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百章:一声兄弟不白叫 - 神兵奶爸

第六百章:一声兄弟不白叫

第六百章:一声兄弟不白叫 和虎三一醉方休,回到住处已经十二点多了,林昆倒在床上便睡了过去,脑袋里整晚却都在想着百凤门过去的老大何军意外身亡这件事,蒋叶丽过去和他提起过,当初何军的死亡很蹊跷,最有可能的就是和卢三有关,只是苦于没有实际证据,另外卢三在中港市盘扎了这么多年也是根深蒂固,想要调查他也不是那么容易。 林昆早就答应过蒋叶丽要替何军报仇,替她解开心底的这一道结,只是苦于一方面没有时间,另一方面也无从下手,所以这件事情一直耽搁到现在。 第二天一早,林昆早早的就起床了,路过烤肉店的时候,店门还在关着,这烤肉店早上没有生意,一般都是快晌午的时候才开门,林昆驾着老捷达直奔百凤门舞厅。 蒋叶丽穿着一套嫩粉色的睡衣坐在沙发上,听着林昆讲述完了虎三这个人,她平静的脸色上忽然动了一动,林昆马上机警的问:“怎么,你认识这个虎三?” 蒋叶丽道:“怎么可能不认得,他过去是卢三手底下的三个得力战将之一,卢三现在占据的那些个地盘,至少有三分之一是虎三当初带人给夺来的,没想到虎三现在的境地竟然这般凄凉。” 林昆笑着说:“他现在也什么不好的,难得清闲自在,不用再过打打杀杀的日子。” 蒋叶丽摇摇头,叹了一声笑着对林昆说:“如果现在他的腿没有落下残疾,摆在他面前让他选择,他会选择继续打打杀杀的日子,还是会选择现在的日子?” 林昆想了想,笑着摇头:“不知道。” 蒋叶丽道:“军哥的死我一直怀疑是跟卢三有直接关系,只是怀疑归怀疑,拿不出实际证据就不能对外声张,这么多年过去了,再想回过头去查……” 林昆道:“你就放心好了,现在有了虎三,当年的事情如果真的和卢三有关,虎三作为他的得力手下之一,即便是没有参与,也应该略知一二,只要有线索入手就不怕查不出来。” 蒋叶丽满怀感激的嗯了一声,随口又问:“假如那件事虎三也参与了,你怎么办?” 林昆想了想,笑着说:“交给你来处理。” 蒋叶丽苦笑,“但愿和他无关。” 林昆起身要走,蒋叶丽突然叫住他,“你等等!” 林昆回身坐了下来,笑着说:“怎么了?” 蒋叶丽说:“我听志坚说你从别墅里搬出来了,还骗澄澄说去出差了,为什么?” 蒋叶丽对于林昆来说了,除了情人的关系,还是一个可以说说心里话的人,蒋叶丽的年龄比他大,经历过的事情也多,凡事都会从不同角度帮他分析、宽慰。 林昆也没打算对蒋叶丽有所隐瞒,就将自己和楚静瑶的事情说给她听,听完之后蒋叶丽笑着说:“林昆,你这一招高明呀,三十六计都用上了。” 林昆苦笑着说:“蒋姐,你就别笑话我了,我哪懂什么三十六计,我是真心不想让静瑶再纠结了,她既然迟迟做不了选择,那我就替她选择一把。” 蒋叶丽笑着说:“那你就是误打误撞用了三十六计——欲擒故纵。不过你这欲擒故纵还是有风险的,那男的如果真的像你说的那么优秀,又是楚静瑶最开始喜欢的人,旧情复燃这种事是最可怕的,很有可能你和她再也没机会了。” 林昆幽幽的叹了口气说:“没机会就没机会吧,做出决定的时候,我也没想过要再回去,我的要求不高,只要静瑶和澄澄能开心幸福,我无所谓。” 蒋叶丽笑着说:“你还真是舍得自我牺牲,依我看你是真的爱上了她吧。” 林昆笑着说:“我对你不也一样?” 蒋叶丽说:“那可不一样,你为了楚静瑶可以去死,为了我呢?” 林昆道:“当然也可以去死!” 蒋叶丽凄然而又幸福的一笑,“傻瓜,我怎么可能舍得让你替我去死,要真是遇到那种情况,我肯定会替你去死,留下你在这个世界上愧疚终生。” 林昆哈哈笑着说:“你就那么想让我愧疚难过啊。” 蒋叶丽笑着说:“这样你才会永远记住我。” 两人目光此瞬间一碰撞,顿时一股无法言说的情愫弥漫开来,房间里一下子突然安静了下来,两人本来是对面而坐,渐渐仿佛一股无形的引力将他们彼此吸引…… 红唇深吻,蛮腰酥胸,彼此紧紧拥抱在一起,顿时要将那满床云雨挥洒全城。 蒋叶丽喜欢林昆,但她也知道他绝对是一匹野马,无法为自己停留,但她甘愿留在他身边做他的情人,这是发自内心的喜欢,发自内心的甘愿依附。女人三十四五岁的年纪正是熟韵正浓的时候,蒋叶丽愿意将她人生余下最美的这几年全都奉献给他,假以时日容颜老去、人老色衰,她甘愿悄悄离去。 离开百凤门的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多钟,林昆开着车又悄悄的来到了市中心幼儿园门前的一条巷子里,在这里能看得到澄澄放学,他点了根烟静静的抽着。 没过多久楚静瑶红色的轿跑出现在了视野里,停下车后车上下来两个人,是楚静瑶和潘剑,楚静瑶一身高大上的金领打扮,潘剑大衣加身围着围巾,脚上穿着一双时尚的皮靴,整个人风度不凡英俊潇洒,从远处这么一看,两人还真是般配。 林昆的心里头不由的一阵苦涩,看着楚静瑶和潘剑站在幼儿园的门口成为众人瞩目的焦点,难道澄澄已经开始接受潘剑了?这或许是一件好事吧。 烟已经抽完了,烟屁还在嘴里衔着,林昆的心底从未如此的苦过,不是悲伤,也不是难过,就像是喝了一罐苦胆水一样,将整颗心都浸泡在了其中。 放学的铃声响了,一队快乐的小天使在老师的带领下走出校门,澄澄看上去没有了往日的灵气,一副闷闷不乐郁郁寡欢的模样,他背着书包走到楚静瑶的跟前,看也不看潘剑一眼,甚至和楚静瑶也没打个招呼,兀自的就坐进了车里。 留下楚静瑶一脸的为难,潘剑一脸的尴尬,楚静瑶看着潘剑微微有些歉意,潘剑却顶着尴尬微笑着说:“没关系,慢慢来,孩子毕竟还小嘛。” 楚静瑶点了点头,两人坐进了车里。 看着红色的轿跑离开,直至背影消失在了视野里,林昆已经默默的将祝福送上。 有句话说:真正爱一个人,不是要将她据为己有,而是只要她开心幸福就好。 在咱们林大兵王过去看来,说这句话的人简直是无比的高大上,能有如此的心性,怕是翻遍整个华夏也没有多少,没想到现如今他自己竟成了那高大上了。 回到住处已经是晚上将近五点钟了,路程其实并没有这么远,路上他故意多绕了几个圈子,一边慢慢悠悠的开着车,一边听着cd机里的老情歌,战场上他杀敌不眨眼,不管多么强悍的敌人,只要他有心要拿下,就算拼个你死我活同归于尽也要将对方拿下,可在面对感情的问题上,可不是一厢情愿的鲁莽就是可以的。 林昆刚把车停下,忽然就听身后有人喊他,声音充满了焦急与恐慌,“大……大哥!” 林昆回过头,喊他的不是别人,正是虎三店里的那个女服务员,问道:“小李,怎么了?” 小李恐慌的说:“不好,出大事了,刚才来了一群小混混到店里闹事,把店里砸的稀巴烂,三哥和他们发生了争执,结果被打成了重伤被救护车拉走了,还有那条大狼狗,也被他们给……给硬生生的用刀砍死了,呜呜……” 说着,小李耐不住恐慌的哭了起来,哽咽着说:“三哥让我来找你,我也不知道你具体住在哪儿,幸好一进来就看到你了,大哥你可要帮帮三哥啊。” 林昆的眉头已经深深的皱了起来,不用说肯定是昨天晚上被打的那几个小混混今天找人过来了,虎三一个人肯定抵挡不住,才会落得店毁狗亡人被伤的局面。 林昆平静了下心绪后,对小李说:“小李你先别慌,咱们先去医院看看三哥,等三哥的伤势稳定下来了再从长计议。” 小李连连点头,刚才若不是三哥被台上救护车之前让她来找林昆,她这会儿已经跟着去医院了,三哥一个人受了重伤到医院里,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林昆开着老捷达,拉着小李就直奔西城区这边的一家大医院,到的时候虎三已经被推进急救室里包扎了,找了个相关的大夫询问了一下,虎三伤的不重,浑身上下被砍了三十多刀,但没有能危机到生命的刀伤,暂时只是流血过多,包扎之后输血就没什么大碍了。 一直等到晚上八点多钟,虎三才被从急救室里推出来,此时他整个人被包扎成了木乃伊状,不过精神头看上去还好,不虚弱但却忍着极大的疼痛。 一看到林昆,虎三马上便嚷嚷着大骂起来,“那群王八蛋,等老子好起来了,一定把他们一个个揪出来收拾,砍了我还砍了我的大黑,这仇我必须得报!” 他这么发怒,浑身的伤口又被牵扯的疼了起来,林昆赶紧安慰他说:“三哥,你先好好养伤,后面的事交给我来处理就好。” 虎三满眼感激的看着林昆,“兄弟,都说虎落平阳被犬欺,你三哥我原来叫虎三,现在真应该改名叫猫三了,患难见真情,你的恩情哥哥永生不忘,以后兄弟要是不嫌弃哥哥是个残疾人,有什么用得着的地方,只要哥哥能做到的,就算是舍了这条命也要报答兄弟今日的恩情。” 林昆连忙说道:“三哥,你这是说的什么话,一声兄弟那是白叫的么,你三哥豪气冲天,兄弟我也不能差了!咱们哥俩就别见外了,这事我替你摆平!” 林昆的话音刚落,就听一个阴阳怪气的声音从远处传来:“哟,那躺着的不是我三哥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