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九章:爷孙见面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六十九章:爷孙见面

第五百六十九章:爷孙见面 陆续的,宾客们开始进场来了,来的人除了燕京方面李家的亲朋外,还有一些李春生从小到大的同学,另外新娘子王倩的一些同学听说王倩嫁了个金龟婿,过去那会儿不管和王倩关系怎么样的同学,也都纷纷过来道贺。 穷在闹市无人问,富在深山有远亲。 过去王倩家穷苦那会儿,没少遭一些同学的白眼,也有一些居心叵测的男生想通过借钱给她占她便宜,王倩从小就人群志不短,从没给那些男生好脸色。 现在,昔日家境贫寒的美女同学化身凤凰寻得如意郎君嫁入豪门,那些个毕业后几乎就没联系过的同学们,也不知道从哪儿得到的消息,纷纷涌来祝贺。 大喜的日子,来者便是客,到场的这些同学里,王倩母亲所认识的也是寥寥无几,但一听说是同学前来道贺的,也不管过去的什么恩恩怨怨了,全都里面上座。 林昆也没把自己当外人,除了楚静瑶需要照看澄澄和苏有朋外,这里人多热闹,担心两个小家伙万一淘气跑丢了,其余的三大美女全都跟着他站到饭店门口迎宾,算上李嫣然门口这又是‘四大美女’的组合了,外加上林昆这么个高大英俊的男青年,俨然自成一派风景,惹来了无数艳羡的目光。 一辆黑色的奔驰车慢悠悠的开到了门口,这辆s级的奔驰车被普通的s级奔驰要宽要长,在国内外怕都是限量版的,车子挂着燕京的牌照,停下后车的副驾座上下来一个人,是一个五六十岁的胖老头,这胖老头一身精神的打扮,小跑到了正驾座后面的车门,然后小心翼翼的将车门打开,伸手放在车门梁上。 车里这时下来了一个老叟,老叟看上去八十多岁,穿着一身深蓝色的中山装,满头白发梳理的整齐有型,腰板挺的溜直,手里头拄着一根古铜色的龙头拐杖,脸上皱纹细腻,一双眸子乌黑发亮精神矍玥,气质说不出的老成。 李老爷子一见到这黑色的奔驰车,一直站在饭店正门里面的他马上就冲了出来,脸上激动的表情溢于言表,远远的就伸出手来高兴的说:“朱老光临,蓬荜生辉!” 朱老一脸喜气的笑容,道:“小李啊,不用这么夸张,我这老胳膊老腿的就是来讨口喜酒吃,怎么不见你那宝贝孙子啊,快把新郎官叫出来,你这老头来接我,我可不进去。” 李老爷子身后跟着的几个李家孙子,都想上前和这位燕京城里跺一跺脚整个皇城都跟着摇颤的老人打声招呼,可一个个的心里就是提不起那勇气来,这不怪李家的这些晚辈太怂,而是朱老身上天然有着一股令人窒息的气势——上位者的气息。 李老爷子赶紧吩咐小辈们进屋去叫李春生出来,随后又怕这些个小辈们办事拖拉耽误时间,自己紧跟着就折身进了饭店里亲自叫李春生出来,朱老这不能没有人陪着,李老爷子正好看到林昆在场,就一把将林昆拉到了朱老面前,简单的介绍了一句说:“朱老,这是我今天新认识的小友,让小友先陪你说说话。” 林昆还没怎么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就被拉到了朱老的面前,朱老的威名他是听过的,甚至他来中港市当奶爸也和这位老人有着说不明的关系,但他也却是第一次这么近的距离和这位传说中的老人正面站在一起。 “朱老你……” “小伙子你……” 林昆回过神后赶紧礼貌的说道,这时朱老正好也笑着开口,两人的话同时说起。 “……” 两人又突然同时停住了,林昆尴尬的笑了笑,说:“朱老,您笑说。” 朱老的笑容和煦,强行的抑制着激动的心情,一双黑色发亮的眸子却是难以抑制,就仿佛一个挚爱珍宝的老人,发现了这一辈子都没见过的珍宝一样。 朱老满面慈善的张开嘴,可话还不等说出来,嘴唇却是有些微微颤抖起来,一双眼睛明光闪闪有些发直的看着林昆,身体也跟着轻微的颤抖了起来。 “朱老。”老管家站在朱老的身边稍稍提醒了一下,关切的问:“你没事吧?” “啊?” 朱老回过神,笑着说:“没事。”再次强行的抑制住内心的激动,看着林昆说:“小伙子,你今天多大了?” 林昆被朱老问的一怔,这老头聊天喜欢这套路?上来就问年纪…… “二十六。”林昆笑着说。 “是虚岁吧。”朱老道。 “嗯。” “家里父母的身体都好么?” “额……”林昆稍稍的愣了一下,这老头上来就查户口本呢?不过出于尊重他还是老实的回答:“我从小跟着爷爷长大,爷爷几年前去世了。” “哦。”朱老笑着喃喃自语说:“你的年纪倒是和我孙子差不多大。” 林昆笑着说:“朱老,你的哪个孙子?” 朱老笑着说:“我有很多个孙子,年纪和你相仿的有三个,还有一个……”说着突然挥挥手说:“不提了不提了,都是些成年往事了。” 林昆也不多问,只是陪着笑脸站在朱老的面前,李老爷子这时拽着李春生出来了,李春生听说朱家的老爷子来了,心里大惊一跳,他知道爷爷和朱家老爷子有交情,但没想到爷爷居然能把朱老爷子从燕京城给请到了中港市来。 “晚辈李春生见过朱爷爷。”李春生礼貌的说道,别看着小子平时大大咧咧,正儿八经的时候可不掉链子。 “好好!”朱老拍了拍李春生的肩头,笑着对李老爷子说:“小李啊,你的这个孙子将来必定有出息,你老小子不用怀疑,相信我的眼光就是了。” “借朱老吉言。” 李老爷子拽着李春生就说:“还不赶紧谢谢你朱爷爷对你的肯定。” “谢谢朱爷爷。”李春生笑着说,这能得到朱老爷子的亲口肯定,可别今天收到的任何一个大红包的份量都要大。 李老爷子身后站着的几个孙子心里头十分的不服气,不过却也没有敢表现出来的,像今天这种场合他们要是敢让自家的老爷子难看,回到燕京城里肯定是没好果子吃的。 “朱爷爷,里面请!”李春生躬身弯腰行礼道,并满怀感激的道:“谢谢朱爷爷不远万里赶过来,朱爷爷能来参加我的婚礼,真是我们李家的荣幸。” 朱老笑着说:“小孙子不用客气,我和你爷爷交情深,来参加你的婚礼也是应该的,何况你小子从小我就喜欢你,一眨眼你都成家立业了,这世间可真快啊。” 李老爷子在旁边附和道:“谁不说呢,这才几年的功夫,我就感觉自己老了一大截。” 朱老笑着说:“小李啊,你还好,我这都是快要埋进黄土里的人了。” 李老爷子马上说道:“朱老,可不准你胡说啊,你这身子骨这么硬朗,再有个二十几年的阳寿肯定没问题。” 朱老哈哈笑道:“你这老小子,就是嘴巴甜,我要是真能活那么大,还不成老妖精了。” 李老爷子哈哈笑道:“老妖精才好呢,咱们这群老家伙都变成精,坐着这片江山不给他们这些个小辈们让位,让他们成天到晚的不省心,害的我们老也不得安宁。” 朱老哈哈赞同道:“好,说的好!照这么说,我再活个二十年都是少的,我得活三十年!” 李老爷子和朱老边说边笑,走进了饭店的大门口,朱老突然想到了什么,回过头看向林昆说:“这位小友,你也进来陪老朽说说话吧,老朽看你投缘。” “啊?” 林昆整个人微微一怔,李老爷子心里头也是一怔,赶紧冲林昆招手说:“小友,既然朱老看你投缘,今天你就替我好好的陪陪朱老。”等林昆走过来,李老爷子又贴在林昆的耳边说:“小友,这可是难得的机会啊,好好陪朱老聊聊。” 林昆笑着点了下头,跟着朱老坐到了婚礼现场的最主要的位置,由于朱老的到来,李老爷子特意安排人把高堂的位置都向后撤了一步,朱老一看这座位的摆放顺序并没有坐下,而是让老管家把李老爷子给喊过来了,“你这老小子不是瞎胡闹么,今个儿是你孙子大喜的日子,高堂坐父母,你把我推到最前边算是啥。” 李老爷子笑着说:“朱老,你是我们李家的贵客……” 朱老义正言辞态度严厉的说:“瞎胡闹,赶紧把这座位给我撤到后面去。” 朱老执拗,李老爷子哪敢违背,赶紧让人过来把座位的顺序调换了,朱老这才满意的坐了下来,见林昆在一旁站着,笑着招手说:“小友,坐呀。” 林昆哦了一声,平时不管他怎么的叱咤风云,在眼前这位老人的面前,他就像是一个大孩子一样矜持,紧挨着朱老坐了下来。 “还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呢。”朱老满面慈善的笑着说:“小友姓甚名甚?” “林昆。”林昆老实的笑道。 “哦。”朱老笑着点点头,摸着下巴上的胡须喃喃道:“林中之王,昆仑之巅,好名字。” 林昆颇为不好意思的笑着说:“朱老,这名字就是我爷爷随便取的,当时没想太多。” 朱老笑着说:“那这算是误打误撞恰逢其时了,随缘。” 林昆笑了笑,不知道该如何接话,这时旁边突然传来一声:“爸爸!”澄澄正拉着楚静瑶的手向这边走过来,手里攥着两块喜糖,开心的跑过来说:“爸爸,我这儿有两块糖,你说我要先吃那一块呢?方的还是圆的。” 林昆笑着把澄澄拉到眼前,“这位是朱爷爷。” 澄澄眨着慧黠的眼睛,然后一副彬彬有礼的模样说:“朱爷爷好。” 朱老笑着摸了摸澄澄的头,“好,小朋友你也好。” 澄澄把手里的糖伸到朱老的面前,略有矜持的说:“朱爷爷,澄澄请你吃糖。” 朱老笑着说:“这是谁教你的?” 澄澄老实的回答说:“妈妈教我有好东西要学会分享。” 朱老抬起头看向跟过来的楚静瑶,亭亭玉立貌若仙子,心里顿时对这个孙媳妇打了个九十分,要是眼前的这个孩子要是他们朱家根,那就可以打满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