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七十二~五百七十三章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七十二~五百七十三章

第五百七十二~五百七十三章 第五百七十二章:狗闹吻 眼前这姑娘的一身打扮虽说不怎么招人喜欢,不过却也是个美人胚子,这老爷子穿着保安服一身正气,但也免不了男人的本性,男人的本性可不光是色,见着了漂亮的女人不自然的就会有一股怜悯之心,尤其在对方扮可怜的时候。 顾微就是个妖精的存在,这门卫老大爷虽然一把年纪也算是见过无数的女人,过去被他欣赏惦记的那些美女,现在估摸着都趁着日落黄昏的时候去跳广场舞了,常言道道高一尺魔高一丈,在顾微的这个小妖精的面前,他的那点道行显然不够。 老大爷一见顾微梨花带雨可怜楚楚的小模样,忍不住心疼的就问:“姑娘,你这是……” 顾微还真挺有演员的表演天赋,硬是夹出了两滴眼泪,抬起手轻拭一下,模样姿态就像是红楼梦里终日以泪洗面的林黛玉那病弱状,更让人心生怜悯。 “姑娘,你这有什么难处可以跟大爷说说,大爷说不定能帮上你什么忙。”老大爷言由心出,此时他仿佛化身为无所不能的超人战士,而并非一个普通的门卫。 “大爷,刚才进去的那两个人,他们……”顾微捂着眼睛呜呜的干哭起来,像是蒙受了巨大的委屈与冤屈,一对瘦削的肩膀频频抖动着,声音颤抖的说:“他们是奸夫淫妇!” “昂!” 老大爷惊讶状的向后退了一步,仿佛被一道电流击中,整个人瞬间石化一般,旋即回过神喃喃道:“刚才我还见那两个年轻人郎才女貌,原来他们是……”愤怒的怒火顿时将两条眉毛竖立起来,愤愤道:“真是太可恶了!” “呜呜……”顾微捂着眼睛假哭状,透过指缝偷偷的打量这个善良单纯老大爷,心底一阵得意的坏笑。 “姑娘,你是不是要进来捉他们的奸!”老大爷一脸正义刚正不阿的说道。 “不不不……”顾微擦了擦眼角那几近干涸的泪花,模样委屈娇弱的说:“我只是想偷偷的拍他们两张照片,然后把他们告上法庭,请求法官判我离婚。” “那小子在外面乱搞,还不肯和你离婚!?”老大爷更加的愤怒了,仿佛遇到了平生以来第一大渣男了,“真是岂有此理,姑娘你先别心塞,看大爷帮你出气!” “大爷你要干嘛?”顾微惊诧的说道,瞧眼前这大爷义愤填膺的模样,她不由的担心大爷会不会拎起菜刀去砍人,自己只是跟来偷拍的,若是就因为撒了个善意的谎言,结果惹出一场血光之灾的官司,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哼,像这种狗男女,就得用狗来教训他们!”大爷边说边打开了大门,“姑娘你进来吧。” “哦……”顾微木讷的进来,小声的问:“大爷,你打算怎么用狗教训他们?” “哼哼!”门卫大爷得意的一笑,领着顾微到了门卫室的后边,一个乌漆麻黑的大铁笼子里关着一只大狼狗,这大狼狗很平静的在笼子里躺着,看到了顾微这个陌生人也只是懒懒散散的看了一眼之后,便没有了下文。 “用这狗?”顾微不解的说:“这狗好像没什么脾气,能教训那对狗男女么?”她的话音刚落,笼子里的大狼狗像是突然就被激怒了一样,跳起来汪汪的就叫唤了起来,一脸凶神恶煞的模样顿时吓的顾微赶紧后退了一步。 “老黑,安静!” 门卫老大爷脸色一冷,冲大狼狗训斥道,大狼狗闻声马上安安静静的趴了下来,继续一副事不关己的模样躺了下来,那慵懒的姿态就像是刚才什么也没发生一样。 顾微忍不住惊讶的说:“大爷,这狗你训练过!” 门卫大爷得意的一笑,“那当然,老黑可是我一手养大的,比我孙子都听话。” 市中心的重点高中,那可是整个中港市最重点的高中,每天都向国家的一流学府里输送大量的人才,就是比起其他那些一线城市里的重点高中,也毫不逊色。 楚静瑶和潘剑的整个高中生涯就在这里度过,两人循着过去的小路边走边聊,看着周围熟悉而又陌生的一切,母校这些年来的变化实在是太大了。 最开始的时候,楚静瑶会经常来这校园里走走,寻找一下昔日美好时光的记忆,后来随着有了澄澄之后,她渐渐的那这段人生中珍贵的记忆埋藏。 此时,旧情旧景重现在眼前,那些心底埋藏的记忆,忽然就像是山脚下喷发而出的泉眼一样,清冽酣甜的将往昔的一幕幕重新汇聚在眼前,头顶那冬日里的阳光分外的妩媚,将满心的欢快凝聚在其中盛开在微笑的脸颊上。 两人边走边说,说说突然停下来了,沉默的一段小路似乎被无限的拉长,他们谁都不忍心走完,似乎走到尽头时候,青春的回忆便会戛然而止的回到现实中来。 “静瑶。”潘剑侧过头看着楚静瑶笑着说,“我们去那边的体育场走走吧。” “嗯。” 楚静瑶点头,抬起头望向体育场,他曾在那里拿下过市高中篮球赛的第一名,他是学校篮球队里当之无愧的领袖,被选作了那一届的最佳mvp,在比赛的颁奖现场上,他当着全学校的师生以及观众的面,把奖杯送给了她。 往昔的一幕幕仿佛就发生在昨天,距离如此的近,虽然已经伸手触摸不到了,但却可以靠在身边这个人的肩膀上,潘剑的肩膀很宽,楚静瑶靠的很舒服,发丝垂过她的脸颊,阳光温暖甜蜜的照在脸上,这一瞬间她像是跌入了童话故事里的白雪公主,身边站着她的王子,她轻轻的合上了眼,愿这美好的一切能永远停留。 体育场的大门关着,潘剑无奈的叹了口气,只能停下来,侧过头看着楚静瑶闭着眼睛一脸甜蜜幸福的模样,他的心底忽然微微一动,眼前的这个女人实在是太美了,比他离开的时候更成熟更有女人味了,望着她甜美安静的脸庞,他忍不住的轻轻的低下头就要在她那两瓣樱桃般的红唇上轻轻的吻一下…… 距离越来越近,呼吸也越来越近,楚静瑶闭着的眼睛微微翕合,望着潘剑吻下的嘴唇,望着他那张帅的令人逼息的脸颊,她的心底瞬间一片空荡荡的,她抬起手想要阻止他,却被他一把反握在了手中,耳边传来了他飘渺令人沉醉的声音,沙沙的带着一阵磁性,“不要动,这个吻我等了好久了。” 碰上爱情这种东西,女人的理智只能用苟延残喘来形容,今天见到潘剑之前,楚静瑶的心里还十分的理智,她还没有在潘剑和林昆之间做出决定,所以一切只想点到即止,可现在被往昔的那些甜蜜的令人无法自拔的回忆攻城略地的将心底的防线沦陷后,她发现她此时已经不受任何理智的控制了。 心底纠结,却又那么的渴望。 回忆是一种毒药。 毒不死,却让你毫无反抗之力。 眼窝的深处,楚静瑶似乎看到了林昆,他的脸颊和潘剑的脸颊混合在了一起,令她难以分明。 嘴唇越来越近了,呼吸声带着湿热的温度,像是夏季里令人躁动难安的热风,一颗心砰砰的跳乱,仿佛随时都能跳出喉咙一样,在这最后一刻,楚静瑶放弃了内心的挣扎与反抗,渐渐的翕合上了眼睛,甜美的脸颊暴露在阳光下,美的那么完美无缺令人向往…… 潘剑一只手托着楚静瑶的腰,另一只手抱着楚静瑶的肩膀,行李箱被丢在了一边,落寞的像是个被抛弃的孩子,他的眼神此时只有她,只有她这张令人迷失自我不能自拔的美丽脸颊,最后的一刹那,潘剑的嘴角勾起一抹邪魅的笑容,这笑容里像是藏了不为人知的阴谋,又显得那么的贪婪无情…… 下个零点零一秒,两个人的嘴唇马上就要碰到一起的一瞬间,门外的老大爷正牵着老黑气势汹汹的走过来,顾微对门卫大爷说这种事她不方便出面,门卫大爷只生气的说了顾微一句太没骨气,便独自牵着大狼狗赶过来了。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亲上了,门卫老大爷心里此时唯一的念头就是——臭不要脸的,我让你们亲!然后手里头的绳子一松,向着体育场大门口的两个人抬手一指,这只被唤作老黑的大狼狗噌的一下就如离弦之箭一样冲了上去。 汪! 一声沉闷狂热的狗吠声顿时打破了周围所有的寂静,明媚的阳光下大狼狗就像是一个惊醒世人的悍匪一样冲过来,把潘剑和楚静瑶只见那零点零一秒的距离定格,旋即两人惊慌的张开了眸子循声看来,一时间脸上血色顿无。 紧要的关头潘剑不怂,直接横身把楚静瑶挡在了身后,眼神里的恐惧已经快要将他淹没了,但他此时必须表现出足够的勇敢与勇气,他压低着声音对身后的楚静瑶说:“静瑶别怕,有我在!” 楚静瑶的心里一阵的甜蜜,同时又是异常的焦急担心,她不由的想到了林昆,如果林昆在这儿的话一定也会把她挡在身后,然后把迎面冲来的这只大狼狗一脚踢飞。 “啊!” 楚静瑶还在想象呢,身前突然传来了一声惨叫,勇敢果断的潘剑此时已经被大狼狗给扑倒在地,和楚静瑶想象中的那个被一脚踹飞的画面截然不同。 潘剑惊恐的惨叫起来,被大狼狗咬上一两口倒不是他最担心的,他最担心的是被咬花了脸,他对自己的这张脸看重的比什么都重要,大狼狗才不管那些三七二十一的呢,张开大嘴露出那森森的獠牙就向他咬了下来…… 这一瞬间,潘剑的眼神中无限的惊恐与绝望,他紧紧的闭上了眼睛,脸上突然一阵黏黏的湿热,感觉不到疼痛,却又仿佛血水汩汩的流出来一样…… 第五百七十三章:偷拍 此时,如果时间定格的话,可以看到四幅迥然不同的画面,一个是顾微站在门卫室里,透过监控的屏幕看着潘剑被大狼狗摁在地上的画面捧腹大笑,一个是门卫大爷站在距离楚静瑶和潘剑二十米外的地方一脸愤慨的表情,他的目光是那等的愤世嫉俗,不过却也没让大狼狗真的咬伤潘剑这个‘负心汉’,还有一个是楚静瑶站在一旁,一脸的惊惶无措,嘴巴微微张大着。 最后一幅,就是咱们上一集里可怜的主人公潘剑先生,被一个身高马大,站起来差不多能有人高的大狼狗摁在地上,以一副差不多要把他强暴的姿势,伸出那湿哒哒的舌头,在他那张英俊潇洒不知道迷倒多少女生的脸上舔了一下又一下,潘剑倒在地上紧闭着双眼,就像是面对着世界末日一样。 门卫室里的顾微,捧腹大笑的同时不忘用手机拍下这一幕幕,这可是她收集的证据,林昆没有理由不相信她吧。 大狼狗毫不客气的在潘剑的脸上舔了七八下,估摸着也没舔出来杀诱人的味道,把头高高的抬起来扭向后方,看向从小把它给养到大的门卫老大爷。 老大爷的脸上依旧是义愤填膺,嘴唇上那零星的两根胡须被吹的频频跳动,把手一抬冲大狼狗喊了声:“老黑回来!” 这站起来能有一人多高的大狼狗马上摇着尾巴跑到了他的身旁,咧开大嘴耷拉着舌头和这位老人一起望着楚静瑶和躺在地上的不知死活状的潘剑。 楚静瑶回过神,一脸愤怒的向门卫大爷看了一眼,并没有多说什么,赶紧过去把潘剑给扶了起来。 “潘剑,没事吧潘剑?”楚静瑶着急关切的问,潘剑迷迷糊糊的睁开眼睛,眼神里的绝望还没消散,看了一眼楚静瑶后赶紧双手捂住自己的脸,他以为自己的脸已经被大狼狗给咬花了,以后不敢再见人了,尤其不能让楚静瑶看到。 “别看我!”潘剑声嘶力竭却又是软弱无力的说道。 “你怎么了?”楚静瑶关切我。 “别看我的脸……”潘剑声音哭丧的道。 “你的脸,你的脸没事啊。” “啊?” 潘剑双手捧着自己的脸,使劲的揉搓了两下,发现除了黏糊糊的感觉外,并无任何的疼痛感,也没有血腥的味道,整颗心瞬间从绝望中复活了,这才缓缓的睁开了眼睛,嘴唇兀自的那么一哆嗦,双眼激动的看着楚静瑶说:“静瑶……” 话音才刚刚冒出个头,就被远处门卫大爷粗暴的喝吼声给打断了:“你们两个赶紧给我出去,别在这戚戚我我的!” 潘剑眉头一皱,站直了腰板就要和门卫老大爷理论,可一看到老大爷身旁站着的那条耷拉着舌头的大狼狗后,瞬间一点脾气也没有了,拉了拉楚静瑶说:“静瑶,咱们走,不和这不讲理的老头一般见识。” 楚静瑶心底气不过,这老头凭什么放他们进来,又突然的放狗过来袭击他们,她有心想要和门卫老大爷理论,可同样顾忌那条耷拉着舌头的大狼狗,这时她心里不由的一个想法冒了上来,要是林昆在这就好了,局面肯定不一样。 潘剑接过楚静瑶递过来的纸巾擦了擦脸上的狗哈喇子,一股腥腥的味道说不出的恶心,两人拖着个拉杆箱向校门外走了出去,门卫老大爷牵着大狼狗跟在后面,这感觉就像是端了一挺机关枪在后面逼着,敢回头马上就枪毙! 赶走了这一对‘狗男女’,门卫老大爷颇为自豪的回到了门卫室里,“姑娘,那对狗男女被我撵出去了!” 门卫室里空空的,顾微早已经不知去向了,监控台的桌子上留下二百块钱加一张纸条,上面写着——多谢了大爷,这二百块钱给你买些烟酒瓜子,后会有期! 潘剑全家都搬去了国外,在中港市还留着一处房产,两人打车到了这处房产的小区外,几年里这个小区没什么大的变化,刚才被大狼狗那么一通乱舔,潘剑现在也没了触景生情的念头,拉着行李箱就往小区里走,走了两步停了下来,回过头看着站在小区门口的楚静瑶,“静瑶,怎么不走了?” 楚静瑶尴尬的笑了笑说:“剑哥,我还是不跟你进去了,咱们改天再见吧。” 潘剑拖着行李箱返身折了回来,笑着说:“怎么了?” 楚静瑶微微低下头,红着脸颊说:“感觉不太好,你家里也没人,咱们……” 潘剑想要伸手摸一下楚静瑶的脸颊,可考虑到刚才他的手上沾过大狼狗的哈喇子还没有清洗又缩了回来,笑着说:“怎么,你还怕我把你给……” 楚静瑶的脸一下子更红了,她早已经不是不谙世事的小姑娘了,潘剑嘴上这么说,心里头就肯定是有那个想法了,她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子,刚才在学校体育场门口的时候,就已经险些将自己沦陷,在没在林昆和潘剑只见做出选择之前,她不会再让那种事情发生。 “我,我得回去看看孩子了。”楚静瑶低着头红着脸颊慌慌张张的说完,转过身急匆匆的就走了。 “静瑶,静瑶!” 不顾潘剑在身后喊着自己,楚静瑶沿着马路一路向前,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坐了进去,摇下车窗冲一脸失落的潘剑笑着说:“剑哥,你先倒倒时差,再联系!” 潘剑无可奈何的笑了笑,挥了挥手,他心里本以为今天就能水到渠成呢,没想到她还是和几年前一样,倔强的不肯让自己多碰一下,她都已经是孩子的母亲了,怎么还这么矜持呢? 潘剑拖着行李箱,边走边摇头的走进了小区。 李春生的喜宴一直持续到大半下午才结束,余志坚和龙大相他们几个非要等着闹洞房,林昆却没什么心情留下来,就在十多分钟前,顾微给他发了一条彩信,彩信里有几张照片,都是顾微刚才跟踪楚静瑶时偷拍下来的。 澄澄虽然还没玩够,但一通的折腾下来,小孩子毕竟是小孩子,已经起了睡意要回家睡觉,林昆带着澄澄告辞,也不管这些人要留下怎么了闹腾了,在路边拦了辆出租车到李春生的小区把楚静瑶的车开回家,坐上出租车不一会儿澄澄就睡着了,林昆把小家伙揽在自己的怀里,内心里一时间乱糟糟的。 手机握在手心里好久,林昆最终才下定决心拨通了楚静瑶的号码,电话里楚静瑶的声音很平静,问:“怎么样,喜宴结束了么?澄澄玩的开心么?” 林昆想要问的话到了嘴边又咽了下去,笑着说:“结束了,大相他们几个吵着要闹洞房,我看澄澄累了就先回家了。你那怎么样,公司里忙么?” “我,我这还好了,也忙完了,待会儿我也回家了。”楚静瑶的声音有些慌张。 “嗯,那我们一会儿回家见。” “回家见。” 付了出租车钱,林昆抱着澄澄下车,小家伙睡的很酣甜,在林昆的怀里动了两下继续睡着了,嘴里梦呓道:“嗯……爸爸妈妈,你们的婚礼什么样子……” 林昆心头一动,低下头看着熟睡的儿子,心底的百感交集化作了唇角的一抹苦笑。 开着昂贵奢华的轿跑行驶在马路上,副驾坐上澄澄睡熟着,为了让小家伙睡的跟更舒服一些,林昆把车座放倒下来,关着车窗将空调开到低档位。 车子停在了七号别墅的大门口,林昆轻轻的打开车门,将澄澄抱了下来,突然就听隔壁的阳台上有人喊他,抬头看去顾微正手里握着电话向他招手。 林昆冲顾微笑了笑,用下巴指了指怀里的孩子,顾微会意的点点头,轻声的道:“一会儿我过去找你!” 林昆轻声的回道:“不好吧,孤男寡女的。” 顾微道:“那你一会儿过来找我吧。” 林昆哦了一声,顾微笑着说:“那一会儿见喽。” 林昆的眉头马上一皱,自己去找她和她来找自己,这里外里不都是一回事么? 林昆轻手轻脚的打开了别墅的门,把澄澄放到了床上替小家伙盖好了被子,然后轻轻的关上门就出了别墅的小院,正好碰上楚静瑶从不远处往家走。 远远的看到了林昆,楚静瑶的脸上露出一抹笑容,林昆也冲她笑了笑,楚静瑶走到近前问:“澄澄呢?” 林昆道:“睡着了,在家里。” 楚静瑶疑惑的说:“你这是要去哪儿?” 顾微这时站在阳台上冲楚静瑶招手说:“楚姑娘,我们家的下水坏了,我让林先生过来帮我看看。” 楚静瑶笑了笑,“哦。” 林昆笑了一下说:“我去帮她修完就回家。” 楚静瑶点点头,“去忙吧。” 顾微站在阳台上笑着冲楚静瑶说:“楚姑娘,多谢了!” 楚静瑶笑着说:“不用客气。” 林昆走进了六号别墅,顾微站在楼上的楼梯口说:“快点上来,有东西给你看。” 林昆走到二楼坐在沙发上,顾微马上把手机拿到了他面前,林昆并没有去看手机,将手机按了下去看着顾微的眼睛说:“你为什么要去跟踪静瑶。” “你……”顾微眉头突然一皱,心情很不爽的说:“你以为我对楚静瑶有什么图谋不轨!?” 林昆忽然觉得自己的态度有些不对,歉意的说:“不好意思,是我太敏感了。” 顾微道:“什么你太敏感了,你就是心情不好,把气往我这儿撒了。哼,我也是没事找事,去偷拍干什么,把你一直蒙在鼓里才好呢,戴你的绿帽子!” 林昆说:“够了顾微,你不要太过分。” 顾微生气的说:“我过分?你自己看吧!” 言罢,顾微把手机擎到了林昆的面前,点开了上面的一段视频,正是楚静瑶和潘剑在体育场门口的那段视频。 “要不是我骗了那门卫的老大爷,你现在已早就戴了绿帽子了,哼!” 林昆看着手机里的画面,脸色突然平静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