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八章:忍住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五十八章:忍住

第五百五十八章:忍住 林昆向后退了一步,一身妖娆如同蛇精一样的顾微就向前跟了一步,浴袍有些长被她不小心踩在了脚下,结果林昆往旁边一闪,她再次跟过去的时候…… 哗啦! 踩在脚底下的浴袍一下子将全身浴袍给扯的如同拉窗帘一般扯下,那白皙唯美的胴体瞬间暴露在空气中,湿哒哒的头发披在肩上,一脸惊慌的表情双眼诧异,这一瞬间顾微赶紧本能的抬起双手遮挡在胸前,同时两条腿交叠的夹在一起。 如此,整个江山便一览无余…… 孤男寡女,共处一室,一个是正值血气方刚的年纪,另一个赤身裸体妖娆如孽…… 这画面不得不说暧昧,但确实是阴差阳错无心之举,但不管怎么样事实已定,林昆血气方刚的骨子里一股热血冲上头顶,身体里那不安的肾上腺素也跟着躁动起来。 时间在这一刻仿佛无限的拖长一般,一秒钟像是一分钟一样漫长,林昆深呼一口气,耳朵里充斥着心跳声、呼吸声,呼出的二氧化碳带着滚烫的温度…… 不行,这容易出事了! 林昆在心底对自己说了句,赶紧一把转过身,自欺欺人般的义正言辞的说:“我什么都没看到!” 被他这么大声一说,顾微脸上的表情更臊了,瞬间通红通红的,赶紧弯下身拣起浴袍匆忙的裹在了身上,而后披着湿漉漉的头发低着头跑去了卫生间穿衣服。 她本来就是想捉弄捉弄林昆的,结果没想到一下子吃了这么大的‘亏’,赤身裸体的被人家看了个遍,这要是放在古代恐怕非君不嫁,若是君不娶,妾也只能以死保住名节。 顾微关上卫生间的门心跳砰砰砰,前一分钟还一脸妖娆有心要捉弄林昆的表情荡然无存,镜子里的她脸颊臊的通红,披在肩上的头发本来凭添妖娆妩媚,但此时看起来确实颇为狼狈。 顾微长长的呼出了一口气,同样是带着滚烫的温度,皱着眉头咬着嘴唇对镜子里的自己做了一个万分懊悔的表情,偷鸡不成蚀把米,大致就是形容她目前这种境地吧。 几分钟后,顾微从卫生间里出来了,这次她穿上了正常的衣服,林昆已经离开房间里了,把她提前整理好的行李都搬下了楼,她又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去酒店的吧台前退了房,踩着一双高跟鞋,披着一个夸张有范儿的大披肩向酒店门口走去,随手一抛将法拉利的车钥匙抛给了门口站着负责泊车的男礼仪,整个人像是一道风景一样站在酒店的门口。 林昆的老捷达已经不见了踪影,已经带着她的行李去海辰别墅区了,法拉利开了过来,男礼仪躬身弯腰的将车钥匙还给顾微,顾微随手赏了一百块的消费,男礼仪脸上一阵难掩的窃喜,顾微发动了法拉利嗡的一声离开了。 老捷达停在六号别墅的大门口,顾微的法拉利停在了老捷达的屁股后,林昆把行李放在门口站着抽烟,顾微从车上下来的一瞬间脸上还很尴尬,微微的颔首低头还不知道该怎么上去打招呼。 “你的车技有逊啊,这半天才跟上来。”林昆嘴角歪嗒嗒的叼着烟卷,玩笑的说。 “你也不看看我什么时候从酒店里出来的!”顾微马上不服气的反驳,方才的那一阵尴尬瞬间烟消云散了,她看着林昆一脸无所谓的表情,马上明白了他这是有意化解尴尬呢,嘴角微微一扬说:“要不咱们再赛一圈?” “东西我都给你放在门口了,我现在可没时间和你赛车,我得去忙了。”林昆边说边向老捷达走了过去,顺便将他手里的那套六号别墅钥匙抛给顾微,玩笑说:“以后这别墅里丢了东西可别找我,这钥匙能证明我是清白的。” 不等顾微再说什么,林昆已经坐进了老捷达里发动了车子,望着老捷达离去的背影,顾微的眼神有些眷恋,嘴角狡黠的一笑,自语说:“臭男人,以后我们的日子长着呢,本小姐的身体岂是能让你白看的,哼哼哼!” 几天的忙活下来,夜来香会所、酒吧、ktv的声音都稳定了下来,管理上的问题林昆不用操心,财务上有孙志,安保上有龙大相安排,再加上狗哥在一旁协助,这四家产业较之前的整体经营质量有了不小的提升,营业额也小幅度的提升。 百凤门那边已经几天没去了,夜来香这边既然没什么事情,林昆就开车过去溜达溜达,刘刚一心扑在夜来香那边的几天,百凤门和凤凰高级会所的生意没有受到影响,员工们一刻也没敢松懈,上上下下一派团结和气的景象。 林昆到了蒋叶丽的大办公室,蒋叶丽早上出去逛了一圈街刚回来,买了一大堆的东西,见林昆敲门进来,她脸上露出一抹开心的神色,说:“你来的正好。” “哦?” “这个是给你的。” 蒋叶丽从一堆东西里拿出了一个精致的小盒子抛给林昆,笑着说:“看看喜不喜欢。” “什么东西?包装这么精致。”林昆笑着问。 “打开看看就知道了。”蒋叶丽笑着说。 林昆拆开了外包装,里面装着的是一个腰带,抬起头来笑着说:“谢谢啊,看起来应该蛮贵的。” 蒋叶丽眼神希冀的问:“试试,看看喜欢么。” 林昆笑着说:“不用试,一定合适,喜欢。” 蒋叶丽走过来,从林昆的手里接过腰带拆开了外面的一层塑料包装,“不试怎么行,不合适的话我得赶紧拿回去换,你们男人的腰带必须不能差。” 说着,蒋叶丽解开了林昆现在系着的腰带,这腰带是他自己从小夜市里花了三十块钱买的,本来他还觉得不错呢,可是和蒋叶丽手上的这个腰带一比,完全就比的没了存在感。 本来在酒店的时候被顾微一顿撩拨,林昆这血气方刚的性子好不容易克制住了,现在又是这样一副暧昧酥麻的场景,他马上觉得喉咙有点干。 一个翻身将蒋叶丽又压在了身子底下,蒋叶丽呜呜的想要反抗,林昆马上来了个霸王硬上弓…… 一晃几天的时间过去了,李春生大婚的日子临近,中港市这座蛰身于北方的富饶之城,随着一班班的飞机降落,一些个神秘的燕京大佬踏上了这片土地。 李家老爷子带着一干的家族里的亲戚安顿在了南城区的一栋五星级酒店里,李家老爷子来之前已经将整个酒店的客房都包了,给其余的过来参加婚礼的那些燕京城里有头有脸的人物都留了房间,虽然那些人不一定过来住,但他必须要留,一向注重细节礼仪的李家老爷子,在这种事上格外在意。 随着一班飞机降落,人群中走出一个一身中山装,满头苍白的头发梳理的整齐有型的老人家,老板人家身高接近一米八,腰板挺的笔直,一双眸子里精光闪耀,脸上的表情刚毅冷峻,无形中给人一股难言的上位者的压迫感。 老人简装出行,身后跟着一个胖胖的老头,老头看起来越有五十多岁,一脸的和煦,跟在老人的身后替老人瞻前顾后,在胖胖老头的身旁跟着一个一脸英气的年轻人,年轻人穿着笔挺的西装,头顶上戴着一个鸭舌帽,鼻梁上架着个大墨镜,身后拖着一个大拉杆箱,一双皮鞋走在机场的大理石地面上铿锵有力,明白的人一眼就能看出这个年轻人一定是军人出身,而且功夫不浅。 这三人不是别人,正是燕京城里的朱家老爷子朱老和他的管家老管以及贴身侍卫小梁。 朱老平时出门也就是这么一套配备,老管负责他的生活起居,小梁负责他的安全,老管跟了朱老几十年了,对朱老忠心耿耿当做自己的亲生父亲一样,小梁是从中南海保镖里选出的精英,上过战场去过中东,年纪轻轻却是一身好武艺。 由于这一次是远行,老管提前安排了另一个朱老的贴身侍卫提前来打前站,三人走出机场的时候,门口一辆黑色的奔驰s级的轿车已经等在那儿。 开车的是朱老的另一个贴身侍卫小陈,朱老和小梁坐在后排,老管回过头问:“朱老,咱们第一站去哪儿?” 朱老看了一眼戴在手腕上几十年的国产牡丹表,道:“去市中心幼儿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