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六章:歌后 - 神兵奶爸

第六百零六章:歌后

第六百零六章:歌后 林昆握着纸咖啡杯,有模有样的喝了一口,实际上他并不怎么喜欢喝咖啡这种洋玩意儿,这东西喝起来苦不拉几的,还得硬往里头加糖,不如喝两口烧酒来的过瘾。 “挺好喝。”林昆很违心的说了一句,目光却是笑盈盈的落在夏卉那清纯的脸颊上。 “没看出来,你还挺会撒谎的么。”夏卉浅笑着说,脸上那副窃喜的模样,单纯的就像是个孩子。 林昆呵呵一笑:“我要是不骗你们那位经理,还不一定缠我到什么时候呢。” 夏卉说:“你这么早过来干嘛?不会是特意过来看我的吧。” 林昆当然不能承认了,笑着说:“刚吃了早餐溜达,就想进来溜达溜达。” 夏卉笑着白了他一眼,显然不信他的话,林昆拿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蹙着眉头暗暗算了一下,那销售经理差不多二十分钟能赶回来,他得在这之前离开。 “你的歌唱的不错,专业练过么?”林昆笑着说。 “嘘!”夏卉马上冲林昆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声的对林昆说:“别声张,我的这些同事们都不知道。” “唱歌怎么了,还怕他们知道呀?”林昆不解的问。 “我就是不想让他们知道,多一事不如少一事,被他们知道了肯定要在背后议论我的。”夏卉小声的说,脸上隐隐泛起担忧的神色。 “也是。”林昆笑了笑,转而又问:“你晚上睡的那么晚,这一早上又要上班,熬的住么?” “你这是在关心我?”夏卉狡黠的笑了一下,说:“这儿工作也不累,不忙的时候我就坐在这看看杂志,中午的时候还能补一觉,倒不觉得难熬。” “哦。” 两人又聊了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这时门外销售经理的身影闪烁了一下,林昆察觉之后匆匆的和夏卉告了个别,绕着销售大厅‘逃’了出去,销售经理一脸期待的回来,可大厅里却不见了林昆的踪影,顿时有些焦急了,走到夏卉这问:“小夏,刚才那位林先生呢?” 夏卉很淡定的指了指门口的方向,林昆刚好‘逃’出了门口,销售经理赶紧追过去,边追边喊道:“林先生,你家的屋顶没有漏雨,我已经让施工队多加一层保护了,你看咱们是不是坐下来谈一谈再购房子的问题啊……” 夏卉抿着嘴角一笑,心底倏的一股甜蜜的暖流滑过,这感觉稍纵即逝,却令人久久回味。 夜幕挂上围城,飞天酒吧里一片热闹,无数个光鲜靓丽的年轻人簇拥在舞池里,随着酒吧开场的dj尽情摇摆着身体,周围的卡座上也是人满为患,在整个中港市的版图上,西城区算不上繁华,汇聚的大多是工业厂区,在消费力明显不是很足的地界上,飞天酒吧的生意还能这么好,自然有它的过人之处。 林昆昨天晚上没有刻意的去留意,今天坐在这酒吧里的上等卡座上,才仔细的琢磨这件事,毕竟他手底下也有好几个场子,多琢磨一点毕竟有好处。 坐在林昆身旁的是一群二十多岁的年轻人,有男有女,听他们说话的口音多不像是本地人,林昆一个人包了一整行的卡座,而他们那么多人坐在一行卡座上显得有些拥挤,林昆借机卖了个人情,站起来笑呵呵的冲他们喊道:“兄弟姐妹们,我这儿有地方也有酒,大家也可以到这边来坐坐。”(酒吧里音乐太吵,说话想让人听到,必须用喊。) 几个人年轻人正苦于自己地方太拥挤施展不开呢,一听到旁边有人这么喊到,马上齐刷刷的将目光投了过来,看在林昆脸上的目光多是有些怀疑,心里头都在思量着,这人该不会是有什么企图吧,女生们互相看了一眼,心想那人该不会是看上自己这帮人当中的哪个人了吧,所以才这么献殷勤。 不过,几个女生同时一打量眼前的这位身材挺拔的男人,酒吧里虽然灯光模糊,但依稀能看清那棱角清晰的五官,眉宇间带着一丝触动人心的英俊。 几个女生互相又看了一眼,全都心照不宣的犯起了花痴,有心者在心里将他和自己这边的男生一一对比,结果竟是完爆己方,胜的不光是样貌,而是气质。 “我过去!” 这帮子小女生多是九零后,九零后一向是真性情很少去矜持,有了第一个女生张口表态之后,马上其他的小姑娘也跟着纷纷表态,出来玩都是为了寻乐的,谁不想找个帅小伙陪着喝酒,哪怕就是让他占点便宜自己也乐意。 这边的男生一看,这特么还得了,己方的女生都飞过去了,剩下一群大老爷们还玩个屁啊,于是乎马上也有男生抢着过去,还好这些男生抢的及时,一平均下来两边都有妹子了。 有两个女生主动坐到了林昆的身边,桌子上摆了几瓶洋酒,林昆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打了个响指,服务员会意的过来,俯首过来贴在林昆的耳边问:“先生,有什么需要?” 林昆指了指桌上的几瓶洋酒,服务员又问:“要全都打开么?” 林昆笑着说:“全开,另外给这几位俊男靓女一女人拿个杯子过来。” “好的先生!” 几个小女生马上一脸花痴状的欢呼道:“哇,哥哥你出手好大方哦!” 林昆笑着说:“反正我也是一个人,正愁喝不完这酒,幸亏有各位帮忙。” 一席话说的小姑娘们心里头美滋滋的,难得遇见这么善解人意的俊男,明明是请人喝酒,还非要说是别人帮自己的忙,这气度哪是一般人能比的。 小女生们花痴心泛滥,在座的男同胞可就有意见了,一个个表面上没说什么,可看向林昆的眼神里全都是赤裸裸的仇恨,其中一个看似为首的男青年说:“哟,哥们年纪看起来也不大,不知道是哪家的公司,还是白手起家啊?” 林昆叫这些人过来喝酒,为的还不是想从他们的嘴里听听这酒吧什么地方吸引他们,可不想和他们树下梁子,笑着说:“兄弟言重了,我就是一打工的。” 这男的又冷言冷语的说道:“那你这手笔可不小啊,一个人包一个卡座,还点了这么多的洋酒。” 林昆笑着说:“出来玩么,也没想那么多,开心就好。”眼见着这男的又要风言风语,林昆实在不想跟他再墨迹,于是马上改捧对方说:“兄弟一看就是器宇不凡,在公司里肯定是个领导,要是有什么好的岗位,可别忘了咱。” 这男的一听林昆夸他,心底马上就乐开了花,那强大的虚荣心瞬间就将方才积攒起的仇恨压了下去,他将眼神递向旁边的一个小年轻,这小年轻马上会意,语气中带着吹捧和骄傲介绍说:“这是我们车间的副主任李哥,手底下管了将近二十号人呢!” 林昆马上做出一副夸张的崇拜表情,站起身来向李哥伸出手,假情假意但扮演的十分中肯的说:“李哥,那小弟以后可得多仰仗你了,你手底下要是有啥好岗位给咱兄弟弄一个!” 李哥被夸的飘飘然,实际上他在林昆的心里头就是个大棒槌,一副洋洋得意的表情说:“好说,好说,不看别的,就看在今天晚上这顿酒的份儿上也得帮兄弟你这忙。” 旁边的几位小姑娘一看林昆对这位李哥这么在乎,马上也认定这李哥确实不得了,她们都是别的工厂联谊过来的,对这李哥本来也不是很了解,这么一来马上对他侧目,几个本来对李哥冷落的小妹,也渐渐热络了起来。 说实在的,在座的几位姑娘里,一个个的质量还真不怎么高,林昆倒真不介意做个顺水人情成全了这李哥,这样一来他身边也能稍稍的清净一些。 林昆笑着冲李哥抛了个颇有深意的眼神,这李哥也不算傻,眼看着这么多妹子都有意热络他,这其中少不了林昆吹捧的功劳,是以对林昆的印象马上大变,刚才的那些仇恨纷纷的都变成了‘友情’,嘴角十分满意的一笑。 林昆和这一帮子的人边喝边聊,问了问他们有关这飞天酒吧哪里吸引他们,这些人知无不言言无不尽,既然喝了人家的酒,就有什么说什么,首先这酒吧的环境在整个西城区的中档酒吧里算是最好的,另外价格也不贵,服务方面也没的说,最重要的是来这酒吧里可以享受到‘歌后’的嗓音。 前面说了一大顿,林昆都觉得没什么,环境好、价格便宜、服务好,这是一个夜场想要活的基本条件,但往往真正好的酒吧,价格占的却不是主导因素,就比如一些个顶尖的奢华酒吧会所,去那儿消费的人不会在乎价格,只会在乎质量和享受。 一听到‘歌后’两个字,林昆马上就联想到了夏卉,夏卉的表演天赋十足,另外昨天晚上他也是见过那被她的歌声掀翻的重度激情,一个个人忘情的在她的摇滚乐里摇摆着。 “这开场dj一过,歌后可就要登场了!”一个小年轻笑嘻嘻的对林昆说,“不知道今天晚上歌后会带来什么样的惊喜,她的表演几乎每天晚上都不一样。” “哦?”林昆听了颇为感兴趣,笑着问:“怎么个不一样法?” 小青年嘻嘻笑着说:“你多来几次听听就知道了。”话音刚落,小青年马上惊喜的道:“歌后登场了!” 林昆循着小青年那明亮的像是见到初恋般的眼神向舞台上看去,酒吧里所有的灯光一瞬间全都黯了下去,只留的台上一个圆心的位置有灯光,此时一个光鲜亮丽的女孩站在灯光下,她一身白衣胜雪,头发披散在肩上,额头上扎着一个花环,所有的dj一瞬间平息,所有人的喧嚣一瞬间安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