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九十三章:送别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九十三章:送别

第五百九十三章:送别 林昆把行李包往阁楼的地板上一丢,坐到窗台上点了根烟,烟丝袅袅攀上脸颊,窗外的风景孤独又美丽,头顶的坡天窗谢落下几缕明媚的阳光乍眼。 以后他就打算睡在这阁楼上了,他喜欢头顶的坡天窗,拉开百叶白天的时候可以看到蓝天白云,晚上可以看到星空闪耀,他最喜欢的还是下雨或下雪的天气。 手机响了,是陆婷打来的,林昆笑着接听了电话,陆婷声音平静的说:“找到住的地方了?” 林昆笑着说:“嗯。” 陆婷问:“怎么回事?” 林昆笑着说:“没什么,想出来一个人静静。” 陆婷笑了一下说:“真没想到,堂堂的漠北狼王原来还是个情种呢。” 林昆干咳了两声:“我也是个男人嘛,儿女情长总是有的,不准笑话我。” 陆婷笑着说:“静瑶是个好女孩,能娶到她的男人都是好福气,你就这么甘愿退出?” 林昆笑着说:“陆大美女,你调查过了?” 陆婷笑着说:“你说呢,别忘了我是搞什么工作的,你肩负着保护小雅的任务,我必须时时关注你。” 林昆后背把往窗框上一靠,两条腿翘着二郎腿放在了窗台上,笑着说:“是不是我的什么事情,你都知道?” 陆婷笑着说:“差不多吧。你从别墅里搬出来,小雅的安全怎么办?” 林昆笑着说:“国安局的情报处还真是厉害啊,看来我以后要干什么坏事得注意了,别让你抓到把柄。小雅的安全我会安排志坚盯着的,你不用担心。” 林昆突然话锋一转,试探的笑着问:“我兄弟人不错,家世又好,你还犹豫呢?” 陆婷笑着说:“这是我的私人感情,我可以选择不回答。” 林昆笑着说:“有什么不好意思的,大家都这么熟了,又是特别行动处的同僚,你告诉我你心里怎么想的,放心吧,我肯定不会告诉我兄弟的。” 陆婷笑着说:“我不相信你。林昆,我希望你能明白保护小雅安全的重要意义,你搬出别墅我没有意见,但一旦发生什么情况,你一定要最快响应。” “放心吧,小雅真要是发生了什么事,我林昆就是把头割下来也得保证她平安无事。” “好,这句话我信你!” “切,你就是对我有偏见。”林昆嬉笑着说:“陆大美女,我兄弟难得对人衷情,这小子是真喜欢你,考察的差不多就得了,别总钓着人家的胃口……喂,喂,挂了?”林昆笑着摇头,嘟囔道:“这妮子还挺腼腆呢。” 陪自己买家具的人林昆已经想好了,非一个人莫属,这人就是他的发小张大壮。 张大壮在中港市待了这么多年,对这座城市早已经是门儿清了,挂了陆婷的电话,马上就给张大壮打了过去,张大壮每天就是摆弄些花花草草的,时间充裕的很,林昆一说要他陪着去买家具,张大壮马上就痛快答应了,开着林昆送给他的那辆楚静瑶之前开的卡罗拉,就直奔‘青山绿水畔’来了。 住房子林昆会,买家具他可不在行,张大壮过来是提前看一下房子,拿尺子量量尺寸,到时候好按照尺寸买家具。 有张大壮这个半专业的人在,林昆倒也省心了,张大壮量完各个位置的尺寸后,两人便开着车到了中港市最大的一家家具城门口,家具城的门口停满了车,两人开着两辆车找车位,张大壮好不容易找到了个车位停了进去,林昆却还在找车位,早知道这家具城的车位这么紧张,两人就开一辆车来了。 费了九牛二虎之力,终于停好了车,林昆和张大壮挨着家具商城每一层逛了起来,林昆负责看样式,按照他喜欢的风格来,张大壮则负责砍价鉴别质量,两人打小就是发小,这买东西配合起来也是十分的默契,再加上林大兵王现如今也不怎么差钱,在商场转了两个多小时,所有的东西就已经买的差不多了。 张大壮累的口干舌燥,讲价可是个苦差事,所有的东西差不多都买完了,两人坐在了商场里免费休息的长椅上,张大壮拧开了矿泉水喝了一口,才想起来问:“昆子,你放着好端端的别墅不住,怎么突然搬出来了?” 这其中的事林昆不打算和张大壮细说,轻描淡写的笑道:“住腻了,出来换换感觉。” 张大壮道:“不会是和你媳妇吵架了吧?” 林昆笑着说:“大壮,你就别瞎想了,这个真没有,怎么回事你也别问了,记得这事也别和你妈你妈说,免得他们好替我操心了。” 张大壮一脸耿直的说:“可,可我跟我媳妇说了。” 林昆笑着白了他一眼:“说啥了?” 张大壮说:“我说我陪你出来买家具啊。” 林昆也拧开矿泉水瓶喝了口水,笑着说:“这还不简单,你就跟她说我的酒吧装修,需要买一批新的家具,这谎多简单。” 张大壮挠挠头,一脸憨厚的说:“可我从来没跟我媳妇撒过谎呢,撒谎我心里不得劲儿。” 林昆白了他一眼说:“那要你爹你妈替我操心你心里就得劲儿了?或者你干脆告诉你媳妇,这事别让她跟你爹妈说不就完了,你这脑筋就不能转个弯儿?” 张大壮嘿嘿直乐,一脸的憨相,刚才他和那些个卖家具的商家讨价还价的时候可不是这个模样,那会儿他自信而又多谋,把那些商家砍的晕头转向。 所有的东西都买完了,也已经是中午了,林昆和张大壮就地找了个面馆吃了顿拉面,吃完饭从面馆里走出来,林昆兜里的手机响了,是朱老的电话。 林昆不敢怠慢这位燕京城里的大佬,掏出电话摁了接听键,“朱老,你好。” 电话里朱老的声音很矍玥,“小友,我朱某人要离开中港了,能过来送别我一下么?” “朱老你要走了?我还没请你吃饭呢!” “这饭留着以后再吃,我待会儿就去机场了,小友方便的话,分别前咱再见一面。” “好的,朱老!” 林昆挂了电话,对张大壮说:“大壮,我的这些家具得拜托你了,我临时有点事得去机场,你今天下午就在我房子那盯着那些人把家具给我放好喽。” 张大壮拍着胸脯保证,“放心吧昆子,没问题!” 林昆拍拍张大壮的肩膀,“辛苦了。” 张大壮不愿意的道:“说这些干啥,咱们是兄弟。” 林昆开着老捷达直接奔赴机场,朱老很器重他,这让他很感激,他倒没想过要借着朱老的实力如何如何,而是打心眼里对这位燕京城里的大佬钦佩,朱老年轻时的事迹林昆听说过不少,写出一本书的话,就是一段英雄传奇。 老捷达停在了飞机场的停车场上,林昆站在非常的大门口等朱老,那辆黑色的挂着燕京牌照的奔驰车缓缓的停了下来,老管家下车替朱老打开车门,朱老一身中山装围着个藏青色的大围巾,头顶上白发苍苍,脸颊上皱纹叠着,一双眼睛却是炯炯有神,整个人看起来有一股说不出的高大气质。 “林小友!” 朱老看到林昆在等他,脸上顿时笑开了一朵花,朱老常年深居燕京朱府,上了年纪之后待人待事一向是古井无波,高兴了只是淡淡的一笑,不高兴了也是淡淡的一笑,他的内心对于外人来说就像一湾看不透的湖水一样深邃。 来了中港市之后,朱老脸上的笑容比平时任何时候都声动,而且这笑容时时挂在脸上,别人不知道怎么回事,但作为贴身的老管家心里却是明镜的。 老管家跟在朱老的身后,朱老对于他来说不亚于亲生父亲,朱老高兴他也跟着高兴,另外经过多重的调查和判断,他心里对林昆的印象也非常好。 小梁和小陈跟在老管家的身后,上次交手之后,两人对林昆这个漠北狼王的实力相当认可,过去总以为漠北狼王的传闻过于夸大,交过手之后才一改前观。 林昆笑着一一打过招呼,话锋最后转到朱老这,“朱老,您怎么不在中港市多待几天?” 朱老笑着说:“家里头的琐事太多,我在这多待一天,家里就多乱一天,趁着家里的那些小辈们没有把朱家的房顶给掀起来,我得赶紧回去镇压下来。” 林昆说:“那等您下次再来中港市的时候,我一定得请您好好的吃顿饭。” 朱老笑着说:“好!本来这回我也想要去你家里坐坐,尝尝你那漂亮媳妇的手艺,只能等下次了,你们年轻人腿脚灵便,出远门也方便,日后要是到了燕京城,一定要来家里坐坐,我让家里人给你准备个满汉全席。” 林昆笑着说:“一定一定。” 老管家站在朱老的身后提醒道:“朱老,我们的飞机已经到了,在这不能停太久。” 朱老点点头,转而笑着对林昆说:“林小友,看来咱们得告辞了,来日方长,日后要是有什么地方我朱某人能帮上忙的,尽管找我,不必客气!” 林昆笑着说:“林昆先谢过朱老!” 朱老笑着说:“别左一句朱老,右一句朱老的叫着了,叫朱爷爷吧,我这个年纪自诩一声爷爷不算占你便宜吧。” 林昆笑着说:“不算,朱爷爷。” 朱老脸上的笑容顿时更加灿烂,自己的孙子喊自己爷爷了。 林昆一直送朱老到私人飞机上,飞机隆隆的起飞,林昆站在飞机场上仰头凝望,飞机上朱老一脸欢笑的对老管家说:“小管呐,刚才我真想直接把那小子给拉回燕京,让他天天守在我身边,没事陪我下下棋聊聊天。” 老管家笑着说:“朱老,会有那么一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