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六十章:脱单晚会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六十章:脱单晚会

第五百六十章:脱单晚会 李老包下的这栋五星级的酒店名叫:南城明珠,是南城区地理风光位置最好的一家酒店,酒店的顶楼设有一个七星级标准的总统套房,李老将这间房安置给朱老下榻。 站在套房的大落地窗前,整个南城区的风光一览无余,朱老望着窗外的繁华,背对着老管家笑着说:“小管,你看看这里的风光,比我们燕京如何。” 老管家一脸憨态可掬的笑容,道:“论富饶繁华与幅员辽阔,两个中港市也无法和燕京相提,如果仅是这一角风光而言,天蓝海阔海鸥飞翔,在我们燕京确实找不到这样一个风景秀丽的地方,咳咳,燕京近年的雾霾有些严重。” 朱老叹了一口气笑道:“雾霾严重也没办法呀,发展经济带来的污染,只能等到国家从发展中国家过度到发达国家后才能治理,希望我们的子孙后代能呼吸上新鲜的空气,在蓝天白云下快乐的成长。” 老管家悠悠的道:“是啊,记得我小时候那会儿,蓝蓝的天空,清澈的河水,那叫一个好啊。” 朱老笑着说:“你小子也是五十多岁的人了,那时候天蓝水清,可是穷啊,三两粮的时候全国上下一条心不知道饿死了多少人,凡事有得有失啊。” “嗯,现在的生活不用说比我小时候,就是比二十年前也好了太多太多了。” 朱老回过头看了小梁和小陈一眼,笑着问:“你们两个小鬼也过来看看,这儿的风景比燕京如何。” 小梁和小陈上前一步,看了看窗外笑着说:“我们同意管叔说的,燕京城里没这样的风景。” 朱老哈哈笑道:“好,我喜欢这儿。” 朱老转过身走进套房的内屋,管家跟着进来,朱老坐在了舒服的沙发以上,管家站在他的面前,朱老翕合了下眼睛,毕竟已是年入花甲,一路上飞机劳顿,此时精神免不得有些萎靡,抬起眼皮看了管家一眼说:“小管坐呀,平时在家不见得你拘束,怎么这一出门在外你还把自己当外人了?” “老爷,你真打算要小陈和小梁去和少爷动手?”管家笑呵呵的坐下来问。 “你以为我开玩笑呢?”朱老抬眼笑着说。 “那用不用我去叮嘱他们两个一下,到时候手下留点分寸,别伤了少爷。” “不用。”朱老笑眯眯的说:“我漠北小胡说,我孙子是个混世魔王,折腾的边境上的犯罪分子哭爹喊娘,也不知道那小胡说的是真是假,今天晚上正好检验检验。” “那万一要是伤着了呢?”管家担心的说。 “那我就去找小胡那小子负责,撤了他漠北军区首长的官衔,弄到燕京城里软禁他!”朱老玩笑的说道,一到了中港市他的心情就出奇的好,偶尔也开了玩笑来。 “好,那什么时候让小梁和小陈去?” “今天晚上吧,我先小睡一会儿,晚上我们一起去那个百凤门看看热闹。”朱老打了个呵欠笑着说:“我都这么一把年纪了还没去酒吧里玩过呢,今天晚上也去见识见识,看让那些年轻人趋之若鹜的地方到底有什么玄机。” 管家有些担心的说:“老爷,那里面太吵了,我怕伤到了你的身子。” 朱老摆摆手说:“不碍事不碍事,我得去见识见识,否则这一把年纪白活了。” 管家说:“那我提前去安排下?” 朱老道:“不用,这一路上你也累了,也睡一会儿吧,咱们晚上去喝一杯。” 管家答应了一声,便退出了房间不再打扰朱老休息,他伺候了朱老几十年,对朱老的脾性相当的了解,通常他决定的事就是十驾马车也拉不回来。 夜,扑朔迷离。 明天就是李春生大喜的日子了,这是一生中的大事,过了今天他就是正儿八经的有家室的人了,今天晚上也是他脱单的最后一夜,林昆召集了诸位好友,今天在百凤门给李春生开一个脱单的派对,庆祝他这单身的最后一夜。 来的人很多,平时从没进过夜场舞厅的张大壮夫妇,蒋叶丽,孙志夫妇,耿军狄夫妇,刘刚夫妇,余志坚,陆婷,章小雅,龙大相和阮倩,以及南城区城管局的局长罗纲和夜来香酒吧二部新认识的王二狗,另外的还有一些场子里比较熟识的领导。 楚静瑶今天晚上加班不能过来,澄澄被送到了楚相国那儿照顾一晚上,小家伙本来吵着要来的,林昆考虑到这种场合少儿不宜,另外今天晚上是李春生的脱单晚会,把孩子带来了大家势必玩不开。 开了百凤门里最好的酒,用的是百凤门最好的大包间,满屋子熟识的人坐在一起举杯共饮,李春生是今天的主角,今天的主题是——脱单的最后一夜不醉不归,明天稀里糊涂的娶媳妇闹洞房。 李春生也是真性情的汉子,但凡是敬酒的来者不拒,没几个回合下来就已经跑去卫生间里吐了,一群人继续热热闹闹的玩着,平时放不开的张大壮夫妇被硬灌了几杯酒下去后,也逐渐放得开了,张大壮本来就有酒量,何翠花也不差,没出嫁那会儿每天在家里也能喝上点,只是后来认识了张大壮嫁给了他之后,张大壮家里思想传统不喜欢女人喝酒,所以才逐渐不喝了。 罗纲和王二狗和众人还不怎么熟识了,接到了邀请后王二狗诚惶诚恐,他可从来没想过能被林昆邀请来和一群不认识的朋友喝酒,这些朋友和林昆的交情可都不浅,不少还都是百凤门的骨干,他一个混迹在最底层的道小弟突然接到这份邀请,在心里感动的差点眼泪都流出来了,喝了一圈红酒下肚之后,王二狗提起了勇气走到林昆面前敬酒道:“林老大,谢谢你的邀请,这恩情二狗一辈子记在心里,难得林老大看得起我提拔我,我二狗以后生是你的人,死是你的鬼,这辈子就踏踏实实忠忠肯肯的跟你干了!” 林昆举起酒杯跟王二狗碰了一下,笑着说:“狗哥,林昆谢谢你的忠恳,以后你就是我林昆的兄弟了,有福同享有难同当,我林昆绝对不会亏待你的!” 王二狗本来就是个耿直的性子,骨子里义字当头,十五岁就出来混了,混了这么多年一直混在底层从来没人看中他,如今总算是遇到伯乐了,这伯乐还是南城区的传奇人物,瞬间感动的鼻尖发酸,二十多岁的大老爷们眼瞅着就快要哭出来了。 一杯酒仰头干了,拿起酒瓶子咕咚咕咚的倒满,擎着酒杯对林昆说:“昆哥,有你这话我二狗就是死了都值得,你是我大哥,永远的亲大哥,小弟我连干三杯表示心意!”言罢,咕咚咕咚的三杯酒下肚,好一个豪爽。 “哈哈,你三倍,我也不能落下。”林昆也跟着咕咚咕咚的三杯下肚。 罗纲这时又端着酒杯过来,“来,昆哥,我敬你一杯。” 林昆笑着说:“罗大哥,他们喊我昆哥就算了,你年龄明显比我长,喊我昆子就行。” 罗纲一副执着的道:“那怎么行,要不这样吧,我喊你林老板。” 林昆笑着说:“这也不用。” 罗纲坚持着说:“那我还是喊你昆哥了。” 林昆笑着说:“那好吧,还是林老板吧。” 罗纲举起酒杯说:“林老板,我罗纲敬你一杯,过去多有得罪的地方还请你包含,我罗纲不是个没良心的人,有时候实在是身不由己,望你见谅。” 林昆举起酒杯和罗纲碰了一杯,笑着说:“罗大哥,今天请你过来就是把你当朋友,朋友之间用不着说这些,等世外桃源农贸市场建好之后,我打算让你来帮我管理,不知道你意下如何?” “啊!?” 罗纲一脸惊诧,满脸的不可思议,“林老板,你……你没开玩笑吧?” 林昆直言道:“你赞助的那个养老院我去看过了,你是一个仗义有良心的人,我林昆打心眼里敬佩,拉你入伙帮我管理,我心里踏实放心,另外你赚的钱多了,也可以更好的帮助养老院了,我这也是在变向的做善事,哈哈!” 罗纲马上想起了什么,问林昆说:“林老板,前段时间养老院的账户上突然多了二十万的匿名汇款,是你……” 林昆佯装不知的笑着说:“我不知道啊,什么匿名汇款,那好事肯定不是我干的,哈哈。” 罗纲心底对林昆的感激顿时攀升到了无以言表的地步,看林昆的目光也更高了。 李春生摇摇晃晃的回来,一下子趴到了林昆的身旁,仰起脸来像个吃了亏的小孩子一样告状说:“师傅,刚才在厕所有两个人骂我,你帮我削他们!” “他们骂你什么了?”林昆笑着问,当是自己的徒弟喝多了胡言乱语。 “骂我……骂我……”李春生苦苦思索,而后摇头说:“骂我什么不记得了。” “哈哈,春生,你喝多了。” “才没有呢,师傅,那两个小子确实骂我了,今天是我脱单的大日子,你必须帮我收拾他们!”李春生摇摇晃晃的站了起来,就要往门口的方向走,边走边大喊道:“师傅,你跟我过来,让那两个小逼崽子见识见识……” 其他人见状纷纷站了起来,林昆笑着冲众人示意道:“大家继续玩,春生喝多了,我跟他出去看看,要真是有人在这大日子里骂我徒弟,那我真得讨个说法。”这后半句话已经是开玩笑的意思。 林昆出面,众人也不用担心什么,大家伙继续畅玩,林昆被李春生拉着出了包间的门,径直的走到了二楼包间的男厕门口,李春生站在门口就大骂:“次奥尼玛的两个小逼崽子,你们给老子出来,我师傅来了,你们再骂一句试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