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九章:不讲理的中年夫妇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八十九章:不讲理的中年夫妇

第五百八十九章:不讲理的中年夫妇 林昆和售楼小姐循声看见,就见售楼大厅的角落里,一对四五十岁的中年夫妇,正在对一个售楼小姐大吵大叫,侧耳听了一会儿便听出了个大概,这对夫妇前段时间交了定金,但突然房子又不想买了要退,但开发商不同意。 买卖房屋对于普通的家庭来说绝对是一件大事,许多人辛苦劳动了一辈子,最终也只能勉强换一个安稳的窝儿,但卖房子对于开发商来说同样也是大事,尤其在现在这种经济大环境不好的状况下,能卖出去一套是一套。 林昆身旁的售楼小姐皱着眉头一副很同情的模样小声嘟囔了句:“怎么又来了。” 林昆笑着说:“这里面怎么回事呀?” 售楼小姐回过头不好意思的看着林昆,说:“那对夫妇前段时间来交了定金,说是要买房子给儿子当婚房用,结果这边房子刚定下来,他儿子就和未婚妻分手了,眼看着儿子的婚结不成了,再加上现在的楼市不景气,他们铁定了心思认为楼市都跌,所以就来吵着闹着要退房,已经闹了好几回了。” 林昆道:“那你们领导就不出来调节一下?” 售楼小姐说:“调节了,但是没用。他们当时买的那个户型是超大户型,这种户型整个小区里也不多,他们看中户型的时候另外也有一个人看中了,本来对方是先付了定金的,后来硬是被他们央求着把定金退给了人家,收了他们的定金,现在他们说要退房,我们领导倒也没说什么,但按照协议定金是肯定不能退给他们的。” 听到这,林昆点点头说:“协议签了就该认账,这事不很好解决么。” 售楼小姐气不打一处来的接着说:“可这对夫妇根本就不认账,还要求定金必须退给他们,开发商这边又不是做慈善机构的,另外那户型也确实不好卖,双方就这么僵持下来了,每次他们来我们领导都躲着,只是苦了我们那小同事了。” 说到这,售楼小姐又一副同情的口气说:“刚刚高中毕业,来这才没干多久,就摊上了这么一对难缠的夫妇,也真是够她受的了,好几次都被气哭了呢。” 林昆抽出根烟雪茄叼在嘴角,售楼小姐看的一愣,然后很溜的拿出打火机替他点着。 林昆诧异的看了售楼小姐一眼,这服务员简直太有意境了,深深的嘬了一口雪茄之口,便向那对中年夫妇的方向走了过来,回过头身边的售楼小姐:“你们都是同事,怎么不帮帮那小同志。” 售楼小姐叹了口气说:“谁敢帮啊,我们领导都被那对夫妇挠过,大家都是出来上班赚钱的,没必要把命搭上。” 林昆笑着开玩笑说:“你们这帮子同事也太没人情味了。” 售楼小姐脸颊微微一红,恍然间回过神,伸出手拉住林昆的胳膊:“先生,等等!” 林昆被她拉的停了下来,“怎么啦?” “你这是要过去?” “对啊,凑凑热闹去。” “那你去吧,我……我不去了。”售楼小姐一副怯弱的模样,把衣服袖往上提了下,露出半截白皙但明显乌了一大块的皮肤来,仔细的辨别下能看的出来,那是被牙齿咬的。 “我靠,这么生猛!”林昆惊诧道,看看售楼小姐,说:“好吧,我自己过去。” “你小心点。”售楼小姐小声的说。 林昆叼着雪茄,晃晃荡荡的走了过来,这对夫妇正指着鼻子冲那售楼小姐一顿乱喷呢,说的话虽然不带脏字,但都挺难听的,这让人不禁的想到一个现实——流氓不可怕,可怕的是流氓有文化。 这对夫妇的种种表现绝对算得上是流氓,只有流氓才能这么的耍无赖,虽说老百姓大多的时候都是弱势群体,开发商是强势的一方,但眼下的情况绝对不是咱们常规所想的那样的,这对夫妇的穿着都不差,两个人还都戴了个眼镜,一看就是受过高等教育坐在办公室里的知识分子,不是知识分子也骂不出这不带脏字却别带脏字还难听的话来。 售楼小姐被骂的低着头,帘前的头发挡在面前,看不清她长的什么模样,但却能想象的到她此时是多么的委屈,领导处理不了的事情让她出来当挡箭牌,就因为她时运不济摊上了这一对难缠的客户,这对夫妇比她父母的年龄都要大,可为什么还是这么不讲理,她只是个刚刚高中毕业的孩子,他们就不能…… 委屈的泪水吧嗒一声落在地上,售楼小姐的肩膀轻轻的抖动着,这对中年夫妇却仍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嘴上是什么难听说什么,为了自己的一点私利无赖撒泼不说,还一点都不考虑人家孩子的感受,他们甚至一点都没有想过,自己也是做父母的,自己也有孩子,自己的孩子被人这么骂是什么滋味。 “两位,打扰一下。”林昆站在中年夫妇的身后,一脸彬彬有礼的说道。中年夫妇闻声停下来,一脸狰狞的回过头,两双眼睛里的无尽怨气顿时射在了林昆的脸上。 “干什么!” 中年女人厉声道,这一点也不友好的态度,不夸张的说就像是要吞了林昆一样。 林昆浑身打了个冷颤,乖乖的好凶悍的中年八婆,书中常提及的母夜叉大概说的就是这种类型的女人吧,长相丑陋,呲牙咧嘴,鼻孔里能塞下两颗板栗。 “我,我想问一下,厕所在哪?”林昆被这母夜叉已经吓,顿时忘记了事先想好的台词,咱们林大兵王一向是面对生死都不惧,此时却被这母夜叉给吓的一愣,可见这母夜叉的骇人程度绝非凡响。 周围无数双眼睛都在那眼巴巴的看着呢,以为这位临时出现的大兄弟能有所作为,看着此时的画面,众人的心底顿时凉了半截,所有的期望都破灭了。 “你当我是关厕所的所长么?这种事情你应该去问所长去,你的脑袋是怎么长的,发育不全智商不足么,像你这种智障的人,就应该早点离开人世,省的给国家添负担……” 这噼里啪啦的一顿臭骂,你绝对挑不出脏字,但听在耳朵里却比脏字还要难听。 林昆只感觉面前无数的小金星在环绕,尼玛,这世间竟有如此可恶的老女人! 林昆狠狠的吸了一口雪茄,然后劈头盖脸的一口浓烟就吐到了这中年女人的脸上,这中年女人一个大喘气将这二手烟都吸进了嘴里,呛的大声咳嗽了起来。 总算是暂时安静了一下,旁边的中年男的一见自己老婆吃亏了,这还了得,直接张牙舞爪的就要和林昆干,挥着那干瘪瘪的拳头就向林昆砸过来,结果被林昆轻松的攥在手里,这中年男的更特么的无赖,嘴里骂骂咧咧的吼叫道:“小子,我告诉你,我有软骨病,把我弄骨折了这辈子有爹养了!” 这对夫妇可恶归可恶,但林昆没有和他们动手的心思,很从容的笑着说:“大叔大妈你们先消消气,我过来是解决问题的,你们别这么针对我好不好。” 一听说解决问题,这对夫妇脸上的表情马上就缓和了下来,互相看了一眼后一起看向林昆,中年女人不屑的说:“你能解决什么问题,这儿开发商的领导都解决不了的问题,你能解决了?” 林昆笑着说:“你们不就是想要退房子么,这事容易。” 中年男人说:“你说的可轻松,怎么容易?你能帮我们把定金要回来?” 林昆笑着说:“我还真就能把定金还给你们,不过你们得答应我个条件。” 这对中年夫妇穿着不差,看上去也是有文化的人,但其实家境也不是多么的富裕,真要是富裕的话也不至于为了点定金在这张牙舞爪的要拼命一样。 一听说本金能回到手里,两人的脸上马上露出兴奋的神色,互相看了一眼后说:“什么条件?” 林昆看看始终低着头的售楼小姐,肩膀越颤越明显,那黄豆粒大小的眼泪吧嗒吧嗒的直落,林昆的眼中露出一丝怜悯,对中年夫妇说:“大叔大婶,你们也都是当父母的人了,你们的孩子要是被人这么骂的话,你们心里是滋味么?” 中年夫妇脸色尴尬,中年女人强词夺理的说了句:“我们也没办法啊,血汗钱呐。” 林昆笑着说:“行了行了,那咱就先不说这个了,谈谈条件吧。我把本经还到你们的手上,你们得很真挚的像人家小姑娘道个歉,大婶你也得向我道歉,我不是智障。” 夫妻俩又对视了一眼,脸上隐隐有些为难,但一想到这事从头至尾毕竟是自己理亏,更重要的是那定金对于他们来说很重要,一起点点头答应了。 周围远远的围观了不少的售楼处工作人员,林昆冲刚才招待他的那个售楼小姐招呼道:“去把你们领导喊出来!” 话音刚落,还不等那售楼小姐做出反应,另一边走廊的一个办公室里,一个胖胖乎乎的中年男人走了出来,脸上一副谄媚的笑容冲林昆说:“我是这儿的经理。” 中年妇女一看到这中年男人,马上那泼妇的脾气又来了,上来就是一顿臭骂:“你个上辈子吃了太多猪食,这辈子又投胎做主的东西,你不是不在么,怎么又跟你王八师傅学会了缩头的功夫,以为躲在办公室里就没事了……” “停!” 林昆赶紧挥手制止道:“大婶,咱们是解决问题的,你要是再骂人我可走了。” 中年女人赶紧闭嘴不说话,但眼神依旧狠狠的剐向售楼经理,这售楼经理浑身不舒服的站在那儿,之前肯定没少在这中年女人的手底下吃亏。 林昆把解决的方案从头到尾说了一遍,方案很简单,这户型不是不好卖么,他来接手,左右他今天都要买一个新房子,大了小了的他不在乎,反正他又不差啥钱,他马上就可以跟开发商签订购房合同,并且全额付款,但前提是开发商得把定金返还给这对夫妇。 围观的众人全都拍手对林昆的做法叫好,一个个也都对他心生崇拜,站在眼前一直低着头的售楼小姐这时也微微的抬起了头,那一张梨花带雨的脸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