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九章:得寸进尺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九章:得寸进尺

第五百四十九章:得寸进尺 李中天顿时被打的呜啊惨叫,两只手抱着头佝偻着身子躺在地上,他的那些昔日小弟们一个个站在一旁,有的有心想要上前帮忙却碍于形势不敢,有的干脆就是视若不见,墙倒众人推,他李中天混到今天这份天地也是咎由自取。 林昆手下的这帮小弟都是从百凤门带过来的,平时龙大相就积极的训练他们,手上的功夫可都硬着呢,林昆下令往死里打,这些小弟是不会留活口的。 “救……救命啊!” 李中天挨不住的大叫了起来,可环顾四周哪有人会救他的命,如果有也只有一个人,就是林昆。 林昆现在是下定心思要给李中天点颜色瞧瞧,麻痹的你不说想要你的场子除非杀死你么,话是你自己说的,那老子今天就不客气了,成全你这只白眼狼。 “昆哥,昆哥我错了。”李中天惨叫着撕破喉咙大声叫:“求求你饶我一命吧!” 林昆把手抬了起来,拳打脚踢的脚底们停下,地上的李中天已经被打成了乞丐状,林昆目光微微向他瞥去,“李中天,你不是很硬气么,想要你的场子得先杀了你,我今天这是成全你,你怎么这会儿变怂了、太监了?” 李中天佝偻着身子趴在地上,满脸的伤痕血渍,哭笑不得傻癫似的说:“林昆,我真没想到你这么心狠手辣,好歹我也是跟着你混过的,你竟然这么对我。” 林昆冷的一笑,身前站着的这些小弟也跟着冷笑的一笑,“李中天,这话你应该去和赵磊说吧,我对你已经够仁慈了,你当了白眼狼,我也还是没把你怎么着,既然你给脸不要脸,把你当人看你非把自己往牲口圈里拽,那我也只能成全你。” 李中天抬起头,满眼可怜的看着林昆,然后把头磕在地上,哀求的说:“昆哥,你大人大量,我上有老小有小,今天求求你囫囵的放我一马,我一定铭记于心。” 林昆上前走了两步,蹲下来低着头看着李中天说:“还有什么别的请求么?” 李中天道:“如果能再给我给差事,让我能养家糊口就最好了,求求昆哥。” 林昆冷的一笑,站起身来同时一脚把面前的李中天给踹翻,“滚,自从你当了白眼狼的那一刻,就永远也不是我林昆的人,我林昆不会亏待任何一个自己人,但不是自己人想在我林昆这儿讨点好处的,就是我同意了,我的兄弟们也不同意!” “不同意!”眼前的小弟们异口同声说道。 李中天从地上爬了起来,目光幽怨的看着林昆,咬牙说:“好,姓林的,你……啊哟!” 话不等说完,眼前的小弟们已经冲过去了,冲着他的嘴巴子就踹了过去,将他余下的话全都踹碎在空气中,一群小弟们呜闹的又是一顿拳打脚踢落下。 120的急救车来了,拉着重伤致残的李中天奔向医院,救护车刚走,林昆便回过头对过去李中天手下的小弟们说:“李中天是个白眼狼,我不知道你们是不是,愿意忠于我百凤门的留下,不愿意的自行离去我林昆不阻拦,他日只要我们不是敌人还可以做朋友,离去的朋友去财务领点安家费,以后我希望你们能找点正经的工作,别在道上混了。我给你们三分钟的时间做决定。” 一群将近二十多个小弟站在马氏酒吧二部的门口,这三分钟不急不缓,但对于他们来说却像是过了三天一样漫长,每个人的心跳都在加快,每个人的心底都错乱着,大家互相看了一眼,最终的结果是没有一个人离开的。 “昆哥,我们都不走,过去跟着李中天混也是为了一口饭吃,他当了白眼狼对不住你,这些事我们兄弟心里都清楚,只是我们这些做小弟的只能服从。以后跟了昆哥你,我们就是你的,昆哥为人仗义性格豪爽,不是李中天能比的,兄弟们跟着你心里踏实,谢谢林昆能给我们这一帮子兄弟这次机会。” 抻头说话的这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人,生的皮肤有些黑,一双三角眼十分的明亮,身形不高给人的感觉很猥琐,但此时说话时却是一副极度认真的严肃的表情。 “你叫什么名字?”林昆问这年轻人。 “王二狗,大家伙都叫我狗哥,昆哥你直接喊我二狗就行。”狗哥一副认真的说。 “狗哥,好,我记住了。”林昆笑着问:“你以前在李中天的手底下是做什么的?” “打打杂什么都干,主要是负责安保这方面。” “好!”林昆笑着说:“那以后这夜来香酒吧二部的安保也由你负责,我相信你的这帮子兄弟,但你们要给我好好干,过去我不管你们在李中天的手底下是怎么混的,今天既然跟了我林昆,那就是我林昆的人,必须把百凤门当成自己的家,把这酒吧的买卖当成是自己家的买卖,如果做不到这样的,你们现在还可以走,并且冲你们刚才留下来的这股子气概,安家费可以领双倍的。” 时间又过了三分钟,这一群小弟们面面相觑,最终还是狗哥带头说话:“昆哥,我们都愿意加入百凤门跟着你干,我们不走,保证把百凤门当家!” “好!”林昆爽朗的笑道:“那你们也都别闲着了,把搬出来的东西都搬回去,另外这酒吧里的大致情况不管是好的坏的,狗哥你过来跟我交代一下。” 林昆和刘刚一起跟着狗哥进了酒吧里面,这间酒吧也是两层的,面子挺大,装修总的来说算的上是豪华,但与奢华这词不太沾边,酒吧本来就是消遣买醉买艳遇的地方,重点的装修其实是音响,相比之下环境差不多就行。 狗哥把酒吧的大致情况交代了一下,林昆只是旁听,主要还是刘刚吸取建议之后思考,在具体的经营上林昆是个门外汉,他也不想管这么多,他的脑仁就那么大点,如果凡事都事必躬亲的话,那他整天不用干别的了,就成工作狂了。 现在不管他怎么忙事业,有一点他一直都铭记在心里,他来这中港市的首要任务是给澄澄当爸爸,其他的这些都是顺便干的,不过既然干了那就一定要干好。 从酒吧里出来,林昆和刘刚坐到了车上,抽出根烟要点着,但一看刘刚那眼巴巴的表情索性还是算了,把烟别在了耳后,笑着问:“刚哥,你觉得狗哥这人怎么样?” 刘刚笑了笑说:“挺好的一个小伙子,我也算是阅人无数,这人值得用。” 林昆笑着说:“从何讲起?” 刘刚说:“这小子家境不好,他毫不避讳,刚才跟他闲聊,父母都是普通的工人,他到道上混也是为了能赚些钱贴补家用,另外我问起他李中天的时候,他恨李中天是个白眼狼,但对于李中天一些做的好的地方也不全盘否定给予称赞,这证明他是一个爱恨分明有良心的人,这种人可用。” 林昆点点头,笑着说:“我看他这小子也不错,现在我们的地盘慢慢也多了,光靠我们几个人是管不过来的,所以该培养新人还是要培养的,像这种值得用的年轻人不多,一旦发现了就一定要好好的培养,留有重用。” 刘刚点头同意,另外又欲言又止,林昆看出了他的表情,笑着说:“刚哥,有什么话就直说,和兄弟之间不需要客气。” 刘刚笑了笑说:“昆子,你也知道我最近也是忙不开,百凤门加凤凰集团,再算上这边的四家场子,我一个人就是忙破了头也肯定有所顾及不上,所以我想……” “推荐一个人?” “嗯。” “丁锦玉?” “嗯。” “这女人怎么样,靠的住么?”林昆笑着问。 “应该没问题,这姑娘一身正气,而且极有事业心,重要的是她有管理能力,是我身边见过的这些人里能力最强的。” “好,既然刚哥你说没问题,那咱们可以用,如果真的有什么问题,她一个女人即便想折腾起什么风浪也不是那么容易的事。” “嗯。” 这在外面忙活了大半天,眨眼就到了澄澄快放学的时间了,刘刚留下来继续忙着工作,林昆开着老捷达去接几个小家伙,最近这几个小家伙的爸妈都忙,孙志夫妇忙,耿军狄也在为案子忙的焦头烂额,他媳妇儿又不会开车,李春生不用说了,这小子整天忙活着筹备婚礼的事儿,他姐也没时间,这么一比之下最闲的人莫过林昆了,接这些娃回家的重任自然落在他的肩上。 林昆现在可不光是接这些娃放学,接完了之后还得带这些娃找个地方吃一顿,这就是俗话说的全套服务,每天晚上都有不同的饭店吃好吃的,这些娃当然乐意,所以这些小家伙回家之后就对爸爸妈妈说,希望以后天天林叔叔接。 唉,林大兵王这可真是百感交集甚是欣慰啊。 晚上又是在外面找了大饭店,这忙忙乎乎的一天,林昆也懒得回家做饭,楚静瑶下班后直接就过来了,余志坚也带着章小雅和陆婷过来,也没要什么包间,就在大厅里要了一张大圆桌吃起来。 章小雅突然提议说:“昆哥,你为什么不自己开家饭店呢?” 林昆笑着说:“妹子,你一定是看出哥有经营的能力,是吧?” 章小雅两手一摊,很坦诚的说:“才不是呢,昆哥你要是开饭店,我就天天有地儿蹭吃蹭喝了。” 林昆脑门上顿时小黑线垂下,“现在也没少了你蹭吃蹭喝啊。” 章小雅说:“那可不一样,我想要一个专业的地方蹭吃蹭喝,还有这种被服务员的感觉。”说完扭过头冲不远处的服务员招手说:“服务员,加水!” 一桌子的人不由的都笑了起来,林昆苦哈哈的说:“你们居然还笑的出来,这小妮子明显得寸进尺。” 陆婷笑着说:“其实我们也有这个想法。” 林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