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六章:老楚他不信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六十六章:老楚他不信

第五百六十六章:老楚他不信 一夜宿醉,李春生今天早上总算爬起来了,洗了个澡之后整个人精神焕发,再加上燕京城里特意请来的化妆师精心的捯饬,整个人前所未有的帅。 一屋子的人都到齐了,这小子才从对面的李嫣然的房门里出来,姐弟俩一起出来,李春生一身蓝黑色的名贵西服,看那标志也是某个奢侈品大牌,李嫣然穿着略显朴素,一条黑色的打底裤,屁股上裹着一条短色的皮裙,身上穿着一件短款的粉色小棉袄,头发被化妆师精心的盘在头顶,简单而又大气。 李嫣然可以说是李家众多的女娃中相貌最出众的一个,就是那些被娶进门的媳妇儿也没有能比得上她的,她一直是李万国夫妇的骄傲,不光长的漂亮学历还高,只可惜嫁错了人至今独守空房,整天郁郁寡欢难见笑脸。 不过今天李嫣然却是十分的高兴,弟弟结婚这么个大喜的日子,她是从心眼里高兴,弟媳妇王倩虽然有一段不怎么光彩的过去,但那也是事出有因,也是因为她孝顺,所以李嫣然并不怎么在乎王倩的过去,就是父母当时提起,她也是护着王倩替她解释,平日里她和王倩也是相处的十分融洽,王倩的骨子里有着一股倔劲儿,可能是和她的成长经历有关,但却是个善良的姑娘。 李春生和李嫣然姐弟俩挨一个的跟到场的亲戚长辈们打招呼,那些李家的小辈们看向这对姐弟俩的时候眼中隐隐不屑,在他们看来这姐弟俩大老远的‘逃’到了中港市来,窝在这边不声不响的活着,这本身就是一种无能的表现。 当初李春生和李嫣然来中港市,当然不像这些个李家小辈心里头想的那样,李春生是因为不喜欢家族中的明争暗斗利益熏心,所以才远远的离开燕京城的,他就是那种大大咧咧的性格,别人和他玩心眼,他觉得太累的慌。 当看到站在里面的林昆和楚静瑶她们四个大美女的时候,李嫣然脸上的表情明显一怔,昨天晚上刚刚见过面,当时的林昆虽说也穿着打扮的不差,但和今天这身行头的气质完全没法儿比,那棱角清晰的脸颊,那双透满无限精力的眸子,一股无法言说的英气与帅气和惊讶,顿时冲击着李嫣然的内心感官。 有关林昆的一些事,李嫣然经常听弟弟念叨过,知道他是一个不简单的男人,心中本来就有所敬佩,结果他今天又是以这种帅气逼人的模样出现,让李嫣然心里不自觉的想到,自己还是有些低估他了,这个男人简直是潜力无限啊。 这世界上长的帅的男人有,长的帅还有本事的男人也有,但能将这两者发挥到极致的男人,却是百里无一的极品,若论相貌在不同人的审美里,咱们林大兵王绝对当不上全天下最帅,但他那一身战场上历练下来的英气,却不是任何一个普通的男人所能有的。 看一个人不管是男人还是女人,除了相貌之外另一个至关重要的因素就是气质,一个相貌普通的人,搭配上百里无一的气质,照样能够光芒闪耀,何况咱们林大兵王的这一身气质别说是百里无一了,就是千里无一、万里无一也不足为过。 林昆今天的一身行头和打扮,可以说比到场的任何一个男人都要胜上不少,那些李家的小辈们一个个的穿着都不差,他们身上的衣服绝对不比林昆身上的这一身行头便宜,但他们一个个白净的脸颊下,藏着的却是空虚的内里。 这一瞬间在李嫣然的眼里,林昆就像是浑身上下蒙了一层光晕一样闪耀,她走到林昆跟前的时候脸上还微微有些愣神,一双眼睛略微有些发直的看着林昆,伸出手一脸喜气的笑容说:“林先生,感谢你来参加我弟弟的婚礼!” 林昆伸出手刚和李嫣然握了一下,她的手心有些冰凉,李春生就过来把手搭在李嫣然的肩膀上抢台词说:“姐,不用感谢,他是我师傅,必须得来,嘿嘿。” 李嫣然回过头白了李春生一眼,小声的说:“这么多人在这,有点正形。” 李春生赶紧把胳膊从李嫣然的肩膀上挪下,凑到李嫣然的耳边小声的说:“姐,我师傅今天够帅吧,我早就跟你说过了,我师傅吊丝的外表下藏着一个帅哥。” 李嫣然又白了他一眼,李春生这才不说话,赶紧向楚静瑶四个大美女打招呼:“师母好,小雅妹妹好,陆姑娘好,这位是……” “我叫顾微,是你……”顾微眼神轻佻的看了林昆一眼,而后笑盈盈的改口说:“是你小雅妹妹的房客兼朋友,我来参加你的婚礼,你不会介意吧?” 李春生爽朗的大笑说:“当然不介意了,待会儿别忘了把红包给我就行。” 顾微笑着说:“没问题,红包早就准备好了!”说完,拍了拍手里拎着的精致包包。 李春生又弯下身伸手逗了一下澄澄,“澄澄,你今天很帅哦。” 澄澄羞嗒嗒的一笑说:“春生叔叔,你今天更帅。” 这边李春生都打完招呼了,另一边林昆和李嫣然的手刚松开,刚才李嫣然一时愣神,就多了一会儿,而林昆也不好意思硬把手给抽回来,所以僵持了一小会儿。 楚静瑶站在一旁将这些都看在眼里,顾微和章小雅、陆婷也同样看在眼里。 顾微纯属那种看热闹不怕烂子大的,走到楚静瑶的身边附在耳边小声的说:“这男人太优秀了吧总会让人不放心,就跟漂亮的女人一样,总有那么多人惦记着。” 楚静瑶笑了笑没说话,心里却是暗暗的自问说:“他真的那么优秀么?” 在楚静瑶的眼里,林昆最初是一个屌丝流氓的形象,后来渐渐发现这个男人有点暖,每天早起做早餐,晚上回家后又有可口的饭菜,当有人威胁到她和澄澄的安全的时候,他又会第一个冲出来,肯舍弃生命来保护她们娘俩。 可…… 楚静瑶从来就没认真的想过,这么一个难得的男人,他优秀到底有多优秀。 有时候就如一句话所说,得不到的永远最珍贵,得到的却不知道珍惜,太多的时候不光是楚静瑶,几乎大部分人都陷入到这个魔咒当中,最终直到失去幸福的那一刻才恍然发现,哦,原来我想要的就在身边,而不是那个得不到的。 这是一个过程,不是没有人知道这个道理,而是当局者迷,即便是知道这个道理,最终还是会…… 上午八点钟的时候,准时去接新娘子,车队相当的豪华,从头车一直到最后一辆车全都是劳斯莱斯幻影,这种豪车就是整个中港市也不见得有几台的,换句话说正常能够开得起这种豪车的,哪个不是身价过亿的大老板,那么大的老板肯把自己的爱车拿出来当婚车?很显然这是不怎么可能的。 这支车队也是从燕京城里搬来的,中间舟车劳顿废了不少的事,但是孙子结婚高兴,所以不管怎么折腾,李老爷子都愿意,折腾的同时心里也高兴。 一行人都坐着劳斯莱斯幻影去接新媳妇,林昆和楚静瑶、澄澄在一个车里,苏有朋非要和澄澄坐一个车,没办法楚静瑶、澄澄、李嫣然、苏有朋只好四个人坐在后排,这车的后排还是很宽敞的,另外两个小孩子也不怎么占地方,倒不觉得拥挤。 楚静瑶有意的打量了下李嫣然,年纪比自己大,身上的那股成熟的女人味比自己浓,她甚至在心里不自觉的比较起来,自己和她到底谁更有优势,楚静瑶心里突然一阵疑惑,自己这是怎么了,平时从来不和别人比的啊。 同时,李嫣然也是偷偷的在心底和楚静瑶比,平时她也同样不和别人比的,两人看着彼此的眼神,随着内心的诧异之后,都变的温暖和煦相视一笑,或许就是因为对方太过漂亮,所以自己才会亲不自禁的在心底比对吧。 李嫣然和楚静瑶之间也不熟悉,也没有什么共同话题,李嫣然之前听李春生说过楚静瑶,光听弟弟夸他的师母是如何如何的漂亮了,其他的一概不知。 苏有朋和澄澄两个小家伙倒是聊的很开心,两个小家伙一副小土豪的模样摸着车后座那舒服的皮椅,澄澄笑着说:“朋朋,这车坐着可真舒服啊,等我长大了也让我外公给我买一个!” 苏有朋也笑着说:“那我让我外公也给我买一个!” 开车的司机也不知道是这车的车主,还是专门雇来的司机,从楚静瑶和李嫣然上车的一刹那,这兄弟的眼神就不时候的透过后视镜往后面看,着倒不是说他猥琐渣男,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何况后面坐着的是两个极品的大美女,平时大街小巷上可是难得遇见的。 听到两个孩子说要买劳斯莱斯幻影,这位司机兄弟也是很实在的笑着说:“两位小朋友,这车金贵的很呢,哪是说买就买的,可不是你们想的过家家。” 澄澄马上不服气的说:“这车能有多贵?我外公的地下车库里停了一大堆的豪车呢!里面就有标志和这车的标志一样的车,还有比这车更大更舒服的车呢!” “哦,是么?你外公是做什么的呀。”这司机师傅也是很有素质的,微笑着说,以为小孩子是在开玩笑的,就多说了两句。 “我外公是开大公司的!”澄澄一脸自豪的说。 “有天楚集团大么?”司机师傅笑着说:“据我所知,你们中港市最大的集团公司就是天楚集团,你外公如果是天楚集团的董事长,那买得起这车叔叔相信。” “天楚集团就是我外公的呀!”澄澄一脸得意的说。 “小朋友,没开玩笑吧。”司机师傅显然不相信,笑着说。 “我才没开玩笑呢。”澄澄见司机不相信他,着急的说,说完从兜里掏出了手机直接就给楚相国拨了过去,然后对着电话说:“老楚,有人不信我是你外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