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三章:李嫣然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六十三章:李嫣然

第五百六十三章:李嫣然 电话接通了,里面传来一个温婉动听的女人声音,能听得出她对李春生很关心,不等林昆开口就问道:“喝完酒了?” “不好意思,我不是春生,我是……”林昆本来想说是他师傅,但也不知道李家的这位大小姐知不知道她弟弟有个师傅,遂改口道:“是他朋友。” “哦?” 等了五六分钟,只见一个穿着粉色羽绒服大衣的女人从小区里出来,林昆打开车门,把醉的跟烂泥似的李春生搀了出来,李嫣然快步的走过来,先是礼貌的和林昆打了声招呼,旋即关切的问道:“春生怎么醉成这个样子。” “太高兴,喝的有点多了。” “这……明天的婚礼。”李嫣然担心的道,生怕自己的弟弟明天还没醒过酒呢,她已经知道爷爷亲自过来了,而且还请了许多燕京城里的大人物,自己的弟弟平时在家族里就不太招爷爷待见,明天要是再出点什么纰漏,以后在家族里的地位更岌岌可危了。 “放心,不会有事的。”林昆安慰说。 “但愿了。”李嫣然抬起头打量林昆,然后不确定的问:“你是春生的师傅?” “是我。”林昆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别看李春生长的不太出气,同父同母的姐姐却是个标致的大美人儿,尽管此时没怎么刻意的打扮,但也掩不了其芳华。 林昆以前听李春生念叨过他姐姐,他姐姐今年好像也就三十出头,平时也不怎么爱出家门,海边开着的那家饭店是她姐姐开的,但更多的时候是他在那儿管理,他姐夫早些年的时候出海一去不复返,他姐姐一直苦苦的等着,这么多年过去了,全家人都不对他姐夫能生还抱有什么希望,也都劝他姐姐别苦等了,就凭他姐姐的相貌尽管是带了个孩子,燕京城里也有大把的优秀男人惦记着,可他姐姐就是执拗的不肯再嫁,始终等着他那生死未知的姐夫。 可以说,林昆骨子里对李嫣然的这份忠情很是敬佩,能将爱情如此坚定的女子在这世间毕竟不多,尤其现在这个社会,物欲横流到处充满着交易,能有一份纯真的爱情不受世俗淤泥的污染,就同那天上之巅上的雪莲一样珍贵。 李春生的大体格子可不是盖的,李嫣然根本扶不动他,本来家里头还有爸爸妈妈,爸爸妈妈为了操办弟弟的婚礼近日来累的昏天暗地,明天就是婚礼了,爸爸妈妈今天晚上早早的睡觉明天好有个好的精神头去迎接客人,李嫣然出来的时候就没去叫醒爸爸。 林昆直接把李春生背在了肩上,这小子可比他们俩刚认识的时候胖了不少,自从有了王倩之后,这小子几乎就和金凯差不多了,成天抱着美人儿‘自暴自弃’,但人家金凯天生是干吃不胖,这点李春生可比不了人家。 小区的建设十分的高档,假山、人工湖等等应有尽有,就小区的环境大致的来看,一点也不输海辰别墅区,这小区里的房子都是大户型的,几乎全都是上下跃层,房子没有高层的,一码六层高的矮楼,外形的风格是仿苏格兰建筑。 李嫣然家住三四楼,林春生住李嫣然的对门,由于今天刚布置好了婚房,担心李春生醉醺醺的回去后把婚房给弄脏了,李嫣然让林昆把李春生给背到了她家。 父母睡在四楼,李嫣然打开了三楼客房的门,林昆把李春生给扔到了床上,这小子在床上翻了个身,嘴里头迷迷糊糊的说:“师傅,再……再开瓶xo。” 林昆呵呵的笑了笑,“这小子还没喝够呢。” 李嫣然却是一脸的担心,“他醉成这样,明天的婚礼……” 林昆说:“应该没什么问题。” 李嫣然说:“不怕万一,就怕一万,明天燕京那边会来不少的贵宾,春生要是万一出丑,只怕影响太恶劣。” 李春生这时躺在床上呢喃道:“水,我要水。” 李嫣然这才想起来还没给林昆倒杯水呢,就要去给李春生倒水,顺便也给林昆倒一杯。 “林先生,你先稍等一下,我去倒杯水来。”李嫣然温婉的说。 “林先生,给。”李嫣然把其中一杯水递给林昆,另一杯就要给李春生喂过去。 “谢谢。”林昆接过谁,然后阻止道:“李女士,你先不要喂他水,交给我。” 李嫣然半信半疑的看着林昆,林昆把手中的杯子交给李嫣然,“帮我拿一下。” 林昆把李春生从床上馋了起来,笑着问:“卫生间在哪?” 李嫣然疑惑的问:“在书房旁边,林先生你要……” 林昆笑着说:“为了不让我这徒弟耽误明天的正事,我得采取点措施。” “哦。”李嫣然不知道林昆想要干什么,但想来林昆应该不会害自己的弟弟。 林昆把李春生扶到了马桶边上,伸手向李嫣然要水,李嫣然把水杯递给林昆,林昆笑着示意她出去并关上门,李嫣然一脸不解的退出去把门关上,站在门边听着。 林昆蹲在地上喂李春生水,李春生抿了两口之后来了力气,咕咚咕咚的把整杯水都喝了,然后翕合着眼睛看着面前的林昆说:“师傅,我这是在哪儿啊。” 林昆笑着说:“厕所里。” 李春生迷迷糊糊:“哦,我还要喝水。” 林昆笑着说:“好啊,你等会儿,这马桶里的水好像剩的不多了,没辙家里停水了,就这儿有点水。” 李春生迷迷糊糊的哦了一声,紧接着两只眼睛突然就像是点亮的电灯泡一样明亮起来,转过头正好看到林昆在佯装用水杯从马桶里往外灌水,李春生的胃里顿时一阵的翻滚,喉咙咕隆咕隆的两声响,紧接着一把推开了林昆,趴在马桶上就‘哇’的大吐了起来,这一口气吐的足足有十分钟,把他今天晚上吃的喝的一股脑的全都吐出来了,这宽敞明亮的卫生间里顿时一团令人难忍的味道弥漫,把林昆熏的差点一跟头栽过去,赶紧打开了窗户和换气扇。 李春生吐完了之后感觉整个人都被抽空了,脑袋隐隐的作痛,意识比刚才清晰了不少,抬着一双眼昏澈无力的看着林昆说:“师傅,你竟耍我,怎么能给我马桶水喝,我从小到大这么多年,还是头一次喝马桶水呢……” 说完,他的喉咙里又是咕噜的一声响,转过身趴在马桶上又哇哇的吐起来,吐了半天只吐出了点胃液,心里头越想自己刚才喝了马桶水越是觉得恶心。 哗啦…… 林昆摁了马桶的冲水键,“行了你小子,我真能给你喝马桶水啊,骗你的。” “啊?” 李春生一脸哀怨的看着林昆,憋着嘴一副委屈要哭状:“师傅,你怎么能骗我呢。” “不骗你,你能吐的这么干净啊,不吐干净了明天你能醒酒么,不醒酒你能娶媳妇么?”林昆嗔怪的说:“给你开脱单晚会是为了庆祝你要结婚了,你小子可倒好,拼命三郎一样来者不拒,今天晚上就属你小子喝的最多!” 李春生迷迷糊糊的闭上了眼睛,含糊不清的说:“我……我那不是高兴么?” 林昆拿了条毛巾湿了一下给他这便宜徒弟擦了擦脸,“高兴也不能拼命啊。” 李春生闭着眼睛嘿嘿的傻乐,“有师傅真好。” 林昆直接抬脚冲他的屁股踹了一脚,“好你的大头鬼,赶紧给我起来回房间去,还想让我再扶你回去啊!” 李春生屁股被踹的生疼,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刚才吐了一大顿之后他整个人是被抽空了,但却不再像之前醉的那么厉害了,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扶着墙往外走,打开门一看自己的老姐在眼前,诧异的道:“姐,你咋在这儿了!” 李嫣然摆出一副生气的表情说:“这是我家。” 李春生啊了一声,揉着眼睛左看看右看看,这确实是姐的家,“我怎么回来的。” 林昆站在他的身后没好气的说:“我怎么在这儿的?” 李春生马上恍然,神经大条外加慢半拍的回过头,咧嘴冲林昆笑着说:“谢谢师傅。” 林昆向李嫣然递了个眼神,“李姑娘,这小子明天应该没问题了,我先走了,剩下的就交给你了。” 李嫣然感激的说:“好的,谢谢你林先生。” 李春生站在卫生间的门口踮着脚尖冲走到门口的林昆说:“师傅,再坐会儿呗。” 林昆没有搭理他,站在门口又和李嫣然道了个别关上了门,李嫣然走过来把李春生给扶到了客房里,叮嘱道:“你小点声,爸妈都在楼上睡着了,把他们吵醒了就咱爸那脾气,你还不得挨裤腰带啊。” 李春生不服气的说:“我都这么大了,他还拿裤腰带揍我啊。” 李嫣然一边用毛巾帮他擦脸,一边说:“你多大了在爸妈的眼里都是孩子。” 李春生嘿嘿一乐,叉开话题说:“姐,你觉得我师傅咋样。” 李嫣然白了他一眼,说:“能咋样,反正看起来比你可靠谱多了,你得跟人家学学,咱们家在家族里本来就没什么地位,爸虽然是长子但也没什么实权,到了你这辈还指着你给家里争点气呢,可你这一天天的也没个正形。” 李春生继续傻乐说:“姐,你看到的只是我的表面,我是大器晚成不着急。” 李嫣然被气的一翻白眼,指着她这位亲弟弟的鼻子说:“你还不着急呢,你再不着急咱爸就急疯了。” 李春生笑着说:“姐,咱爸当初跟我说过一句话,这一辈子只要做好三件事就行——为人,处事,交朋友。” 李嫣然说:“你哪样做好了?” 李春生笑着说:“我为人不坏,心底善良;处事差了点,这个先不说;交朋友,我认识了我师傅,还有我师傅的一帮子兄弟,那一个个可都不得了。” 李嫣然说:“人家不得了那是人家,你得自己不得了才行。” 李春生嘿嘿笑着说:“关键我有我师傅啊,别人谁要是欺负我,我师傅一出面啥事都摆平了,这就是我最不得了的地方,嘿嘿。” 李嫣然笑着在弟弟的身上捶了一下,“你啊你,从小大就歪理多,不让人省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