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零三章:开房 - 神兵奶爸

第六百零三章:开房

第六百零三章:开房 林昆今天晚上没少喝,但那点酒精还不至于他神志不清,醉眼惺忪倒还是有点,女孩主动过来跟他打招呼,这让更加的诧异,确信这女孩见过无疑,可受酒吧里灯光昏暗的影响和这女孩脸上的浓妆,直到此时此刻,他依旧没认出对方来。 “美女,恕林昆眼拙,你是?”林昆尴尬的笑了笑,一方面是尴尬没认出对方来,另一方面此时此刻两个陪酒女郎一个坐在他腿上,一个把手摸到下面,即便是他六根清净,正用自己那坚强无二的心智强压欲望,可在外人看来可是一个十足的嫖客。 “没看出来呢,你还喜欢……”女孩眼波流转,看了一眼旁边的两个陪酒女郎。 林昆的脸唰的一下红了起来,他如果真是嫖客,那肯定不怕被说,可关键他不是嫖客,他心底虽然已经是欲火抬头了,他一直被他强强的压制着,即便算不上是真人君子,就这番定力而言,也当得上是英雄好汉了吧。 两个陪酒女郎顿时不愿意了,虽说都是为一个酒吧里工作的,但你丫的过来就是拆台,言语里似乎还带了一层揶揄不屑的意思,这就让人受不了了。 陪酒女郎甲马上阴阳怪气的说了句:“哟,姊妹,咱都不是在酒吧里干的,你看上去神奇一些,能拿着个迈克到舞台上唱唱歌,但也别装什么清纯,酒吧里唱歌的和我们陪酒谁不知道都没什么区别,只要别人开的起价钱,不一样得乖乖的脱光了洗净了把屁股迎上去。” 陪酒女郎乙也跟着阴阳怪气的道:“姐姐说的正是,这年头吧,总有些人当了婊子还想立贞节牌坊,可真是笑死人了,越是装纯洁的,屁股往往越烂。” 女孩被两个陪酒女郎顿时说的脸色一变,咯咯的笑了一声,没有和两个陪酒女郎斗嘴架,而是起身唤来了不远处的领班经理,那领班经理看起来二十七八,人长的很标致也很健壮,穿着一身黑色的西服,看上去很man。 女孩走过去和领班经理小声的说了几句,而后转过身冲林昆挥挥手便向后台走去了,领班经理闻言后脸色一板,向着两个陪酒女郎走了过来,陪酒女郎乙正坐在林昆的腿上呢,领班经理很有礼貌的向林昆行了个礼,陪着笑脸说:“先生,实在对不起,这两个新来陪酒小妹有点不守规矩,我给您再换两个。” 不等林昆开口,两个陪酒女郎立马脸色大变,她们的确是刚来这儿两三天,领班经理这么一说,两人顿时知道刚才的话肯定是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本来想那唱歌的就是一普通的货色,只不过她们卖的笑,她卖的是嗓子,按照她们过去在别的酒吧工作过的经验,酒吧里的女人都是有价码的,甭管你是干什么的,只要对方出得起钱,都得把自己洗白白的把屁股迎上去。 林昆知道这领班经理话里的意思,回过头看了一眼满脸希冀恳求的两个陪酒女郎,淡淡的笑道:“算了,我觉得这两个姑娘挺好的,不用换了。” 领班经理眉头微微一跳,不过脸上依旧一副和颜悦色的笑容,先是礼貌的对林昆说了声:“那不打扰了。”而后冷笑着对两个陪酒女郎说:“下班了到办公室找我。” 两个陪酒女郎正哆哆嗦嗦不知如何回答呢,这下班后去找这领班经理,肯定没好事,夜场里的规矩她们是懂了,忤逆了不该忤逆的人,少不了一顿打的。 林昆把话头给接了过去,笑着说:“我看今天就免了吧,待会儿我准备带他们两个走。” 领班经理想要说什么,林昆截断道:“酒吧里的规矩我都懂,我来这儿是消费买乐子的,我看上了哪个妞就要带哪个妞走,想好好做生意就配合点。” 林昆的语气很平静,但无形之中充斥着一股冰冷的压力,这领班经理的眉头又是跳了两下,脸上的表情僵硬了一下之后,愣是没敢多说什么,夜场里向来都是卧虎藏龙了,要是一个不小心得罪了某个大人物,那可真得吃不了兜着走了,小心驶得万年船,何况今天晚上这事也算不得是什么大事。 “先生,那祝您玩的开心!”酒吧经理微笑了一下,转身也向后台走了去。 两个陪酒女郎马上松了口气,感恩戴德的向林昆看过来:“谢谢大哥的救命之恩,大哥刚才要是不拦着,我们姐妹俩今天晚上少不了一顿巴掌的。” 两人说的期期艾艾,就生出了几分令人怜悯之色。 林昆只是出于好心罢了,令他心里头疑惑的是,那唱歌的女孩直到现在他还是没认出来,暂时也不去想了,反正该认出来的时候肯定会再认出来的,淡淡的一笑对两个女孩说:“以后说话再给自己留点余地,尤其是和不太熟的人。” 两个女孩异口同声的乖顺道:“我们知道了,以后一定不敢了。” 林昆笑着说:“今天我帮了你们,明天你们打算怎么办,再回来怕是还少不了一顿打。” 两个女孩笑盈盈的说:“这个大哥就不用操心了,酒吧里一向没有隔夜的丑,每天晚上都那么多的事,那领班经理明天肯定不记得我们姐俩这破事了。” 林昆笑着点点头:“那就最好了。” …… 领班经理来到了后台的办公室,在一个化妆间的门外敲了敲,“是我。” 里面的人听到后回道:“进来吧,门没锁。” 领班经理走了进去,板正的站在那儿道:“那两个新来的没换下来,那男的不让。” 刚才唱歌的那女孩正在卸妆,脸上的妆已经卸了一半,此时镜子中的她一半妖艳一般清纯,看起来完全不像是同一个人的两半脸颊,她看着镜子里的自己淡淡的一笑,道:“行了,我知道了,谢谢你。” “没什么事我先走了。”领班经理说完就向门外走去,快要到门口的时候突然回过头,“我能请你吃个饭么?” “最近没空。”女孩继续对着镜子里卸妆,目不斜视的说,语气淡的像一碗白开水。 “哦。”领班经理脸上的表情顿时有些失落,他刚要推门出去,身后突然传来了女孩平静动听的声音,“过两天可能有空,到时候我约你吧。” 领班经理的眉宇间顿时飞扬起了无数的喜色,回过头高兴的应道:“好!” 化妆间的门关上了,女孩看着镜子里一半清纯,一半妖孽的脸颊忽然怔怔的出神,脑海里回荡起了那个并不是很熟悉的男人的音容笑貌,不知为何看到他和两个陪酒女坐在一起,心底为何为兀自的一阵难过酸楚的不舒服。 酒喝的差不多了,林昆真领着两个陪酒女郎离开了,林昆打开车门坐了进去,两个陪酒女郎也跟着坐了进来,陪酒女郎甲开玩笑道:“俊男小哥,真看不出来,你出手那么大方,居然只开个捷达,你这是在故意扮低调么?” 林昆透过后视镜看了后面的两人一眼没回答,笑着说:“你们俩住哪,我送你们回去。” 陪酒女郎乙醉的迷了糊的说:“小哥你住哪,我们姐妹俩今天晚上就住哪。” 林昆嘴角兀自的一笑,他怎么可能把他们带回自己住的地方,带他们出来一是帮他们解围,二来也是想通过她们好好了解一下这飞天酒吧是不是乔老六的,另外她们俩个一看就是长期混在夜场里,对这周围的黑帮肯定知道些消息。 林大兵王这是既来酒吧买了乐子,又能了解到想要了解的信息,好一个一石二鸟。 林昆没再和两个陪酒女多攀谈,先是沿着马路前行,在附近找了一家快捷酒店,领着两个陪酒女郎走进去后掏出身份证开房,两个陪酒女郎不用说话,直接就把身份证一起交到了吧台上,负责开房的酒店女服务员脸上表情一怔,向旁边的一个看起来能有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看了一眼,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点了点头,她这才敢给三个人开了一间房,林昆拿着房卡领着两个陪酒女上楼,身后那四十多岁的女服务员关切的提醒道:“小伙子,注意安全,最近扫黄抓的可紧呐,出了什么事我们酒店是不负责的。” 林昆回过头笑了一下,刚要说话,醉的比较重的陪酒女郎乙醉醺醺的抢着说:“谢谢阿姨的提醒,我们要跟小哥去生孩子,警察管不到我们,只有计生委能管得到,但计生委晚上都下班了,所以你放心吧,肯定没事。” 这一声阿姨叫的,直接把人那好心的服务员气的吹胡子瞪眼,心中扪心大喝:我有那么老么? 陪酒女郎甲也不知道是由心的,还是无意的,反正又给补了一刀:“谢谢阿姨,阿姨别和我这妹子一般见识,她一多喝点酒就胡言乱语。” 女服务员两眼发直,简直要有吐血的冲动了,好在林昆见情况不妙,赶紧扯着两个陪酒女郎进电梯,否则再继续僵持下去的话,万一打起来咋整。 林昆开的是一个两个单人床的房间,他压根就没打算和这两个女人在外面过夜,两个女人一看是两个小床,陪酒女郎乙马上就埋怨道:“床太小,咱们三个怎么睡呀。” 陪酒女郎甲道:“这还不简单啊,把两张床并到一起不就完了。”说着就要过去动手。 林昆却是拉着她的胳膊拦住:“你们俩先等等,睡觉着什么急呢,咱们先聊聊吧。” 两个女孩同时诧异的看着他,正常男人带着两个女人出来开房,肯定第一时间就迫不及待的扑上去,哪有像这样还先聊聊的,莫非要先纸上谈兵一遍,再‘战场’上‘厮杀’? 林昆坐了下来,两个陪酒女郎也坐了下来,林昆没有直接问想要问的问题,采用的是曲线救国的手段,结果顺理成章的就从两个女孩的口中问出了想要知道的东西,问完了之后他也不打算多停留,起身便告辞离开了,还扔给两位陪酒女郎每人二百块钱的小费,砰的一声,直到房门关上,两个女孩才反应过来,然后彼此诧异的看了看对方,摸了摸身上的衣服,喃喃道:“他睡了我们么?” 陪酒女郎甲喃喃的道:“这太不真实了,还是头一次遇到这种男人,出来开房就为了聊天。” 陪酒女郎乙笃定结论说:“好男人!我以后就认准他了,希望我们可以再见面。” 陪酒女郎甲虽然没说话,但那迷离的眼神里显然是和陪酒女郎乙同样的想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