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六章:假和尚(1) - 神兵奶爸

第五十六章:假和尚(1)

第五十六章:假和尚(1) 黑色的捷达怪兽停在了医院门口,林昆从车上下来,黄飞三个人紧跟着搀扶着下车,三个人鼻青眼肿的身上青一块紫一块,完全没了人样,一下车黄飞就趴在地上噗的吐出了一大滩血,把看车位的保安大叔吓了一跳。 林昆头也不回走在最前面,三个人赶紧搀扶着踉踉跄跄的紧跟在后面,这一幕看在周围人的眼里,全都是颇为的诧异,搞不清楚到底什么情况。 张大壮已经打完石膏了,静静的躺在病床上,何翠花陪在他的身边,两人脸上都是一副凝重的表情,刚才张大壮让何翠花一连给林昆打了三个电话,林昆都没接,林昆的脾气张大壮是了解的,肯定是去找黄飞了。 越是对林昆了解,张大壮就越不放心,黄飞那一伙小混混在这附近是出了名的心狠手辣,林昆一个人去找他们,怕是十有八九要吃亏啊。 一想到林昆吃亏,可能会被打成跟自己同样的重伤,张大壮的心里就更不是滋味了,他少有发怒的冲何翠花吼道:“都是你这娘们,不让你说你偏说,现在好了,昆子要是有个什么三长两短,我和你没完!” 何翠花小声哭了起来,委屈的道:“我不说……我不说昆子他总问啊,你们男人间的事非拉上我一个女人,我……我这是招谁惹谁了啊!” 刚才情急之下,张大壮也不是没想到报警,结果电话打到了区派出所,人民警说目前的情况只是他个人担心的,对于没发生的案件不能立案。 张大壮心里有多着急,现在只有他自己知道,看着小声哭泣的媳妇,他心里也是一阵的难受,好好的一个女人,跟了他这个没出息的男人,成天吃苦不说,今天还跟自己一起挨了打,刚才自己真是混蛋,怎么能冲她吼呢。 张大壮静静的闭上了眼,此时他只有默默的祈祷,祈祷林昆能平安无事。 病房的门突然被推开了,熟悉的声音传来:“大壮,我把人给你带来了。” 张大壮赶紧睁开眼睛,看到了林昆之后,心里悬着的一颗大石头总算放下了,何翠花闻声也回过了头,高兴的道:“昆子,你没事真是太好了!” 夫妻俩光顾着高兴,没注意站在门口的三个人,林昆笑着跟张大壮夫妇说了声:“没声。”回过头冷冷的冲门口道:“都进来,向我兄弟道歉!” 门口互相搀扶的黄飞三人,闻言浑身一哆嗦,赶紧踉踉跄跄的走进了病房里,要不是黄飞头顶上那一坨极具特性的黄毛,张大壮夫妇都认不出他们来,实在是被打的变形太过严重。 “张黑……” 黄毛一脸讨好的笑容,脱口就要喊张大壮的外号,刚喊出两个字,被林昆冷冷的眼神一扫,赶紧收住了嘴,改口道:“大壮兄弟,对不起啊,是我们有眼无珠冒犯了你,还请你原谅,让你的兄弟放我们一马……” 张大壮夫妇脸上难掩惊讶的表情,面面相觑然后看向林昆,再看向眼前被打的完全走形的三个人,这还是那个不可一世气焰嚣张的黄飞么?他们完全无法想象,林昆是怎么办到的,号称农贸市场周边一霸的黄飞,居然被打成了这副德行,现在估计就是他亲妈来了,也认不出他。 张大壮愣神,一时间没答复黄飞他们三个,这三人以为张大壮不肯原谅他们,再想起来被林昆毒打时那地狱一般的折磨,这三人扑通一声跪在了地上,冲张大壮哀求道:“大壮兄弟,我们真的错了,你就原谅我们把,以后你的保护费我们不收了,今天你所有的损失我们承担……” 张大壮和何翠花都是憨厚之人,张大壮还在愣神,先回过神的何翠花轻轻的推了他一下,张大壮马上回过神,冲跪在地上的黄飞三人道:“飞哥,起来吧,我原谅你们了。” “不不不,大壮兄弟,以后你就是我哥,你是我大壮哥。”黄飞连连喊道,身旁的两个小弟也跟着附和。 林昆这时开口了,冷冷的冲三人道:“赶紧滚吧,记得把钱送给我兄弟,另外你们回去把我兄弟的花摊给收拾利索了,要是被我知道你们敢耍花样,你们可别后悔!” “我们不敢,绝对不敢……”黄飞三人连声道,连滚带爬的离开了病房。 张大壮跟何翠花脸上的惊讶一丝没少,夫妻俩一起看向林昆,等待林昆的答案,林昆坐了下来,冲他们笑了笑,道:“你们干嘛这么看着我?”说着,从兜里掏出了一沓钱,放在了张大壮的床头:“大壮,这钱你先用着,以后要是有什么困难,一定要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听到没?” “昆子,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张大壮问。 “我十八岁入伍,你以为我这八年在部队里都是白待的啊,总之你放心,还是小时候那句话,要是有人敢动我兄弟,我一定把他揍的更惨!”林昆笑着道。 张大壮眼睛里流露出深深的感动,何翠花也是同样。看着枕边放着的一沓钱,至少有一万块,对于他们夫妻来说可不是小数目,“昆子,这钱……” “钱你先用着,不用惦记着还,以后要是还有什么困难,尽管跟我说,等你和翠花的伤好了以后,给家里打个电话,把你爹接到城里来找个大医院好好的治治病,费用的问题你不用担心,我出。”林昆笑着道,上一次见面,两人光顾着回忆过去了,这一次林昆是真心的要帮张大壮。 说起来,林昆小时候没少吃张大壮家的饭,每次张大壮的妈妈做好吃的,都会叫上他和爷爷,张大壮父亲的身体虽然不好,但也总会帮着林昆的爷爷做一些力所能及的活,两家人处的本来就很亲近,在林昆的心里,也一直把张大壮的父母当成亲叔婶看待,现在他有能力了,回报是理所应当的。 张大壮躺在病床上,堂堂七尺男儿,顿时感动的流出了眼泪,看着林昆道:“昆子,谢谢你……”一旁坐着的何翠花,也感动的泪花闪闪,她以前总听张大壮提起昆子,说两人的感情如何如何的好,她还有些不相信,今天亲眼所见了,才发现两人的兄弟情谊比张大壮说的还要好。 “瞧你那怂样,咋还哭了呢?”林昆笑着冲张大壮骂道:“男儿有泪不轻弹,你个大老爷们的,当着你媳妇的面儿哭,不觉得害臊么?” “媳妇,快给我擦眼泪。”张大壮笑着道,然后突然想到了什么,问林昆:“昆子,你不是当保安么,哪来的这么多的钱?这钱不会是……” “啧,你小子把我想成什么人了。”林昆笑着白了张大壮一眼,“谁说保安赚的就少了,那也得看在什么地方当保安不是,我赚的就不少。” 张大壮咧嘴一笑,就当昆子是在安慰自己了,他还真不知道啥保安能赚的多。 “好了,大壮、翠花,你们俩安心在医院里养伤,回头有什么事尽管给我打电话,要是那三个小混混敢耍什么花样,第一时间通知我。”林昆笑着站起身来告辞,何翠花送林昆到病房外面。 送走了林昆,何翠花返回到病房里,怔怔的看着张大壮能有两秒钟,把张大壮看的都有些毛了,赶紧问道:“你这娘们,这么看着我干嘛!” 何翠花嘴角一笑,赞叹道:“大壮,真没看出来,你兄弟这么有本事呢!” 张大壮一脸自豪的说:“那你不看看是谁的兄弟……哎哟!”不小心一下子抻到了伤口,顿时疼的一阵的呲牙咧嘴,何翠花在一旁笑道:“活该,让你装。”张大壮佯装白了何翠花一眼,接着也跟着笑了起来。 林昆开着车来到了市中心的繁华地界,他想找一家环境高雅的餐厅,给楚静瑶过生日,把车停在了一家大商场的停车场,他便在附近转悠。 过去不管办什么事情,林昆都是嘎嘣溜脆的,但给楚静瑶选餐厅过生日,这可是大事不能轻率了,周围林林总总着各种各样的餐厅,他挨个门前转悠,觉得差不多的就进去看看,一通转悠下来已经快中午了,刚打算找个饭馆去吃点东西,突然就听马路对面传来一片的喧嚣声,一大群人围在那儿好像在看什么热闹。 林昆没有凑热闹的爱好,眼下的当务之急是找个饭馆先填饱肚子,然后继续找餐厅,可他刚要转身离开,突然一辆熟悉的丰田霸道车吸引了他,仔细的看了看,那不是澄澄的好朋友苏有朋的舅舅的车么? 那小子叫什么来着,好像是叫李春生吧! 虽然对那小子的印象不咋地,人五人六的而且脑袋像是被门夹过的,但既然那小子的外甥跟澄澄是好朋友,林昆觉得看在澄澄的面子上,还是有必要过去看一看的,于是他穿过了马路,就向对面跑了过去。 “你们这群臭秃驴,全特么的是假和尚,行骗骗到老子头上了,今个要么把钱还给老子,要么咱们派出所里走一趟!”人群里传出了一阵叫骂。 林昆站在人群的外围,稍稍的一踮脚,就看见人群中央正对着几个光头和尚唾沫星喷溅的李春生,他那张亚健康的脸,因为激动过度赤红赤红的,而站在他对面的几个和尚一副冷眼的表情,根本没把他放在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