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八十二章:难以抉择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八十二章:难以抉择

第五百八十二章:难以抉择 本来就已经是干柴烈火的边缘了,几次险些坠入欲望的深渊,林昆都强行的把自己给拉回来了,没想到此时顾微这小妖精居然主动出击,碰到那关键部位。 浑身上下一阵电流滑过,这感觉就像是在一个装满了汽油的大油桶子旁边接上了电流一样,顿时之间就听呼通一声巨响,漫天都是红彤彤的火光。 林昆感觉自己的小心脏已经不受控制了,他一个血气方刚的大老爷们,能够矜持到如此地步恐怕都敢站在世界的最顶端向所有的男人叫板了,但此时他确实hold不住了,不是他的定力不足,而是眼前这个小妖精太过妖孽。 顾微正得意呢,咯咯的一笑,调戏道:“哎呀,我刚才好像碰到了什么东西啦!” 没有回答声,房间里静悄悄的只剩下粗重的呼吸声,顾微心中隐隐有些感觉不妙,恍然间仿佛自己化身成了那软弱的小绵羊趴在床上,而自己的身后则是那两眼放绿光的大灰狼。 顾微小心翼翼的回过头,没有看到大灰狼,倒是看到林昆两只眼睛发红的看着她,她马上一个翻身仰躺在了床上,抱着一个枕头护在胸前,小家碧玉般期期艾艾的说:“林,林昆,我只是故意和你开玩笑,你可别把我……” 顾微太紧张,别看她平时妖精死人不偿命似的,实际还是个未谙花事的雏儿,她今天确实只是想调戏一下林昆捉弄他一下,没成想玩大了要引火烧身了。 顾微这么一仰过身,身上裹着的浴袍不由的被扯开了一角,露出一小块白花花的肚皮,和往下的那么一点点的春光拂动,这一幕正好尽收在林昆的眼底。 林昆呼呼的喘了两下粗气,他此时是真有心化身为狼扑上去,可理智最终还是战胜了满身的欲火,他把头扭到了一边,站起来转身就要向门外走去。 此时如果不离开,在待下去不一定会发生什么事情,只是林昆刚走到门口,身后的顾微突然从床上回过神,赶紧小跑了两步追了上来,一把从后面将他抱住。 “不要走。” 声音中满是乞求怜悯,一双柔软如玉的小胳膊缠绕在林昆的胸前越抱越紧,生怕下一秒就失去了一样。 “我……” 林昆喉咙干涸的说,不等他把话说完,顾微已经一把绕到了他的身前,正面紧紧的抱住他,同时一双玉足轻轻的踮起脚尖,樱红性感的小嘴唇贴着他的嘴角就吻了下去。 这是她第二次强吻他,上一次是在余志坚的面前,这一次是在酒店里,场景不同了,给心灵带来的撞击也不同了,林昆心里头那反反复复被禁锢的欲望之火,登时化身了浑身燃烧的欲望猛兽,突破了心灵所有的防线冲了出来。 激情,热吻,衣服脱掉,浴袍脱掉,紧紧的拥抱在一起,沐浴着窗外那柔软如春天般的阳光,一声疼痛的嘤咛,一阵急促如雷的呼吸声,那所有种种的一切交织在一起,蜕变成了人世间、男人与女人之间最优美的旋律…… 时间可以短如一秒,也可以恍如隔世,也不知过了多久,时间在这九霄云外之中仿佛被遗忘,最终顾微虚弱温软的趴在林昆的胸口上,那张清纯而又妖艳的脸颊贴着他的胸膛,手指轻轻的抚摸着他的每一根肋骨,爱怜而又不舍。 望着床单上的那一抹嫣红,林昆的心里有着一种说不出的乱,他万万没想到这居然是顾微的第一次,刚才她像个不谙世事的小女孩一样蜷缩在自己的怀里,那一刹那她的脸上写满了恐慌和疼痛,可眼眸里又是那样的幸福。 红颜是祸水,女人对于男人爱说如此,男人对于女人来说又何尝不是,当你疯狂的爱上一个人,愿意为她或者他舍弃一切的时候,这祸水便终身难舍。 轻轻抚摸着顾微的肩膀,林昆莫名的有些心痛,“刚才你为什么要抱住我。” 顾微的脸颊贴着林昆的胸口,声音里带着一丝娇滴滴的委屈说:“不包住你,我怕以后都没有机会了?” 林昆笑着问:“值得么?” 顾微说:“当遇到一个自己喜欢的人的时候,就没有什么值得不值得了。” 林昆问:“那你喜欢我什么?” 顾微趴在林昆的胸口上嘟着嘴说:“不知道,我知道我喜欢,没有原因。” 林昆苦笑着说:“你不怕将来自己会后悔么?” 顾微道:“我没想过那么多,我只知道如果今天不抱住你,我马上就会后悔。” 林昆伸手揽住她的肩膀,雪白的肌肤滑腻如玉,温软中带着一阵说不出的妩媚动人,说:“你应该知道,我恐怕给不了你什么,你却把第一次……” 顾微抬起手捂住林昆的嘴,一脸认真而又委屈似的小模样眼巴巴的看着他说:“我不许你说,我从没想过要从你那里得到什么,我只喜欢你这个人。” 林昆苦笑,顾微眉头微微的一蹙,“不许笑。” 林昆只好老实的憋住不笑,心里的酸甜苦辣连带着对面前这个娇滴惹火的女人怜悯,一时间将他推向了一层又一层的温柔漩涡当中,他幸福而又惆怅。 红颜是祸水,林昆他已经喝下了这杯水,没有想过要回头,也没有想过明天会怎样,都说时间是一剂良药,能解决世间所有解决不了的难题,那就把一切都留给时间吧。 林昆点上了一根烟,顾微依旧倔强不舍的趴在他的胸前,“给我也点一根。” “女人抽什么烟。”林昆笑着说,仰起头吐出一个烟圈,顾微趴在他的胸前不愿意的说:“凭什么就你们男人可以抽烟,我们女人就不可以了,快给我一根。” 林昆看着顾微笑着说:“我不喜欢抽烟的女人,你还抽么?” 顾微抬起头,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看着他:“那……那我不抽了。” 林昆笑着摸了摸她鼻子,往日她是那么的千娇百媚桀骜不驯,此时却像是一只乖顺的小绵羊一样,或许这世界上本来就没有女王,女王只是没遇到能降伏她的男人,遇到了那个男人,再刁蛮任性的女王都会变成善良可爱的小公主。 林昆抽了一口烟,俯身下去吻住了顾微的嘴唇,将烟一点一点的吻了她的最终,顾微轻轻的闭上了眼睛,林昆把嘴唇挪开,她一脸幸福的将烟气吐出来。 林昆笑着,却忽然感觉身子下面被抓住了,顾微嘴角坏坏的一笑:“它好像又不乖喽。” 林昆不由的一阵尴尬,顾微主动的爬到了他的身上,低下头吻住他的唇。 …… 楚静瑶坐在办公室里心乱如麻,昨天晚上林昆一夜未归,她看到林昆开着顾微的法拉利和顾微一起离开,顾微是一个漂亮的女人,她的身上有她所没有的妖气,她不惧和任何女人比美,可出现在林昆身边的每一个漂亮女人,都令她有一丝说不出的不安,这感觉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慢慢的似乎已经变成了习惯。 办公桌上摆了一摞厚厚的文案,广告公司最近的生意不错,大老王每天都笑不拢嘴,只是苦了她这个副总,能力越大责任越大,结果整个公司都快压在她的肩上了,好在她的心态一直很好,出来工作不是为了赚钱,而是修炼一身经营的能力,到时候好能将天楚集团这面大旗扛在自己的肩上,若是就靠着这一份工作养家糊口,估计每天到晚都能被生活和工作的压力逼的悬梁自尽。 这一个上午楚静瑶几乎什么都没干,她拖着脸颊很难得的露出一副柔弱而又多愁善感的姿态看着窗外,窗外的阳光很明媚,将整个冬日里的寒气驱散,可为何她的心底却是一片看不见底的深渊,里面充满了未知与冰凉。 桌子上还放了一束新鲜的玫瑰花,玫瑰花的花香溢的整个办公室都是,手底下的那些个机灵的小丫头走进来的时候都会兴致匆匆的问一句:“楚总,花老公送的?” 她勉强的笑了笑,并没有回答。 花不是林昆送的,而是潘剑,他一早上就西装革履的站在公司的楼下,手里捧着这么一大束的玫瑰花,另一只手里拎着一份热乎乎的便当,是刚从楼下的咖啡店里买来的。 花很美,早餐也很美味,林昆不在家她早上正好没吃早餐,潘剑把东西送到之后就开着车离开了,说是怕耽误了她工作,她捧着鲜花拿着早餐,心里更留恋的却是潘剑那挺拔帅气的背影,以及他那早已经刻在了她心底的微笑。 抉择,为难。 楚静瑶不是一个有选择困难症的人,工作上她一向雷厉风行,向来都是说一不二,而且她经常说的一句话就是:“我的时间本来就不多,没时间去考虑选择什么。” 可此时,她正托着下巴望着窗外,任那宝贵的时间沙沙的从指缝间流逝,脑袋里却依旧一团的乱,昨天整个晚上都没怎么睡好,无数次的对自己说要快刀斩乱麻,可说起来容易做起来却太难,任何事情都是当局者迷,尤其是感情。 从联系到现在,潘剑从没有提及催促她做决定,他每次出现在自己的面前,还是和几年前一样,高大英俊,自信干净的笑容,散发着令人着迷的魅力。 昔年,他曾是全学校女生瞩目的偶像、男生,她也曾是全学校男生心目中的女神,他们当初如果顺利的在一起的话,肯定会令许多人心碎,但心碎的同时也会祝福一句男才女貌。 命运总是如此的捉弄人,或许他们当初如果真的在一起的话,今天就不会有林昆的出现,此时的楚静瑶也不会如此的难以抉择,被重重的感情包袱所累赘。 楚静瑶这时候感觉自己就像是站在天秤的两端,一边是潘剑,一边是林昆,他们这时候谁更主动一点,结果可能就会更倾向于对方,桌子上的手机响了,拿起来看了一眼是潘剑打过来的,她没有像往日那么开心,只是很平静的答应了一声:“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