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一章:无厘头的徒弟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六十一章:无厘头的徒弟

第五百六十一章:无厘头的徒弟 李春生站在男厕的门口就破口大骂,醉醺醺凶悍的模样以及他那有师傅撑腰底气十足的大嗓门,顿时把里面站在尿槽前撒尿的几个小伙吓的一哆嗦,尿都给吓停了。 林昆紧跟在李春生的后面,脑袋一阵的头大,尤其看到那几个被吓的尿都不敢流的年轻人,心里头更是愧疚,这老爷们尿尿就怕被吓,对肾不好啊。 “徒弟,哪个骂你了?”林昆硬着头皮问道,脸上赔着歉意的笑容,对那几个一脸茫然惊恐的转过头的小青年们说:“兄弟,没你们事,继续尿。” 李春生突然拔起腿就向厕所门口摆着的一个大号的迎宾雕像恶狠狠的踹过去,吼叫着大骂道:“我次奥尼玛的,你还特么的跟老子嬉皮笑脸的,你再骂啊!” 咣的一声巨响,那纯铁皮材质的雕像顿时被一脚踹的倒在了地上,李春生依旧一副怒不可恕的势头,林昆的脑袋已经大到了无极限,里面站着的刚要尿出点尿的小年轻顿时又是一哆嗦憋回去了,脸上诧异就像是看到了火星撞地球一样。 神经病,也不带这么玩儿的吧?昂…… 李春生一脚踹翻了厕所门口左边的雕像之后,紧跟着又是一脚怒起,大骂道:“次奥尼玛的还有你,你特么也嬉皮笑脸的,老子让你再特么的笑!” 咣! 又是一声巨响,右边这尊雕像同样被踹翻在了地上,李春生满脸凶怒却是又得意叉腰指着地上的两个雕像说:“麻痹的,刚才我一个人不敢和你们都动手,你们特么的欺负我醉骂我,现在我师傅在这儿了,你们爬起来还手啊!” 林昆整个人呈完全愣住满脑门小黑线笼罩的姿态,他这徒弟犯二他心里头也是数的,但没想到这家伙喝了点酒之后,居然可以二到这种无可阻挡的地步。 哎…… 他这当师傅的只能在心里长叹,然后将自己被震惊住的心一点一点的缓解。 踹倒了‘人家’吧,李春生这小子还不肯罢休,这可真是看着有师傅撑腰的,扑通一声就扑了上去,对着其中的一个雕像又是一拳铛铛铛的拳打脚踢。 周围所有人看着都跟着一阵的抽搐,拳头和脚都是肉做的,就这么硬凿在铁皮上得多疼啊。 完全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李春生揍完了一个雕像之后,反身过来要揍另一个,林昆赶紧伸手拦住这小子,“好了,够了!”明天这小子还得结婚呢,这今晚上要真是跟两个铁皮雕像斗殴伤了他自己,明天肯定不雅观。 李春生怒气未消,一脸愤懑的看着林昆说:“师傅,别拦我,麻痹的这两个混蛋还敢还手,你看把我这拳头打的!”举起一双红肿的拳头给林昆看。 “好了好了,我知道了,这两个混蛋交给师傅来处理吧,你消消气,咱不跟这两个傻逼见识。”林昆连哄带骗,招呼过来了两个服务员,指着地上的两个雕像冲两个服务员示意了个眼神说:“叫人来把这两个家伙扔出去。” 两个服务员一脸茫然,连声称是。 林昆强行着把李春生给拉了回去,屋里头的诸位马上笑着问:“咋样,摆平了么?” 李春生很豪气的拍着胸脯说:“摆平了,那两个熊货看我师傅去了都没怎么敢还手,让我几下就给干趴下了,就是我这手和脚现在还有点疼……” 众人借着灯光看向李春生手,红红肿肿的像个猪蹄,然后全都一副诧异的看向林昆。 林昆有些尴尬的笑着解释说:“春生是和厕所门口摆着的两个迎宾的……” 众人面面相觑,反应过来后顿时一阵哈哈大笑,李春生这醉猫子还不知道怎么回事呢,傻傻的看着众人说:“我就是揍了那两个小子一顿,你们干嘛这么高兴?” “来,春生兄弟,别的不多说了,全都在酒里了,干!”龙大相举起酒杯向李春生敬过来。 “好,干!”李春生端起酒杯仰头就喝,这小子今天这是喝的上厅了,但凡是酒来者不拒。 林昆冲众人暗暗示意了一下,意思别让这小子起兴了喝的太多,明天还有正事呢。 林昆一回来,周围的人马上纷纷的过来和他喝酒,罗纲和狗哥在这群人里算是陌生的,林昆为了不让两人太过尴尬,故意把他们拉在了身边替他挡酒。 能替林老大挡酒这本来就是一件乐事,挡酒的同时又能和这些个大佬们碰杯,这就更是乐事中的乐事了,罗纲和狗哥两人渐渐放得开了,随着一杯杯的酒水下肚,情绪也跟着高涨起来了。 门口的服务员探头探脑的进来,一副小心翼翼毕恭毕敬的态度,来到了林昆的身边附在耳边小声的说:“昆哥,外面有人找你。” “找我?”林昆笑着说。 “是个姑娘。”服务员小声的说。 林昆心中疑惑,这大晚上的谁会来找他呢,而且还是个姑娘,他站起身笑着对众人说:“兄弟们,继续玩好喝好,我有点事先出去下,大家轻点灌我徒弟啊。” 众人纷纷起哄,让林昆待会儿回来自罚三杯,林昆笑着说没问题,指了指罗纲和狗哥两人,“就让我这两位兄弟替我罚了吧!” 罗纲和狗哥连连摆手,心里头却是十分愿意替林昆挡这酒。 林昆跟着服务员出来,循着服务员手指的方向,林昆看到楼下一个风情妖娆的姑娘正抬头看着他,见他向下看过来,姑娘的嘴角勾起一抹妖惑众生的笑容。 借着舞厅里频频闪过的舞台灯,依稀看的出这姑娘天生有一副不错的脸蛋,长睫毛大眼睛高鼻梁尖下巴等等,几乎每一项都符合美女的标准,而且这美女看上去还是那么的高挑,披散着一头暗红色的长发,俊俏的脸蛋年纪应该不大。 美女归美女,林昆嘴角轻佻的一笑,很确定自己不认识这姑娘,既然对方说要找自己,那不妨下去看看,就算一无所获但和美女搭讪总是件不错的令人惬意的事情。 林昆随着保安一起下楼,来到美女的对面坐下来,敲了敲吧台,服务员马上恭敬的端来一杯调好的鸡尾酒,林昆把酒推倒姑娘的对面,“请你喝一杯。” “谢谢。”姑娘轻轻的一笑,两瓣朱红微启,炫丽的舞台灯光印在脸上更显妖娆,伸手接过酒杯放在唇边浅饮一口,笑着说:“林老板很会搭讪。” “借花献佛而已,谈上不上会搭讪。”林昆笑着说:“酒的味道还可以吧。” “不错,是我今天晚上喝到的最好喝的酒。” “找我有事?我们貌似没有什么交集吧。” “没有交集就不能找你了么?”女子妖娆一笑,身子不由的向林昆靠近一点。 “我上面还有局,没事的话我上去了。”说完,林昆毫不停留,丝毫没有因为对方是一个养眼的美女就多聊聊的意思,站起来就要走。 “有人想见你。”美女说。 “哦?”林昆停下来,回过头说:“谁?” “跟我来就知道了。”美女妖娆的一笑,起身连部婀娜的就向舞厅的大门外走去。 林昆稍微的犹豫一下,笑了笑跟了上去。 舞厅里一片喧嚣,外面的冷空气却似乎要将整座城市冰冻,外面的灯光明显要比里面亮的多,路灯下女子的身材一览无余,身高至少有一米七,踩着一双锥形高跟鞋,一双遮挡在大衣摆下的两条腿笔直而修长,更显风情妖娆。 女人沿着马路一直向前走,林昆跟在后面喊道:“到底谁要见我,人呢?” 美女回眸,妖娆而又媚人的一笑,嘴角带着三分轻佻七分调戏的说:“怎么,还怕我把你卖了不成?” 林昆脚底下迈了两个大步,跟了上来和美女并肩,侧过头笑着说:“卖倒是不怕,就怕……” “呵呵,怕我睡你?”美女咯咯一笑,道:“我倒真的想和百凤门的大老板睡一觉,都说百凤门的林哥是江湖上的一条猛龙,不知道床上如何。” “谣言。”林昆笑着说:“说吧,到底谁要找我,我现在没时间和你在这压马路。” 前面的巷口里这时两个黑衣人走了出来,路灯下两人带着面具,一身运动装的打扮,此时已经是夜深人静,空荡荡的大马路上突然出现这么两个人,令人心里不免联想到抢劫。 要说,中港市的治安一向都是很不错的,还真没听说过有大晚上拦路抢劫的。 “找你的人来了。”美女望着走过来的两个蒙面人,轻佻的笑着对林昆说:“帅气的林老板,看来咱么只能改天再约了,告诉你一个秘密……”走到林昆的近前,和林昆的距离几乎零毫米,翘起脚尖贴在林昆的耳边说:“我想和你生孩子。” 女人对男人说我想和你生孩子的时候,尤其是这种场景下的,就是我想和你上床的委婉说法。 “拜拜。”女人冲林昆摆了摆手,目光恋恋不舍的挪开,贴着迎面走来的两个蒙面人走了过去,其中一个蒙面人的手里拿了一个信封,女人顺手接了过去,晃了晃信封笑着对走向林昆的两个蒙面说:“两位老板,谢喽!” 两个蒙面人没有说话,美女觉得很是没趣,踩着高跟鞋嗒嗒嗒的去前面的路口拦出租车了。 两个蒙面人站在了林昆面前,林昆微微一怔,接着笑着说:“两位,抢劫?” 其中一个蒙面人眼神示意了一下旁边的巷口,另一个蒙面人低声说:“跟我们过来。” “呵……”林昆笑着轻佻的笑道:“两位可真有意思,我凭什么听你们的。” 已经抬脚向巷口走的蒙面人停下来,两个蒙面人一起看向林昆,面具上露出的两只眼睛里平静且充满了杀气,周围本来就凛冽的空气应之更加冷彻了。 林昆毫不畏惧的和两个蒙面人对视了一小会儿,旋即笑着说:“好吧,我就给两位个面子。”说完便向那巷口走去,两个蒙面人对视了一眼,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