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七章:好自为之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八十七章:好自为之

第五百八十七章:好自为之 电话里的声音很陌生,但林昆知道他是谁,两人约好了在一家咖啡厅见面,林昆驾着老捷达赶了过去,路程不远,只是路程稍有拥挤,半个小时候到达目的地。 潘剑一身笔直的西装坐在咖啡厅的窗边座位上,帅气的脸颊,温文尔雅的笑容,把给他服务的服务员迷的都快晕了,他慢条斯理的指着一个奇怪的咖啡名字说:“就这个吧,记得少加糖。” 林昆直接坐到了潘剑的对面,他喝不惯这种苦了吧唧硬要加糖的东西,笑着冲服务员说:“一杯水。” 服务员这边被潘剑迷的神魂颠倒,听到有人忽然打断她,心里头顿时就有些不开心,不过看到林昆之后,整个人的神情却是微微一震,一副很敬畏的样子。 “林,林哥……” 林昆眉头一簇,呵呵一笑,道:“你认识我?” 服务员老实的回答:“我以前在百凤门里干过,后来换工作到这儿了。” “哦?”林昆笑着多问了一句:“百凤门不好么,为什么要换到这儿来。” 服务员老实的说:“家里人说夜场里的环境太吵,让我找一个安静一点的地方工作。” 林昆点点头,“你家里说的也没错。”看看周围笑着说:“这确实挺安静的。” 服务员退下去去准备咖啡和水了,林昆的白开水简单,很快就端过来了,林昆端起水杯喝了一口,笑着看着对面不曾发言的潘剑,“约我来谈什么?” 潘剑看着林昆的眼神里隐隐的带有一抹挑战的神色,语气略有凌厉的质问:“今天早上我看到静瑶的眼睛又红又肿,你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林昆唇角呵呵的一笑,眼神不屑的看着自以为是的潘剑,语气淡淡的道:“就凭你和我说话这态度,我现在就能打的你连姥姥都不认识,你信不信没关系,反正今天我也没打算削你。我没对静瑶做什么,即便是做了也没必要向你汇报。” 潘剑的大手猛的往桌子上一按,眼神里微含一层怒色:“姓林的,我警告你,你要是敢欺负静瑶,我一定不会放过你!另外,我劝你还是退出吧,静瑶心里喜欢的是我,你现在挡在中间对你、我、还有静瑶都没有好处。” 林昆淡淡的一笑,说:“我知道,所以我已经退出了,不过我可要警告你,你以后要是敢对静瑶和澄澄有任何的不好,就是天南海北我都要灭了你。” 说完,林昆放了一百块钱在桌子上结账,站起身来就向门外走,突然回过头冷笑一声对潘剑说:“呵呵,我这可不是开玩笑的哦,你好自为之。” 林昆走出咖啡厅的大门口,正好遇到刚才的那位服务员端着咖啡走过来,服务员礼貌的冲林昆招呼道:“昆哥慢走。”眼神里依旧一抹敬畏的神色。 林昆笑了笑说:“好好工作,要是遇到了什么困难可以到百凤门找我。” 服务员甜甜的一笑:“谢谢昆哥。” 服务员把咖啡端到了潘剑的面前,潘剑一脸极为不爽的表情,看起来有些吓人不敢令人接近,服务员怯弱的拿过林昆刚刚放下的一百块钱准备去结账,潘剑冷冷的声音从身后传来:“那里没有小费,记得把零钱找回来!” 服务员诧异的回过头看了一眼,长相这么标志,穿着这么大气的男人,怎么会这么小气?再一想起林昆平时不怎么注重穿着,为人却十分大气,服务员不由的在心底摇头。 林昆开着车在路上慢慢悠悠的晃着,他现在无心去想别的事情,感情的事表面上虽然已经放下了,可这心里头空落落的感觉真不是滋味,cd机里任何一首悲伤的情歌都像是在唱自己,车窗外明明阳光明媚,却像是照不进心底。 在外面也不知道晃了多久,兜里的手机又响了,他掏出来一看还是个陌生号,接听了电话喂了一声,对面是一个苍老和蔼的声音:“小林,有空么?” 林昆快速的反应了一下,这声音是朱老的,笑着说:“朱老您好,有空。” 朱老笑着说:“我明天就要回燕京了,咱们出来喝一杯?” 朱老,这个燕京城里跺一跺脚整个皇城都会跟着颤的老人,林昆没有理由拒绝,笑着答应了,两人约在南城明珠见面,南城明珠是南城区唯一的一家五星级酒店,朱老就住在最顶层的总统套房里,林昆到了酒店的时候,朱老已经在酒店的餐厅里等着他了。 此时已经中午了,餐厅里吃饭的人不少,林昆笑着坐在了朱老的对面,歉意的说:“我来晚了,让朱老久等了。” 朱老笑着说:“不晚不晚,好友相见怎么都不晚。” 林昆笑着说:“谢谢朱老抬举。”被朱老称之为好友,这可是莫大的荣幸。 朱老笑着说:“小友太客气了,你我既然是朋友,就不要那么拘束么。” 林昆笑着说:“好,听朱老的。”转而向坐在一旁的老管家打招呼:“老先生,您好。” 老管家的脸胖胖圆圆的,兀自的就给人三分暖意,尤其笑起来的时候更加慈眉善目,“林小友你也好。” 林昆又看向了坐在另外两侧的两个年轻人,但看这两个年轻人皆是一副英气勃发的模样,这一身的气质一看就是练家子,想来肯定就是朱老的贴身保镖了。 “两位好。”林昆笑着说。 “林先生你也好。”小梁和小陈一起笑道,目光中充满了一丝敬意。 “你们……” 林昆眉头一蹙,马上就想起了前几天晚上和他动手的两个蒙面人,他有超乎常人的洞察力和感觉,认定的人就肯定没错,当下一脸疑惑的看着朱老说:“朱老,这……” 朱老哈哈的笑了一声:“林小友不必误会,我是从漠北老胡那小子的嘴里听说你身手了得,所以才叫小梁和小陈去试探了一下,看那老小子是否吹牛了,另外我有心邀请你跟我一起到燕京去当我的左膀右臂,不知林小友意下如何。” 林昆笑着说:“谢谢朱老的美意,我平时散漫惯了,不适合跟在你的身边,抱歉了。” 朱老笑着说:“没关系,我只是一个建议,我看的出林小友是一个喜欢无拘无束的人,也知道林小友现在有自己的事业在中港市,大丈夫做事就是要有始有终嘛,这南城区不错,整个中港市也不错,是一块好的根据地,但金麟岂是池中物,身为人杰若是被这么一个小地方给禁锢了志向,那可是一件遗憾的事情啊。林小友日后如果有心到燕京发展,我的大门随时为你敞开。” 燕京城里任何一家的纨绔子弟听到朱老的这一番话,都能高兴的蹿上房顶,能得到朱老的认可和提拔,这一辈子必将是前途无量,要么会是商业巨贾,要么会是封疆大吏或者高官厚禄。 林昆心中感激朱老的赏识,脸上表现的却是很平静,“谢谢朱老的赏识。” 朱老笑着说:“林小友不必这么客气,我活了这么一把年纪了,只是赏识该赏识的人,你能得到我的赏识不是我的恩赐,而是你自己用实力赚来的。” 老管家见这爷孙俩聊的开心,尤其朱老脸上那一层一层的笑容,在燕京城的时候几乎从来没有过,朱老笃定的运筹帷幄了一辈子,到老最顾忌的是后继无人,膝下子孙无数,可真正能担当起朱家大任的却无一人,知道林昆的出现,才让这位早已年过古稀的老人看到了生命中最后的一丝曙光。 这一餐吃的很丰盛,几乎全都是以海鲜为主,朱老喜欢吃海鲜,难得到了中港市这海边城市来豪吃一顿,他平时很少离开燕京城,这一次要不是林昆在这儿,他可能一辈子都不会大老远的飞过来,李春生的婚礼上朱老给李家长了大面子,李家老爷子最应该感谢的人其实就是林昆,否则就是他和朱老的交情再深,朱老也不会过来的。 饭间,朱老和林昆有说有笑,两人全然一副忘年之交的模样,老管家看着心里高兴,他早已经把朱老当成了亲生父亲对待,小梁和小陈也都是朱老的死忠,他们也都是把朱老当爷爷看待的,朱老开心,他们也跟着开心。 吃过了饭,朱老年岁毕竟大了起了困意,但他还想要和林昆继续聊天,他恨不得借着这短暂的时光,将一辈子想要和孙子说的话都给说完,奈何困意如猛虎,再加上老管家在一旁劝说,林昆也提出告辞,朱老只好作罢。 朱老和老管家以及小梁、小陈回到了套房,中午朱老浅尝了一点点酒,喝的不多但已经尽兴,他笑着对老管家说:“小管呐,这小子我是越来越喜欢!” 老管家笑着点点头:“林小友确实比咱们朱家其他的那些子嗣要强一些。” 朱老哈哈笑道:“岂止是强一点,这小子身上有我年轻时的影子,哈哈!” 老管家担心的提醒道:“但是关于林小友是咱们朱家……这件事,必须不能让家族里的其他人知道了,林小友虽然身手了得,但明枪易躲暗箭难防,家族里也是藏龙卧虎之地,可别给林小友带来什么危险。” 朱老点点头,看看老管家,又看看小梁和小陈,严肃的说:“我相信你们。” 见完了朱老之后,林昆的心情好多了,有些终究要面对的事情,还是要面对的,开着车来到了天楚大厦的楼下,刚把车停好,一辆红色的跑车停在了旁边,下车后笑着对一身典型的都市女白领打扮的秦雪笑着说:“巧啊!” 秦雪摘下墨镜,露出一个冷艳的笑脸:“挺巧,你来这儿干嘛,找楚董?” 林昆开完笑的说:“还请秦秘书带路。” 秦雪笑着直接戳中他的痛处,道:“装什么装,你又不是没来过,走吧。” 林昆笑着跟在秦雪的后面,秦雪忽然想起什么的回过头说:“你以后开车能不能悠着点,这个月我刚让人替你交完罚款,办理的窗口一上午就处理了这一件事。” 林昆嘿嘿笑着说:“好,我再悠着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