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八章:相信缘分 - 神兵奶爸

第六百零八章:相信缘分

第六百零八章:相信缘分 林昆扭过头向车窗外一看,只见两个身材颇为高大的壮汉,正在那儿呲牙咧嘴的瞪着他,这让他本能的联想到了漠北的那片荒漠里敢于和狼对抗的豺狗,狼的天性狡猾狠辣同时又充满智慧,豺狗则是阴暗肮脏不耻下流。 林昆嘴角轻轻的一笑,伸出的手按在车门上,突然的一发力,就听砰的一声响,站在门外的两个壮汉应声一声痛叫,两人一起被车门撞的飞了出去。 当然了,‘飞’这个词稍有夸张,两个大汉刚才的呲牙咧嘴是一脸嚣张,而此时的呲牙咧嘴则是真的疼啊,被车门重重的撞了一下,又摔在了冻的硬邦邦的板油马路上。 一见到自己的‘兄弟’被人给欺负了,周围那十多辆车里的黑车司机马上一窝蜂的下来了, 眨眼之间就将林昆团团围住,这群人高的矮的胖的瘦的都有,一个个眼眶里凶光闪闪的,倒不像是拉黑活的司机,仿佛成了道上专门的打手。 林昆云淡风轻波澜不惊,从兜里掏出那漠北一号首长老胡最喜欢品尝的上等古巴雪茄,老胡抽雪茄完全是出于情怀,可衔在咱们林大兵王的嘴里头却怎么看都有些吊儿郎当装逼的味道,再加上他此时一身整齐的打扮,不由的让人在心底替他拍手叫好——这逼装的好! 这些黑车司机平时也都是半拉社会人,拉黑活的也是划地方划区域的,你一个新来的人想往里头插哪是那么容易的事,这道理其实很简单,人越多活越不好干,就好像是熬了一大锅的粥,十个人正好够吃饱,再多进来两个肯定不够分。 只是,这会儿这些个黑车司机只是干围着林昆,没有一个站出来说话的,或是振臂一呼大家一起冲上去,这些个黑车司机这会儿全都被咱们林大兵王的气质很震慑住了,等到地上那两个咿呀痛叫了半天的壮汉站起来,冲着林昆一声暴吼:“小子,你特么的竟然敢先动手打人!”这些个大汉才反应过来。 林昆一脸事不关己的表情,嘴里吐出一股白烟,冲那吼叫的壮汉白了一眼说:“哥们,你哪只眼睛看到我动手打人了,我刚才只不过是推车门,怎么我推自己的车门有错了?谁让你们站在我的车门口了,撞你们也是活该。” “次奥,干他,兄弟们!” 壮汉一声怒吼,周围的这些个黑车司机马上像是一窝蜂一样涌了过来,咱们林大兵王一看这架势,要是不拿出点真功夫来,还不得被他们给砸成肉泥了。 于是乎,一阵的拳影迷幻,周围马上响起了一声接着一声的惨叫,那十多个黑车司机顷刻间全都被撂倒在地,或者抱着脑袋,或者捂着胸口等等,在那儿咿呀的痛叫着。 还剩下两个人,就是刚才最初被撞倒的那两个壮汉,这两兄弟本来想趁乱上去围殴林昆的,以报刚才的被撞之仇,结果这哥俩刚摩拳擦掌完,发现眼前自己的弟兄竟全都躺在了地上,眼前只剩下林昆孤身一人在那儿站着,嘴里的雪茄翕合了一下,嘴里吐出一道白烟,嘴角噙着一丝冷冷的笑容。 这两个壮汉顿时被吓的一个冷颤,心想自己今天出门没看黄历,这特么倒霉的踢钢板上了,两人马上脸上堆上一层讨好的笑容,声音哆哆嗦嗦的说:“大……大哥,咱们兄弟有眼不识泰山,以后这块地盘的大哥就是您。” 林昆笑着摆摆手,轻佻戏谑的说:“我没什么兴趣当这大哥,不过待会儿我要拉一个人,你们谁要是敢让她上了你们的车,我就再削你们一顿。” 林昆掏出手机,让这些个黑车司机一一过目照片里的李一梅,有几个黑车司机都表示有印象,其中一个说昨天刚拉过她,这娘们傲气的人,几次和她搭讪她都不搭理,不过临下车的时候很大方的丢了一百块钱没用找零。 林昆听了呵呵一笑,这倒挺符合一个被包养的金丝雀的性格,自己守着的男人是棵摇钱树,视普通的男人当然如粪土,只能瞧得上那些高大上的成功人士,另外视金钱也如粪土,反正那钱赚来的也容易,只要守着空房张开腿就行了。 这些黑的司机都肯配合,林昆也不想和众人闹的太尴尬,笑着对众人说道:“刚才出手有点重,诸位兄弟也都别往心里去,咱们这也是不打不相识。”言罢,从兜里摸出了烟盒,抽出烟挨一个的发了下去。 这些黑的司机也都算是半个社会人,人家一个人等打他们十几个,那肯定不是他们能惹的主儿,现在人家又主动给他们台阶下,一个个不管会不会抽烟都欣然接过烟点着,嘴上还诚心诚意的说着谢谢,不打不相识。 差不多晚上九点多钟的时候,夜色已经渐渐幽深,小区门口往来的行人与车辆也甚少,这时小区的门口开始渐渐的有‘金丝雀’出没,最开始一下子只出来一个人,渐渐的两、三个前后挨着,林昆看的内心暗暗诧异,看来这小区里住了不少的金丝雀啊!那些个有钱的大老爷也真是的,花钱在外面包了一个,本来想留着自己有性趣的时候用用,殊不知被带了多少顶绿帽子。 但凡是金丝雀出来,几乎都有一个特点,穿衣打扮很时尚,脸部却是有意用围巾遮掩,有的甚至大晚上的戴着墨镜,整个人包裹的比明星还隐秘。 这些金丝雀出了小区的大门口都是急匆匆的坐进黑车里就走,林昆一看这情形,心里头顿时有些没底了,这包裹的这么严实,他上哪儿能认出李一梅。 就在这时,忽然就见旁边不远的一个黑的上,一个女人十分不悦的下车,林昆慧眼一看,马上便猜出那女人肯定就是李一梅了,上了车之后被认出来给赶了下来。 林昆看出了,其他剩下的几个司机也都看出来了,不等林昆下车那李一梅又想要钻进旁边的一辆车里,结果也被那司机给笑着婉拒了,林昆推开车门,正好那李一梅冲着那司机微怒训斥:“怕被警察抓还开什么黑的!” “怎么了美女?” 林昆笑盈盈的走了过来,嘴里嘬着那半截雪茄,脸上挂着云淡风轻的笑容,借着小区门口那孱弱的灯光,就算看不出来他很帅,也能感觉到那帅气。 李一梅晚上出去泡吧,本来就是为了寻乐子,她一个正直壮年的女子,整天无所事事的被圈养在笼子里,俗话说温饱思淫欲,她就是过的太舒服了,可那卢三一年下来也来不了几次,偶尔来了一次吧,她都恨不得把他给榨干了,奈何这卢三也是上了年纪的男人,再加上平时纵欲过度,几乎就是个三秒男,李一梅每次都被她搞的不上不下的,那种难受的滋味难以言说。 李一梅姿色上等,再加上很会撩拨男人,每次到酒吧都是被一群男人簇拥着,但也不是每天晚上都能遇上称心的,今天她才刚刚走出小区大门,却就碰见了一个令她颇为感兴趣的小哥,本来一张冷煞的脸上勾起了一抹媚人的笑意。 “我要去女爵会所,你敢去么?”李一梅笑盈盈的说道,不由的将遮在鼻梁上的围巾向上提了提。 “去,怎么不敢去了?”林昆笑着说。 “他们都说那儿今天晚上有交警当班,你就不怕被逮进了局子?”李一梅笑盈盈的说。 “怕!”林昆斩钉截铁的说,“怕也要去!” “我给你双倍价钱。”李一梅笑着说,“不过你要是被逮进了局子里,我可帮不了你。” “上车!”林昆笑着向李一梅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李一梅心情不错,踩着交叉的猫步,高跟鞋在板油马路上发出一阵叮叮铛铛的声音,坐进了车里。 林昆也坐进了车里,李一梅坐在他的正后方,上车后李一梅便不再那么怕被人看到了,摘下了围巾和帽子,林昆透过后视镜稍稍打量,这妞长的还真是不错,难怪卢三那老色鬼肯花钱长期包下来,只是脸上多是媚俗之意。 李一梅见林昆正通过后视镜看她,一笑嫣然:“小哥,才干黑的?过去没见过你。” 林昆笑着说:“第一天。” 李一梅笑着道:“怪不得别人都不敢去的地儿你敢去,初生牛犊不怕虎呢。” 林昆把嘴里的雪茄捻灭揣进兜里,笑着说:“我是看美女太漂亮了,不忍心让你这大晚上的打不着车,我这也算是怜花惜玉,真要被抓了那也是命。” “怎么,你信命?”李一梅言语轻佻妩媚的问道。 林昆回过头,嘴角噙着笑容看着李一梅说:“我不信命,我相信缘分。” 李一梅微微一怔,紧接着嗤的一笑,这一笑还真当的上百媚丛生、风尘十足,言语中满是妩媚挑逗之意,笑呵呵的说:“这么说,我们是有缘喽?” 林昆佯装腼腆的对着后视镜一笑,就仿佛那刚进城的下乡小青年见到了美丽大方的城里妹子,李一梅见他这模样又忍不住的嗤的一笑,“没看出来,你还挺羞赧的呢,唉,可惜呀,你如果开的是一辆宝马,说不定今天晚上我就爬上了你的床呢,不过小帅哥你也不要气馁,你还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 李一梅从包里掏出了张一百块钱先递到前面,“先把车钱给你,待会儿就算是有交警等在那儿,没看到我现场掏钱给你,没有证据他们也不敢乱抓人,你也不用找钱了,剩下多少都是小费。” 林昆边开车,抬起头看了一眼后视镜,笑着说:“谢了,美女。” 李一梅笑盈盈的说:“不用谢,我也相信缘分。”说着,眼波流转,一股媚人的秋波抛向了林昆,林昆暗暗的在心里骂道:还真特么是个妖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