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五章:酒吧闹事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七十五章:酒吧闹事

第五百七十五章:酒吧闹事 “美女,您要喝什么酒,我们这有新进的荷兰龙舌兰和马蒂尼——亨利步枪。” 顾微拿着服务员递过来的酒单看,抬起头妖娆的一笑,“哪一个的价格最贵。” 林昆脸上的表情顿时一僵,一股不好的预感从心底抽起,兜里头凉飕飕的。 服务员甜甜的笑道:“马蒂尼——亨利步枪更贵一点。” 顾微轻松的笑着说:“那就这个步枪吧,来两瓶,一瓶开了在这喝,另一瓶打包带走。” 服务员的脸上顿时笑开了一朵明媚的小花儿,她们卖酒是有提成的,尤其像这种价格名贵的好酒,卖一瓶酒的提成比她半个月的工资还要高呢。 “美女,请问现金还是刷卡?” “问他。” 顾微潇洒而又不失妖娆的将胳膊一抬,那青葱如玉般的手指指向了林昆。 林昆握着酒杯的手顿时停了下来,迎面吧台后的服务员那柔昵昵的目光看过来,身旁的顾微正一脸妖娆的冲他笑,这个单他想逃是肯定逃不掉的。 林昆从兜里摸出了银行卡,金光闪闪的尾号六个‘8’的金卡,这是他刚到中港市的时候楚相国给他工资卡,里面的钱除了最开始的两个月花过一点之外,再就从来也没花过,按照他的工资计算,余额至少有个几十万了。 服务员一看到这牛气的金卡,马上对林昆又高看了几分,喜滋滋的双手接过金卡,在那刷卡机上滴的刷了一下,礼貌恭维的说:“先生,请您输入密码。” 林昆转过头看顾微,顾微妖娆的笑着冲他做了一个请的手势,林昆转过头问服务员:“姑娘,你还没告诉我这酒多少钱一瓶呢。” 服务员马上一脸歉意的道歉说:“先生对不起对不起,我忘告诉你价格了,这酒13万一瓶,两瓶正好26万,你一下子消费这么大的金额,我可以免费给你办一张我们酒吧的铂金会员卡,凭铂金会员卡消费一缕打八折,而且还可以免费参加一次我们酒吧每个月组织的一次汽车大赛,赢了有丰厚的奖金。” “多少?” “啊?”服务员一下子没反应过来。 林昆嘴角邪魅的一笑:“我的意思是赢了有多少奖金。” 服务员老实回答说:“第一名三十万。” 顾微问:“那第二名呢?” 服务员笑着说:“只有第一名有奖金,其余的都没有。” 林昆笑着问:“那一般会有多少人参加?” 服务员道:“十个人,每个人的报名费五万。” 林昆笑着说:“呵,十个人一共是五十万,第一名得三十万,剩下的都你们酒吧赚了?” 服务员笑着说:“是的。” 林昆转过头看向顾微,笑着说:“这是个来钱的道儿啊。”边说,手指头边在刷卡机上按下了密码。 服务员的脸上马上笑开了花儿,就凭今天晚上的这两瓶酒,她这个月的收入稳稳的就能过万了。 “我的铂金卡,什么时候能办好?”林昆笑着问。 “马上!”服务员手脚麻利的从吧台下的密码抽屉里拿出了一张铂金卡,经过一系列的向林昆询问核实信息后,一张热乎乎的铂金卡就办好了。 这卡片做工挺精致的,舞台灯的灯光闪过,马上金光闪闪的,林昆两根手指夹着卡片,笑着冲服务员说:“什么时候有比赛,最好今天晚上就有。” 服务员说:“先生请稍等,我看一下比赛形成安排,一般要凑够十个人报名才可以开始比赛的。” 顾微把打开的那瓶13万的酒倒了两杯,伸手轻轻的一推,推到林昆的跟前,笑着问服务员说:“那你们多久能凑够十个人?” 服务员说:“正常的情况下半个月,有时候还会早一点,一个月只开赛一次。” “那那些没有抢先报名的人只能等到下个月喽?” “是的。” 服务员边回答边翻看着电脑里的报名系统,突然开心的笑着说:“先生,正好有九个人报名还差你一个,你要不要现在马上报名,晚的话只能等下一个月!” “什么时候开赛?” 林昆端起十三万一瓶的‘豪酒’抿了一口,这酒的味道也不说怎么好喝,还不如那啤酒好喝,转过头看向顾微,这妖精正一副津津有味的模样品着酒。 顾微似乎看透了林昆眼神中的表情,妖娆的一笑说:“我这喝的不是味道,是酬劳。” 林昆笑着摇摇头,仰起头一口把杯中的酒给干了,对面的服务员看的都快傻了眼了,这么金贵的酒在这位帅哥的面前怎么就和普通的啤酒没啥区别。 林昆把酒杯往吧台上一方,笑着冲微微有些愣神的女服务员说:“报名!” 顾微笑着说:“你要酒驾?” 林昆嘿然的一笑:“我得把这酒钱给赢回来。” 顾微笑着说:“那我得再要两瓶带回去。” 林昆笑着说:“换点别的口味吧,这酒的味道确实不咋地,还不如去找家大饭店痛痛快快的吃一顿。” 顾微笑着说:“好,你要是赢了,咱们就去吃一顿!” 吧台后的两个服务员面面相觑,她们有心要提醒面前这两位金贵的主儿,这赛车可不是那么好赢的,每次报名的可不光是一些业余赛车手里的高手,还有一些职业的车手,城市赛车这种娱乐项目政府是命令禁止的,但依旧挡不住许多狂热的分子加入,再加上政府对这种半夜里才会出来闹腾的活动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只要不折腾出太大的动静,闹出啥大事故来,也懒得管。 “哈哈,帅哥,你要参加赛车啊!” 身后传来一个闷雷般的男人声音,林昆回过头只见一个身形粗犷的大汉,搂着两个妖娆的小妞站在他旁边,这大汉脖子上栓了一条拇指粗的金链子,左手的拇指上戴着一个大金扳指,嘴里头还叼着根拇指粗下的大雪茄。 “呵呵,是。”林昆出于礼节笑了一下。 这大汉将他那大屁股往吧台前的小椅子上一撂,那小椅子顿时往下降了一格,他搂着的那两个小妞乖乖的依偎在他的身旁,看样子也就十八九的模样。 “你的妞不错啊。”大汉粗犷的笑道,眼神淫邪的向顾微挑逗了一下。 不等林昆说话,顾微马上厌恶的说了句:“这周围好好的氛围,空气怎么突然就臭了呢?” “臭了?”这大汉没反应过来,问道:“怎么臭了?” “呵呵。”顾微不屑的瞥了大汉一眼,淡淡的道:“嘴巴臭也就算了,智商还不够,要命啊。” 砰! 这大汉顿时把大手掌往桌子上一拍,震动的桌面上的酒瓶酒杯一起乱颤,倏的一下就站了起来,抡圆了胳膊肘子就冲顾微大骂道:“臭娘们,你说谁呢!” 顾微没有还口,而是突然一副可怜巴巴的表情看向林昆说:“宝贝,他凶我。” 林昆笑了笑,抬起头望着站起来如一座小山一样的大汉说:“哥们,何必和女人一般见识呢?” 顾微马上不愿意听了,佯装生气的反驳道:“我们女人怎么了,见到渣男还不让骂呀。” “我干你娘的,欠揍!”这大汉抡圆了胳膊肘子隔着林昆就向顾微揍过来,什么好男不跟女斗、男人要爱护女人等等的社会正向言论,在他的眼里都是放屁。 肉食厚重的大巴掌眼看着就要打在顾微的脸上,顾微表情平静,一副波澜不惊的表情,大汉身旁的两个妖娆的女人一副极其鄙夷不屑的表情看着顾微,目光里充满了嫉恨。 铿的一声轻响,大汉的大巴掌在距离顾微脸颊不足一厘米的距离突然停下了,他满脸疑惑的‘咦’了一声,不等他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忽然间觉得手腕处一股紧箍的疼痛传来,低下头一看见自己的手腕被眼前这个年轻人给握住了。 心里头顿时恼羞难耐,大汉亮开了嗓门就冲林昆吼道:“小子,你的女人不管教,我替你管教管教,识相的话赶紧给我松开手,否则小心我……啊!” 话不等说完,突然变成了惨叫,林昆纹丝不动的坐在椅子上,大汉整个人却是神经抽搐了一样,另一只手握着被林昆握住的手腕,大叫道:“疼疼疼……” 林昆不想惹事,尤其不喜欢对付这种渣男,他的一身武艺用来和这种人周旋纯粹是浪费,把手一松将大汉掀在了一边,本以为这大汉吃痛了也该好自为之,去不了这大兄弟张开了嗓门就大吼道:“兄弟们,都特么的给我出来!” 原来是带了兄弟来的。 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也不等大汉的那些兄弟被召唤出来,站起身来直接一脚踢在了大汉的裤裆上,这大汉根本躲闪不及,心里头被一腔怒火涨满的正难受呢,忽然间裤裆下一股剧烈的、难以容忍的疼痛刺中了心窝…… 啊!!! 撕心裂肺的惨叫,那张胖胖的大脸陡然间狰狞的如同死亡之前的最后挣扎,一双圆不溜秋的大眼睛布满了血丝凸了出来,喉结像是都要被吼出来一样。 “啊!” 两声尖细的叫声,方才一副乖乖状依偎在大汉身旁的两个小妞,顿时像是被踩了尾巴的猫一样尖叫起来。 林昆直接一记直拳掏中大汉的面门,紧跟着横的一拳将其撂倒,总共也就短短的两秒钟的时间,这大汉捂着裤裆口鼻流血,身体佝偻成虾状的躺在了地上。 一群能有七八个身材结实的小青年从舞池里跑了过来,东张西望的在寻找着目标:“哪呢,大哥哪去了?” 林昆抬脚冲着地上的大汉踹了一脚,这大汉顿时惨叫的啊了一声,这七八个小青年闻声看去,这才找到了他们的大哥,一个个满脸惊诧的将大汉扶起来,声音大吼的问道:“大哥,是谁打的你!” 大汉神志恍惚哆哆嗦嗦的抬起手指向林昆,声音哆哆嗦嗦的说:“这……这小子……干,干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