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九章:赛车(2)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七十九章:赛车(2)

第五百七十九章:赛车(2) 赵磊一直都是一个赛车爱好者,出国留学的那几年更是参加过专业赛车手的训练,虽然最终很遗憾没能成为职业的赛车手,但一身精湛的赛车技巧,在普通人里绝对算的上是当之无愧的佼佼者。 红色的马自达和法拉利两辆车就像是两道优美的弧线一样从夜半的城市上划过,车速快到了一定程度之后便是极致,两旁那灯红酒绿花花世界全都化成了虚影从眼前一闪而过。 “好刺激啊!” 顾微坐在副驾座上兴奋的大喊道,车速太快,她的声音刚说出口就被甩到了后面,明明就坐在身旁,但听起来却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一样。 林昆一双眼睛紧紧的盯着前面的道路,车速越快人的视野越窄,这里是城市的公路,夜半虽然已经没有多少行人了,但时不时的还是会有行人出没,林昆一方面想着要紧紧咬住前面的马自达,另一方面还要保证不出事故。 红色的马自达发动机咆哮轰鸣着,排气筒里喷射出两道淡淡的蓝色火焰,赵磊全神贯注的盯着道路前方,身旁的周晓雨脸上没有表情,眼神空洞的看着前方,她的灵魂和心灵都已经被仇恨给麻痹了,麻痹的不知所措。 前面出现了转盘的大弯路,路边一个小年轻醉醺醺的站在马路边上撒尿,这小子站在那儿摇摇晃晃一看就是醉的不轻,第一辆红色的马自达嗡的一声像闪电一样从他面前划过,他整个人仿佛被一股大力带着向一旁倒去,好在他脚底下还算有点力气强行站住,但他尿出来的尿则被带的严重的那一旁歪去。 这小青年一脸的惊讶,但不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又是一道红色的闪电从他的面前疾驰而过——嗡! 那尖锐刺耳的发动机声音就像是破空而来的一声短暂雷鸣一样,这一次小青年脚下提前做好了准备,可尽管如此他还是没有站立的住,呼通一声摔倒在了一旁的花坛里,刚才自己撒出去的那热乎乎的尿沾的他满身都是。 顾微透过后视镜看了一眼,忍不住咯咯的笑了起来,声音又像是从很远的地方传来一样:“那小子挺悲催的嘛。” 林昆没有答她,他浑身的神经绷紧,仿佛已经将自己和车融合在了一起,外界没有什么东西能打扰的到他,只见林昆紧紧的抓着方向盘,法拉利入了大弯道的一瞬间,方向盘猛的一打,同时脚底下离合器和刹车同时一踩,顿时就听一声尖锐的轮胎磨在地面上的声音发出,一股浓浓的白烟随着冒了出来。 顾微双手紧紧的抓着安全带,整个人被重重的甩向一边顶在车门上,这一瞬间她感觉自己的心肝肺都要被甩出来了。 红色的法拉利贴着大弯道来了一个长弧度的大漂移,前面的马自达同样也是一个飘逸,两辆车的速度本来就是极快,这么一个大漂移过后,速度全都降了下来,等到达了弯路的尽头,两辆车的车头已经是相差无几,前面是一段平坦的大道,林昆和赵磊几乎同时踩上离合器油门,手上配合着挂档,马上就听两声几乎相差毫厘的发动机嗡鸣声爆炸般的响了起来,两辆车顿时如箭一般的射了出去。 顾微刚被重重的甩向一边,这会儿整个人马上又像是被钉在了靠背上,加速太快,后座力太大。 直线加速法拉利和马自达旗鼓相当,刚才马自达本来甩开法拉利至少十米远的距离,可经过一个弯道的大漂移之后,两辆车的车头位置几乎在同一个起跑线上,也就是说刚才的那一个大漂移,赵磊的马自达输了至少十米。 马自达里,赵磊暗暗的咬牙,眉宇间不经意的流露出一阵异样,他侧过头看了一眼旁边的法拉利,同时脚底下的油门踩到了极致,几乎只用了短短的两秒钟,就把车档从三档推到了八档。 再看法拉利里的林昆,脚下手上娴熟的配合着,不敢说他的操控比邻车里的赵磊快,但绝对不比他慢。 两辆车零到一百的加速上,赵磊那辆改装的马自达稍占优势,很快就和法拉利拉开了半个车身的距离,一条将近一公里长的直道,马上就被这两辆车跑到了尽头,前面又是一个大弯道,而且这个大弯道之后还会有一个小弯道,这两个弯道是今天晚上整个赛程最难的路段,跑完了之后便是冲刺终点了。 林昆的嘴角露出一抹轻松的笑容,刚才那一个大弯道差不多已经测试出赵磊的技术了,他一路上表现的都是完美无缺,只可惜这入大弯道的功夫稍差了一点,前面一连两个弯道连在一起,他有信心让法拉利远远的甩开马自达。 赵磊的脸色此时却是一脸凝重,他知道自己的短板在哪里,另外林昆的表现也确实令他有些出乎意料,说的直白一点,就是他没料到林昆居然会这么厉害,刚才入大弯路的时候他已经表现出了劣势,眼前这一个大弯路再接一个小弯路,对方如果在这儿把他给甩开的话,那简直是太有可能了。 两声尖锐的轮胎摩擦在地面上的声音刺破了夜空,两辆红色的车尤如两道漂亮的红色弧线一般入了大弯路,车里的林昆和赵磊快速的操作着,然后就见马自达本来入的是内侧弯路,内侧弯路可以省距离节省时间,是漂移的最佳位置,但也不知道是马自达的车身改装稍有问题,还是赵磊的驾驶技术略有粗糙,总之马自达漂移的过程中速度虽然很快,但整个车身渐渐偏离了内侧,也就是这么短暂的一瞬间,法拉利趁着空档钻入了内侧弯路。 大弯路漂移过去了,前面是一小段短暂的直线加速,法拉利此时已经甩开马自达快一个车身了,直线的加速上马自达略胜一筹,很快两辆车又恢复到了同一起跑线,紧接着便是眼前的小弯路,这小弯路的弧度被大弯路要急促,但长度相对短了能有一半,正常情况下漂移的速度不要太快,太快的话容易整个车身甩飞出去。 眼看着要入小弯路的时候,林昆一脚刹车点下,法拉利的速度陡然间降了下来,和前面的马自达瞬间拉开了能有将近十米的距离,赵磊赢林昆的心切,他的好胜心一直都很强,尤其遇到了一个能和他旗鼓相当的对手,他心里的斗志更加旺盛,他一心想着要赢,这心思已经渐渐蒙蔽了他的理智,脚下的油门越踩越狠,等到了弯路面前的时候,车速已经严重超标了。 赵磊恢复理智意识到车速超标的时候已经晚了,他将方向盘猛的向弯路里一打,怀着侥幸的心理想要能漂移过去,只见马自达的车身轻飘飘的漂移起来,赵磊双手紧紧的握着方向盘,可突然间整个车身仿佛不受控制一般,就像是圆心旋转的物体突然间失去了牵引力一样,猛的甩向一旁…… 呼通! 一声巨响,马自达的车屁股重重的撞在了路边的路灯杆上,路灯杆直接被撞倒了,马自达的车屁股也陷进去了一大块,紧接着车头又旋转着顶在了旁边的花坛上,轰的一声巨响,整个车头凹进去了一大块,整辆车像是陀螺一样转着,车屁股的另一边又撞在了另一个路灯杆上,将那路灯杆再次撞倒,这时整辆车的速度才算降了下来,车身重重的撞在了旁边大楼的墙上才停下来。 那大楼的门前停了不少的私家车,不少都受到了波及,最悲催的不是被马自达给刮到了,而是被那被撞倒的路灯杆劈头盖脸的砸在了车顶上,整个车顶被砸的凹陷了下去,车门上的玻璃被震的细碎,车的报警器尖锐的响了起来。 倒霉的车可不止一辆,周围的车笛报警声响起了一片,本来平静的午夜马路,这一刻一点也不平静了。 法拉利顺利的沿着内侧弯路漂移了过去,前方不远处便是终点了,等候在终点的赛车宝贝正挥着马赛克旗帜在那招手,但林昆没有驾着法拉利冲过去,而是突然停了下来,然后推上了倒档向出事的马自达快速的赶了过去。 顾微的而脸上一阵惊讶,但并没有阻止,法拉利很快的就到了出事的现场,林昆把法拉利一个甩身靠路边停下,推开车门便向那机关盖上冒着白烟的马自达跑去。 顾微紧跟着也推开了车门,她刚想要跟着林昆跑过去,只觉得脑袋一阵眩晕,两条腿也不停使唤了,幸好一把抓住了旁边的一个广告牌立着的铁架才没有摔倒。刚才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快的她不自觉的身体都不听使唤了。 马自达里气囊全开,赵磊推开车门满脸是血的爬了出来,林昆根本无暇看他,跑到副驾座的车门前,一把将那被撞的变形的车门给拽了下来,里面的周晓雨一脸是血的靠在车门上,眼睛微微的翕合着,整个人看起来很虚弱。 顾微扶着广告牌站着也没闲着,拿出手机打电话叫120,这附近刚好就有一家医院,挂了电话之后不足五分钟,响着警笛的急救车就赶了过来,林昆这时刚把周晓雨从车里给抱了出来,她的身体被安全带卡主了,好不容易才解开。 周晓雨整个身体软趴趴的,脑袋越来越沉,眼前的景物越来越模糊,合上眼的一瞬间她看到林昆正一脸焦急的在那大喊着她的名字,这模样好亲切…… 滴滴滴…… 医院的急救室里,周晓雨躺在急救的手术台上,迷迷糊糊中她听到一个男人的声音从远方传来,声音很飘渺,但她听出了那是林昆的声音,他像是在和人争吵,又像是急着在表达一件事情,她实在听不清他说的是什么,意识再次昏睡了过去。 林昆此时站在急救室的门外,和医院负责人着急的大声大喊道:“医生,不管你们用什么方法,一定要把那个女孩救活,花多少钱我都愿意!” 医生一次一次的向林昆解释着,“先生,你听我说,这和钱没有关系,我们医生也一定会尽力的,但这女孩的情况很糟糕,我们只能尽力而为……” 顾微坐在一旁,看着面前林昆发疯着急的模样,鼻尖算算的,心里却是一道暖流划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