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七章:小子,下来 - 神兵奶爸

第六百零七章:小子,下来

第六百零七章:小子,下来 整个酒吧里瞬间安静,所有人瞩目着灯光下白衣胜雪的女孩,她站在舞台上,面色平静,自带了一份出尘般的宁静,那深邃澄澈的目光无关爱恨,头上的花环绽放着刹那芬芳,她如白雪公主一样矗立在了每个人的心底。 一秒钟,两秒钟,三秒钟…… 时间在这一刹那仿佛被无限的拖长,人们的呼吸声渐渐宁静,似乎九天之外的魔力将这一方区域笼罩,将所有人内心不安的躁动,刹那间定格止住。 轻盈而又充满力量的鼓点声响起,尤如在每个人的心头敲了一记,众人如梦方醒,紧接着便是那隆隆铿锵的鼓点声伴随着音乐将歌曲的韵律铺散开来。 旁白的dj用他那略微沙哑的嗓音,随着歌曲的韵律静静的说道:“这是一首情歌,每个人的青春里都曾有过一段刻骨铭心的爱情,无关乎其他,只为爱一个人……” 歌声响了起来,舞台的灯光师故意将舞台上的灯光熄灭,那幽幽压抑的歌声,像是从黑暗的深处传来,歌词的恰到好处,声音里那隐隐作痛的触动,瞬间将每个人内心渗出的回忆勾动了出来,当高潮响起的时候,那已经蛰伏在内心里的不甘,随着歌声的撕心裂肺吼了出来,满场哗然顿时响起了悉率的哭声。 一首歌三五分钟,但这三五分钟在每个人的心底留下的冲撞,却仿佛持续了整个夜晚,歌声停止,音乐戛然而止,众人仍沉浸在歌声里久久不能自拔,舞台灯的灯光唰的亮起,那个白衣胜雪头戴花环的女子欠身施礼,这一瞬间她仿佛一方巨大的能量无可估量的磁场,将众人的目光以及内心里炯炯爱慕的情愫全都吸引了过去。 她低着头退到了台下,林昆那犀利的眼神,隐隐的从她的眼角看到了一层泛光的雾气。 节奏感十足的dj音乐响起,几分钟后酒吧里重新焕发了蓬勃活跃的生机,坐在林昆身边的小青年马上兴冲冲的冲林昆说:“怎么样哥们,这就是歌后!” 林昆笑着点点头,举起酒杯说:“不错。”两人碰了一下,杯中酒一仰而尽。 下半夜三点钟,夜色宁静中渐渐蒙上冷清的白光,或许下一秒光明重现,林昆站在路灯下呵着白气,酒吧已经开始散场,无数年轻的男女一脸兴奋的走出来,有的人放松了灵魂找到了纠缠到天亮的另一半,有的却仍是一个人,脸上的疲惫在深夜的灯光痕迹更深邃,若不是空虚的灵魂需要寄放,谁又会来这里游荡…… 终于等到了要等的人,夏卉穿了一件黑色的小皮袄,围着围巾戴着个冬天的鸭舌帽,腿上一条黑色的紧身皮裤,似是怕被人认出,故意将围巾提到鼻梁上,只露出一双黑的清澈的眼睛来,就是这一双眸子,被林昆一眼认出来了。 林昆向旁边横跨了一大步,木讷的拦在夏卉的眼前,夏卉也是刚刚看到他,眸子里一阵惊讶,林昆冲她笑了笑,说:“今天晚上的夜宵,还是拉面么?” 附近的一家24小时快餐店里,两人对面而坐,热腾腾的粥加香喷喷的包子,两样可口的小咸菜,林昆笑着问:“怎么今天晚上不去吃拉面了?” 夏卉小口的嚼着包子说:“这么晚,大哥大嫂肯定都睡着了,就不去打扰了。” 林昆笑着说:“我听老板娘说起过你的事。” 夏卉说:“怎么?” 林昆笑着说:“你是一个好女孩。” 夏卉笑了笑,抬起头看着林昆,那深邃的眸子似乎能看透人心一样,忽然说:“你听说过女人的第六感很准吧。” 林昆点点头,笑着说:“我的第六感也很准,你有什么第六感,说说看。” 夏卉笑了一下,脸上的表情认真的说:“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有事情需要我帮忙。” 林昆微微一怔,没想到一下子被说中心事,也没打算继续瞒着,笑着点点头,说:“我的第六感告诉我,你一定会帮我这个忙的。” 夏卉浅笑着说:“前两天你刚帮过我一次,这一次我帮你理所应当,但我要事先声明,不准触碰我原则的底线。”嘴上这么说,心里却忽然间一阵空落落的失落感,本来以为他是在意自己才来酒吧的,没想到真是有事相求。 林昆笑着说:“我只是想向你打听一个人,了解一下他的有关情况,这不算触碰原则吧?” “谁?”夏卉低下头撅了一勺子的粥抿了一小口。 “飞天酒吧的大老板,乔老六。” 夏卉手上的动作突然一滞,抬起头看着林昆,眼神里充满不解和惊讶,问:“你打听他干什么?我劝你还是少招惹他,他心狠手辣,你不要惹火烧身。” 林昆呵呵的一笑,道:“你这是在关心我么?我没想过要和他冲突,只想先了解一下。” 夏卉说:“我劝也劝你了,你想知道什么就问吧。” 林昆笑着说:“我想了解有关他所有的信息,你知道多少就告诉我多少。” 夏卉手里握着勺子,犹豫了一下便开始从头到尾将她所知道的一一道来。 …… 回到‘青山绿水畔’的时候,已经快五点钟,冬天夜长,天边还没有光明袭来,夏卉就住在林昆后面的那栋楼的六楼,中间的三号小户型,两人若是站在窗边,互相可以望到,这冥冥之中也算是一种小小惬意的缘分吧。 林昆躺在盛满热水的浴缸里开始整理从夏卉那儿得来的信息,乔老六除了心狠手辣之外,另一个最大的特点就是好色,他这好色比较严重,比一般的男人要严重的多,这厮几乎是天天换新娘,夜夜做新郎,而且有时候一晚上还召三四个年轻貌美的小姐一起过夜,这生活过的可堪比古代帝王。 乔老六在这西城区的势力颇大,手底下养了至少百八十号的打手,另外有三个特别牛x的,这三人平时很少露面,道上的兄弟都称这三人黑白无常亡命判官。 乔老六的势力大归大,但主要还是依附在卢三的手下,卢三在中港市也算是一个老派的黑道人物了,卢三这人林昆多少了解一些,也是个好色的主,在西城区的影响颇大,只要说一句话,道上的其他大佬多少会给些面子。 第二天中午,林昆到了医院里看望虎三,服务员小李一早就过来了,虽然请了雇工,但小李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她对虎三的照顾一直是细心有加,趁着小李出去打热水的功夫,林昆笑着对虎三小声的说:“三哥,人家这姑娘好像对你有意思呢。” 虎三脸色一红,一个大老爷们难得露出羞赧来,“可别瞎说,人家大姑娘一个呢,我都这么大岁数了。” 林昆哈哈笑道:“三哥,你才刚三十几岁,不算大不算大。” 虎三道:“啥呀,人家姑娘才二十出头,我比人家大十多岁呢,不合适。” 林昆见这厮一副打死也不承认,也不在这问题上继续纠结,把话题转移到了乔老六身上,林昆把打算如何整乔老六的法子说了一遍,虎三听完之后拍手叫好,并竖起了他那还裹着石膏的胳膊冲林昆竖起大拇指,哈哈大笑说:“好一个借刀杀人,兄弟你这脑袋就是好使,我就想不出这办法来,哈哈!” 虎三这一笑气势豪迈,吓的临床的病人家属一愣不说,还抻疼了自己身上的伤口。 林昆找了医生了解了一下虎三现在的情况,医生说没什么大碍,只需要多休养一段时间便没问题了。 林昆离开了医院后,在西城区里找了一家口碑不错的装修公司,把虎三那被砸的稀巴烂的烤肉店重新装修一番,工期暂定一个月,等虎三出院之后估摸着也该装修完了。 林昆最近也不问帮派里的事情了,冬天是修养生气的季节,黑道上的大佬们也不喜欢在这个季节里惹事,酒吧会所那边全权由刘刚负责经营管理,林昆不问帮派的里事情这段时间,大小事情刘刚都向蒋叶丽汇报拿主意。 以前每天都有事可忙,总觉得时间过的很快,如今闲散了才几天,便觉得时间难熬,好在心里头装着要整乔老六这事,每天也算是有点期盼,晚上八点多钟给澄澄打了个电话后,林昆便开着车到了西城区的一片豪华小区外。 西城区的各个方面总的来说比不上旅游业为主的南城区,和写字楼聚集的高薪产业东城区、学府划分的北城区比起来也显得不足,但这么大的一块地方,总归还是有好地角的,林昆现在所在的这片豪华小区,就是西城区的黄金地脚,这片房子是依山而建的,和林昆所住的青山绿水畔可谓是山前山后,但这前后一颠倒情况可就大不一样了,这片房子离市中心而今,而林昆住的那片房子则离市中心甚远,整个西城区的有钱人,不管住还是不住,都在这小区里买了套房子,这里的房价可不比市中心的便宜不少。 林昆之所以来这个小区的门口,还开着他的老捷达,是为了等一个人,这人是卢三的诸多情妇之一,名叫李一梅,名字虽然俗气了点,但却是个不折不扣的妖娆美人,李一梅十八岁的时候跟了卢三,现今已经二十三岁了,卢三对他的兴趣没有持续太久,但强大的占有欲仍不肯赦免了这位风情妖娆的小妞,偶尔也还会让她洗白白在家里等他,这李一梅天生就是个水性杨花的女子,卢三一年算下来也就能来这儿几次,她一个正直壮年的女子,怎么忍受得了这份寂寞空虚,所以几乎每天晚上都会出去找酒吧寻欢。 小区的门口杂七杂八的停了十多辆黑车,这些黑车都是常年在这趴活的,专门给李一梅这种被人包养却又要偷偷出去寻欢的人服务,出去寻欢偷情开自己的车目标太大,所以还是打黑车比较省心。 林昆刚把车停下来不久,就有人向他走了过来,敲敲车窗冲他厉声低喝道:“小子,你给我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