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一章:找到线索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一章:找到线索

第六百二十一章:找到线索 有些时候,比起那些高科技的侦查手段,传统的人肉搜索更好用,许多悬挂在宇宙中与地球同轨的卫星侦查不到的角落,人眼所触却是一清二楚。 林昆一听狗哥有线索了,整个人立马就像是打了兴奋剂一样睁大了眼睛,“快说!” 狗哥言简意赅的将情况说了一遍,消息是从他一个老城区的兄弟那传来的,那兄弟也是混在道上的,在那片老城区里颇有名声,半个月前这兄弟家的对门搬进去了三个陌生男人,平时偶尔的也都能见到,这兄弟也是个好交朋友的性格,虽然觉得这三个人阴森森的,但每次见面都还主动的打招呼,这三人也算是有礼貌,一般也回个一两句,这一来二去的就熟了点。 昨天晚上这兄弟半夜突然听到对面屋有小孩的哭声,他马上就想到了这年头人贩子横行,对面又突然搬进来三个古怪的男人,该不会就是人贩子吧? 这兄弟也是机灵的,他没有硬闯也没有报警,硬闯他一个人肯定不是对手,报警的话要是情况不属实,自己不但得罪了警察,也得罪对面的三人。他脑袋机灵的一转弯,拎起了家里头放着的一瓶好酒,就到对面去敲门。 咚咚咚…… 门被打开了一道小缝,这兄弟怀里头抱着酒,凑上笑脸说:“兄弟仨,你们搬过来也有些日子了,我家里放了一瓶好酒,咱们一起坐下来喝一口?” 开门的是个满脸憨厚的中年男人,看起来三十多岁的模样,皮肤有些黑,胡子拉碴的有些邋遢,这打眼一看就是从某个土疙瘩的山沟里走出来进城的。 这憨厚男人咧嘴冲他笑了笑,“兄弟,谢谢你的美意,俺们哥仨今天晚上不打算喝酒!” 这兄弟借着这个机会就向屋里头看,只见沙发上坐着一个小男孩,在那哭哭啼啼的好生伤心的模样,憨厚男人见他看到了什么,赶紧用身子挡住他的视线,就要关门下逐客令,这兄弟一把将酒塞进憨厚男的怀里,笑着问:“大哥,你们这怎么突然多出了一个孩子,我说嘛刚才听到了哭声。” 憨厚男的脸色立马就有些沉不住了,屋里头这时传出来一个声音,“老二,让这兄弟进来喝一杯吧,正好咱们这儿有肉可惜没有酒,今个喝过了酒以后就是朋友。” 这兄弟心里笃定这伙儿人是人贩子,他哪肯进去,把那瓶酒塞给憨厚男后,便借口说自己还有别的事要忙,便也家都没回的逃了出来,在外面待了一夜。 人贩子都是流窜作案,而且个个心狠手辣,有些抢来孩子是给卖了,这算是不错的了,有的抢到了孩子之后不是把孩子打残疾丢到大街上乞讨赚钱,就是把孩子活生生的杀了取出器官来卖。 这兄弟虽然是道上混的,平常也是一个喊打喊杀毫无惧色的人物,但一对上这种丧心病狂的恶魔,他整个都不停的打冷战,所以当天晚上家都没敢回,找了个小酒馆进去喝酒,一喝就是一夜,今天上午狗哥给他打电话让他留意一个小男孩的时候,这兄弟刚刚从睡了一夜的桌子上爬起来,等他回过神后,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住在他家对面的那三个陌生男人和那个孩子。 但这兄弟没有马上向狗哥汇报,而是悄声的潜回家去,顺着床沿外的阳台,一点一点的贴着墙皮爬到了隔壁的阳台上,房间里静悄悄的没有声音,这哥们也不敢大意,缓缓的在床沿外的阳台上蹲了下来,等了一会儿确定房间里没有声音传出来,他慢慢的抬起头,想要破窗而入一探究竟,即便那三个男人和孩子不在了,屋里头总归还是会留下些线索的,可他刚抬起头,忽然就听屋里头传来了两个男人对话的声音:“老二,今天的行动都安排好了么?” “放心吧大哥,一切都安排妥当了,从我们进银行到离开银行,这中间有五分钟的绝对空闲时间,这五分钟后警察随时会赶到,警察一赶到我们就很难逃了。” “五分钟够了,你叮嘱老三一声,千万不要太贪财,赔了命进去抢多少钱都白搭!” “知道了大哥。” …… 听到这,狗哥的兄弟心差点从嗓子眼里跳出来,他一个道上混的小混混,平时干的最坏的事也就是收收保护费,偶尔捡两个不肯配合的商贩修理修理,抢劫银行这可是大事,对于他来说绝对够惊天地泣鬼神了,他赶紧把头缩了回来。 “大哥,对面的那小子怎么办,他昨天晚上好像发现了什么,要不要把他……” 这兄弟听的冷汗直冒,僵硬的缩在窗沿前的阳台下面,浑身上下冷冰冰的。 “算了,他就看了一眼,不一定看出什么,再说现在即便要弄死他,也不知道他在哪了,我们没那么多的时间,今天必须把事办完离开中港市,以后再也不回来了。” “大哥。” 另一个男人的声音从无厘头传出来,这男人像是正在吃什么东西,嘴里喀嚓喀嚓的说:“我刚才站在卫生间看见那小子回来了,我过去解决他吧,留下一活口就等于给咱自个留下一个后患。” “嗯,不要搞出太大动静。” “放心吧大哥二哥,我又不傻,再说弄死人是我的长相,嘿嘿。” 砰,关门声,紧接着隐约能听到自己家的门被敲响,狗哥的兄弟已经被吓的快魂飞魄散了,那人大约敲了能有两分钟,不见有人开猛的一脚踹向门,就听呼通的一声,这声音大的整个楼都能听到了,屋里头的两个男人赶紧跑出去阻止。 “老三,你疯了,搞出这么大的动静怕别人不知道我们在这惹事是吧!” “我这不想快点进去解决那小子么,这小子八成是知道了我要做了他不敢开门。” “咱们开门用得着这么粗鲁么?”老大冲老三低声的训斥了一句,看了老二一眼,老二点点头,从兜里掏出了两根小铁丝,插进了锁眼里捣鼓了一番,没用上一分钟就听咔哒两声,那看似复杂的防盗门锁竟然轻而易举的就被打开了! 老大老二留在门口,老三大摇大摆的走了进去,眼神左顾右盼,嘴里阴冷的笑道:“小兄弟,昨晚你拿过去的那瓶酒甚好,还有好酒么,再给咱来一瓶。” “小兄弟,你别跟我躲猫猫呀,都这么大的人可不许淘气哦,快出来吧。” “小兄弟?” 老三不耐烦了,一脚将眼前的冰箱门踹了个大瘪,大吼一声说:“你特么的赶紧给老子出来,老子有事要跟你谈谈,再特么的装缩头乌龟,老子点了这破房子!到时候大火一烧,我看你小子还能躲到哪里去!赶紧给我出来!” 这老三边吼便四处寻找,眼看着就要找到对面的窗台上了,这老三要真是到了那窗台的边上,只要抬起头稍稍的往前那么一看,就能到躲在对面阳台下的这兄弟。 事关紧急,威胁生命,狗哥的这位兄弟关键时候没给自己掉链子,赶紧趁着那三个人一个在他的家里另外两个在走廊里,悄悄的打开了窗户溜了进去,进去后他本来想偷偷的从门口溜了,结果刚到门边就发现了站在外面的另外两个男人,情急之下这兄弟只好赶紧找地方躲了起来,躲到了沙发下面。 这兄弟没注意到的是,他全程慌慌张张的,已经有一双黑黢黢的小眼睛偷偷的注意了他。 那老三将对门翻了个底儿朝天,可还是没有找到狗哥兄弟的踪迹,无奈之下只好无功而返,嘴里头小声的嘟囔着:“他奶奶的,难道是我看错了?不应该啊,我明明看见那小子回家了,怎么会突然整个人就不见了呢?” 三个人回到了家里,卧室的门口小男孩正扑闪着一双黢黑的大眼睛看着他们,为首的国字脸男人笑着说:“澄澄,你睡醒啦,又做噩梦了么?” 澄澄站在门口摇摇头,“大叔叔,谢谢你昨天晚上照顾我。” 国字脸男人走过去蹲下来笑着说:“跟大叔叔不要客气,等今天大叔叔忙完了件事情,就带你离开这儿,你不是不喜欢你妈妈和那位叔叔么,那就永远也不见他们了。” 澄澄点点头,道:“大叔叔,可是我要是想妈妈了怎么办?我爸爸要是出差回来找不到我怎么办?” 国字脸男人满脸慈祥的笑道:“这个简单,到时候大叔叔再送你回家就是了。” “哦。”澄澄马上开心的笑了起来,兴高采烈的道:“哇哦,终于可以出去玩喽,终于可以不再看见那个讨厌的叔叔了。” 国字脸男人回过头冲身后的两个男人微微一笑,三人会意的目光里满是狡诈之色。 狗哥的兄弟这时藏在沙发下面,将手机打成了震动,用手捂着手机的屏幕赶紧编了一条短信发给狗哥,一方面将这里的大致情况说明,另一方面求狗哥赶快过来救他。 林昆听完了狗哥的描述后,驾着老捷达马上向指定的地点驶去,林昆一口气跑到四楼,刚要抬起手敲门,门突然被从里面轻轻的推开了一道小缝,林昆敏捷的衣衫躲到了门口,那们轻轻的打开,一个二十多岁的小青年鬼鬼祟祟的从里面出来,眼神左顾右盼四处张望,林昆突然从门后出来抱住他,一只手狠狠的卡在他的喉咙上,语气冰冷的说:“不想死就给我老实点!” 这小青年顿时吓的腿都软了,嘴里头吱吱呜呜的道:“大,大哥,你认错人了吧。” “你是什么人?”林昆语气冰冷的问,同时静悄悄的用脚把身后的门关上了。 “我,我是……” 这小青年一口气说出了好几个身份,包括他的姓名,家庭住址,以及道上的绰号等等。 林昆一听是狗哥的那个兄弟,马上便把手松开了,焦急的问:“那三个男人和那个孩子呢?” 这小青年深深的喘了两口气,道:“大哥,你这是要掐死我啊,那三人早领着孩子走了,我也是等他们走了老半天才出来的,你要是想找那孩子,赶紧追吧,我知道地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