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九章:虎三(2)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九十九章:虎三(2)

第五百九十九章:虎三(2) 就听‘轰’的一声闷响,声势凛人仿佛大锤擂在了大墙上,硬挨了一拳的林昆纹丝不动一点反应也没有,挥拳头砸他的那个为首的小青年的胳膊猛的被弹飞了起来,只觉得胳膊上一阵难以形容的麻酥,手腕处被震的像是要断了一般的疼痛,喉咙里忍不住的一声痛叫发出,整个人踉跄向后倒退。 不等这为首小青年倒退站稳,林昆已经转过了身,一张蒲扇大小的手掌铿的一下抓住了他的喉咙,紧接着就见方才还一脸和气的林昆,此时一脸冷然萧杀,语气冰冷的仿佛要穿透人心一般冲即将冲上来的五个小青年厉喝道:“都给我站住!” 这几个小青年平时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混混,仗势欺人、以多欺少这种事干干还行,真的要是碰上了硬茬,他们心里头也发懵,本来刚才还气焰嚣张的,一个个脸上的那表情简直是天下无敌一般,可这会儿他们老大被林昆给抓在了手里像个小鸡崽子一样无助,他们一个个浑身嚣张的气焰荡然无存,傻傻的愣在那儿了。 林昆一声震住了这几个小青年,也不再多言语,单手掐着为首小青年的脖子,就把他给拖到了烤肉店外面,临出大门前换上了一副温暖和蔼的笑容对那两桌子客人道:“今天晚上这是遇到了点突发情况,让大家受惊了实在不好意思,今天晚上的酒水钱全都算在我的头上,改日大家在来光顾啊。” 这两桌子客人确实有些被吓到了,经林昆这么一说一个个都回过了神,本来恐慌的眼神里立马换上了一副深深的诧异之色,诧异的是林昆此时所展现出的霸道,单手抓着为首小青年的脖子,为首小青年只能用脚尖点地,在那拼命的挣扎着,脸色已经憋的有些发紫了,再过上个几分钟差不多就要昏死过去。 林昆把为首小青年往地上一扔,这个刚才还牛x的不得了的小混混,此时只顾着坐在地上两只手捂着脖子大口的喘着气,等脸上稍微有点血色才抬起头看向林昆,眼神和林昆的目光触碰的一下,马上像是被点击一样打了个冷颤,林昆向他走过来,这为首的小青年赶紧哆嗦着嘴唇哀求道:“大……大哥我错了,小弟我有眼不识泰山得罪了高人,以后小弟再见着你一定绕着走……” 林昆冷冷的吐出一个字,“滚!” 这为首的小青年刚要从地上爬起爱,就听林昆的背后呼啸一阵风声,虎三怒气汹汹的冲了出来,他的腿上有残疾,平时走的时候看不太出来,这一跑起来尤其的明显,虎三跑到了即将爬起来的为首小青年的面前,亮起大脚板子重重的就冲他的面门踩了下去,这为首的小青年刚刚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紧接着眼前就一黑,然后头重脑轻的的就仰着后脑壳撞在了地上,就听呼通的一声,那后脑壳和板油马路来了个亲密接触,为首小青年的眼前顿时乌漆漆的黑成了一片,只觉得漫天都是小星星在眼前绕啊绕…… 虎三还没有要罢休的意思,刚才这一脚下去,他似乎找回了当年热血厮杀的感觉,弯下身来扯着小混混的衣领就把他给拎了起来,然后啪啪的两个大巴掌甩了下去,这为首的小青年这一下可惨了,只觉得嘴里头一鲜,两个石牙就飞了出去。 余下的那五个小青年这时都杵在林昆的身后,刚才这为首的小青年仗势欺人瞎嚷嚷之际,他们一个个的嘴上也都没闲着,此时见自己的老大被打成了狗熊模样,知道今个哥几个倒霉,遇到了个真正的狠茬,一个个石化般的动也不敢动。 不动不代表不挨收拾,虎三修理完了为首的小青年后,回过头就将拳头砸向了这五个小青年,林昆本来是站在五个小青年的身前,此时赶紧闪到一边。 虎三一拳砸中了一个小青年的面门,将这个看起来不足二十岁一头黄毛的小青年直接砸了个大趔趄,紧跟着又一拳砸过来,直接将这小青年砸的后仰着摔在了地上,而后又是一连串的拳影扑朔,把剩下的那四个小青年全部撂倒。 林昆站在一旁静静的看着,嘴角勾起了一丝笑意,从虎三打人的套路来看,刚才他在屋里头没吹牛,他的手上绝对有功夫,只是可惜了腿上有残疾,拳头上的力道是要配合着双腿才能完全发出的,腿上立地不稳拳头就发不出百分之百的威力。 “滚!” 虎三冲着躺在地上咿呀痛叫的小混混们大吼一声,他的额头上渗出一层吸汗,气喘吁吁,林昆很能理解他此时的心情,过去在道上也算是个人物,结果现在沦落到被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逼上门的地步,今天若不是林昆在这替他撑了门面长了底气,他这间赖以生存的烤肉馆恐怕要面临灭顶之灾,可别小看这几个不入流的小混混,他们别的本事可能没有,但砸场子搞破坏的本事却是一流。 林昆望着几个小混混狼狈逃窜的背影,忽然间有些担心的对虎三说:“三哥,他们还有别的后台么?” 虎三鼻孔里冷哼一声,道:“有!这附近的一片都归乔老六那混蛋管,我当年在道上叱咤风云的那会儿,他乔老六就是我手底下的一个跟屁虫,现在有了点实力就派手下的几只苍蝇来恶心我,等再见到他我一定狠狠的揍他一顿!” “三哥,还是小心点的好,那乔老六既然过去是你的手下,现在派他的手下来找你的麻烦,就肯定不是一个念旧情的主,这种人心狠手辣什么事都干的出来。” “嗯。”虎三点了点头,冲林昆咧嘴一笑,拍了拍林昆的肩膀说:“走,林兄弟,咱们继续回屋喝酒去,刚才这一顿拳脚动弹,一身酒劲儿都散没了,今天我高兴,你怎么也得陪哥哥一醉方休,否则以后我不认你这兄弟!” 虎三是一个耿直的性情中人,林昆愿意和他这样的人结交,两人回到了烤肉店里以后,那两桌子的客人还没有吃完,看着两人的眼神里都数不出的畏惧。 林昆一脸慈眉善目的笑向两桌客人解释道:“各位,刚才实在不好意思,你们也看出来了,那几个混混纯是来这儿闹事的,不过各位放心,有我们在,保证大家伙吃的安安全全,还是那句话,今天晚上酒水免费算在我头上,大家吃好喝好。” 林昆顺手拿起桌上的一瓶酒,冲着两桌客人敬道:“这一瓶酒我林昆敬各位。” 言罢,一瓶酒咕咚咕咚的就喝了下去,顿时博得这两桌客人满堂的喝彩。 虎三也来了兴致,拎起一瓶酒也走了过来,冲在座的众人笑道:“我是这儿的老板,我兄弟既然把各位的酒水包了,那我也得有点态度不是,今天晚上各位的单都免了,以后常来常往的捧捧我虎三的生意就成,这一瓶我敬诸位。” 刚刚酒水免,现在连单都免了,这两桌的客人顿时一片欢呼,也都跟着举起酒杯干杯,气氛一下子高涨了起来,诸人的心中都不禁的将林昆和虎三高看了一等,这以后家里人或者朋友聚会吃饭什么的,还用说,肯定往这儿领。 开饭店和开酒吧、舞厅几乎都是一个道理,靠的就是人气和口碑,今天晚上林昆要不牵这个头这么安抚这两桌客人,赶明儿这饭店里闹事的消息就会传开的周围人尽皆知,到时候饭馆的名声一下子就臭了下来,谁还来吃饭? 林昆和虎三做回了座位,虎三冲林昆竖起大拇指,小声的笑着说:“兄弟,还真有你的,你这脑袋瓜子可真活跃,不去做买卖都可惜了,要不我这饭店算你一成股份?” 虎三为人豪爽,但还没豪爽到刚认识几天的朋友就给饭店股份的地步,他要将饭店的股份让出一成给林昆那可不是白让的,他刚才见林昆的身手出奇的好,要是有林昆在这里镇场子,周围的那些小混混再想要来捣乱可得掂量掂量了。 虎三过去打架是把好手,就他手上的功夫对上十个八个的普通小混混绝对没问题,关键他现在腿上有残疾,不认命不服输也不行,正好也觉得林昆是个可交之人,所以才将橄榄枝伸了出来。 林昆没有想太多,不过也没有答应,“三哥,你的好意我心领了,但这份大礼我不能收。” 虎三脸色一板,摆出一副不高兴的神情道:“兄弟,莫不是你嫌这买卖太小了,看不上哥哥这买卖?” 林昆连忙说:“三哥你可千万别误会,我林昆绝对没有这个意思,你这饭店的股份我肯定是不能要,不过以后我经常来吃个饭什么的肯定有,到时候三哥免我几次单子就成了,哈哈。” 林昆这么说可不是为了占那几顿饭的便宜,而是这虎三一脸的坚持,自己要不收受一些好处,就虎三这豪爽耿直的性格,心里头肯定不得劲儿。 虎三道:“这也成,只要是兄弟来,我虎三保证好酒好肉伺候着,来,干杯!” 两人又开始对瓶吹。 两桌客人吃了一会儿后便散了,离开前都过来向虎三和林昆告辞,已经晚上十点多钟了,虎三冲那女服务员摆摆手说:“小李啊,别忙活了,赶紧回家吧,剩下的那点东西我自己收拾就行了。” “这……”服务员小李有些犹豫,哪有服务员留活给老板干的。 “别这个那个的了,三哥让你走你就走,你奶奶不是岁数大了需要照顾么,赶紧回家吧。” “哦,谢谢三哥。”小李还真急着回家照顾奶奶,进了后厨换了衣服就出来了。 “等等!” 小李刚要往门外走,突然被虎三给喊住了,小李心里头想,自己老板这莫不是要反悔了?哪知虎三却是说道:“你奶奶明天不是要去医院检查么,去吧台后拿五百块钱先用着。” “三哥……” “别磨蹭了,快去!” “谢谢三哥!” 小李走后,林昆笑着说:“三哥,你对这小姑娘有意思吧?” 虎三马上白了林昆一眼,笑着说:“你小子瞎说什么,哥以前是混江湖的,啥靓妹没见过,这妮子长的着实一般,不合你三哥的胃口,你三哥只是心善罢了。” “哈哈。”林昆打了个哈哈不再点破,随口问道:“三哥以前是跟谁混的?” 虎三喝了一口酒,啐了一口唾沫骂道:“md,跟谁混的,跟卢三那老王八蛋!” 林昆听了后点点头,心里头忽然想起了什么,卢三不就是之前疯皇集团拍卖会上遇见的那个猥琐老男人么,之前也是听蒋叶丽提起过,当初何军的意外身亡可能和他有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