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三章:追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三章:追

第六百二十三章:追 站在地上哆嗦的已经不行的那位四十多岁的女人嘴唇颤抖的说,“我……我是这儿的经理。” “带我去保险柜。”国字脸男人淡淡的道。 女人有点犹豫,保险柜里装的可是银行储备的钱,万一要是被抢的话那损失可太大了。 “给我快点!”国字脸男人突然大吼道,手枪直接抵在中年女人的脑门上。 中年女人顿时被吓的腿脚一哆嗦差点瘫软下去,国字脸男人直接一枪打在棚顶,咣的手枪一向,中年女人吓的哇的一声哭了出来,枪口重新指在她的脑门上,“不想死就给我麻溜点,我没时间和你在这浪费,最后一句,快点!” “好好好,跟我来……”中年女人哭声的道,她整个人的心里防线都踏了,她有心想带国字脸男去保险柜,可脚底下就是使不上劲儿,国字脸男一把将她给拎了起来,向保险柜走去。 保险柜其实就在旁边的一个门后,国字脸男一脚将门给踹开,里面摆着一个一人多高的保险柜,按照他的经验估算,这里面除了人民币之外还有美金,整个柜里所有的现金加在一起,至少有五六千万的人民币。 “打开!” 国字脸男人恶狠狠的道,一把将中年女人推到了保险柜前,中年女人输入了密码,回过头说:“还有另外一半密码,在行长那……” 国字脸男人大怒,吼道:“行长在哪?” 中年女人哆嗦的道:“在……在办公室里。” 国字脸男人一个耳刮子打了过去,“你特么的找死是不是,说话不能一口气说完了么,办公室在哪?” “在……”中年女人嘴角噙着血说完。 国字脸男人又是一脚板子踹在了她的脸上,回过头冲刀疤脸男说:“老三,去把那个狗屁行长给我揪出来!” 刀疤脸男应了一声,顺着旁边的一个楼梯噔噔噔的上楼,办公室的门紧锁着,刀疤脸男一枪把锁打烂,办公室里空空如也,刀疤脸男狠狠的啐骂一句:“操!” 他刚转身要走,忽然就听旁边的卫生间里传出来一阵哼哼唧唧的声音,他果断的一脚将们给踹开,里面的马桶上坐着一个五十多岁的中年男人,正在抱着一个平板带着耳机津津有味的跟着摇头晃脑,看到门口突然站了一个人,这位蹲个马桶也不忘休闲娱乐的行长顿时一懵,问道:“你谁啊!” 回答他的是乌漆漆的暴力散弹枪的枪筒,这名坐马桶也不往时尚休闲的行长,顿时举起手来,手里头的平板电脑滑离了手心,吧嗒一声摔在了地上。 屎拉到一半就被人从马桶上提溜了出来,屁股都没来得及擦,就被拎下了楼丢到了保险柜前,他这才反应过来自己的银行正在被打劫,两条腿顿时就不停使唤了。 “不想死就输入密码,快!”国字脸男狠声道。 “这……”行长哆哆嗦嗦的道:“这里面装的是国家的钱,我担不起这责任啊。” 国字脸男人没心情给他扯皮,抓起这行长的左手摁在了地上,手枪光的一声响,这行长啊的一声惨叫,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手掌上被开出了个大血洞。 “我没有耐心!”国字脸男人狠狠的说:“下次再开洞的就是你脑袋!” 冰冷的枪口抵在了银行行长的脑门上,银行行长顾不得手上的疼痛,脸色惨白,伸出另一只手颤颤巍巍的在那密码锁上输入了一行数字,最终按了一下确认键,保险柜的门铿的一声开了,国字脸男冲刀疤脸男递了个眼色,刀疤脸男上去一把将保险柜那厚厚的大铁门给拉开,刀疤脸男脸上的表情瞬间怔住。 国字脸男一脚把银行行长踹到一边,站在保险柜的面前一看,眼神中也有些惊呆了,保险柜里堆的满满的钱,除却一小部分是现金,其余的都是美元和欧元,那整齐的罗叠在一起就像是小山一样,比预期的多了不知道多少倍! “发财了!” 刀疤脸男回过神兴奋的道,拿着身边的一个空袋子就猫腰钻了进去装钱,国字脸男也是一脸的兴奋,将身上背着的两个空袋子扔了进去,刀疤脸男动作非常的麻溜,几乎两分钟不到,就将三个袋子鼓鼓的全装满了,没有袋子了,刀疤脸男脱下了衣服想要用衣服再包一些,他此时完全红眼了,国字脸男见状赶紧一把将他给拉了出来,大声的喝斥道:“老三,够了!” 刀疤脸男恍然的回过神,国字脸男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超了一分钟了,快撤!” ……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目的地,远远的就看见银行里的不对劲儿,距离银行很远的街上围了许多人,此时闻讯赶来的巡逻警察,以及早有准备的民警全都到齐,全都暗暗的埋伏在周围,伺机等待着三个劫匪从银行里出来。 林昆把车停下,目光一下子就锁定在了距离银行不远的一辆出租车上,三个劫匪这时从银行里扛着塞满了钱的大包裹出来,手里头拿着暴力散弹枪,这种枪械杀伤力极大,尤其是近距离,远远围观的市民见状赶紧全都闪开。 暗处,特警的狙击手已经锁定了三个劫匪,这一伙劫匪是惯犯,之前就有案子在身上,不光抢劫了银行,还杀死了好几名无辜的人,警方已经下了格杀令,可以当场将其击毙,暗处的狙击手刚要开枪,无线耳机里突然传来了指令:“全体狙击手听令,不许开枪,不许开枪,避免击杀不中罪犯恼怒伤及无辜市民。” 这时,一辆红色的轿跑车开了过来,正好停在林昆的旁边,楚静瑶一脸焦急的从车上下来,看在人群外围站着的林昆,焦急的问:“澄澄,澄澄在哪?” 林昆面色平静的看看楚静瑶,又看了看站在她身后的潘剑,目光指向前方不远处的那辆出租车,“澄澄在那车里。” “澄澄!” 楚静瑶着急的就要冲进人群救澄澄,林昆刚要伸手去拦她,身后的潘剑一把将她整个抱在怀里阻止道:“静瑶,你冷静一下,那些嫌犯都拿着枪呢,你这么冲进去太危险了,我刚才来的时候看到不少的警察,警察会帮我们把孩子救回来的!” “澄澄……” 楚静瑶忍不住的哭了起来,身体被潘剑紧紧的抱住,林昆将手缓缓的缩了回来,内心里的五味杂陈一时间说不明白,他将目光静静的转开,看向出租车。 砰的一声枪响,三名劫匪已经冲进了车里,其中一个对着车窗外开了一枪,冲着周围的老百姓们怒吼道:“识相的都特么给老子让开,否则把你们给打成筛子!” 老百姓就是个凑热闹,这种场面过去只有在电影里看到过,这会儿一听到枪响,一个个全都吓的浑身哆嗦,挡在路口的赶紧纷纷避让,出租车趁机逃了出去。 警察局下达的命令是不要伤及任何的无辜,这里聚集了这么多的老百姓肯定不能在这交火,出租车刚冲出去,后面紧跟着一群警车响着警笛就跟了上去。 楚静瑶转身要回到车里,忽然又转过来满脸哀求的说:“林昆,求求你救救澄澄,我知道你一定能做到,求求你!” 林昆嘴角轻轻的拉开一道笑容,转身坐进了车里,老捷达嗡的一声咆哮蹿了出去。 “静瑶,你还有我呢!”潘剑伸手揽住楚静瑶的肩膀说,楚静瑶感激的嗯了一声,转身一起钻进了车子里。 出租车里,刀疤脸男开着车,看了一眼后视镜,骂道:“靠,大哥,这些条子追上来了!” 国字脸男眉头一皱,道:“不应该啊,咱们只超了一分种,他们怎么可能响应的这么快。” 憨厚男一脸紧张的说:“大哥,会不会咱们这次行动走漏的风声,这些警察早有准备呢?” 国字脸男摇摇头,眉宇紧锁的道:“不可能,这些警察如果早有准备的话,咱们仨肯定不能那么顺利的就进到银行里去,只是他们这响应的速度……” “我知道了!”刀疤脸男道:“肯定是对门那小子泄露了风声,当时我就亲眼看见他从外面回来,结果去他家找了一圈没发现,这小子肯定是听到了风声然后藏起来了,唉!当时咱们哥仨就不应该那么轻易放过他,挖地三尺也得把他给找出来!” 憨厚男道:“现在说什么都晚了,大哥,咱们该怎么办?” “怎么办?” 国字脸男的脸上一道寒光闪过,突然打开了车窗,拿着枪冲着后面紧隔着的一辆警车‘咣咣’的就是两枪射出,正中那警车的右前轮,就见警车突然方向失灵,轮胎磨在地面上发出一阵尖锐刺耳的声音,车身扭动着就向一旁撞去。 后面跟上来的警车躲闪不及,砰的一声撞个正着,不光这一辆车,紧跟着上来的好几辆车都因躲闪不及撞到了一起。 “硬逃!” 国字脸男将枪收了回来,对身旁的两兄弟发号命令道。 “好哩!”刀疤脸男猛的一脚油门踩下,出租车的速度陡然又攀升上了一个档次,受刚才国字脸那两枪影响,暂时没有警车追上来,只是一辆老捷达却是越离越近了。 刀疤脸男眉头一皱,“大哥,这破捷达什么情况!” 国字脸男眉头一蹙,冲憨厚男道:“老二,干了它!” 憨厚男端着暴力枪探出窗外,‘砰砰’的就是两枪,一大片的钢珠子就向老捷达射去。林昆爪机你了方向盘一个急转向,老捷达的车头猛的一摆,躲在了出租车的正后方,林昆脚底下的油门猛的一踩,老捷达愤懑的一阵咆哮,就听砰的一声撞在了出租车的车屁股上,直接将出租车的车屁股装了个大瘪。 出租车里,刀疤男大吼一声,骂道:“我靠,这是什么捷达,怎么这么快!” 出租车也是捷达,而且还是新款的捷达,林昆开着的是老款的捷达,正常逻辑来说,新捷达应该跑的比老捷达快,可刚刚刀疤男明明已经将车速跑到了极致。 不给他们反应的机会,老捷达又是砰的一声撞在了出租车的车屁股上,这一下撞的更重,险些直接把出租车撞在了路崖子上,车里的三个人都是猛的一趔趄。 国字脸男和憨厚男一起将枪探出了窗外,瞄准了老捷达的车轮子,扣动了扳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