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九章:后继有人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五十九章:后继有人

第五百五十九章:后继有人 连日的阳光明媚,将裹在中港市外的大雪消融殆尽,下午三点半,市中心幼儿园的门口停满了各种车辆,如果有心的仔细一瞧你会发现,最差的就是林昆的老捷达,其余的最便宜的也是三四十万的进口b级车,好一点的路虎发现、保时捷卡宴、宝马x6等等,这些个学生的家长中肯定有人开的起劳斯莱斯幻影、宾利等豪车,只是接个孩子太张扬了不好,尤其这幼儿园里的孩子的家长们说不定都是何方卧虎藏龙的角色,太张扬了惹人嫉妒容易死的快。 林昆的老捷达低调的停在路边,他叼着根烟晃晃荡荡的走到了幼儿园的门口,乍一看这男人就跟小混混一般,可在场的所有家长不管有多深的背景,却都乖乖的给他让开了一条路,自从最初在幼儿园的门口打了刘刚父子之后,这些家长们的心目中无形的就给他盖上了一个暴力的印章,另外之前林昆也出现在了报纸的头条上,大手笔拍卖下了南城区的那座小孤岛盖农贸市场,买小岛盖农贸市场这种事在学生家长们的眼里看来绝对是无厘头的,正因为这是无厘头的,肯花那么大的价钱只能说明人家有钱任性。 铃铃铃…… 幼儿园里放学的铃声响起来了,快乐的小天使们在老师的带领下整齐有序的从教室里出来,天气冷孩子们穿的都比较多,走起路来一摇一晃的像是可爱的小企鹅一样。 冯佳慧领着班里的孩子们出来了,澄澄远远的就看到了林昆,招手大喊道:“爸爸!” 林昆笑着冲澄澄挥了挥手,小家伙继续待在队伍里随着大家一起走,并没有跑出来乱了队形。 “冯老师。” 林昆笑着和冯佳慧打了声招呼,站在他身后的是其他目光迫切的家长,孩子们在幼儿园里一天的时间过去了,家长们都想向老师了解一下孩子一天的状况,也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澄澄班级同学的家长们每次都主动把第一的位置让给林昆,这其中自愿的可能性不大,多是出于内心的畏惧吧。 冯佳慧笑着说:“澄澄今天在学校里很乖,别的同学课间的时候不小心摔倒了,是澄澄和孙志两个把同学扶着送到医务室并告诉老师的,校长就对这件事提出了全园表扬。” 林昆拍了一下澄澄小肩膀说:“小子,好样的,同学有困难就要帮忙。” “嗯。” 澄澄从兜里摸出了一枚精致的小红花,一脸开心的仰着小脸对林昆说:“爸爸,这是校长爷爷奖励给我的,你看漂不漂亮。” 林昆笑着说:“漂亮,我儿子得来的小红花最漂亮。” 澄澄开心之余忽然一脸羞赧的说:“爸爸,你不要这么夸人家么,人家会害羞的。” 林昆一把将小家伙给抱了起来,在他的脸上啵的亲了一口,笑着说:“我儿子还会害羞呀!” 身后还有别的家长焦急的等着呢,林昆也不浪费大家的时间,抱着澄澄又询问了一下苏有朋、孙志、耿乐乐三个小家伙的情况后,就领着这四个孩子去车上了。 在幼儿园正门口的不远处,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轿车不知何时停在了那儿,奔驰车很多见,s级的也不少见,但这辆奔驰车是特殊加长加宽的,一般还真是不多见,这车挂的是燕京的普通牌照,所以尽管车型特殊,也还是没引起什么额外的注意。 林昆开着老捷达从这辆奔驰车的旁边路过,幼儿园门口本来很宽的道路由于两旁停满了车所以显得很拥挤,老捷达的速度很慢,就像是冰天雪地里走在路上的老太太一样,路过奔驰车旁边的时候,他很自然的向旁边的车看了一眼,这奔驰车的车窗贴着的是那种从里面往外看能看清楚,但从外面往里看什么也看不到的车窗膜,林昆看旁边的车也只是为了别让自己的老捷达挂到了人家。 老捷达的车窗是全透明的,澄澄趴在车窗上看着奔驰车,“爸爸,这车子和外公的车子很像呢!” 林昆笑着嗯了一声,溺爱的摸了摸小家伙的头,老捷达慢悠悠的贴着奔驰车开了过去,透过后视镜林昆看到了奔驰车的燕京牌照,心底突然觉得好奇怪,他没看到的是,就在他的老捷达贴着奔驰车擦肩而过的瞬间,奔驰车后排的座位上,一个八十多岁满头白发的花甲老人激动的满脸老泪纵横。 老捷达已经从眼前消失了,奔驰车里一片安静,老管拿出手帕递给朱老,朱老擦了擦眼泪目光神采奕奕,脸上一阵激动开心的笑容,“小管,你看到了吧!” 老管家脸上隐隐的跳跃着激动,“朱老,我看到了。” 朱老擦了擦眼泪,朗声的问:“你看到了什么?” 老管家胖乎乎的脸上笑开了一朵花一样,坚定的道:“我看到了朱家的未来!” “哈哈!” 朱老爽朗的大笑,车里的人都是他多年的心腹,有什么话也不用担心他们会说出去,“我朱炳山活了快一辈子了,得此子堪比终生至宝,老天爷你待我朱炳山不薄啊!” 对于林昆,小梁和小陈知道的仅是一知半解,他们两个人都是从中南海保镖里选出的精英,陪伴在朱老的身边多年,从他们踏入朱家的那一刻起就是已经下定决心要做朱老的死士,朱老待他们也是如亲生的子嗣一样,帮他们在燕京安家立业,让他们以及家人享受荣华富贵,他们打心眼里感激这位年入花甲的老人,嘴上虽然都没说,可已然把朱老当成了自己的亲长辈。 见小梁和小陈眼中疑惑,朱老笑着问:“你们两个年轻人觉得刚才那个小伙子如何?” 小梁和小陈都是耿直之人,几乎没有什么花花肠子,这也是朱老额外喜欢他们两个的地方,地位达到朱老这个层次了,周围少不了那些溜须拍马察言观色之辈,朱老年纪虽然大了,可心底是越来越明镜,平常谁说的话真谁说的话假,他一下子就能看出来。 小梁和小陈对视了一眼,小梁开口尴尬的笑道:“朱老,刚才我没太仔细看,光看那小男孩了,挺可爱的一个孩子,跟我大哥家的小侄子有些相似。” 朱老笑着指着小梁说:“你小子,没说中主题,不过这话我也爱听。” 小梁憨憨的笑了笑,一副老实实在的模样,不知道的人绝对看不出他是中南海保镖里选出的精英。 朱老将目光看向小陈,小陈相对比小梁要机灵一点,笑着说:“那小子看起来有点像个小混混,不过好像又有那么一点与众不同的意思,气质不错。” 朱老笑着说:“说的好,你们俩个有没有想法和他切磋切磋?” 小梁和小陈同时惊讶道:“和他切磋?朱老你没开玩笑吧,就我们两个还不把他给……” 朱老笑着说:“你们两个可别先说大话,到时候真要是切磋起来,结果还不一定呢。” 小梁和小陈对视一眼,两人交换了下意见,然后一起看向朱老问:“朱老,你是说那小子会功夫?” 朱老点点头,嗯了一声。 老管家接过话头笑着说:“而且还是个高手呢。” 小梁和小陈异口同声的说:“高手?” 朱老道:“这样,晚上你们听我安排,去找个机会和他切磋一下,注意安全。” 小梁和小陈道:“朱老,你是说让我们注意安全,还是注意那小子的安全?” 朱老笑着道:“这就看你们的本事了。” 小梁和小陈一头雾水,从朱老和老管家的话头里听着,怎么那小子像是一个绝世的高手一样,尤其小陈很是疑惑,刚刚那小子一脸轻佻的模样,明显就是个小混混呀,难道这年头卧虎藏龙到这地步了,小混混都会武术了? 奔驰车停在了五星级酒店的门口,李家老爷子亲自站在门口领着家族里的小辈迎接,他这一方面是出于礼仪,四大家族里他只请来了朱老,朱老能来参加他孙子李春生的婚礼并且还答应当证婚人,这是他们李家无限的荣耀,另一方面李老也是想借这个机会让自己家的小辈们都和这位燕京城里的大人物认识一下,至少混个脸熟,以后如果有幸能得到朱老的提拔,那就是莫大的幸事了。 一番简单的寒暄,李家那些无良纨绔平日里再嚣张,一个个在朱老的面前也都是老老实实的,一个个都是一副乖孙子的表情,朱老笑着拍着李老的肩膀说:“老李,你家的这些小子都很本分呐,和我听到的谣言不太一样。” 李老一脸的苦相,和朱老走在最见面说:“朱老哥,这些个小子是被你给震慑住了,平常什么时候这么听话过,一个个都恨不得爬到紫禁城上揭瓦,他们爷爷这把老骨头都快被这群臭小子给折腾散了,哎,不说也罢。” 朱老深有同感的说:“是啊,我们朱家的那群小子其实也一个样,整天在外面惹是生非,一个个天不怕地不怕的,紫禁城的天都恨不得给捅出个窟窿来。” 李老连连点头,“咱们老一辈的打下江山,他们小一辈的祸害,真担心后继续无人呐!” 话说到这儿,李老的声音压低了,也已经到了电梯门口了,朱老也压低着声音说:“你们李家不是无人,中港市的这小伙子就不错,你多用点心。” 朱老和老管家以及两位贴身保镖进了电梯,电梯的门关上,李老脸上的表情微微一动,朱老这话里的意思是孙子李春生行,可自己的这孙子性格虽说不太顽劣,但做事情方面确实很一般,尤其那马马虎虎大大咧咧的性格,可朱老这么大的一个人物,自己都要敬仰三分,他的话一定不会是空穴来风。 李老还要继续沉思,马上有人喊他说:“李老,又有贵客来了。” 李老赶紧回道:“好咧,知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