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七章:不出人命就行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七章:不出人命就行

第五百四十七章:不出人命就行 饭店的老板见状赶紧哆哆嗦嗦的小跑过来,来到林昆的身边一脸为难的小声说:“老大,我这饭店是小本生意,可千万不能在这打起来啊,我受不了这损失。” 林昆毫不避讳的笑着说:“老板你放心,我这两位兄弟都是性情中人,打坏了什么物件我照原价赔就是了,肯定不能让你白白的受损失。” “可是……”老板还是一脸为难的说:“这要是在我这儿打起来了,会坏了饭店的名声,这开门做买卖名声可比什么都重要,所以还请老大……” 不等老板说完,坐在对面的赵磊笑着说:“老板,这个好办,我让这里两个兄弟到外面去练练,你的名声和你的物件一件都不会受损失,这样成吧?” 饭店老板马上感激的冲赵磊说:“谢谢这位老大!” 赵磊冲他身后的保镖看了一眼,笑着说:“阿九,想打架到外面去,别坏了人的生意。” 被称作阿九的保镖点了下头,抬起头一副挑衅的姿态冲龙大相说:“傻大个,我到外面等你。” “哎我次奥!” 这厮一口一个傻大个叫着,龙大相的火顿时就有些捱不住了,要不是林昆一把拉住他的胳膊,他才不管别的三七二十一的,肯定冲过去就干起来了。 “别冲动,别碍了人家的生意。”林昆拍拍龙大相的手笑着叮嘱道。 “嗯。” 龙大相阴沉着脸点了下头,目光却是死死的盯着那个被唤作阿九的保镖。 林昆站了起来,对在座的众人说:“诸位,今天是个乐和的日子,大家该吃吃,该喝喝,这两位兄弟有点个人的小矛盾要到外面解释下,大家伙别介意。” 林昆话音刚落,赵磊紧跟着站了起来对众人说:“诸位,要不这样吧,咱们在这儿干坐着喝酒也没意思,就当这两兄弟给咱们即兴的表演一番,大家伙都出去凑个热闹如何?” 众人面面相觑,最后异口同声的说:“干喝酒没意思,咱出去凑凑热闹!” “对,咱出去看看高手对决。” “机会难得啊!” …… 林昆看着赵磊笑而不语,赵磊同样也是笑而不语,今天表面上林昆是主,可这赵磊却时不时的站起来抢风头,林昆不一个小心眼的人,可泥菩萨也不是完全没有脾气的。 林昆走在龙大相的身后,轻轻了拍了一下他的肩膀,龙大相回过头,林昆递上一个示意的眼神,龙大相心有默契灵犀一闪,嘴角咧开一丝会意的笑容。 听说过龙大相这号人物,不过赵磊还是对他的手下更有信心,在赵磊的眼里龙大相传说的再能打,也不过是一个厉害一点的混混罢了,而他的阿九可是从南方军区的退伍军人中招来的精英,让阿九杀一杀龙大相的锐气,从而也杀一杀林昆的锐气,正好今天这么多人在这,这可是一个难得的立威机会。 饭店的门外就是一块空地,平时用来停车用的,这中午的也没多少人来吃饭,停的车也大都是林昆他们这一帮子人的,大家伙集体动手将车挪开了,空出来一块不小的地方。 龙大相和阿九站在空地的中央,众人围着两人站着,冬天的空气有点冷,呼吸在空气中凝结成了白色的雾气,明媚的阳光照在每一张好奇的脸上。 赵磊和林昆紧挨着站着,赵磊笑着对林昆说:“林先生,你看谁能赢?” 林昆毫不谦虚的笑着说:“我兄弟。” 赵磊笑着说:“我觉得还是我的阿九能赢,实不相瞒,他是我从南方军区里挑出的精英,别看他身材不高也不够威猛,打起架上手上的功夫硬的很。” 林昆笑着说:“那咱们拭目以待吧。” 赵磊笑着说:“要不,咱们赌点什么吧?” 林昆呵呵一笑,“赌什么?” 赵磊笑着说:“马帮的四个场子你已经拿去三个了,我就赌剩下的一个,赢了你就拿去,输了的话你把‘夜来香’酒吧还回来,林先生觉得如何?” 林昆回过头向李中天看了一眼,李中天整张脸都黑成了墨绿色,转而微微一笑,对赵磊说:“甚好,那咱们一言为定。” 赵磊得意的笑了起来,就像是林昆掉进了他精心布置的圈套一样,朗声对周围的众人说道:“大家伙看热闹之余也帮忙做个见证,我和林老大立下赌约,我的人赢了林老大让出‘夜来香’酒吧,我的人要是输了,就让初马氏酒吧二部!” 有热闹看,还有赌约见证,而且还是这种动辄一个酒吧的豪赌,这种事可不是每年都能遇得上,众人都是一顿酒水下肚,本来神经就有些兴奋,马上异口同声的称是,同时看向林昆和赵磊的目光中不免露出钦佩之意,豪赌啊! 阿九一脸不屑的看着龙大相,在他看来龙大相也不过是一个傻大个而已,不是说阿九天生骨气高生傲骨,而是龙大相这一副穿衣打扮和对愤怒不加掩饰的性子,给人的第一感觉就是徒有蛮力而没有脑子的莽夫,不足为惧。 周围这么多人围观,阿九一时间显摆的心思大起,两手合在一起微微一拱,学着古人交手前的姿态行礼,可龙大相根本不和他讲究这个,直接一个大脚板子就踹了过来,这阿九也是刚刚拱下双手,腰也跟着微微一欠,根本没料到龙大相会突然动手,见龙大相那大脚板子狠踹了过来,他赶紧抬起双手格挡。 砰! 一声闷响响起,尤如火车撞山峰一样,阿九本以为自己稍稍用力就能挡得住这一脚,结果没想到两条胳膊顿时麻了,整个人脚下扎地不稳,身子猛的向后一个大趔趄,踉踉跄跄总算是站住了。 “好一个不懂礼仪的莽夫!”阿九吃了一瘪,恨声大骂。 “去尼玛的吧,和你这种鸟人讲毛礼仪,你以为你是霍元甲还是黄飞鸿!”龙大相嘲讽的骂道。 “找死!”阿九脸色铁青,一双发麻的胳膊双拳握紧,整人噌的一下向龙大相扑了过来。 “来的好!”龙大相拳影虚晃一下,佯装要和阿九的拳头对上,眼看着阿九冲到了近前,他整个人腾的一声双脚离地高高跃起,抬腿横的翻身一扫。 这一腿上凝聚的力道可比刚才的那一脚大多了,阿九全力以赴之中感觉到了眼前袭来的威压,赶紧整个人弃攻为守,整个人身子猛的向下一趴,堪堪躲过了这力钧万斤的一腿。 阿九的身形极其的敏捷,躲过了这一脚之后,整个人快速的蹿了起来,径直的一拳向还未落地的龙大相的小腹砸去,龙大相躲闪不及挨个正着,砰的一声闷响他的喉咙跟着一声闷喝,整个人吃痛的落在了地上,踉跄的倒退两步。 “呵,不过如此嘛。”阿九语气嚣张的说。 “呵呵。”龙大相冷笑不语,摸了摸被凿了一圈的肚皮,他娘的还真疼啊。 “林先生,我的人不错吧。”赵磊得意的笑道。 “确实。”林昆笑着说。 阿九紧跟着突然向龙大相扑了过来,一对布满拳茧的拳头在空气中凌乱起一片拳网,以铺天盖地之时向龙大相席卷了过来,龙大相眉头微微的一皱,脚下不由的向后退了一步,旋即用一种令所有人都惊讶的张大了嘴巴的招式去应对…… 或者说,根本不是什么招式。 只见龙大相蕴足了一股气力,上半身陡然间膨胀了几分,而后就这么‘袒胸露乳’的就和阿九那凌乱的拳影对上了——砰砰砰……一阵凌乱的拳影像是雨点一般的砸在了他的胸膛上,阿九眼神中爆发出狰狞的光芒,旋即手上的力道一收,紧跟着原地一个凌空飞跃,单腿高高的撩起,劈头盖脸的就向龙大相的面门砸去。 龙大相这时突然暴吼一声,单手向上一抬,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下,徒手的向那力劈万钧一样的脚腕抓了去,顿时就听铿的一声响,阿九的脚腕被龙大相抓个正着,众人忍不住的一片唏嘘,不过阿九也是反映机智敏捷,他整个人在空中像是拧麻花一样一个旋转,另一只脚快速的向龙大相的脸颊扫了过来。 这突然一变的一招也是出奇的快,龙大相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应对不及,就听啪的一声凛冽声响,龙大相的脸颊被重重的扫中,瞬间肿胀的老高,整个人向旁边猛的一个趔趄,抓住阿九脚腕的大手却是始终未松,阿九趁机整个人凌空直了起来,两条腿夹住了龙大相的头,一对拳头雨滴一般的砸下。 身形高大的龙大相一下子失去了重心和防护的措施,脑袋上顿时被砸下了十几拳,直到这时他双手抱住阿九用力的往外一丢,阿九被他像皮球一样丢了出去,落到地上之后一个翻身跳跃稳稳的立在了地上,嘴上勾起一抹不屑的笑容。 龙大相被打的有些狼狈,揉了揉脸颊甩了甩头,呸的一声吐出了一口血痰。 赵磊得意的冲林昆说:“林先生,你的人不是阿九的对手,还是让他下来吧。” 林昆笑着说:“还没分出胜负呢,不急。” 赵磊笑着略带揶揄的说:“就是一间酒吧,犯不着把兄弟的命给搭上了。” 林昆笑着说:“谢谢赵先生关心了,我那兄弟脾气倔,就是我让他现在下来,他也不会下来的。” 赵磊似乎惋惜的说:“唉,那就可惜了,林先生以后恐怕要少一条左膀右臂了,我那阿九生性冷冽,在战场杀敌不眨眼,现实中和他对决不肯认输的人,基本上都被打成残疾了。” 这时,不远处的龙大相似乎听到了两人的谈话,朗声的冲林昆问道:“昆哥,我可以放开了干么?” 林昆淡淡的一笑说:“只要不出人命就行。” 龙大相噙着血丝的嘴角露出一抹狞笑,“好嘞,俺就等你这句话,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