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五十四章:心事 - 神兵奶爸

第五百五十四章:心事

第五百五十四章:心事 每个人的心里或许都有一个‘结’,情结,仇结,亦或是其他言之不出的‘结’,这些结埋葬在生命里,随着日消夜磨,变成了难以释怀的悲伤。 如今衣食无忧,又不需要多操心帮派里的事情,每天过着正常女人羡慕的生活,但表面上的惬意慵懒却不是内心真正幸福的倒影,结不解,心难开。 看着眼前的林昆,他剑眉星目吊儿郎当,可内心却是一个拥有雄心与抱负的人,蒋叶丽最近时常会响起已故的何军,那是她的第一个男人,死于非命。 过去,她一心想要将何军生前留下的家业守住,那是他的梦想,他也曾梦想着统一整个南城区,做南城区地下世界里的土皇帝,林昆的梦想却是做教主。 “怎么了?” 见蒋叶丽一副忧愁的模样,林昆走过来笑着问。蒋叶丽坐在沙发上,整个人看起来有一丝慵懒,嘴角轻微的一笑:“没什么,想起了点过去的事情。” “哦。”林昆看出了蒋叶丽有心事,笑着说:“走吧,我们到楼上聊聊。” 林昆坐在楼上的一个卡座沙发上,蒋叶丽坐在对面,刘刚见两人到楼上,忙叫服务员送两杯茶水上去,蒋叶丽笑着对服务员说了声谢谢,端起茶杯抿了一口,看着林昆笑着嗔怪说:“叫我上来聊什么?有什么悄悄话么?” “你有心事。” “每个女人都有心事,也别说我们女人了,你们男人不也一样有心事么?” 蒋叶丽狡黠的一问,林昆倒真是被她给问住了,他最近确实有心事,自从那天晚上不经意的看到楚静瑶手机上的短信,后来又在楚静瑶的公司看到她匆忙挂电话,他的心里不知为何总是七上八下的,似乎在担心又害怕失去。 “真被我说中了?”蒋叶丽狡黠得意的说,目光深邃的盯着林昆,像是能看透人心一般,循循利诱的说:“说说吧,让我听听咱们林教主的心事是什么。” “哪有什么心事。”林昆笑着不承认。 “和我之间还有什么需要隐瞒的么?”蒋叶丽看着林昆,抽出一根烟叼在嘴里,但没有点着,将烟夹在了手指中间,言出肺腑的说:“你是我的第二个男人,我把我的心还有我的身体甚至整个百凤门都给了你,你要是还有什么事不能和我说,或者故意瞒着我的话,那我只能说你太没良心了。” 林昆掏出打火机替蒋叶丽将烟点着,蒋叶丽抽了一口之后将烟插到了林昆的嘴里,林昆咬着烟屁奇怪的说:“干嘛给我?” 蒋叶丽笑着说:“戒了,你不是跟我说女人抽烟的样子虽然好看,但你不喜欢么?” 林昆咬着烟屁说:“但我不介意你抽烟。” 蒋叶丽身体向前一倾,手指抵在林昆的胸口上,目光狡黠眼神妩媚的说:“你说这话是表示你不在乎我么?呵,你们男人都这样么,吃干抹净了就不在乎了?” 林昆苦耷耷着眉毛说:“蒋大美女,你这么说我可是太冤枉了,我林昆是那样的人么!” 蒋叶丽伸手摸在胸前,闭上眼睛说:“让我感觉一下它是不是在说谎……” 林昆感觉自己的心跳完全被眼前这个女人吸了去一样,砰砰,砰砰,砰砰…… 过了十几秒钟,蒋叶丽睁开了眼睛,妩媚的眉毛一展,轻佻的笑着说:“应该没说谎。” 林昆笑着开玩笑道:“你这是什么招式,摸心大法?” 蒋叶丽摇头,“我是相信你,不管你说什么我都会信,所以你如果骗我的话,我也不知道。” 林昆心里忽然说不出的感动,爱情到底是什么东西他从未想过,在那些完美主义爱情家的眼里,爱情就应该是从一而终、海枯石烂,可人生那么长,十字路口那么多,除非你不够优秀,否则总会有另外一个她捧着缘分在等你。 拒之于千里之外,情节高大上了,不会被后人戳脊梁骨骂你是陈世美, 可面对一个真心待你愿意把身体与心灵甚至生命都交给你的女子,真的拒绝了会不会悔恨终生? 红颜是祸水,林昆不知道这句耳熟能详的话是哪位先人说的,他现在只想说一句:这句话说的太好了。 爱是一种能力,被爱更是一种能力。 “傻愣什么呢你。” 林昆回过神,蒋叶丽眼睛媚笑的看着他,“不就是摸摸你的胸么,至于把你尴尬成这样么,你又不是女生,女生在没发育之前胸和你们男生一个样。” 林昆咧嘴一笑,“蒋大美女,你又开我玩笑了。” 蒋叶丽说:“不要岔开话题,我问你的话还没回答呢,什么让你有心事了。” 林昆端起茶杯浅浅的抿了一口,他也不知道该不该对蒋叶丽说,毕竟涉及的跟楚静瑶相关,他夹在中间,蒋叶丽和楚静瑶站在两边,总觉得有些尴尬。 “是和楚静瑶有关吧。” 林昆抬起头想要说不是,蒋叶丽马上把他的话搪了回去,“不要不承认。” 林昆笑而不语,一脸的苦大仇深不知所言。 蒋叶丽得意的一笑,“看来我是猜中了,都说英雄难过美人关,楚静瑶确实漂亮,我自知不如,像那样漂亮的女人,我是个女人见了都觉得喜欢,更何况你们男人,当初早知道你有那么一个漂亮的媳妇,我就乖乖的站到一边,无论我做的再怎么好,都不可能取代她在你心中的位置,我只是你的一个过客,狭路相逢躲不过,而她是你的港湾,终生憩息永不厌烦。” 林昆微微一怔,鼓起了掌来,笑着称赞说:“可以呀,蒋大美女,这几天不见文采大涨呀!” 蒋叶丽平静的一笑,脸上的一抹忧伤明媚了几分,道:“天天躲在家里看爱情杂志,就是一个文盲肚子里也能装些陌生,更何况我这么冰雪聪明。” 林昆竖起大拇指,笑着说:“好,冰雪聪明!” 蒋叶丽故作惆怅的叹了口气,道:“唉,只怪我当初太轻浮了,那么容易就让你过了我这一关。” 林昆笑眯眯的说:“我还没完全过去呢,你不用后悔。” 蒋叶丽笑着说:“行了,快和我说说楚静瑶怎么让你有心事了,难不成她情变了?”言罢不等林昆回答,蒋叶丽又摇头说:“不应该呀,这谁敢和你抢女人,招惹你林昆的媳妇儿,估计也是活的腻歪了嫌自己的命太长了吧。” 林昆哀叹一声道:“感情这种事岂是打打杀杀来的。” 蒋叶丽微微惊讶道:“不会吧,楚静瑶真的和别人……那男的得多优秀啊。” 林昆苦笑着说:“你说实话,我优秀么?” 蒋叶丽道:“当然了!” 林昆苦笑着摇头,“但这世界上山外有山人外有人,比我优秀的男人多了去吧。” 蒋叶丽看着林昆,一脸认真的说:“但在我的眼里,你就是这世界最优秀的男人。” 林昆嘴上苦笑,心里感动,也不想就这个问题再多说了,岔开话题说:“说说你吧,你有什么心事,告诉我我帮你解决。” 蒋叶丽道:“你真的愿意帮我解决?” 林昆点头笑着说:“愿意。” 蒋叶丽说:“你什么都没问过我,就直接答应帮我解决,你不觉的太草率了么?” 林昆笑着说:“你对我的好,我林昆又不是傻子。” 蒋叶丽忽然间有些失望,“你对我仅是感动?” 林昆摇头,“你不要胡思乱想,我现在心里有点乱,但你肯定是我重要的人。” 蒋叶丽内心得到了一丝宽慰,笑着说:“好吧,你能这么说我也很开心了。我的心事是何军大哥的仇,他当初死于非命,我一直没有能力替他揪出凶手报仇,现在百凤门稳定了也壮大了,我想把这件未完成的事完成。” 林昆握着茶杯点点头,“应该的。这样吧,你给我点事件,等我把南城区的这些事情都处理妥当之后,我一定帮你把那个幕后的凶手揪出来,让他付出代价。” 蒋叶丽忽然间语气冰冷的说:“也不用付出什么代价,一命偿一命就行了。” “好。” 林昆答应的很痛快,对于眼前这个女人的所有要求,只要是不违背道德伦理天地良心的,他都会尽一切的努力去满足,这世界上不是每个人都会真心的对你好,她对你掏心挖肺肝胆相照,你就要竭尽一切去对她好,这是良心! 兜里的手机嗡嗡的震动了起来,看了一下时间下午两点多钟,号码是个陌生号,林昆的脑门顿时嗡的一下就大了,不用说肯定又是租房子的,见林昆迟迟不肯接电话,蒋叶丽疑惑的问:“谁的电话,我在这不方便接?” “和你没关系。”林昆拿着手机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样,说:“是租房子的。” “喂。” 在做了足够的心里斗争之后,林昆接听了电话,对面是一个听起来十分双耳的女人声音,女人性格很爽快,直接就问:“林先生,房子租出去了么?” 林昆觉得这声音有点熟悉,可具体是谁一时间还对不上号,可能是自己听错了呢?看在这声音还比较悦耳的份儿上,他实话实说:“没租出去。” “我可以看看房子么?” “好吧。” 还是看在声音好听的份儿,估摸着对面应该是一个大美女,美女就像是风景一样,喜欢是一种本能,欣赏是一门艺术,见了美女多看两眼不代表就滥情。 “你有房子要租?”蒋叶丽奇怪的问。 “隔壁的房子。”林昆解释说:“章小雅那小妮子的,非要租出去换点生活费。” “要不我去租下来吧。”蒋叶丽开玩笑说。 “你要是真租,租金我替你拿了。”林昆也开玩笑说。 “这个房客如果租不成我就租了。”蒋叶丽笑着说,又重新声明:“我是认真的。” 林昆也一脸认真的说:“我也是认真的。” 半个小时后林昆开着老捷达停在了小区门口,同样他要先‘面试’一下这位声音好听的姑娘,如果对方是一个跨世纪的恐龙或者其他无法令他接受的类型的话,他还是老办法——装黑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