男说着,手指头在扳机上轻轻的摩挲了一下。 林昆眉头轻轻的一蹙,眼神中一股凛冽的杀气射出,这杀气仿佛有形一样,嗖的一下就摄入了憨厚男的眼睛里,憨厚男整个人顿时一怔,就连坐在车里看着林昆的国字脸男也跟着感觉到心底一阵的寒意,也正是这一刹那的功夫,林昆的右手突然抬了起来,手中唰的一下多了一把雪亮的手枪,夜色的灯光照在上面,泛起一层淡淡的光晕,扳机果断的一扣动,就听砰的一声枪响,枪口一团蓝白色的枪焰射了出来,子弹以肉眼不可及的速度嗖的一声穿透了憨厚男的脑门,留下一个小拇指盖大小的血洞,他脸上的表情在这一瞬间定格,两颗眼球瞪的溜圆,那白色的眼白布满血丝,似是在不甘,又似是在惊讶,手中拎着的那杆黑漆漆的枪筒脱离,掉在地上后咣的一声炸了膛,弹珠子一下子炸的四散迸溅,周围的警察纷纷躲闪,但还是有不少的人受到伤及,好在澄澄是被憨厚男抱在怀里,没有受到伤及。 出租车里的刀疤男和国字脸男纷纷做出躲闪的动作,这一瞬间几乎所有人都在躲,林昆却迎着这迸溅出的弹珠子,一步从车顶上高高的跃起,跳向那出租车,弹珠子擦破了他的脸颊,险些擦中他的眼睛,身上也是挨了无数道,他的眼神异常的坚决,锁定将要冲下车来的刀疤男,凌空握着手枪扣动了扳机,咣咣的两声枪响,子弹沿着同一个轨迹射了出去,一枪中在了刀疤男的脑门上,另一枪沿着中枪的脑门又补上了一记,刀疤男刚刚从车里露出个头,整个人就被定死在原地,手中的枪管落在地上,脑袋磕在了板油马路上,血水顺着脑门上的弹孔汩汩的洇红了出来,像一朵红色的莲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