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二章:两个蒙面人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六十二章:两个蒙面人

第五百六十二章:两个蒙面人 这夜深人静的,大晚上迎面遇到两个蒙面‘劫匪’,正常人早就吓一跟头了,但对于咱们林大兵王来说却是见消遣的事儿,晃晃悠悠走进了巷子里。 背后忽然一阵冷风袭来,凭着他敏锐的感知力,来的是一道杀气,而且对方的身手很不一般,他没有马上转过身,而是快速的向前迈了一步,紧跟着一步蹬在了墙壁上,借着脚底下的大力整个人凌空飞起快速的回身,脚底下一个横扫。 砰! 一声闷响,声音低沉而有力,林昆的叫和身后蒙面人甲的拳头撞击在了一起,周围的空气中仿佛瞬间荡开了一圈力量波一样,将空气振动的一阵躁动。 蒙面人甲身体猛的一颤,向后退了两步,林昆的身形也向后飘逸,蒙面人乙一声低吼,整个人快速的冲过来,临近的时候突然凌空一起,一只拳头猛拉在身后,另一只拳头抡在身前,半空中冲着林昆的身前胸膛就砸下来。 林昆不敢大意,脚尖刚刚落地就赶紧向旁边横的一闪,迎面这人的气势一时间太劲,正面迎其锋免不得被伤到点筋骨,他侧身在空气中一立,蒙面人乙的拳头贴着他的胸前就擦了过去,饶是穿着一件厚棉服,也能感觉到这一拳上凝聚的强大杀气浸透后的冰凉。 “你们到底是什么人!”林昆稍有一个喘息的机会便厉声问道。 蒙面人甲和蒙面人乙互相对视一眼,并没有要回答的意思,两人一前一后的将林昆堵在巷子的中间,稍稍沉默了半秒钟,接着同时向林昆奔了过来。 林昆暗暗的一咬牙,断定这两人肯定不是普通的劫匪,普通的劫匪根本不可能有这身手,换句话说要是有这么一身身手,绝对不会混到缺钱花出来抢劫的地步。 可这两人到底是什么人呢? 林昆实在想不通,眼前这两人也根本不给他多想的机会,他暗暗的一咬牙,挥着拳头迎上两人的同时厉声喝道:“你们不说是吧,那老子就打到你们说为止!” 蒙面人甲的拳头先行砸至,林昆一拳迎上,完全是正面的交击,没有丝毫的花里胡哨,顿时就听铿的一声闷响,势大力沉尤如巨石落地,蒙面人甲直接被林昆这一拳轰的连连倒退,而林昆同样身体往后退,他借着这一股大力,又是一拳迎着蒙面人乙的拳头重重的砸了过去,轰!这一次响声更沉。 “呃……” 蒙面人乙的喉咙里发出一声低哼,整个人的身体倒退在空气中有些踉跄,显然这一拳给他造成了巨大的压力,他的胸腔里一阵憋闷,喉咙微微咸甜。 林昆紧跟着就要追着蒙面人乙‘杀’过来,身后的蒙面人甲见同伴被重创,赶紧一个箭步就冲过来,这一次他凌空高高跃起,两只脚一前一后呈交叉的姿势向林昆的后背踢踏了过来。 林昆回过身的时候,距离甚近,蒙面人甲的两只脚已经踢踏到了近前,躲闪不及只得两只手交叉的护在胸前…… 铿铿的两声闷响,蒙面人甲的两只脚重重的踏在了两只胳膊上,林昆的身体陡然的向后倒退,脚底下踩着的巷子里面上铺着的青砖喀嚓喀嚓的出现了裂隙。 林昆的两条胳膊瞬间就麻了,这是用胳膊格挡住了,若是凭的被那两脚踹在胸口上,估计整个胸口都得被踹的深深凹进胸腔里,饶是如此他的胸口也是一阵的憋闷。 蒙面人甲紧跟着又是凌空两脚踢踏了过来,林昆猛的向旁边墙壁一冲,凌空跃起单脚踩着墙壁借着脚下的力道整个人凌空高高的飞起,在半空中划出了一道半圆形的轨迹,旋转了一圈之后,单脚向下狠狠的就踩了下来。 蒙面人甲被林昆躲了过去之后,这时正好在林昆脚下的正下方,他仰起头眼神里一阵惊恐,赶紧抬起双拳交织在一起格挡,顿时就听轰隆一声巨响,林昆的单脚狠狠的踩在了蒙面人甲的两只拳头上,蒙面人甲擎着双手两条腿扎着马步而立,脚底下的青砖已经严重的碎裂,可见林昆这一脚的力道有多大。 蒙面人甲的两条胳膊瞬间麻了,两条肩膀就像是被卸下来一样的剧痛,林昆单脚立在半空中,陡然间脚底下狠的一发力,蒙面人甲顿时一声闷哼响起,两条腿的马步弓的更低了,脚底下的青砖喀嚓喀嚓的又是一片碎裂声。 “啊!” 蒙面人乙大叫一声,脚下向着身侧的墙壁猛的一蹬,借着大力凌空向林昆飞了过来,一对拳头凝聚了他浑身的力气,大开大合的向林昆砸了过来。 林昆双拳持在胸前格挡,铿铿的两声闷响,他整个人被冲击过来的大力撞的凌空一个翻飞落在了地上,蒙面人乙半空中踩了一下蒙面人甲擎在半空中的双手,紧跟着整个人如箭一般的向林昆就蹿了过来,速度当真是快到了极致。 林昆落地后快速的向后倒退了两步,最终脚底下狠的一踏,将脚下的两块青砖踏的深深凹陷了下去,旋即双腿蓄满了力道,整个人噌的一下迎着蒙面人乙就冲了过来。 嗖的一声,空气中仿佛一连串的虚影闪过,马上又是铿铿的两声闷响,蒙面人铿铿的倒退,直到撞到了身后的蒙面人甲的身上才停下来,林昆也是一连倒退了数步才稳住了身形,此时林昆的眸子里精光爆发,耸了耸肩膀活动了下脖子,嘴角一抹贪婪而又阴森的笑容勾起,看着蒙面人甲和乙说:“两位身手不错,有点意思。” 蒙面人甲乙对视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转身就向巷子深处奔去,几乎眨眼间他们的身影就被远处的黑暗埋没,原地留下一脸怔神的林昆木然发呆。 过了好几秒钟,林昆才从愣神中回过神来,骂了一句:“靠,搞没搞错,老子刚玩的起兴就特么的逃了,做人这么不讲究,还有没有点公德心了!” 林昆望着巷子深处两个蒙面人逃跑的方向,无奈的摇摇头,最令他想不透的是这两人的身份以及找他动手的目的到底是什么,这两人绝对是难得一见的高手,刚才一连串的交手中他可是一点上风也没占,只是这两人为什么突然出现,而后又突然跑了呢,如果有仇有怨的话应该死战到底啊。 南城明珠的大酒店的顶楼总统套房内,这间套房是七星级的标准,里面的奢华不多赘述,可以说没有装潢不到的,只有想不到的。 朱老此时坐在房间的大沙发上,老管家坐在一旁,他的贴身保镖小梁和小陈站在面前,两人的脸色白里透红,像是身体遭受了重创一样。 朱老本来打算今天晚上去百凤门舞厅里转转,可这一脚睡醒之后头有点不舒服,另外老管家也力劝,担心朱老去舞厅里受不了那过于劲爆的氛围对身体不好,所以朱老最终没去,而是选择继续在酒店里休息,明天要去参加李家孙子的婚礼,若是精神状态不好或者身体抱恙参加不了,那李老爷子的脸上肯定顿时就没光了。 “怎么样,你们两个感觉。”朱老一脸慈善的冲对小梁和小陈说:“也被都傻站着了,坐。” 两人坐在了朱老的对面,小陈说:“那人的身手很了得,我和小梁加在一起一共打了二十多招,硬是没占到什么上风。” 小梁说:“而且,他好像还没动用全力。” 朱老笑着说:“那你们呢?” 小陈说:“我们也留了一点余力。” 朱老忽然哈哈大笑起来,“好,很好!” 小梁和小陈一头雾水,他们跟着朱老也是多年了,直言问道:“朱老,到底好在哪儿?” 老管家看了朱老一眼眼神询问后,笑盈盈的对两人说:“你们交手的那人是曾经漠北的狼王,另外他还有一个身份,就是我们老爷失散多年的孙子。” “啊!?” 小梁和小陈顿时一副惊骇到难以形容的地步,首先漠北的狼王他们听说过,也难怪那小子看似吊儿郎当的身手却那般的了得,另外没想到他居然是朱老的孙子,这…… 老管家笑盈盈的说:“这是一个天大的秘密,没有准许的情况下,你们谁都不准说出去。” 朱老这时又笑着问道:“如果你们两个硬和他斗下去,最终谁赢谁输?” 小梁和小陈对视一眼,刚要开口,朱老笑着叮嘱一句:“实话实说。” 两人道:“应该是难分高下,若论单打独斗我们胜算很低,但我们两个一起就不一样了。” 朱老站起身来哈哈大笑:“好,好,好!” 这个年过古稀的老人双眼中精光闪闪,望向窗外的繁华夜色,在那一片广袤无垠的星空中,他似乎仰望到了朱家的未来昌盛不衰,自己的这个失散多年的孙子手持权柄傲笑风云。 林昆回到了百凤门舞厅,看了一眼时间已经过了午夜十二点了,不能再让李春生这么烂醉下去了,否则的话明天正儿八经的婚礼怕是要被耽搁了,林昆回到了包间里向大家宣布脱单晚会结束,大家尽管还没尽兴够,但也知道明天的正事,纷纷表示赞同,可最终问题来了,李春生不知道哪儿去了。 大家伙好一顿的翻找,最终在茶几地下把醉猫子似的李春生给拖了出来,这小子已经醉的去见济公了,咂巴着嘴角在那憨憨的呢喃道:“酒,我要酒。” 林昆把李春生送到了住处,是南城区的一个高档的小区,老捷达停在小区的门口,可是问题来了,林昆还从来没到他这便宜徒弟的住处过,只知道以前他是和他姐姐一起住,后来有了王倩之后便搬了出来在小区里又买了套房子。 林昆叼着烟卷挠挠头,从李春生的身上摸出了手机,密码是王倩的生日,这林昆知道,打开手机之后翻了下通讯录,找到了‘亲姐’,然后拨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