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十五章:比我兄弟要惨(2) - 神兵奶爸

第五十五章:比我兄弟要惨(2)

第五十五章:比我兄弟要惨(2) 琳琳洗头房 粉红色的印着性感女郎的牌匾悬挂在一栋老楼的门梁上,林昆把车停在了门口,这种洗头房白天一般都没什么生意,只有到了晚上才会红火。 洗头房的大门没关,遮着半截粉红色的门帘,掀开门帘,里面顿时一股胭脂俗粉的味道扑面而来,一个正坐在吧台前剪指甲的浓妆艳抹的妹子抬起头,看见林昆之后双眼立马放光,就像是一万年也没见过男人一样。 “大哥,来耍一耍?”这妹子放下了指甲刀,很专业的摆了摆姿势,故意将她胸前的那两块白肉,和短裙下的大白腿往外露,声音风骚入骨。 林昆眉头不禁的皱了皱,脸上表现出一副冷淡的表情,虽然他已经不记得自己上次跟妹子鱼水之欢是什么时候了,要说体内的肾上腺素不憋的慌那纯是扯淡,但他对眼前这种浓妆艳抹的风尘女人,是真没什么兴趣。 他这一冷淡,看在人家妹子眼里就不是那么回事了,这大白天来洗头房的男人,哪个不是猴急猴急的,眼前这个二十多岁的帅小伙一脸冷淡皱眉的表情,肯定是有难言之隐,要说人家姑娘干这行的见识多,直接一阵见血的戳破道:“大哥,硬不起来没关系,我帮你用嘴弄,一样爽的!” 林昆的脑门上顿时垂下三道黑线,声音低沉的道:“咳咳,我是来找人的。” “哦?大哥在这有熟人?”妹子一副惊讶的表情,接着便是满脸掩不住的失落,但还是很专业的道:“大哥,你相熟的叫什么名字,我去把她给你喊来。” “黄飞。”林昆淡淡的道。 妹子脸上的表情一愣,接着眼球都快要爆出来了,开什么玩笑,他居然是个gay!? 妹子当然认得黄飞了,黄飞是她们这里的常客,之前她还跟黄飞干过两回呢,那小子的活也就马马虎虎吧,确实没什么爽点可言,臭毛病还忒多,最近迷上了她们这新来的一个小妖精,这会正在楼上干活呢。 林昆脑门上的黑线顿时又多了三条,虽然眼前这妹子什么也没说,但他也猜出了这个二货的心里是怎么想的,他轻咳了一声,问道:“他在这么?” “在在……” “方便带我去找他么?” “好像……有点不方便。”这妹子有些为难的道:“他正在楼上忙着呢。” 林昆从兜里掏出一百块钱,“现在方便了么?” “方便,方便……”二货妹子顿时乐了,这一百块钱赚的也太容易了,马上就屁颠屁颠的领林昆上楼,在一个紧闭房门的小屋前停下,指了指道:“就这……” “你先下去吧。”林昆对二货妹子道。 “大哥……”二货妹子从林昆的脸上似乎看到了一丝不寻常的东西,隐隐有些担忧的道:“大哥你可不能在这儿惹事啊,我们是交了保护费的。” “放心吧,我不惹事。”林昆淡淡的笑道,又从兜里掏出了一百块钱,二货妹子马上又乐了,屁颠屁颠的下楼。 林昆望着二货妹子的背影摇头笑了笑,这妹子这么二,估计除了卖肉,也干不了别的了,好在上天也不算辜负她,给了她一副胸大无脑的身子。 等二货妹子彻底下楼,林昆站在门前敲了敲门,里面马上传来了黄飞不满的叫骂声:“麻痹的谁啊,这么没眼力见,老子正办事呢不知道啊!” “飞哥,我是来交保护费的。”林昆站在门口淡淡的道。 “交保护费?”黄飞的声音狐疑的传来:“你特么的谁啊,声音这么生!” “飞哥,我是替我朋友张大壮来交保护费的。”说着,林昆暗暗握起了拳头。 “呵……那孙子啊!纯特么的一贱骨头,老子不教训他,他不知道厉害,早上刚削了他一顿,保护费这么快就送来了。”黄飞得意洋洋的道,穿上了条小内裤,就过来开门,结果门打开的一瞬间,他的眼前顿时一黑…… 林昆一拳砸了进来,直接砸在了黄飞的面门上,黄飞只觉得眼前一黑,‘啊’的一声闷哼,整个人应声凌空倒飞,呼通一声摔回了床上,把床上躺着的那个半裸着身体的小妞,直接砸的‘啊’的一声尖叫。 “嘘!” 林昆冲床上的小妞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小妞被吓的赶紧捂住了嘴巴,半裸着身子缩到了墙角。 黄飞甩了甩脑袋,从床上坐了起来,伸手摸了一把鼻子,黏糊糊的全是血,抬起头眼神恍惚的看着林昆,问道:“哥们,你到底是什么人?” “张大壮是我兄弟。”林昆冷冷的道。 “呵,敢情你是来找我报复的,你胆子可真不小,打听过我黄飞的大名么?”黄飞冷冷的道:“今个你在这把我暗算了,以后你还想不想混了!” “我对我的兄弟,一向只有一个原则,谁要是敢动我的兄弟,我一定会把他打的比我兄弟更惨。”林昆淡淡的讥诮道:“另外我告诉你,你在我眼里连坨屎都不如,要不是你手欠动了大壮,我都懒得揍你这坨屎。” “你吹……” 黄飞不服气的冷声道,刚说出两个字,他就说不出话来了,林昆那碗钵大的拳头已经砸了过来,黄飞剩下的话全都变成了胸腔爆发出的撕心离肺的惨叫…… 一顿拳打脚踢之后,黄飞像一条死鱼一样趴在床上,时不时的抽出两下,脸上一片血肉模糊,将白色的床单染红,嘴里哼哼唧唧的痛吟着。 缩在一旁的黄飞的小相好,这会儿已经惊吓的脸色惨白,两只手死死的捂住嘴不敢发出声音,眼睛睁的大大圆圆的,身体赤裸裸的暴露在空气中。 林昆掐着脖子一把将黄飞给拎了起来,打开房间的窗户,把黄飞摁到了窗边,“现在我给你两个选择,打电话把早上打我兄弟的人都叫来,或者你从这下去。” “我打,我打……”黄飞气弱无力的道。 “喂,小猛,你和小虎赶紧过来一下,我在琳琳……靠,什么有气无力的,你飞哥我刚办完事,腰酸背疼不行啊,别墨迹了赶紧过来啊……” 挂了电话,黄飞软趴趴的靠在墙上,耷拉着眼皮,虚弱无力的冲林昆道:“大哥,我黄飞有眼无珠,动了你的兄弟,你打也打过了,这账是不是两清了?” 林昆嘴角冷冷一笑,没说话,直接一脚踹在了黄飞的脸上,“麻痹的,我让你说话了么!” 黄飞直接被踹的躺在了地上,抽搐了两下,翻了个白眼差点昏死过去,这一瞬间,他突然心如死灰,敢情眼前这个人是要把他往死里打啊! 林昆坐到了床上点了根烟,楼下突然传来一阵骂骂咧咧的声音,是个女人的声音,听起来风尘味十足:“哟,谁这是要造反啊,要死啊……”说着这女人便上楼了。 来的是琳琳洗头房的老板娘琳琳,是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姿色还算凑合,琳琳站在房间的门外往里头一看,顿时吓的两只眼珠子瞪的溜圆。 “不想你这没事就别出声,你要是敢报警,我保证一把火烧了你这鸡窝。”林昆吐着烟圈,淡淡的道。 出来卖的都是有眼力见的,何况这琳琳老板娘都三十多了,她频频的向林昆点头,声音掩饰不住颤抖的道:“大哥,你忙你的,我不碍事……”说着转身噔噔噔的就下楼,一张涂了浓妆的大白脸吓的更是惨白。 黄飞打电话叫来的那两个小子很快就到了,这两人来到了二楼后,一看房间里的情况,顿时一愣,他们的飞哥居然被人打的满脸是血趴在了地上,而打人的居然还很淡定的坐在床沿上抽着烟,见他们来了一点也不为所动。 这两个小子完全不明情况,心里头光想着自己的大哥被打了,必须替大哥报仇,于是两人一声怒骂,掏出了随身携带的匕首,就向林昆扎了过来。 结果不用多说,林昆一拳放倒一个,把两人摁在了地上就是一顿胖揍,这两人起初还有力气咿呀痛叫,到后来被打的连连吐血,连叫唤的声音都没有了。 甩了甩手上沾染的血迹,林昆歪嗒嗒的叼着嘴里的半截烟,俯视着地上横竖躺着的三个人,道:“给你们最后一次机会,去医院向我兄弟道歉,这件事就算完了,否则……”林昆嘴角冷冷的一笑,地上软趴趴的三个人赶紧争先恐后的道:“大……大哥,我们去,去道歉……” “三分钟,我在楼下的车上等你们,你们要是敢把身上的脏血弄到我车上,我废了你们!”林昆淡淡的笑道,叼着烟卷,转身向出了房间。 他前脚刚出去,后边三个人赶紧相互扶持着站了起来,踉踉跄跄的跟在后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