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二十章:江洋大盗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二十章:江洋大盗

第六百二十章:江洋大盗 楚相国接完了电话,这个战场上冲过锋陷过阵,商场上起起伏伏多年的男人,一屁股坐在了沙发上,他的心仿佛被重锤撞击了一番,浑身无力两眼迷茫。 秦雪从来也没见过楚相国如此失态过,在她的印象里,不管是楚董还是楚叔叔,从来就是一个顶天立地、扛的起世间一切大喜大悲的男人,即便是当初面对全亚洲的金融危机股市暴跌,他一心创造的天楚集团险些毁于一旦, 他在晚上回到家以后还是能像什么事都没发生一样陪她吃饭聊天。 但此时不同了,那一脸愁眉深锁的模样,一下子将他苍老了好些岁,明明只有五十多岁,平时看起来也就是四十多岁,可现在却像是一个六十多岁的沧桑老人,他眼神里的惶恐不安与焦急来回的纠缠,手里夹着的烟卷在频频颤动。 “楚董……”秦雪低下头小声的问,楚相国没有反应,秦雪又小声翼翼的叫了他一句,楚相国这才回过神,惶恐不安的看了秦雪一眼,“怎么了?” 秦雪关切的小声问:“张局长说什么了?” 楚相国深深的叹了口气,语气里满是绝望的说:“张局长说澄澄跟出去的那个男人是去年市中心贱行惨案的头号嫌犯……”说着他双手合十跪在了地上,闭上眼睛念念的祈祷道:“老天保佑,千万别让我外孙出什么事,我愿意用我自己的生命和我所拥有的一切财富做交换,求你把外孙还给我。” 秦雪的鼻尖一下子酸了,被楚相国感动,她心里又何尝关心澄澄,想起那可爱的小模样,趴在她怀里喊她秦阿姨……那么可爱的孩子显然居然落入了…… 秦雪不敢去想,也不愿去想,也跟着楚相国一起闭上了眼睛默默的祈祷。 日落黄昏,中港市的一个老城区里,一处狭小阴暗的老房子里,三个男人面无表情的吃着火锅,一块块五花肉从锅里捞了出来,放进了胡子拉碴的嘴里,其中一个脸上横着一道刀疤的男人吃相很难看,狼吞虎咽的像是在抢肉吃,另两个男人吃的很平静,另一个阔嘴圆鼻相貌憨厚的男人冲那刀疤脸道:“我说老三,你吃东西就不能慢着点,我和大哥又不跟你抢。” 刀疤脸男一脸凶相,这时咧嘴一笑更是有些吓人,“二哥,俺就爱吃这肉!” 被称作二哥的憨厚男人道:“那你也慢着点吃,饿死鬼投胎似的。 刀疤脸男阴测测一笑,“二哥你说对了,我就是鬼,但肯定不是饿死鬼。” 憨厚男人说:“那是什么鬼?” 刀疤脸男眼神里寒光一闪,阴测测的笑着说:“杀人不眨眼的恶鬼,嘿嘿。” 为首的男人看着刀疤脸,一脸平静的说:“老三,这次行动你再不许杀人了,上次要不是杀了人,警察不可能追我们追的那么凶,区区五千万对于政府来说算不得什么,但出了人命,警察局是肯定要讨个说法的。上一次咱们哥仨运气好逃了出去,这次咱们必须小心谨慎,得手之后再也不回来了。” 两个男人一起向为首的男人点点头,“大哥,你放心,这回不会再出篓子了。” 为首的男人说:“咱们干完这一次,以后就彻底的金盆洗手,澳门再别去了,五千万不到一年就被咱们输个精光,咱们赌的不是钱,是拿命在赌。” 刀疤脸男和憨厚男满脸愧疚的点了点头,一起举起手来发誓:“大哥,我们以后肯定再也不赌了,我们如果再进赌场的话,你就剁了我们兄弟俩的手!” 为首男人叹了口气,“兄弟如手足,咱们三个是亲兄弟,你们的手还不等于就是我的手?” 刀疤脸男和憨厚男脸上的愧疚更深了,憨厚男忏悔的说:“大哥,以后我也不随便包养女人了,要不是被那个小婊子给坑了,咱手里至少还能有个百八十万呢,也不至于沦落到今天这地步。” 为首的男人说:“人你都给杀了,就别再说这些了,她坑的那些钱让她拿到地狱里去花吧。” 刀疤脸似乎才知情,惊讶的看着憨厚男道:“二哥,你把那小婊子给杀了?” 憨厚男嘴角噙着一丝狞笑,阴森的道:“必须杀了,她妈麻个痹的,花了老子的钱还和别的小白脸偷,我不光杀了那小婊子,还把和她一起的小白脸也给剁了!” 刀疤脸惊诧了一下,竖起大拇指冲他二哥赞许道:“二哥,好手段啊,我就说那小婊子该死么,吃着碗里的看着锅里了,那小白脸是xx副市长的小儿子?” 憨厚男脸上的表情又恢复了那憨厚劲儿,随意的口吻就像是在说一件很平常的事情一样:“嗯,就是那小子,我警告过他离我的女人远点,他仗着自己长的帅有后台非要硬上,被我捉奸在床的时候还嚷嚷着他爹是市长,我管尼玛的市不市长,我又不想进政府当公务员,也不想买地皮盖楼盘,我当着那小贱人的面儿一拳把那小白脸的眼眶砸碎,那小贱人吓的差点昏死过去,从床上跳地上跪在我的面前,赤身裸体的模样举着个屁股,就像是等着插的母狗一样……” 刀疤脸男听的津津有味,竖起拇指说:“二哥,杀的好,这一对奸夫淫妇。不过二哥,你既然都准备杀那小娘们,为什么不留给我玩一下,实话跟二哥说,那小娘们要不是二哥的女人,我早特么的给上了,那小模样,啧啧……” 憨厚男笑骂道:“次奥,原来你小子也惦记着呢,看来这女人太漂亮了真不好,太多男人惦记了,根本看不住,以后咱还是找个丑的女人结婚生娃。” 说到生娃,两人的目光一起看向了旁边睡在沙发上的孩子,转而问向为首的男子,说:“大哥,这小孩你真打算带着啊?” 为首男人嘴角蠕动的嚼着刚刚捞出来的肥牛,道:“先带着吧,我挺喜欢这孩子。” 刀疤脸男说:“大哥,可咱们这次来是干大买卖的,咱们三个人进退倒好说,再带一个孩子……” 憨厚男说:“老三,先听大哥说说想法。大哥,你为什么想带这个孩子?” 为首男人看了看自己的这两兄弟,说:“老二老三,咱们一直过着的都是刀头舔血的日子,能混到今天还能安然无恙,全是仗着咱们一身的本事,以后等我们有了孩子,我不想再让我们的孩子像我们一样整天过着亡命天涯刀头舔血的日子,但我们的衣钵还必须有人要继承,所以这个孩子……” 刀疤脸男和憨厚男一起诧异道:“大哥,你的意思是要收这孩子为徒?” 为首男人点点头,说:“我摸过这孩子的骨骼,适合练咱们的功夫,而且这孩子本身就想离家出走,这倒省得我们去大街上抢一个孩子了,这孩子是老天爷赐给我们的,所以我想咱们一定要把他带走,把本事传给他,以后等咱老了干不动了,也不愁没人养着咱们。” 憨厚男嘴角憨厚的一笑,道:“哈哈,三个江洋大盗培养出的小江洋大盗,想想就很有趣!这小子要是真能学了咱们哥仨的一身本事,那肯定逆天啊!” 为首男人笑着说:“逆天倒不敢说,但肯定是一个狠茬。” 刀疤脸男阴测测的一笑,“大哥,你这想法是好,可万一咱们带不走这孩子怎么办?” 憨厚男人脸上也露出了担忧之色,“老三的意思是怕这孩子成了累赘。” 为首男人点了点头,嘴唇上的那颗异常明显的黑痣颤抖了一下,“要真是那样……”他的眼睛里凶光毕露的看了一眼沙发上的孩子,“那就杀了他!” 憨厚男人说:“大哥,为什么不放了他?” 刀疤男说:“二哥,你傻呀,这小孩子跟咱在一起这么长时间,随便跟警察说点什么,都有可能要了咱们的命,大哥这么做是为了不留任何后患。” 憨厚男人看向为首的男人,为首的男人点了点头,这时沙发上的孩子喃喃梦呓道:“爸爸,爸爸你回家吧,澄澄想你了,爸爸……” 夜色将城市笼罩在下方,繁华炫丽的灯光下,是白天看不见的尘埃在躁动,年轻的男女穿上漂亮的衣服行走在大街上,为了事业奔波的人越显疲惫……这样一个和往常无异的寒冬夜晚,城市的大街小巷里却涌动着不安。 林昆把车停在路边,整个白天他像一个无头苍蝇一样满大街小巷的转,他明知道这种做法效率极低,可在没有任何好的办法的前提下,他宁愿就这样一寸一寸的将整个城市给翻过来。 嘴里叼着烟,看着满眼入目的繁华,心底却是一片冰凉,脑海里翻来覆去的都是澄澄的影子,这个和他没有血缘关系的孩子,对他心底的牵动却是血浓于水。 林昆的双眼红红的,心底暗暗发下毒誓,若是澄澄真有个三长两短,他将屠尽那凶手的全家九族,不为伦理,不为法律,只为心中无法平息的悲伤与怒火! 兜里的手机响了,林昆赶紧掏出手机接听电话,狗哥的声音从对面传过来:“昆哥,有线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