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九章:雪糕 - 神兵奶爸

第五十九章:雪糕

第五十九章:雪糕 在餐厅里饱饱的美食了一顿,林昆拎着两包额外打包的饭菜从餐厅里出来,天空中阳光明媚,照耀的远处的海面一片金光闪闪,湛蓝的天际下甚是美丽。 开着车到了北城区的区医院,把打包的饭菜给张大壮夫妇送过去,这夫妇俩正好还没吃饭,何翠花一边喂张大壮吃饭,张大壮一边把林昆上午离开后的事情说了一遍,黄飞那小子还算挺听话,乖乖的派人送了两万块钱过来,也派人去把砸烂的花摊收拾干净了,林昆点点头,还算满意。 林昆没有在医院里多待,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幼儿园,昨天他刚沈曼剿了一个西域扒手团伙,担心那伙子人还有残余的,会来伤害澄澄报复他。 这会儿刚刚中午十二点多一点,孩子们还在午睡,幼儿园里一片安静,就连门卫的老大爷,也坐在门卫室的窗户后面打盹,林昆也没想惊动澄澄,他把车停在了幼儿园门口的一棵大梧桐树下,躺在车里开着车窗,cd里放上一首安静的老歌,蝉鸣阵阵,小风几许,倒也十分的惬意。 不知不觉的,林昆竟然眯了一觉,要不是旁边有人敲车窗,他还能再多睡一会儿。 敲车窗的不是别人,竟然是沈曼! 沈曼穿着一身警服,头发盘扎在脑后,只留下几缕青丝垂在鬓角耳畔,看上去十分的飒爽,她故意冲林昆挑了挑眉头,问道:“你怎么在这儿?” 林昆揉了揉惺忪的眼眶,咧嘴笑道:“我来站岗,怕昨天那伙西域扒手还有残余的,别伤害了我儿子。”狡黠的一笑:“沈大警花,你怎么在这了?” “跟你想的一样,怕那伙西域扒手还有残余的会来伤害孩子,就带了两个同事过来看看。”说着,她眼神向旁边的一辆白色的警车指了指。 “哦?”林昆咧嘴笑道:“没看出来你还这么有心呢,谢谢啦!” “你不打算打开车门请我进来坐坐?”沈曼眉头淡淡的一皱,反诘道。 “哦……哈哈!”林昆笑了两声,赶紧打开车门:“沈大警花,快请进!” “哼!”沈曼淡淡的哼了一声,像是在责怪林昆的不绅士,坐进了车里后左右看了看,冲林昆问道:“你这车的内饰不错嘛,改装过的吧?” “您慧眼如炬,确实改装过。”林昆笑着打趣道。 “我刚才看你的机关盖了,上面额外开了两个通风口,发动机也换了吧?” “对对对,这你都看出来了?” “我可警告你,这车你想怎么改都不关我的事,但你可别去参加什么地下赛车,要是落到了我手里,肯定不会轻饶你。”沈曼严肃的警告道。 “地下赛车?”林昆哈哈一笑,道:“沈大警花,这你可是冤枉我了,我林昆可是堂堂正正的守法公民,那种违法乱纪的事,才不会去干呢。” “不会干最好。”沈曼话锋突然一转:“上午的那几个山寨和尚怎么回事?” “你不都把他们抓回去审了么,还来问我?” “我是问你怎么会撞上他们。” “哦,事情是这样的,我的一个朋友之前被他们给骗了,今个洗桑拿的时候正好碰上,我又恰好从那路过,就给撞上了,也算他们倒霉了。” “嗯,他们确实挺倒霉的。”沈曼淡淡的道:“两个中度的脑震荡,一个断了胳膊,一个脖子受了重伤,还有一个鼻梁粉碎性骨折,你下手可真够狠的。” 林昆呲牙一笑,道:“不是我下手,对付那些恶人就得用恶办法,你规规矩矩跟他们讲道理,他们会听么?就像昨天的那群西域扒手吧,要不是我及时出手,你还不被他们给xxoo了啊。说起来,沈大警花你是不是该谢谢我啊?” 沈曼的脸顿时一红,不是因为的,而是那句‘xxoo’,她都二十几岁的人了,当然听得明白那是什么意思,眼神幽怨的瞪了林昆一眼,瞪他说话不注意。 林昆一副吊儿郎当的表情,全然不在意,这时正好有个卖雪糕的从旁边经过,他透过车窗冲那人招手喊道:“嘿,哥们,来两根最贵的雪糕!” 卖雪糕的那哥们屁颠的跑过来,拿着两根雪糕递给了林昆:“老板,一共十块钱。” 林昆接过雪糕,自己留了一根,另一根递给了沈曼,沈曼心中暗说这厮还挺有眼力见的,大热天的还知道买根雪糕给她吃,而且还是最贵的。 哪知,她心里刚对这厮产生点好印象,就眼睁睁的看着这厮把手指向她,冲卖雪糕的那哥们说:“找她要钱。” 沈曼心里这个气啊,卖雪糕的哥们已经朝她看过来了,她总不能当着人家卖雪糕的面,一点风度也没有吧,笑容僵硬的从兜里摸出了十块钱递过去。 卖雪糕的哥们刚走,她就咬牙冲林昆喊道:“你……” 林昆吊儿郎当的一笑,挥着雪糕打断她道:“就当是你谢我的了,昨天要不是有我在,你这如花似玉婀娜性感的身子,恐怕就被那群西域混蛋糟蹋喽。”说着咬了一口雪糕,不顾旁边沈曼气红的脸颊,咧嘴笑道:“还挺甜的!” 沈曼的胸口剧烈的起伏了一下,恨恨的呼出一口气,咬了一口雪糕,要不是知道这混蛋的身手了得,她肯定会马上动手狠狠的修理他一顿! 雪糕吃了不到一半,沈曼忿忿的就下车走了,望着美女警花短裙下那来回摆动的大屁股,林昆不禁暗暗的咽了口口水,这里面的料得多足啊! 有林昆在这盯着,沈曼也就放心了,她坐回了警车后,就吩咐两个同事开车回去,车上的两个同事见沈曼脸色不对,心中还暗暗诧异呢,这过去还真没听说哪个男人能把沈大警花气成这样,一般来说敢招惹沈大警花的男人,最后都不会有什么好下场,轻者伤筋动骨,重者腿断胳膊折……两个同事对视一眼,同时将意味深长的目光看向了沈大警花。 林昆一下午都守在幼儿园的大门外,他不想打扰儿子上学,就没去惊动澄澄,中间他看到澄澄的班主任冯佳慧,一个人悄悄的拿着电话站在了幼儿园里的滑梯旁,她眉头蹙起一脸为难的样子,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 林昆只是稍稍的一猜测,并没有去多想,虽然跟冯佳慧有过两次接触,对她的印象不错,但毕竟不是什么熟人,没有必要去替人家瞎操心。 快放学的时候,楚静瑶打电话过来,说她今天晚上要加班,让他晚上别忘了去幼儿园接澄澄,林昆笑着答应了,并没有告诉楚静瑶他现在就在幼儿园门口,主要是怕引起楚静瑶不必的担心。 一下午的时间很快就要过去了,临近放学,马上就陆陆续续的有车开过来,很快就将幼儿园的大门口塞的满满的,远远的林昆看到了李春生辆白色的霸道,这小子也看到了他,屁颠屁颠的就跑了过来,呲牙笑道:“师傅,你在啊!” “昂!”林昆笑着答了一声,打开了车门,李春生麻溜的坐了进来。 林昆突然想到很好玩的一件事,李春生要是真拜了自己为师,那他就和澄澄平辈了,以后澄澄见了他就叫大师兄,那苏有朋见了澄澄呢,应该叫叔叔? 当然,小孩子不会像林昆想的这么复杂,李春生见林昆嘴角不经意的露出笑容,笑着问道:“师傅,你想什么没事了,怎么还偷着乐呢?说出来,让我也跟着高兴高兴。” 林昆坏笑的看着李春生,道:“你想没想过一个问题,你要是拜了我为师……” 李春生马上风风火火的抢答道:“我就走上了修炼武学的康庄大道,将来行侠仗义,做一名现代的大侠!” 林昆笑着摇头,这小子确实二的不轻,正常人谁能像他这么成天惦记着当大侠?一句话说白了,还是家里有钱把他给闲大发了,林昆接着坏笑着说道:“你说的不对,你要是拜我为师了,那你就和我儿子是平辈的了,以后我儿子看见了你得叫大师兄,那你外甥得叫澄澄什么?叔叔?” 李春生顿时一阵的汗颜,过了好半天才说:“师傅,小孩子不兴这个。” 林昆哈哈的一笑,正好放学铃声响了,两人都下车到学校门口去接孩子了。 冯佳慧领着班级里的孩子出来,澄澄和苏有朋走在一起,赵洋放学后跟付国斌回家,就没跟出来,看见了林昆和李春生后,两个小家伙兴奋的就跑过来了,澄澄跟李春生打招呼,苏有朋跟林昆打招呼,两个小家伙还都挺有礼貌的。 林昆过去跟冯佳慧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带着澄澄回到了车里,澄澄一看到改装后的捷达,马上就惊讶的称赞了道:“哇,爸爸,你的车好酷哦!” “没你妈妈车库里的车酷。”林昆笑着道。 “爸爸,你说的不对。”澄澄打开车门,坐进了车里,一本正经的冲林昆道:“妈妈的车和爸爸的车是不一样的酷,还是爸爸的车更男人一些!” “呵,你小子还懂的挺多呢。”林昆笑着道:“今天在学校有没有不乖啊?”发动了车子,开始慢慢的把车到处去。 “当然乖了,爸爸,我可是我们班的三好学生,今天老师白颁发奖状呢。”说着,小家伙从书包里拿出了个奖状,递到了林昆的面前。 “哟呵,我儿子这么厉害呢!”林昆停下车,接过奖状摊开来看,上面写着:楚澄同学学习成绩优异,乐于助人,遵守学校纪律,特发此奖状鼓励。 “儿子,咱把这奖状拿给你妈妈看看?”林昆笑着提议道。 “好!”小家伙兴奋的道,但马上又改口了,道:“还是别了,爸爸,妈妈下午给我打电话了,说她今天很忙,让我跟你回家,别去打扰她。” “哦?” 楚静瑶还真没跟林昆说这事,但现在既然知道了,也不好带着孩子去打扰她了,他笑着对澄澄道:“没关系儿子,爸爸先带你去吃好吃的,然后咱们回家等你妈妈,你妈妈回家了就能看到澄澄的三好奖状了。” “好!”小家伙兴奋的道。 爷俩开着车高兴的离开,路过学校门口的时候,林昆特意多看了冯佳慧一眼,她脸上挂着微笑,正和一个家长子在说话,不像是遇到了什么难事的样子……

下一篇   第六十章: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