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九章:澄澄失踪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一十九章:澄澄失踪

第六百一十九章:澄澄失踪 林昆一脸焦急的赶到警察局的时候,楚静瑶刚做完了保安口供,昨天晚上她一夜没睡,整个人看起来有些憔悴,林昆没有在意她脸上有什么变化,一见面就抓住她的手问:“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澄澄怎么会突然的失踪了!” 楚静瑶被林昆抓的疼的,唇角抽搐了一下,身旁的潘剑见状想要分开林昆的手,冲林昆大喊了一声:“林先生,请你理智一点,你这样会伤到静瑶的!” 林昆根本不理会潘剑,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楚静瑶,潘剑伸手过来抓他的手,林昆这才冷冰冰的将目光迎上,嘴里头吐出森寒说:“你给我站一边去。” 潘剑整个人一怔,恍然间他浑身不自在,就像是被一条凶狠的毒蛇了咬了一口一样,抓着林昆的手马上松开了,整个人唯唯诺诺的退到了一旁。 楚静瑶看着林昆,眼泪都快出来了,林昆一双眼睛死死的盯着她,等待着答案。 楚静瑶缓缓的说:“昨天放学我去接澄澄,本来已经接到了,我们去新天地里吃饭,中间澄澄说要去趟洗手间,不让我和潘学长跟着,卫生间就在附近,我以为会没事,结果……结果澄澄就不见了。” “商场,找商场调监控啊!”林昆急着道。 “找了,商场的监控显示澄澄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离开了商场,之后去哪儿就不知道了。” “……” 林昆看着楚静瑶的眼神里,充满了一抹说不出的怨恨,他甩开了楚静瑶的手,向一旁正在看热闹的民警说:“你们沈局长来了么?” “谁找我呢?” 林昆的话刚说完,门口的方向就传来了沈曼的声音,现在还不到早上八点钟,沈曼穿着一身时尚的衣服来上班,脚上踩着高跟鞋,走起路来嗒嗒嗒的。 一见到是林昆,沈曼的眉宇间飞起一抹异彩,笑着打招呼道:“林昆,怎么这么早就来和我打招呼。” 林昆哪有心思和沈曼沈曼扯皮子,走过去急匆匆的说:“你快帮我找儿子!” “嗯?”沈曼眉头一皱,“你儿子丢了?” “昨天在新天地广场走失的,跟着一个陌生的男人,你快安排人帮我找儿子!” 林昆一双眼睛血红,脸上表情焦急狰狞,吓了沈曼一跳,沈曼难得见到这个没良心的家伙,本以为这家伙今个儿突然良心发现了,主动过来给她请安,可一听到他儿子丢了,任何开玩笑的心思都收了起来,站在一杆民警的面前就开始吩咐! 沈曼能做到中港市南城区警察局局长这位子上,靠的不光是运气,她的确有指挥大局的本事,她以最快的速度将现有的警力安排好出去找孩子,另外马上给她的上司张天正打了个电话过去,张天正现在执掌整个中港市的警力,沈曼言语精炼的将事情说了一遍,张天正表示他已经接到委托了,现在已经安排人去找孩子了,另外其他三个城区的警察局他也下了命令。 沈曼又简单的向张天正问了个好后将电话挂了,冲一脸焦急狰狞的林昆安慰说:“林昆,你先别着急,满城的警力都已经出动了,孩子一定能找到!” 林昆双眼血红,猛的抬起头把着沈曼的肩膀说:“不,不用先找孩子,找那个男人,澄澄跟着出去的那个陌生男人!” 沈曼点了点头,马上差人和商场那边联系,并调取过来了当时的监控画面,经过技术的还原与分析,将画面里那个陌生男人的相貌百分九十的还原了出来,沈曼见了这男人的相貌后整个人一惊,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 林昆看着屏幕里的男人,又看看一脸惊恐的沈曼,心底顿时一股不好的预感,“怎么了?” 旁边的楚静瑶见状,以为澄澄肯定是遭遇恶人遇到不测了,最近网上的新闻里没少报有关抢孩子的新闻,一些不法分子抢到了孩子后将孩子杀掉取出器官来卖…… 楚静瑶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本来就极差,那已是脆弱不堪的心灵哪里能承受得了这种恶念头的冲击,整个人瞬间就崩掉了,坐在椅子上趴在自己的腿上就哭了起来。 潘剑站在一旁,也是一脸的焦急,想要上前去安慰楚静瑶却又不知道该如何开口,他脸上那焦急的表情也不是由心而发的,做作伪装的成分居多。 沈曼没有马上回答林昆,而是对一个女警说:“小苏,快把去年抢劫市中心贱行杀人的那个头号嫌疑犯的照片调出来,和这张照片进行比对,快!” 女警被沈曼紧急的情绪带的一阵慌乱,鼠标一不小心掉到了地上,去年那个抢银行杀人案轰动全城,当时一伙劫匪趁着市中心贱行快下班的时候冲了进去,抢走了五千多万的现金,杀了银行行长在内的三名员工,当时全城警力出动,设下关卡噌噌的围追堵截,但最后还是被作案手法高超的犯罪分子给逃了。 这次案件可以说是整个中港市警界的耻辱,省警厅亲自下了红头文件对中港市警界进行了批评,批评他们拿了人民的俸禄却不能保证人民财产的安全,批评他们能力薄弱连一伙抢劫犯都抓不到。 林昆的脸上突然蒙上了一层凝重之色,一旁趴在自己大腿上哭的楚静瑶,一听说和去年抢劫银行的嫌犯有关,内心一下子彻底的崩塌,整个人哭的险些昏厥,就连一旁站着的本来就没怎么走心的潘剑此时也是心里头咯噔一声。 照片被调了出来,不用采用警方专门的技术对比,用肉眼一看就能看出来,照片和屏幕上的两个人就是一个人,国字脸小眼睛,嘴唇上有颗黑痣…… 楚静瑶像是等待末日宣判一样缓缓的抬起头,看到照片上完全一致的两个人后,整个人马上晕倒了过去,潘剑赶紧上前一步将她扶住,“静瑶,静瑶!?” 林昆的脑袋也是嗡的一声,沈曼深呼了一口气,让那女警联系相关部门继续调取资料,然后给张天正打了个电话,将她发现的重大情况汇报了一番,张天正听到这个消息后内心也是一震,当初这整个中港市境界的耻辱,终于到了雪耻的时候了,可再一想到林昆的儿子,楚相国的小外孙可能在对方的手里,不管是张天正还是沈曼,心底顿时一股无法形容的压迫感。 “林昆,澄澄一定会没事的,他只是一个孩子,嫌犯应该不会对孩子动手。”沈曼小心的宽慰林昆,他此时的精神状态很差,两只眼睛血红,满脸焦急的狰狞,沈曼从来也没见过林昆这样一副可怕的表情,心底不由的也有些害怕。 “我儿子少一根毫毛,我就要他们全家赔命!”林昆突然咬着牙齿椅子一句的说道。 听到这句话的人,所有人都打心底一阵凛冽的冷气抽过,他们从来也没感受过如此冰冷充满杀气的语气,就像是一把寒光凛凛的冰刀剐过心底。 林昆抬起头,看着沈曼语气平静的说:“沈曼,有任何消息第一时间通知我。” “哦。”沈曼诺诺的应了一声。 林昆转过头看了一眼潘剑,又看了看瘫软在他怀里的楚静瑶,语气冷冰冰的道:“好好照顾静瑶。” “嗯。”潘剑不敢不回的应了一声。 林昆转身一副很平静的姿态走出了警察局,这姿态过于平静,仿佛全世界都为之静音,一股无声强大的气场透过他身上的每一个毛孔散发,令人寒栗。 林昆走了好半天,周围的这些人才回过神,沈曼看看楚静瑶,又看了潘剑一眼,眉头轻轻的一蹙,心里头却是一股难言的疑惑,她是见过楚静瑶的,知道她是林昆的‘老婆’,可现在这是什么情况,难道他们分手了? 看着潘剑抱着楚静瑶离开,沈曼是越来越不解,她实在无法接受林昆被撬墙角的事实,按说就林昆的一身本事和发作时的暴脾气,敢撬他墙角的人还不死路一条? 念头只是从沈曼的心底一闪而过,她现在没心情去想这些,回过头对眼前的女警说:“马上打电话召集所有休息和执勤的同志归队,紧急会议!” 林昆离开警察局后,便马上给蒋叶丽打了个电话,让蒋叶丽安排手底下的所有兄弟满城搜索,另外他又给金凯和陆婷打了个电话,让金凯也派出手下帮忙寻找线索,让陆婷通过她的专业手段找出那一伙嫌犯的藏身地点。 陆婷身为国安局特别行动处的精英,查找线索的本事一向都是一流的,可此次要查询的嫌犯情况有些特殊,一来隔的时间有些久,只凭一些基本线索查不出什么,另外这伙嫌犯好像是作案高手,反侦察的潜意识很强,几乎将所有能屏蔽掉的信息都想方设法给屏蔽掉了,这样一来就更不好查了。 国安局在天上有卫星,地面上也有一系列的高科技侦查手段,但不管设备如何的先进,人员的技术水平如何的高超,碰到没有线索或是线索极其微弱的事件,也是心有余而力不足。 百凤门目前手底下的兄弟众多,遍布整个南城区的大街小巷不是问题,一下子百凤门出动了这么多的小弟,把对立面的赵磊吓了一跳,以为林昆要跟他血拼呢,命令手底下的小弟全面备战,结果才发现对方并没有战意,听手下说了具体的情况后,赵磊嘴角倏的奸佞的一笑,对手下吩咐说:“咱们也派人去找线索,一定要赶在别人前面把这伙儿江洋大盗给找出来!” 手下领命退去,赵磊脸上那奸佞的笑容却是更深刻了几分,喃喃道:“林昆,这么好的打击你的机会,我怎么能放过,等着给你儿子收尸吧,哈哈!” 此时,天楚大厦的顶楼,楚相国坐在他的办公室里愁眉紧锁,眼前的烟灰缸已经满满的都是烟蒂,身旁站着的秦雪脸色平静,但难掩心中的焦急,楚相国沙哑着嗓子问秦雪:“小雪,咱们手下的人都派出去了么? 秦雪道:“楚董,已经派出去了。” 楚相国道:“张局长那有什么消息么?” 秦雪道:“暂时还没有。” 秦雪的话音刚落,楚相国兜里的手机响了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