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二章:抢银行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二章:抢银行

第六百二十二章:抢银行 这小年轻二十多岁的模样,脸色苍白的不知道是被林昆给掐的还是被那仨人给吓的,林昆板着他的肩膀问明了去处之后,拽着他就下楼,这小青年被林昆拽的一跟头,他刚刚从那仨人的鬼门关里逃了出来,哪还敢再去追他们,可现在也由不得他,不论他怎么挣扎鬼叫,林昆一把将他扔进了车里。 老捷达迅速的向邻近东城区城郊的地方驶去,据这小青年口述,那仨人应该是去东城郊附近的贱行了,路上林昆给沈曼打了个电话,通知她事关紧急立马调动警力,一听说这伙劫匪又要抢银行,沈曼丝毫不敢懈怠,立即调动警力前往,东城区不是她的管辖,但身为一名人民警察,有义务第一时间冲过去,同时她给张天正打了个电话,张天正对此事也十分的重视,那仨人是中港市警界的耻辱,张天正今个儿誓要替自己、替整个警界一雪前耻。 东城区的城郊是一片新建起的高层楼房,乍一看去甚是大方整齐,这些高层楼房都是给在东城区上班的高级白领们准备的,东城区多写字楼,政府近两年来一直扶持没有污染的高新企业,软件行业首当其中,并且随着智能手机以及全网络化的普及,软件行业目前炙手可热,行业内的白领们都是高薪阶层。 那三个劫匪之所以把这次行动的目标定在东城郊区,主要原因有两点,首先东城郊区不是市中心,报警的响应速度比治安密集的市中心肯定是要慢上几分钟的,可别小看这几分钟,同样的情况下几分钟时间可以多装很多钱,另外也可以给他们充裕的时间逃跑。另外,东城区这边住的多是高薪阶层,除此之外诸多的高新企业也会常来银行办理业务,为了满足市场需要,东城城郊这边的银行平时都要有大量充足的现金备着,而贱行是这一片最大的银行。 一辆蓝白相间的出租车上,澄澄坐在后排,国字脸男人和憨厚相男人一左一右的将他护在身边,前排坐着刀疤脸男人,这刀疤脸男人长相凶悍,和出租车司机倒是唠的挺开心,两人臭味相投,都喜欢没事去红灯区爽两把,这司机聊的恍然间遇到了知己一样,向刀疤脸男介绍他这么多年的嫖娼心得。 国字脸男和憨厚男一言不发,澄澄坐在车上睡着了,小家伙昨天晚上就没怎么睡好,这出租车又在路上绕了这么久,小家伙的眼皮实在顶不住就睡了过去。 快下车的时候,憨厚男贴到国字脸男人的耳边,小声的说:“大哥,这孩子……” “怎么了?”国字脸男人低声的问。 “我是担心待会儿……待会儿吓到这孩子。”憨厚男说:“再说,咱们就这么带着他肯定是累赘,不如先把他放在车里。” “嗯?”国字脸男皱了皱眉头,“哪儿有车?” 憨厚男眼神向出租车司机一指,国字脸男马上会意的点点头,憨厚男笑着对出租车司机说:“哥们,你这车往外租么?” 出租车司机和刀疤脸男聊的投机,对憨厚男自然也很客气,“租啊,出租车么,当然租了。” “呵呵,我的意思是整个租下来给我们用一天,不用你来开车,我们自己开。” “啊?”出租车司机有点懵了,“这么租啊,这么租的话……”他眼神里忽然间多少有些怀疑,正常人哪有这么租车的,这三人看着就不是善类,难不成他们…… 不等这司机多想,憨厚男笑着说:“租一天给你一千!” 出租车司机苦笑道:“大兄弟,一天一千确实不少,可我这车可不止一千块钱啊,我这又不是租赁公司,你们到时候要是人没影了,我找谁去啊。” “这个简单。”憨厚男嘴角忽然狞笑了一下,出租车司机不解的啊了一声,憨厚男突然从兜里掏出条白毛巾和一个小喷雾瓶,喷雾瓶在白毛巾上喷了一下,然后快速的从后面捂上了出租车司机的嘴,于此同时坐在副驾座上的刀疤脸男快速的把握方向盘控制方向,将车子一个几打弯,拐进了旁边的巷子里。 出租车司机很快就晕了过去,这时澄澄迷迷糊糊的醒了过来,刚才车子晃的实在太厉害,小家伙迷迷糊糊的揉着眼睛说:“大叔叔,这是怎么了?” 国字脸男笑着刚要开口,憨厚男把那沾染了特殊药物的毛巾捂在了澄澄的嘴上,澄澄急促的喘息了一下,紧接着重重的昏迷了过去。 “老二,你干什么!?”国字脸男有些不愿意,冲憨厚男训斥了一声。 “大哥,待会儿咱带上这小家伙是累赘,而且能吓到他,不如先把他弄晕了放在车里,等咱们完事以后,开着这车就离开了。我想了想,之前咱们准备好的放在那儿的车目标太大,咱们要是用这出租车往外逃的话,能更容易些。” 国字脸男想了想,然后同意的点了点头,刀疤脸男回过头问:“大哥,这司机咋办?” 憨厚男道:“给杀了,他见过我们三个的模样,留着就是后患。” 国字脸男点点头,刀疤脸男左顾右盼见周围没人注意,从兜里掏出了一把寒光毕露的匕首,顺着司机的喉咙就抹了下去,司机猛然的睁开眼睛,憨厚男又用毛巾捂住了他的嘴,无声的挣扎了两下之后,整个人便没了反应。 此时黄昏散去,夜幕已经降临,一个牵着狗路过巷口的年轻女孩奇怪看了一眼这辆扎在巷子里的出租车一眼,她手里的狗突然汪汪汪的叫了起来,她好奇的向里面看了一眼,只见一个男人的背影正站在里面拎着裤子撒尿,这男人听到了狗叫声,回过头看了她一眼,结果她被他脸上的大疤吓了一跳,赶紧一溜烟的拽着她的狗狗逃了。 出租车司机的尸体被扔进了巷子里的垃圾箱里,出租车缓缓的倒了出来,距离目标银行已经近在尺咫,刀疤脸男开着出租车顺着道路缓缓的行驶,最终停在了一个隐蔽的围栏旁,目标银行就在马路的对面,三个人一起向银行里看去,银行里亮着灯,人影不是很多,国字脸男拿出望远镜看了看,镜头里银行的柜台员正在整理现金,他嘴角咧开一丝笑容,贪婪的道:“很好,我似乎已经闻到了钱的香味。” 憨厚男和刀疤脸男脸上一道凶光闪过,嘴角的笑容贪婪而又残忍:“md,老子的好日子又要来了,哈哈!” 仨人背着包从车上下来,左右看了看见没有警察的踪影,便大摇大摆的向银行里走去,刀疤脸男笑着跟憨厚男打趣,“二哥,干成了这一票,你打算怎么花。” 憨厚男憨笑一声:“娶个媳妇生个娃。你呢,老三。” “切!”刀疤男笑着道:“二哥,瞧你这点出息,我的打算也是娶媳妇生娃,但我不可不是娶一个媳妇生一个娃,我是要娶一堆媳妇,生一堆娃,哈哈!” “大哥,你打算怎么花?”刀疤脸男又问向国字脸男。 三人脸上全然没有任何的紧张之色,国字脸男笑着说:“我打算干点买卖,开个酒吧什么的,这些钱干花总有花完的时候,干点买卖还能生出点钱来。” 刀疤脸男冲国字脸男竖起拇指,赞道:“大哥不愧是大哥,思想境界就是比俺俩高。” 已经到了银行的门口了,国字脸男突然停住脚步,看着自己的两个兄弟说:“老二,老三,咱们干完了这次之后,已经再也不沾这行当了,命是爹妈给的,咱们得好好活着,否则对不起爹妈的在天之灵,我是老大,你们都得听我的!” 憨厚男和刀疤脸男一起点点头,国字脸也点了下头,而后刀疤脸男和憨厚男一左一右的冲进了银行,两把钢管黢黑的暴力散弹枪从他们身后背着的包里拿了出来,银行里的人一看到马上尖叫起来,刀疤脸男将枪对着天花板砰的就是一枪,将一大块的天花板打的粉碎,怒喝一声:“都特么给老子安静点,钱是国家的,命是自己的,不想死的就老老实实的跟老子配合!” 银行大厅里的人顿时吓的全都蹲在了地上,防弹玻璃柜台后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女人就要去按报警按钮,憨厚男顿时大吼一声,“敢按我就打死你!”同时将那乌黑的枪口指向那中年女人。 都说眼前的玻璃是防弹的,可一看到那黢黑的枪口,中年女人手上的动作还是犹豫了,憨厚男厉喝一声:“告诉你们,谁特么的敢报警就杀谁!” 憨厚男这是在警告,也是故意声东击西,刀疤脸男趁着这个时间,一脚踹开了旁边通向银行柜台的门,这门里面反锁了,他一脚没踹开,果断的拿起枪冲着门锁的位置就是枪,就听砰的一声巨响,那坚硬精密的锁头直接被打出了一个窟窿,银行里的人顿时全都被吓的一阵颤栗,有的直接趴在地上了,甚至一些蹲在地上女人,被这么一惊吓,屎尿一起流了出来。 刀疤脸男迅速的冲进了防弹玻璃后面的柜台后,乌漆漆的枪口举起来对准刚才要按报警器的中年女人的脑袋,脸上的表情狰狞而又吓人的说:“臭娘们,怎么你还想着要报警啊,信不信我这一枪下去,你脑袋立马开花!” 憨厚男大声的提醒道:“老三,装钱!” 刀疤脸男把身上的两个黑色大包丢到了蹲在柜台下面的营业员的身前,“给老子装满了!快,敢磨蹭一枪打爆你的头!” 这营业员已经被吓的站都站不稳了,但强烈的求生意愿还是驱使着他 赶紧装钱。 刀疤脸男又将枪筒指了指旁边的几个营业员,你们也一起帮着装,快! 国字脸男这时才走了进来,嘴里叼着烟卷,满脸杀气,手里头拿着一把乌黑的手枪,走到防弹玻璃的柜台后冷冷的问道:“你们谁是这的负责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