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五章:夏卉 - 神兵奶爸

第六百零五章:夏卉

第六百零五章:夏卉 林昆回到家,躺在床上就睡着了,根据两个陪酒女郎所说的,那飞天酒吧就是乔老六的产业,乔老六在附近这一片很有威望,手底下养了一群犬牙,其中有三个最为突出,被道上的人唤作黑白双煞和催命判官,这三人平时很少抛头露面,没有人知道他们整天‘藏’在什么地方,但只要乔老六一声令下,这三人便会立马出现,乔老六手底下的这些场子,平日里都是一些个得力的手下罩着,一般的小事惊动不出乔老六,除非摊上了大事。 林昆也没打算去惊动乔老六,也没打算和他正面冲突,林昆现在顾忌的比较多,除非要彻底的弄死一个人,否则一般的情况下他不愿意轻易的树敌,这其中自有他的理由,往日那潇潇洒洒的林大兵王此时已经不是只身一人了,他得为澄澄和楚静瑶以及其他和他关系要好的朋友考虑,兔子急眼了还咬人呢,他如果正面和乔老六发生冲突,把他的场子给砸了,把他的人给打了,再狠狠的虐乔老六一顿替虎三出气,可这一切过后,结果怎么样? 乔老六混在黑道上这么多年,之所以能取虎三代之,肯定有他的手段,到时候他报复不得林昆,最容易报复的对象就是虎三,甚至虎三喜欢的服务员小李,林昆即便是武艺再高强,肯定也不可能时时刻刻的保护在他们身边,总会被乔老六有机可寻,若是虎三或者小李真的出了什么三长两短,后果不堪设想。 所以,林昆这次准备借刀杀人,只是借谁的刀他还没想好,他对乔老六毕竟不了解,所有的了解除了虎三那里听到的,再就是今天晚上那两个陪酒女郎说的,虎三已经退隐多年了,对乔老六的现状可以说一无所知,那两个陪酒女郎也只是在夜场里混口饭吃的,听到的风言风语也都只是皮毛。 林昆睡觉都在琢磨着怎么喂他乔老六一颗苍蝇吃,梦里头都在琢磨这件事,第二天一觉醒来之后,还真就让他琢磨出了一个人来,这人不是别人,正是夏卉,通过昨天晚上在酒吧里那领班经理对夏卉的言听计从可以看出来,夏卉在飞天酒吧里的地位一定不低,对酒吧的大老板乔老六肯定有所了解。 林昆早晨都是乐着醒过来的,替自己的这个好主意叫好,这么一来他今天晚上更得去飞天酒吧了,不光晚上去飞天酒吧,白天还得去售楼处看看,想让夏卉帮自己,必定不能口头上那么说说,起码得先彼此熟悉熟悉嘛。 林昆上午八点钟才醒过来,算一算已经睡了六个多小时了,他去卫生间里洗漱,然后在房间里用他那些哑铃、拉力弹簧等工具健了会儿身,这才换上了一套干净利索的衣服出门,早餐还没吃呢,正好路过了昨天晚上的拉面馆门口,那面的香味至今还荡气回肠呢,林昆推开门就走了进去,笑着冲正在柜台后打电脑的老板娘道:“老板娘,来碗拉面,两个茶鸡蛋。” 老板娘探头一看是林昆,马上热情的笑着说:“小兄弟,这么早就来了啊,酱肉要么?” 林昆笑着说:“早上不吃,太腻了。” 老板娘从柜台后绕了出来,“好哩,稍等!” 上午,而且还没到饭点儿,拉面馆里除了林昆之外没什么人,老板娘端着热腾腾的拉面过来,“拉面来了!” 林昆笑着说:“谢谢。” 拉面馆里也没什么人,老板娘又是一个爱聊天的人,就坐到了林昆的对面和林昆聊天,笑着问:“小兄弟,你跟我说句实话,你是不是喜欢我们夏妹子?” 林昆刚塞了一筷子拉面嘴里,听她这么一说,差点一口呛到,连连摆手说:“老板娘,没有的事儿。” 老板娘一副我了解的表情,笑着说:“没看出来,你们现在的年轻人还会害羞呢。” 林昆赶紧岔开话题,免得被这老板娘掘地三尺无中生有,那他的清白之身可就众口难辨了,笑呵呵的问:“老板娘,老板哪去了,怎么不见他人?” 老板娘笑着说:“我家孩子他爸去楼上睡觉了,昨天晚上熬了一夜。” 林昆没话找话说:“挺辛苦的。” 老板娘笑着说:“不辛苦,现在的生活比起我们俩刚在一起的时候可好多了,那时候我们俩都在饭店里打杂,每天到晚没日没夜的干活,就盼望能有一个自己的小店,现在终于有了,我们觉得就够了。” 说着,老板娘脸上的表情越来越幸福,然后话锋突然一转,又绕到了林昆和夏卉的身上,一脸神秘的说:“小兄弟,你想不想多了解一点夏妹子?” 林昆把面条吸进了嘴里,心里头微微犹豫,他心里头是想,可又怕说出来之后老板娘又要八卦了,他刚要开口拒绝说不想知道,老板娘的一双眸子直直的看着他,一副很了然的表情说,“不用说,我知道你想知道。” 接着,不等林昆开口反辩,老板娘便侃侃的说起来,把她知道的一些关于夏卉的事情都告诉了林昆,要说这老板娘的心底也是够善良够实在的,主要还是她看林昆觉得小伙子不错,有心想要帮他和夏卉一把,殊不知林昆真没那个意思。 拉面吃完了,茶叶蛋也吃完了,拉面的汤也喝的差不多了,老板娘的话才说完,林昆大致的了解到夏卉是来自北方的小镇,家里条件不怎么好,父母重男轻女,她读高中的成绩还算不错,但为了省下钱给弟弟读书,便提前辍学出来打工了,夏卉人很老实,但很要强,白天在房地产公司做销售,晚上又出去做兼职。 说到做兼职,老板娘的脸上隐隐露出一阵担忧的神色,抬起眼神看着林昆说:“小兄弟,现在外面的社会那么乱,夏卉一个小姑娘在外面会不会不安全?” 林昆笑着说:“应该不会,她看起来挺机灵的,遇到事情肯定很会随机应变。” 老板娘担心的说:“可她毕竟是个女孩子啊,我和我家孩子他爸就想要是能早点给这姑娘找个男朋友就好了,女人是小草,男人是大树,小草需要大树的呵护。” 林昆笑着说:“老板娘,你们和夏卉怎么认识的。” 老板娘笑着说:“我是买房认识她的,我们聊天的时候,她知道我们两口子的经济条件不是很好,就跟领导说我家孩子他爸是她的亲表哥,他们销售经理就给了个内部员工价,便宜了将近两万块钱呢,我们买完了房子不舍得住租出去,寻思一个月能赚点房租还房贷,这干面馆的门头房也是租的,权且也当以租养租了,可是租给别人我们又不太放心,毕竟是新房子新装修,这次夏卉又帮了我们忙,他自己把我们那套小房子给租了下来。” 老板娘一脸的感激,接着说:“本来我和孩子他爸商量好了,给她省些房租,可这小姑娘硬是不肯,说什么我们两口子赚钱不容易,要是省钱的话她就不租了……这可真是一个好姑娘啊,自己本来就不容易,还替别人考虑。” 林昆听了直点头,这个女孩初次给她的内向是可怜巴巴,受了委屈只会默默流泪,酒吧里邂逅之后,恍然间发现她的内心其实是狂野的,等再听老板娘这么一说,又发现这姑娘的内心善良的像是一块没有任何瑕疵的玉台一样。 林昆付了钱,从拉面馆里出来,售楼处就在离拉面馆不远的地方,林昆晃晃悠悠的走了过去,门口的保安认得这位刚买了大房子的‘阔绰少爷’,见了之后很有礼貌的招呼道:“先生,欢迎光临!” 林昆笑着点点头,站在售楼处的门外看了看,然后走了进去。房子已经卖的差不多了,售楼处有些冷清,但还是有零星的看房客,林昆在售楼大厅里左顾右盼了一圈,找到了夏卉的身影,他正坐在大厅的角落里喝着咖啡发呆。 林昆笑呵呵的走过去,眼看着要进入了打招呼的范围内,他刚要笑着打招呼,话还不等说出口,眼前忽然闪过来一道人影拦住,眼前多了一张胖胖的白白的大脸,架着个金边眼镜,那眯起的小眼睛里闪烁着奸佞的光芒。 “林先生,您又来看房了啊!” 拦路说话的这位不是别人,正是这售楼处里的销售经理,三十多岁,长了一脸的经济头脑模样,他认准了林昆是一个潜在的优质大客户,是以下定决心要死死缠住。 “不……” 林昆刚说出一个字,合辙说完不是来开房的,你丫的赶紧离开,结果这销售经理迫不及待的就开始说了起来:“林先生,我们这还剩最后一批的优质房源了,现在房地产虽然不景气,但我们的房子价格已经很低了,你买到手里不用担心他会跌,等房地产行业一反弹,你马上就能狠狠的赚一笔……” 林昆看出来这白胖子是要死缠自己,心里头一个灵光闪过,笑着说:“我确实打算再买两套房子,不过你们房子的质量令我很担心,我发现我现在住的房子屋顶有漏水的痕迹,兄弟你看是不是找上两个专业人员去屋顶帮我看看?” 销售经理‘啊’了一声,赶紧歉意的说:“林先生,真抱歉,我们的房屋都是经过质量检验的,你的房子可能是存在检验遗漏,我马上联系我们的施工队去你家屋顶重新检验查看,另外再多给你上一层保温防雨层。” 林昆笑着说:“兄弟,那你看你是不是也一起过去看看。” “我?”销售经理一脸诧异,尴尬的笑着说:“我……我不懂工程呀。” 林昆笑着说:“这就是态度问题了,你去看了能表明你的态度嘛,你的态度决定我的选择,所以……” 不等林昆把话说完,这销售经理已经抢先说道:“好的林先生,我马上摆出我的态度!”言罢,整个人飞也似的冲出了销售大厅。 林昆冲正在向他看过来的夏卉微微一笑,走到跟前坐了下来,指着她的咖啡杯说:“咖啡味道怎么样?” 夏卉微笑着白了他一眼,起身去给他倒了一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