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三章:青春饭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一十三章:青春饭

第六百一十三章:青春饭 赵磊的能量还真是不小,第二天一早,中港市大大小小的新闻报纸的头条全都登上了‘中港市夜场酒吧歌皇大赛’的字样,甚至中港市的地方娱乐频道也详细的报道了一番,到时候娱乐频道还会参与进来,进行现场直播。 对于普通的老板姓来说,这种新闻只当个乐呵看一眼,茶余饭后没事能聊上一句就是这新闻的价值所在,但对于那些常年里喜欢泡吧的人来说,这次全市夜场酒吧的歌皇大赛那简直就是一次属于他们都市夜生活人的盛典。 楚静瑶坐在办公室里,喝着早茶翻着报纸,窗外明媚的阳光照在屋子里暖洋洋了,只看了一眼报纸的头条,她便觉得没什么意思,随手把报纸丢到了一边,稍微犹豫了一下,她还是把报纸给拿了回来,仔细的阅读起来。 一直阅读到最末,百凤门舞厅的名字赫然挂在参赛的名单上,她不禁就想起了林昆。 她拿出手机想给林昆打个电话过去,可号码还不等拨完,手上的动作就停下了,她不知道电话接通后自己要说点什么,想了想还是把手机放下了。 林昆昨天晚上在夜来香酒吧待到很晚,为了让南城区的比赛更有观赏性,他和赵磊都心照不宣的将手底下的每一个场子都报上名,他这边是六个,赵磊那边一共是八个,到时候两两对决最终晋级,至于比赛的评委方面,到时候会请中港市娱乐电视台的几位资深音乐人,另外现场的观众也参与评比。 林昆一觉睡醒,已经是上午九点多钟了,比赛相关的事情都交给刘刚打理,但他心里头也是有些着急,这比赛定于半个月后开始,至新年元旦的晚上正好是决赛,可自己这边连个台柱都没有,剩下的倒是有些唱歌不错的,但和那台柱比起来还是很有差距的。 这次比赛林昆不想输,尤其不想输给赵磊,之前整个南城区都在他手里,结果被赵磊这小子从中使了诈钻了空子,愣是夺去了大半的江山,当然这其中也有林昆自身的不足,自己当时做事没有做的天衣无缝,心怀妇人之仁结果给赵磊那小子留了觊觎的机会。 另外,如果输了这次比赛的话,他手底下的这些场子的士气必定受挫,生意也将受到严重的影响,他堂堂一个漠北狼王出身,战场上无数生死的男人,怎么可能再任由赵磊那小子阴谋得逞骑在他头上拉屎,这次比赛必须要赢! 赢,说起来容易,可实际要做到却是很难,先不说中港市大大小小的有多少夜场,他首先面对的问题就是手底下‘无将可用’,如果是打打杀杀,他林昆绝对不怵任何人,手底下有龙大相和余志坚两个就足够用了,实在不行他自己单枪匹马的也能上阵,一怒冲冠不说屠尽中港也能令这方天地彻底颤栗。 可现在他面对的是唱歌表演,这可就难坏了咱们林大兵王了,虽然事情全权交给刘刚处理,他对刘刚一向是掏心掏肺的信任,刘刚跟他也是掏心掏肺,昨天晚上刘刚就把丑话先说在前面了,这么短的时间内想要招募一个有实力的台柱几乎不可能。 小区里的环境不错,林昆趁着上午明媚的阳光晃晃悠悠的走在小区的青石路上,仰起头叹了口气,心里头有事情压着,整个人看起来也是无精打采的。 走着走着就出了小区,又走到了售楼处的门口,售楼处那落地的橱窗玻璃后,一个熟悉的倩丽身影出现在眼前,夏卉正坐在那儿喝着咖啡玩手机,林昆的眼睛顿时一亮,自己这脑袋可真是糊涂,竟然把她这个大活人给忘了。 林昆不敢再进售楼处,倒不是怕别的,实在是那个白白胖盘的销售经理太缠人,他轻轻的敲了敲橱窗玻璃,想要引起夏卉的注意,结果夏卉根本不抬头,倒是惹来了不远处的另一个售楼员的目光,这售楼员正是林昆第一次来这给他介绍的那位,这售楼员一脸疑惑的看着林昆,林昆笑着冲她示意指了指旁边的夏卉,售楼员马上心领神会的笑了笑,走到夏卉的身边俯身下来,夏卉抬起头向林昆看了过来,林昆掏出手机指了指手机,他还不知道夏卉的电话,意思是要夏卉把手机号码告诉他,夏卉倒是知道林昆的手机,当时签订买房合同的时候记下的。 夏卉直接给林昆打了过来,声音听起来很平静,“林先生,有什么事么?” 林昆笑着说:“没事就不能来看看你了?” 夏卉抿嘴轻轻地一笑,“那进来吧。” 林昆做贼似的向里面看了看,他是真想进去和夏卉当面说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可一想到那胖胖的销售经理心底马上打了个冷颤,他实在懒得再和那胖子再斗智斗勇了,咧嘴笑了笑说:“还是算了,等你下班有时间见面说吧。” 夏卉站起来,拿着手机走到橱窗边,似乎一眼就窥透了林昆的心事,嘴唇一抹坏坏的笑意若现,对着手机说:“放心吧,我们经理今天不在。” “啊?” 林昆一怔,夏卉已经放下电话了,林昆呵呵的一笑,自语道:“这不早说。” 林昆坐在了桌子旁,售楼处里装修雅致,这桌子和椅子都是按照咖啡厅的标准来的,椅子是那种上面软绵的半沙发椅,没事坐在这喝喝咖啡倒也蛮享受的。 夏卉坐了下来,林昆看着她桌子上摆着的纸杯,不等林昆像上次那么问,她马上笑着站了起来,“加糖还是不加糖的?” 林昆笑着说:“加糖,要不这玩意儿太难喝了,要不你干脆给我倒杯水吧。” 夏卉莞尔一笑,不一会儿便倒了杯热水过来,林昆笑着说:“谢谢啊,夏小姐。” 夏卉眉头微微的一蹙,林昆马上说:“我是不是说错什么话了?” 夏卉有些难为情的笑着说:“倒也没什么,只不过我们家那边小镇上对‘小姐’这个称呼……” 她的话不等说完,林昆就明白怎么回事了,在城里‘小姐’这个词是对年轻女子的文明称呼,但在乡下或是小镇上,小姐这个称呼就有另一层意思了,简单来说就是指失足妇女。 林昆马上尴尬的一笑,“不好意思,夏姑娘。” 夏卉微微的笑了一下,转而有些好奇的问:“你就那么害怕我们经理?” 林昆笑着说:“不是害怕,而是打怵,他总推销让我买房子,我买那么多也住不过来啊,他说让我投资买房,就现在房地产这形势,我可不想到时候跳楼。” 夏卉笑着说:“没那么严重了,房地产的形势是不好,但中港市是二线城市,受到的波及肯定会有,但肯定不会像一线城市那么大,我们经理胆小怕事利益心强,但总的来说良心不坏,下次他再向你推销,你说明白你不想买就行了。” 林昆幽幽状的叹了口气,“好吧。” 夏卉心思聪明,目光慧黠的看着他问:“你来找我肯定是有什么事吧?” “没有啊!我就是想来看看你。”林昆笑着道。 “是么?”夏卉眼睛里的那机警劲儿似乎根本瞒不住她,狡黠的一笑:“那现在也看着了,你可以走了,我现在是上班时间,被同事看到和你在这闲聊不好。” 见夏卉下了逐客令,林昆咧嘴一笑,说:“其实是有件事,是好事。” “好事?”夏卉一下子被勾起了兴趣,毕竟只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姑娘,马上迫不及待掩不住好奇心的说:“什么好事,快说来听听。” 林昆也不打算继续绕弯子,向前凑了凑,见左右无人注意到这边,小声的问:“我认识一个开酒吧的朋友,他场子里缺一个台柱,你有兴趣去看看么?” 夏卉也左右看看,她在夜场里唱歌这事儿同事们都不知道,她也不想让同事们知道,小声的说:“台柱?那我可做不来,台柱需要会各种表演,我只会唱歌。” 林昆压低着说:“没关系,不会的可以慢慢学,我朋友那酒吧前景不错,而且我朋友那人也大方,只要你点头答应,我马上就帮你引荐,到时候不会的再让他找专业的老师教你。” “这……”夏卉有些犹豫,“我这白天上班,只有晚上有时间,时间会不会太仓促了?” 林昆请夏卉过去就是想让她代表百凤门参加这次歌皇大赛,必须要有充裕的时间排练练习才行,林昆压低着声音说:“那你干脆把这工作给辞了算了。” “啊?”夏卉一副很惊讶状,“把工作辞了?这可不行,酒吧里唱歌毕竟不是长远之计,吃的是青春饭,我必须要有一份稳定的工作,等将来唱不动了好能养活自己。” 林昆听了这小妮子的话,忍不住的想笑,看她说的有板有眼的,这小妮子是认真的,压低了声音笑着说:“小妮子,你才多大呢就想的那么远,就算是吃青春饭,你现在才刚刚青春开始,离青春老去还有好多年呢。” “那也不行。”夏卉执拗的说:“从小我妈就教育我说人要有长远的眼光,不能今天有吃的就不想明天的了。” “好吧。” 林昆认识到这妮子的想法根深蒂固,只好承诺说:“那我跟我朋友那边再沟通一下,让他跟你签个正式的合同,和你这边一样,五险一金什么的都有。” 夏卉还是摇头,说:“那也不行,唱歌吃的就是青春饭,和签不签正式的合同没有关系。” 林昆见她这么执拗,知道轻易是撼动不了她内心深处里的根深蒂固的思想,只好改为曲线救国,绕着弯说:“那我朋友那儿你是不是考虑一下,虽然短时间内会辛苦一点,可等你真正的被培养成了台柱,对你以后也是有好处的。” 夏卉抿着嘴唇想了想,一双慧黠的大眼睛扑闪扑闪的看着林昆,问:“待遇怎么样?” 林昆嘴角一笑,有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