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一章:与谁说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一十一章:与谁说

第六百一十一章:与谁说 “哈哈!” 深夜,西城区的一家医院病房里传出了一阵爽朗的笑声,两声笑吧便又起了一阵痛吟,林昆坐在虎三的病床旁笑着劝说:“三哥,你轻点笑,小心身上的伤。” 虎三刚才笑的太猛牵动了伤口,此时疼的呲牙咧嘴,可还是难掩满面的喜色,一只大手紧握着林昆的胳膊畅快道:“兄弟,刚才听你说的真特么过瘾,乔老六那龟孙子也有今天,哈哈,就是不知道把没把他给打残了!” 虎三这一高兴,也不顾得一声的嘱咐,一屁股从床上坐了起来,脸上那兴致冲冲的劲儿,恨不得此时拿两瓶正宗的榆树老白干来和林昆对饮三百杯。 林昆笑着说:“三哥,你先好好的养伤,等伤愈出院了,我还给你留了个惊喜呢。” 虎三马上兴致冲冲的问:“啥,还有惊喜呢?我说兄弟,到底怎么回事你快告诉我吧,你三哥我这好奇心重,你一天不告诉我,我这心里头就难受一天。” 林昆笑着说:“那也不能告诉你。三哥,时间已经不早了,你赶紧休息吧,我也得回家睡一觉了,等伤愈出院,咱们哥俩再找个地方好好的喝一杯。” 虎三哈哈笑道:“好!” 林昆找人去装修烤肉店的事瞒得了虎三,却瞒不了小李,那小李到现在林昆还不知道叫什么名呢,不过林昆已经暗中知会了小李,这消息先不告诉虎三。 小李见林昆是一心对虎三好,心底对林昆自然也是暖融融的,他让自己先不告诉,她就先藏着不说,心里头也想着等三哥出院后能收获一份惊喜。 林昆回到青山绿水畔,此时已经是下半夜了,那家24小时的拉面馆还开着,林昆摸了摸肚子,折腾了大半夜的也确实有些饿了,于是推门走了进去。 老板坐在吧台后正玩着手机,听到有人进来,连忙抬起头笑脸相迎,一见是林昆,脸上那热情的态度更是浓厚了些,他可是听妻子说了,这小伙子和夏卉好像两人之间有那么点暧昧不清的关系,他和妻子都把夏卉当自家妹子看待,那再看林昆自然是当做自家的妹夫看待了。 林昆还是老套路,一碗拉面,一碗酱肉,两个茶叶蛋,再加上一瓶汽水。 老板大哥手脚利索的将拉面端上来,这边热腾腾的面刚摆到林昆的面前,两人还不曾聊上两句,拉面馆的门马上又被推开了,走进来的不是别人,正是夏卉。 夏卉脸上略显倦容,长期熬夜身体肯定是要吃不消的,何况她白天还是要上班,看见林昆坐在拉面馆里,她的脸上飞现一抹惊讶,但马上又消散了。 夏卉坐在了林昆的邻桌,这拉面馆的桌子不大,两个人如果对坐的话会显得稍拥挤,老板去给夏卉准备面去了,林昆也不急着动筷子,主动笑着和夏卉打招呼:“夏姑娘,晚上好。” 夏卉笑了笑,“林先生,晚上好。” 两人这么客套的开场白,被厨房里忙活的老板听了去,心说这两人怎么这么客气,一点也不像妻子说的那样啊,难不成两人还没正式开始,所以显得额外客气? “今天晚上怎么这么早就下班了?”林昆笑着问,看夏卉眉头紧锁的模样,似是有什么心事。 “酒吧临时出了点事情,提前散场了。”夏卉笑着说。 “哦。” “以后不一定什么时候再开业了。” “嗯?这是怎么回事。”林昆诧异的问,那飞天酒吧的生意一看就不错,怎么会突然不一定什么时候开业呢?该不会是和今天晚上的乔老六有关吧。 “乔老六好像是得罪了他的老大哥,今天晚上一大群人跑过来把酒吧给清场了,有认识的说那是乔老六顶头大哥卢三的人,不光飞天酒吧,乔老六名下的其他场子今天晚上也全都被清了,以后估计是要改门换姓了。” 夏卉惆怅的不是乔老六出事了,她见过那个乔老六,对他没什么好印象,酒吧里更是有他不雅的事迹广为流传,把陪酒女的肚子搞大了也不负责,另外还利用权势强迫良家妇女就范,要不是她有一副好嗓子帮酒吧拉拢了生意,一直充当着摇钱树的角色,乔老六恐怕早就向她伸出了咸猪手。 夏卉惆怅的是,乔老六出事酒吧被关闭,她又得重新去找场子唱歌了,西城区的酒吧不少,但距离青山绿水畔这儿近的夜场,只有飞天酒吧一个,另外飞天酒吧给她开的薪水优厚,重新再找个地方肯定又得重新熬了。 一听夏卉这么说,林昆心里头微微惊讶,这还真是和乔老六今天晚上的事有关呢,这卢三办事也是够绝的,自己一个睡够了的女人被手下给睡了,结果动这么大的干戈,何况那李一梅也是一厢情愿的,也不能全怪乔老六。 林昆嘴角兀自的一笑,只能说他乔老六时运不济,坏事做多了遭了报应,惹上谁不好,偏偏惹上咱们林大兵王,只是林昆的心里头不明白夏卉为何如此愁锁凝眉。 “感觉,你好像有什么心事?”林昆试探的笑着问。 “没什么。”夏卉嘴角牵强的一笑,内心的苦楚又怎么能轻易的与人说。 …… 清晨的阳光照进窗户,澄澄睁开了眼睛,小家伙醒来后便是一副不开心的模样,楚静瑶醒来看着儿子,贴心的笑着问:“怎么了澄澄,做噩梦了?” 澄澄倔强的摇摇头,“爸爸说男子汉大丈夫天不怕地不怕,不能被噩梦吓到。” “那是怎么了?”楚静瑶伸手过来摸摸澄澄的额头,“是哪里不舒服么?” 澄澄抿着嘴角,眨着一双睡衣惺忪的小眼睛可怜巴巴的看着楚静瑶说:“妈妈,我想爸爸了。” 楚静瑶一下子沉默了,心里的某个柔软的地方忽然被触痛一般,旋即微微一笑,摸着澄澄小脑袋说:“澄澄乖,爸爸是去执行任务了,任务完成就回来了。” 澄澄从床上坐了起来,一脸担心的而又可怜巴巴的说:“妈妈,爸爸不会不要我们吧?” 楚静瑶的心顿时又被触痛了一下,一股难言的苦涩哽在喉咙里,到今天为止林昆已经离开七号别墅半个月了,这半个月她感觉自己的生活中像是少了某种重要的东西,整天回到别墅里不再是那么多的欢颜笑语了,过去总觉得他吊儿郎当痞里痞气,最初还对他严加防范,可自从他离开了七号别墅以后,一切都和她最初的预想不一样了,白天的时候还好,潘剑总是会给她各种惊喜,让她感觉自己像是活在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可一回到家,满屋子空荡荡的令她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她甚至经常会坐在窗前问自己,自己当初默许林昆离开的决定到底是对是错? 林昆每天晚上都会准时打电话过来,每次和澄澄聊的都很开心,那几乎是澄澄每天最快乐的时候,其他时间包括在学校里,冯佳慧不止一次的跟她反应澄澄近来情绪的变化很大,当初雇林昆这个职业奶爸过来是为了澄澄,而今致使林昆离开却是因为自己,无形中她觉得自己像是一个千古不可饶恕的罪人,为了自己一厢情愿的美好爱情,却让儿子每天都不开心,楚静瑶也曾忍不住的问自己,潘剑真的就是自己白马王子么,他真的是么? 楚静瑶摸着澄澄的脑袋,嘴角噙着一丝微笑说:“不会的,爸爸不会不要我们的。” 澄澄把头埋到了怀里,嘤咛的问:“妈妈,你想爸爸么,我看你最近都瘦了。” 楚静瑶笑着说:“想……” 澄澄突然把头抬起来看着楚静瑶说:“妈妈,我不喜欢那个潘叔叔,以后能不能别和他一起来接我。” 楚静瑶说:“澄澄,潘叔叔是妈妈的好朋友,他很喜欢你,所以才去接你的,你不能这么说话,让潘叔叔听到的话他会伤心的。” 澄澄突然从楚静瑶的怀里挣脱了出来,一脸愤愤不平的说:“我就是不喜欢他,才不管他伤不伤心,妈妈以后要是还和他来学校接我放心,我就不回家了!” 楚静瑶脸上的表情一惊,澄澄从来也没有这么和她说话过,回过神后心里不免有些生气,语气稍稍的凌厉了一些,“澄澄,小孩子要听话,你这样很不讨人喜欢!” “不讨人喜欢就不讨人喜欢,妈妈你是不是喜欢潘叔叔,你如果喜欢潘叔叔,那我就给爸爸打电话,让爸爸回来把我带走,我以后跟爸爸一起生活!”小家伙说的斩钉截铁,说话的语气、态度一点都不像是个五岁的孩子。 楚静瑶想要再说什么,澄澄已经转身下床跑出了房间,并且今天早上说什么也不让她送去学校了,楚静瑶一个人怔在房间里,内心的彷徨与纠错与谁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