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六章:我退出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八十六章:我退出

第五百八十六章:我退出 楚静瑶把包放进了卧室之后,跟着林昆来到了三楼的阁楼,小海冬青和小灰灰已经睡着了,听到有推门的声音抬起头,看到林昆后眼神露出乖顺亲昵的神情。 像是看出了‘爸爸妈妈’有悄悄话要说一样,两个小家伙乖乖的顺着门缝出去了。 林昆坐在了阁楼的沙发上,楚静瑶坐在对面的床上,两人静静的对视了两秒钟,旋即嘴角同时露出了笑容,楚静瑶吐着微醺的酒气笑着说:“谈什么?” 林昆也笑着说:“你知道。” 接着两人又陷入了沉默中,无声的沉默就像是窗外那照不透的寒冷夜色,弥漫在两个人的中间感到窒息,林昆笑了笑打破沉默,看着楚静瑶说:“给我讲讲你和他的故事吧。” “我们?”楚静瑶笑着摇摇头:“我不想说。” “那算了吧。”林昆微笑着失望道。 “我们其实也没什么,读一所高中,他是学长,我是学妹,上学那会儿他是学校里公认的校草,我喜欢他,做了他的妹妹,后来毕业了他去了国外,一走就是这么多年,他在国外结过婚又离婚了,回来想和我在一起。” 楚静瑶苦笑的看着林昆说:“我是不是很……” 林昆一副很轻松的模样笑着说:“其实也没什么,我们每个人都有选择自己幸福的权力,趁着还年轻,否则等到老了的话,剩下的只剩遗憾了。” “可是我……”楚静瑶漂亮的双眼里忽然间噙满了泪水,愧疚也好,委屈也罢,此一瞬间化作了悠悠惆怅的无助,她想抬起手来摸一摸林昆的脸颊,可胳膊始终也抬不起来,感情与抉择太过沉重,柔弱的心灵难以承受。 林昆继续一副轻松的模样笑着说:“我呢,其实也不是个好男人,喜欢沾花惹草,又总禁不住诱惑,但我对你们母子的感情是真的,尤其是对澄澄的,我知道要你做出选择很痛苦,不如这样吧,我替你做出选择,我不想看你这么难过。” 楚静瑶泪光楚楚的看着林昆,说:“怎样选择?” 林昆故作潇洒的说:“你们两个郎才女貌,我看着都觉得般配,两个人在一起是需要默契的,你们也算是亲梅竹马,又是同一个阶层的人,我就是个大山里走出来的粗人,我和你在一起不如他和你在一起般配,我不想看着你这么难过,我主动退出,但我只有一个条件——他会真心的对你和澄澄好。” 楚静瑶看着林昆,眼泪唰的一下止不住的流了出来,林昆拿出纸巾替她擦眼泪,脸上那故作潇洒的背后积压了太多无处安放的悲伤,笑着安慰道:“傻妞,哭什么哭,我只是提前帮你做出抉择,又不是生离死别,有一点我必须说明白了啊,我一辈子都是澄澄的爸爸,也不做什么干爹,就做亲爹。” 楚静瑶止不住眼泪扑到了林昆的怀里,像个无助悲伤的小女孩一样哭了起来,外面月光清冷,几点灯光点缀着静谧的夜深,而她的世界却在止不住的眼泪中哭的天昏地暗,她不知道自己在哭什么,只知道心底说不出的痛。 也不知道哭了多久,最终楚静瑶坐起来的时候,一双眼睛已经红肿了,她一脸哀伤的模样似乎从来就没有过,唯一的一次也只是在母亲去世的时候。 她泪眼婆娑的看着林昆,就那么哀怜的看着他,最终闭上眼睛轻轻的吻了过来。 只是浅吻,林昆没有任何的反应,自始至终他的唇角都挂着微笑,微笑的背后那满心的伤痕没人看得到,没错,他是有所有男人的缺点,喜欢沾花惹草,耐不住美女的诱惑,可他有责任心、有担当,对楚静瑶和澄澄的感觉百分之二百的真挚,为了他们母子他可以抛头颅洒热血,这个星球上如果任何东西敢危及他们母子,或者是让他们母子受到哪怕点点的委屈,他都不会放过对方,到目前为止,为了不让楚静瑶难过,他甚至可以舍弃自己心底萌芽的爱…… 自从很多年前的那个秋天和周晓雅分手之后,林昆的心底已经将爱情封闭,他从军八年,历经无数的生死,中间也来过都市里逍遥快活,但这么多年过去了,始终没有哪个女人能真正的打开他的心扉,更多的都是床上的鱼水之欢,一场酣畅淋漓过后,谁也不记得谁的名字,来到了中港市安居下来之后,才渐渐有人令他感动——蒋叶丽、顾微、韩心……感动不等于爱情,惊起的只是心底的一丝波澜,只有楚静瑶不同,林昆有时候也在想,她除了比别的任何女人都漂亮之外,到底还有什么特别的地方吸引着他。 他想不出,最终给了自己一个模棱两可的答案,或许只是因为她是澄澄的母亲吧,又或者是这世界上真的存在缘分这个东西,它将彼此拉近,并赋予爱情的名义。 但这一切现在看来都不重要了,他下定决心不再让楚静瑶难过的那一刻,就没给自己再留后路,亲手埋葬爱情的滋味不好受,这比战场上死过一次更难熬。 夜深了,深的不见五指,天空中的那一轮清冷的月光,泛着淡淡的余晖,将这座城市的这个角落笼罩的阴森冰冷,远处的潮汐疲惫而又无力,沙滩被拍打的一声声低吟。 一支雪茄,坐在阳台上抽到天亮,阁楼的大床上楚静瑶已经睡了过去,林昆回过头看了看,嘴角的苦笑生动又令人心痛。 黎明的阳光掀开天际,丰盛的早餐已经摆在了餐桌上,林昆围着围裙像极了一个家庭妇男,他脸上的笑容和平常看起来无恙,任谁也难以想象,这个平时在外面叱咤风云,一个人将南城区这片万年不动的大地震的摇摇晃晃的男人,在家里居然是这样一副模样,或许真的就应了那句话——在外面越是有能耐的男人,在家里越是没有架子。 一个男人肯对自己的老婆孩子,肯对自己的父母好才是真正的好男人,否则即便在外面再牛x,再有能力,也是渣男一枚。 澄澄开心的从楼上下来,小家伙嗅着桌子上那丰盛的早餐,一脸贪吃的表情,不光是这小家伙,章小雅那小妮子也是一副贪吃的模样,对于这别墅里的每一个人来说,每天坐在家里吃饭是最幸福的时候了。 楚静瑶眼睛红红的从楼上下来,章小雅问:“静瑶姐,你的眼睛怎么了?” 楚静瑶笑了笑说:“没什么,昨天晚上没睡好。” 章小雅一副兴师问罪的小模样看着林昆,说:“昆哥,老实交代,你是不是惹静瑶姐生气了?” 林昆一脸冤枉的说:“我才没有呢。” 楚静瑶也笑着说:“没有了,谢谢小雅关心。” 章小雅凑到楚静瑶的面前小声的说:“静瑶姐,昆哥要是敢欺负你告诉我,我帮你收拾他!” 陆婷一身淑女的装扮从楼上下来,她每天都打扮的很漂亮,只是一直也没答应余志坚,余志坚追她已经有两个多月了,她就像是那矗立在海水里的小岛一样纹丝不动,林昆很想问问陆婷心里到底怎么想的,可几次想要开口终究还是说不出来,有些事情他可以管,但有些事情他真的插足不了,尤其是感情上。 和往常一样,林昆送澄澄去学校,众人早餐快吃完的时候过来扫了个尾,狼吞虎咽之后送陆婷和章小雅去学校,楚静瑶自己开着车去公司,分别前澄澄在她的脸上亲了一记,并一副很乖巧的模样叮嘱道:“妈妈,你要乖乖的哦,不许再和别的叔叔约会了,要考虑一下爸爸的感受嘛,他会吃醋的。” 楚静瑶笑着摸摸澄澄的鼻梁说:“小家伙胡说什么呀,妈妈那里和别的叔叔约会了,那叔叔是妈妈的朋友。” 澄澄一副忧愁的模样叹了口气,十分老成的说:“唉,真没办法,总把我当小孩子。” 林昆把澄澄送到了幼儿园门口,冯佳慧站在那儿等着,韩心今天也在,看到了林昆之后,冯佳慧投过来暖暖的微笑,韩心的眼神却有些说不出的冰凉。 林昆笑着和他们打过招呼,冲韩心打趣说:“看来我昨天晚上的海鲜蒸饺,还是没消除姑娘对我的怨气啊。” 韩心看了看澄澄,把林昆拉到了一边,咬了咬嘴唇小声的说:“林昆,我问你话你能老实回答我么?” 林昆一副很为难的表情说:“那要看什么问题了,要触碰道德底线的问题……” 韩心不等他说完,打断道:“如果有一天你离婚了,你会考虑我么?” “啊!?” 林昆一下子惊讶的愣住了,过了两秒钟才反应过来:“你怎么突然问这个?” 韩心一副很严肃的表情说:“回答我。” 林昆:“这……这个我没办法回答你。” 韩心脸上的表情突然失落了下来,转过身就要走,被林昆一把拉住,林昆一脸认真的看着她小声的说:“我不是个好男人,你会遇到好男人的。” 韩心咬着嘴唇看着林昆,“林昆,你混蛋!”说完,招呼也不打一个就走了。 林昆转过头看着冯佳慧,无奈的苦笑,冯佳慧同情的笑了笑,昨天晚上韩心把她和林昆之间的事情都说给了冯佳慧听,韩心把冯佳慧当朋友,所有的心里话都倒了出来,冯佳慧一边安慰韩心的同时,自己的心里也很不是滋味。 爱情,它就是一把双刃剑,被它所伤的同时,你可能也伤害了别人。 “爸爸,韩心阿姨好像生气了。”澄澄奇怪的问。 “韩心阿姨生气昨天晚上的海鲜蒸饺不好吃。”林昆笑着撒谎道,和小孩子解释太多他也不明白,大人复杂的世界还是不要让孩子陷进去比较好。 “那简单呀,咱们再请韩心阿姨吃好吃的海鲜蒸饺不就可以了么!”澄澄笑着说。 “嗯。”林昆点了点头,“快跟冯老师进去吧,在学校一定要听老师的话哦。” “知道了爸爸!”澄澄开心的笑着道。 林昆回到了车里,刚要发动车子,兜里的手机突然响了,是一个陌生号码打过来了,对面一个男人的声音传来:“林昆,我要和你谈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