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一十章:捉奸 - 神兵奶爸

第六百一十章:捉奸

第六百一十章:捉奸 卢三在中港市混了至少二十年,不说是雄霸一方,在道上也是极其有地位的存在,随便说出一句话来,道上的兄弟们多多少少都是要给些面子的。 这么多年来,卢三的夜生活一直很丰富,每天都混迹在各种夜场里,泡妞把妹包小三,小日子过的古代的帝王都羡慕,今晚上他约了一干道上的兄弟,都是地位在他之下的新人,想要巩固自己的势力地位,就必须要会拉拢这些后起之秀,江山往往都是老人在坐着,下面一干的年轻力壮在拼天下。 卢三手机突然响了起来,拿起来一看是个陌生号码,眉头不由的一蹙接听了电话,语气里充斥着一丝戾气说:“找谁啊?” 电话里传来了一声很平静的声音,“卢三。” 卢三的眉头深深的一皱,他混迹道上这么多年,别人称呼他要么是‘卢三爷’要么是‘卢三哥’,对面这小子语气轻佻,似乎也没有敬意,怕是来者不善。 “你是谁?”卢三脸色阴沉的说,热热闹闹的房间里一下子安静下来,那些个围坐在两旁的兄弟们全都看着他,霎时间他电话里的传来的声音也是可以听清。 “你女人在女爵会所里被人上了,你要是不太忙的话,最好过来把帽子取走。”言语轻佻,充满讥诮,末了还补上了一句:“对了,是绿色的。” 电话里传来的声音不大,但在安静的房间里却清晰可闻,诸人脸上的表情多是诧异,但内心里却是七七八八,有的单纯感到惊讶,有的则是看热闹不嫌烂子大,有心要看他卢三爷的笑话,今天晚上这么多人在这,估摸着用不着天亮,他卢三爷被戴绿帽子的消息,很快就会传的道上的人尽皆知。 卢三的老脸立马火辣辣的烫了起来,早知道这电话里说的是这事,他肯定不能当着众人的面儿接,现在说什么都晚了,满屋子的人估计也都听到了。 卢三的眉头顿时皱出了一千道的褶子,愤怒的声音冲着话筒就吼叫了出来,“你特么说什么!” 电话里已经传来了嘟嘟的盲音,卢三一脸尴尬的放下电话,冲众人笑了笑,刚要开口说大家该吃吃该喝喝,就此把这件丑事暂且揭过去,孰知在座的一个年轻人风言风语的笑着说:“三爷,后院起火可不是好事,你最好还是去看看,三爷你威风凛凛,被人偷偷的摸进后院,这口气可不能咽啊。” 卢三脸上的笑容一僵,抬起头目光阴冷的向这小青年看去,这小青年似乎根本不在意他的眼神,轻描淡写的一笑,冷言冷语的道:“三爷,小的我这可都是为你着想。” 卢三拿这小青年暂时也没办法,屋子里这么多人,这小子显然是故意拆自己的台,道上总会有些桀骜不驯的后起之秀,冷不丁的碰上一个也不意外。 卢三愤愤的站了起来,冲身后站着的两个保镖说:“走,去女爵会所!” 其中一个保镖俯首小声问道:“三爷,要叫人么?” 卢三咬牙切齿的道:“叫,越多越好!” 卢三带着手下向门外走去,空气中似乎都弥漫着火药的气味,一屋子的人面面相觑,又是刚才那个小青年冷笑着说了一句:“今晚上这局是三爷攒的,现在三爷遇到事儿了,咱们哥几个要是干坐在这也说不过去,走,咱们就算帮不上三爷什么忙,至少也给三也撑个人场,那敢谁三爷女人的小子若是敢反抗,咱们正好也磨磨拳头帮三爷出出气。” 说的倒是道貌岸然,还不是为了去凑热闹,大家伙都是这个心思,但都心照不宣的喊起来:“对,咱们得帮三爷出气!” 一行人浩浩荡荡的来到了女爵会所的大门口,一共有三十多个人,为首的卢三满面怒容,浑身上下煞气腾腾,会所门口站着的那两个身形高大的保安见状也不是不由的一哆嗦,卢三领着一干人等走过来,两人刚往前一拦想要问话,却被卢三恶狠狠的剐了一眼,厉嗤一声:“都给老子滚开!” 两个保安顿时被吓的一哆嗦,乖乖的退到一旁,门后面那整齐站着的两排服务员,一个个脸上表情冷然,大气都不敢出一口,眼神僵硬的看着这一行人迈入会所。 门口的保安拿起对讲机,小声的向上级汇报道:“有情况,有情况……” 卢三领着一群人气势汹汹的闯进了会所里,顿时引起了一阵不小的骚动,一个领班经理模样的人赶紧跑了过来,身后跟着两个保安,这人也是缺筋少弦的主儿,过来之后直接就向卢三训斥道:“你们干什么的,知道这什么地方不!” 他的话音刚落,卢三直接操了一句粗口,“我去尼玛的!”一个大耳刮子就劈在了领班经理的脸上,这领班经理哎呦一声惨叫,整个人被打的向后一个大趔趄。 卢三上前一步,一把揪起了领班经理的衣领子,厉声道:“md,不想残就马上把人给我找出来!” 这领班经理也是懵了,或许直到此时为止,他才意识到对面这人不是他能惹得起的,他唯唯诺诺的不知道该如何是好——找人……找什么人呢? 卢三见这领班经理杵在这儿显然是被吓着了,心里头这时才恍然,只是说在这女爵会所里,这女爵会所这么大,人到底在哪儿?他刚才也是被怒火冲晕了头脑,否则也不会这么冒冒失失的就带人冲过来。 嗡嗡…… 卢三兜里的手机突然震动了两下,是短信,他掏出手机查看了一下,冲着领班经理暴吼道:“楼上303,马上带我过去!” 这领班经理哪敢拒绝,赶紧走在前面带路,殷勤的模样就像是给岛国兵带路的二狗子一样。 楼上,303房间内。 会所专门提供了方便‘娱乐’的场所,这里有大床房,有各种想象不到的玩具,在这里可以完全放松自己的身心,玩到任何时候都感受不到的刺激。 乔老六把李一梅抱进了房间里之后,先是一阵粗鲁残暴的发泄,正常女人肯定受不了,但李一梅却是乐在其中,她那久旱的身体就需要这样的激情刺激。 乔老六在玩女人这方面也算是个专家,十八般武艺样样精通,即便是不当黑社会,他去岛国当av男也肯定吃香,狂风暴雨般的蹂躏之后,他大开大合的将李一梅身上的衣服扒个精光,这李一梅才二十三岁的年纪,身上的皮肤那叫一个水灵,看的乔老六满心的欲火顿时更加的旺盛。 乔老六把李一梅的衣服剥光了之后,李一梅红着脸颊羞嗒嗒的侧着头,几缕鬓发虚掩在那娇红的脸颊上更是妩媚,乔老六坏坏的一笑,一把将她懒腰抱了起来,抱到了床边一个专门用作捆绑的地方,李一梅脸上微微惊讶,乔老六淫笑着说:“咱们玩点的刺激的,受得了么?” 李一梅红着脸颊点点头,眼神里满是深深的渴望与期盼,主动将手撩了上去。 乔老六淫邪的一笑,骂道:“好一个骚蹄子,今天晚上老子好好搞搞你!” 303房间的门外,卢三领着一干人等冲上来,脸上的怒容令他此时看起来有些狰狞吓人,身后的小弟就要冲过来破门,卢三抬起手阻拦,他深吸了一口气,抬手咚咚咚的敲了敲门。 屋里头马上传来了不耐烦的声音,“谁啊?” 卢三没有应声,拍了一把身旁的领班经理,领班经理马上应道:“我是会所的服务经理,先生您的房间有点问题,麻烦您先开下们,我们当面沟通一下。” “次奥,你耽误老子好事了知道不……”乔老六一边不情愿的骂道,一边将门开了一道小缝,他打开门可不是要和这经理沟通的,而是要修理一下这个耽误他好事的混蛋。 门只开了一道小缝,便马上僵硬在那儿了,乔老六那一脸恨恨嚣张的表情,此一时立马僵硬在那儿了,就好像是吃了死老鼠一样,喃喃道:“三,三爷……” 卢三看到是乔老六,脸上的表情也是猛的一怔,他怎么也没想到,上自己女人的竟然会是自己的得力手下,紧接着他便一脸愤怒的猛的将门踹开,乔老六躲闪不及被门重重的撞了一下,浑身上下只穿了条内裤险些摔倒。 乔老六这会儿完全懵了,自己今天晚上只不过是来这寻欢,怎么把自己的老大给惹来了,不等他反应过来,卢三已经领着一干人等冲了进来,一眼便看到了被绑在床头的李一梅,卢三的脸色瞬间塌了下来,愤然的骂了句:“婊子!” 李一梅看到卢三后,脸上的表情说不出的惊慌恐惧,嘴里哆哆嗦嗦的说:“三,三爷你听我解释。” 卢三的脸已经黑如锅底色,冷冷的说了一句:“我先解决了这个奸夫,再来收拾你这个骚货!” “三,三爷,你听我解释啊,我真不知道……” 啪! 一个重重的大耳刮子甩在了乔老六的脸上,这乔老六平时威风八面,但在大哥面前却不敢放肆,尤其这会儿他身边一个自己人也没有,浑身上下也就一条内裤遮体,乔老六被打的牙龈流血,整个人趔趄的撞到了身后的墙上。 卢三冲着自己的手下冷冷的一声令下:“给这小子点教训,给我狠狠的打!” “三,三爷……啊,啊!”惨叫之声冲破了喉咙。 …… 女爵会所的董事长办公室里,谭燕坐在她那张舒服的大椅子上,眼前站着一脸慌张的保安经理,保安经理刚刚把情况汇报完毕,等待着谭燕拿主意,谭燕却是一脸的云淡风轻,淡淡的笑着说:“慌什么慌,他卢三不就是来捉奸的么,你马上通知财务方面核算一下今天晚上的损失具体有多少,列一份详细的单子回过头给卢三送过去,记住,要算上我们的名誉损失费。” “喏。” 保安经理应了一声退了出去,旁边的一个暗门打开,姜峰从里面走了出来,谭燕莺莺的一笑,“真是不好意思姜市长,好不容易请你来喝个茶还碰上这种事了。” 姜峰微微一笑,“不碍事。”两人目光一对,顿时无尽的情愫跌宕而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