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七章:左右为难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一十七章:左右为难

第六百一十七章:左右为难 赵磊那前一秒钟还微微含笑的脸颊,此时完全僵硬成了墨绿色,乍一看就仿佛一块长满了墨绿青苔的石头,一双充满自信的眼睛里,此时光芒涣散,紧接着重新凝聚成了一道杀气凛人的寒光,狠狠的剐在夏卉的脸上,如果眼神可以杀人,此时此刻的他绝对不带怜香惜玉,早已将这个竟敢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忤逆她的女人凌迟处死! 夏卉感觉到了那股强大的杀气,心里头不由的一颤,她只是一个刚高中毕业没多久的小姑娘,比起同龄的姑娘心智更成熟一些,在酒吧里唱过两个多月的歌,但还远没有到看透社会,见惯了大风大浪的地步,过去她看到的多是一双双充满了淫邪欲望的瞳孔,那些男人将内心挣扎的欲望写在眼眶里,恨不得将她身上的衣服剥个干干净净,但从没见过眼前这般冷冰彻骨的眸子,这眸子像是屠尽苍生的冷刀,恨不得将她抽筋扒皮鲜血淋淋。 夏卉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身后突然像是被人拦住,一双不是很粗犷但很结实的胳膊揽在她的腰间,他转过头向林昆看去,一脸明媚的微笑像是一阵阳光射入她的心底,那因恐惧而颤栗的心底顿时暖暖的平静了下来。 如果说赵磊的那双眼睛如刀子,那林昆此时看着她的眼神就如坚不可破的盾牌,他的胳膊像是一道温暖慈宁的港湾,将她浮动恐惧的心收留了下来。 只是一瞬间,只是这顷刻间的凝望,夏卉便有了重新站立盎然面对的勇气了,她将手中撕碎的名片,当着所有人的面儿一点一点的掷入了燃烧的炭火中,一阵青烟缭绕而起,像是一层青纱幔帐隔着虚空浮现,隔在了她和赵磊之间。 赵磊脸上僵硬的表情持续了两秒钟,扯动了两下嘴角回过了神,那双冷冰如刀的眸子里充满了无法言说的怨毒,一字一组的咬着牙关对夏卉说:“呵,小姑娘,你会后悔的!我们走!”言罢甩身便向烤肉店的门口走去。 身后站着的两个保镖冷冰冰的瞪了夏卉一眼,马上转身跟上赵磊,周晓雨目光深邃的看了林昆一眼,又看了看一脸平静但难掩紧张的夏卉,转身也跟了上去。 “哼,找死,简直特么的找死!”坐到了车上,赵磊一拳狠狠的擂在了车座上,那精致奢华的皮座被他这一拳擂的严重走形,愤怒的吼道:“md,臭三八,敢撕老子的名片,老子一定要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让你为今天所做的事悔恨终生!” “磊哥,这么生气,至于么?和那么一个不懂事的小丫头犯不上。”周晓雨坐到了他的旁边,轻描淡写的说道。 啪! 一个结实的大嘴巴子打在了周晓雨的脸颊上,她整个人只觉得一懵,脑袋砰的一声撞在了车床上,接着便听赵磊愤怒急吼的大骂道:“让你特么的说风凉话,那臭三八当着面羞辱我,你特么干什么吃的,怎么不动手给我打她!” 周晓雨嘴角发咸,伸手抹了一把竟流出了鲜红的血迹,她回过头一脸冷然哂笑的看了一眼赵磊,猛的推开车门下车,气势汹汹的向烤肉店走了去。 夏卉深深的呼了口气,刚才可真是把她吓坏了,这会儿危险散去,她整个人马上变的活灵起来,抬起头俏皮的看着林昆,“怎么样哥,刚才我给你长脸吧。” 林昆笑着开玩笑说:“脸是长了,可刚才某人好像被吓的不轻,小心脏跳出来没?” 夏卉脸颊羞赧的一红,“干嘛揭人家的短,他刚才那模样像个黑罗刹一样,人家害怕也是正常的啊。” 林昆笑着叮嘱说:“以后再看见那人尽量逼着点,他背景可不简单,今天是我在这了,我要是不在这你肯定得吃亏的。” 夏卉撅了撅嘴说:“你要是不在这,我干嘛得罪他呀,还不是看他太嚣张了对你不敬。” 林昆笑着说:“好,我的好妹妹,你都为了哥哥出气。” 这时,烤肉店的门突然被人从外面重重推开了,林昆和夏卉一起向门口看去,只见周晓雨一脸冷然的走进来,她的嘴角噙着血迹,眼睛红红的,脸上有五个清晰的指印,半边脸颊高高的肿了起来,额前的头发有些凌乱。 “晓雨,你怎么了?” 林昆急着关切的问道,周晓雨根本不理他,一双红红的眼睛死死的盯着夏卉,向夏卉走了过来。 “晓雨……” 林昆挡在夏卉的身前,周晓雨咬着还在流血的嘴唇,眼神冷冰冰的打在林昆的脸上,一字一句的说:“林昆,如果你还念及和我姐的一点情义,就给我让开!” “晓雨!” “让开!” 林昆挡在夏卉的身前,周晓雨站在他的身前,两人四目相对谁都不肯让步。 夏卉怯弱的站在林昆的身后,眼前的周晓雨让她感到害怕,她那双红红的眼睛似乎能将人吃掉一样,她从来没见过女人这样的眼睛,仿佛积压了太多的怨怒。 夏卉深吸了一口气,主动从林昆的背后站了出来,“哥,你不用理她,我倒要看看她……” 话不等说吧,周晓雨的巴掌就已经打了过来,空气中啪的一声脆响,一记响亮的耳刮子实实的抽在了夏卉那白皙粉嫩的脸上,霎时间干净的小脸上浮现五个手指印,脸颊随之高高的肿了起来,夏卉整个人被打的愣住了。 周晓雨回过头恶狠狠的瞪了林昆一眼,甩身向门外走了过去,这时夏卉突然回过了神,大声的冲周晓雨吼叫了一句就要追上去,“你给我站住!”却被林昆一把抓住了,夏卉愤愤的回过头,声音里带着哭腔委屈的道:“哥,你松开,她打我!” 林昆幽幽似的叹了口气,“算了吧小卉,这一巴掌哥替你还了。”说完站在了夏卉的面前。 夏卉睁大着眼睛看着林昆,声音哽咽的说:“哥,你刚才不是说有你我谁都不用怕么,你现在这是在干什么?你和她到底什么关系,这么去护着她!” 林昆闭上了眼睛,“如果非要打一巴掌才能解恨的话,你打哥吧,哥替她挨。” “哥!” 夏卉大声的喊了一句,举起的巴掌狠狠的收了回来,转过身趴在桌子上便哽咽了起来。 林昆睁开眼睛,看着后背频频蠕动的夏卉,心里头也是一阵难言的无奈,刚才如果不是周晓雨,林昆说什么也不会护着的,可她偏偏就是周晓雨,抛开一切都不说,就算是看在周晓雅的面子上,他也不会去伤害她的。 第一次见到夏卉的时候,她给林昆的感觉内向、老实,可当在酒吧里再看见她的时候,发现她骨子里有着这个年代的姑娘们共有的任性与不羁,她不是一个肯吃亏的孩子,她叫了自己一声哥,本来以为以后会有依靠了,可结果却…… 深深的愧疚几乎将林昆湮没,如果可以的话,他真希望这一巴掌是自己挨的。 “小卉,你……” 林昆刚刚开口,夏卉猛从桌子上站了起来,失望不甘同时又充满恨意的瞪了他一眼,转过身向门外走去,林昆赶紧追上,服务员却在身后急着喊道:“老板,你还没付钱呢!” 林昆匆匆的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放在了桌子上,追出烤肉店的时候,夏卉正拦了一辆出租车要坐进去,林昆情急之下冲着出租车大吼一声:“敢拉你就倒霉了!” 出租车司机是个四十多岁的中年人,一听这哥们的火爆脾气,浑身的神经都吓的一哆嗦,心里头还以为是小情侣吵架了,算了这种事还是少沾边为妙,否则车子被砸了都没地儿说理去,赶紧锁上车门一脚油门逃之夭夭了。 林昆赶紧冲夏卉跑过去,伸出手抓住她的胳膊,“小卉,你听我给你解释!” “我不听!”夏卉愤恨怨怒的说。 “你怎么就不明白哥是你有苦衷的呢,刚才那女孩是……是我初恋的妹妹。” “呵,初恋的妹妹?”夏卉停了下来,转过头来一副好笑的表情看着林昆说:“初恋的妹妹怎么了?初恋的妹妹就可以打你妹妹了?是,我不是你亲妹妹,只是刚刚认的妹妹,我这个妹妹比不上你初恋的妹妹是吧?那干脆就别认我这个妹妹了!”说完,猛的一挥胳膊吼道:“你给我撒手!” “你不撒手是吧,你不撒手我喊流氓了!” “流氓啊!” …… 已经夜深了,周围没有什么路人,倒是有一辆路过的轿车停了下来,里面一个打扮的流里流气的小青年探出个脑袋冲夏卉嬉笑道:“妹妹,用帮忙不?” 小青年嬉笑完,车后座的窗户里又探出了个肥肥的脑袋,同样嘻嘻哈哈的道:“妹子,只要你一句话,咱们哥几个马上帮你把流氓打跑!” 车里头一股浓浓的酒气飘出来,林昆不等夏卉给他们回答,直接一步冲到跟前,抬起大脚板子冲着车门狠狠的就是一脚,就听呼通一声,声音极其的响亮,这辆金贵的进口轿车的车门直接被踹出了一个大瘪,车里头这几个小青年全都被吓的往车里头一缩,回过神后后座的胖子冲着林昆就大骂道:“小子,你特么的找……啊哟!”话不等说完,林昆的拳头已经捣在了他的鼻梁上,直接把这胖子砸的惨叫一声,那鼻骨碎裂的疼痛差点令他直接昏死过去。 车里其余的几个小青年纷纷回过神,一个个怒然的就要下车来修理林昆,结果被林昆冷冷的一句话给镇住了:“不想死赶紧给老子滚,有多远滚多远!” 几个小青年面面相觑,开车的小青年也不顾同伴什么意见,一脚油门就撂了。 林昆回过头看着夏卉,夏卉转过身就走,林昆强行的抓住她的胳膊,拽着到了老捷达里,夏卉挣扎着要下车,林昆把车门锁上,夏卉扑过来用拳头捶打着他的肩膀,怒极的吼叫道:“姓林的,把门打开,把给我打开!” 林昆从兜里摸出根烟点着,深深的吸了一口,语气平静的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