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百四十四章:良辰夜景 - 神兵奶爸

第五百四十四章:良辰夜景

第五百四十四章:良辰夜景 金凯马上给闵小优打了个电话,让她简单的收拾下东西搬来和爷爷一起住,对此闵小优没有任何意见,她知道金凯从小就无父无母,是爷爷拉扯他长大的,只是闵小优对金老爷子一直心有余悸,过去她没少听说关于金老爷子的暴行。 不过不管怎么样,如今她是金凯的女人,也是金老爷子的孙媳妇,虎毒还不食子呢,所以说她的担心和畏惧都是多余的,金老爷子疼爱孙子众人皆知,爱屋及乌对她这个孙媳妇肯定也不会差。 晚饭的时候,金凯忽然问金老爷子说:“爷爷,如果那只青花瓷是真的话,你还会答应赵磊那么痛快么?” 金老爷子停下筷子,笑着认真的说:“是真的我也会答应,谁让我欠小林一个大人情。” 金凯马上不好意思的低下头,坐在他旁边的闵小优更是把头压的老低,金老爷子笑着说:“小优,事情已经过去了,现在你是我们金家的人,不用去计较过去了,如今你和小凯抓紧生个娃出来,趁着爷爷还活着能抱抱重孙子。” “嗯,知道了爷爷。”闵小优低着头小声的说道。 “爷爷,我才多大呀,就要孩子,太早了。”金凯马上抗议道。 “你都三十岁的人了,还把自己当小孩子呢!”金老爷子把脸一拉,“你要是不赶紧给我生出个重孙子来,趁早从我这儿搬出去,省的天天看着你闹心。” “爷爷,有我一个你就够操心的了,我这要是再给你生出个小的来,那你岂不是更闹心?”金凯嬉皮笑脸的道。 “呵,你是我让操心、闹心,重孙子是让我开心,不一样。”金老爷子笑着说。 林昆白天在外面晃荡了一天,下午的时候金凯就已经帮忙把那三家场子给收回来了,金老爷子用一只假的青花瓷换了三个场子,怎么说都是大赚特赚,这份厚重的恩情他将牢牢记住。 把三个场子上上下下的整合了一遍,刘刚已经带人入主了,有了前次的经验教训,以后这种打下了江山被人截胡的事情林昆绝对不会再犯第二次。 这三个场子包括一家酒吧、一个ktv、一个休闲娱乐会所,都是过去马帮遗留下的产业,从整个南城区的格局上来看,马帮和百凤门处于两个极端,一个在最东面,一个在最西面,赵磊让出这三个场子也是有意为之,意图很明显的是要将百凤门和这三个场子之间分割开来。 这三家场子让是让出来了,但其中的硬件设施以及各种酒水之类的硬存活全都被掏之一空,一些搬不走的大型设备也都人为的给鼓捣坏了,这不是赵磊授意手下人这么干的,而是本来掌管这三个场子的李中天暗中指示的。 三家场子停业整顿三天,刘刚已经安排人过来重新维修,孙志也派出了专门的会计过来协助,这三个场子的重新维修将花费一笔不小的费用,粗略的估算下也是将近百万了。不过这钱花归花,只要这三家场子一开业,处在南城区这片夜生活肥沃的地方,不出两个月就能把所有的费用都赚回来。 良辰夜景,美酒满樽,这样的夜晚有人哭有人笑,有人搂着美女春宵一刻,有人守着老婆孩子其乐融融,这一晚上整个南城区最郁闷的人要属李中天,马帮名下一共四家产业,本来赵磊已经答应了以后全权由他打理,另外算他百分之十的股份,他过去只是马帮的一个小弟,有几分见识和胆量,这一次机会对于他来说绝对是凤凰涅槃、鲤鱼跃龙门,只是没想到这份惊喜实在是太过短暂,才没两天的功夫手底下管辖的四个场子就出去了三个。 余下的这个场子也是一家酒吧,南城区酒吧生意最红火,喝一杯啤酒,看看表演邂逅一场艳遇,这种消费水平对于普通人来说不算贵又很上档次。 李中天此时坐在这家总共只有两层的酒吧的包间卡座里,桌子上凌乱的摆了一堆的酒瓶子,身旁坐着两个二十左右一身妖娆的年轻女子,李中天一口口的喝着酒,心情极度抑郁的他完全不多看两个年轻女子一眼,似乎只是一件摆设。 赵磊中午通知他把场子腾出来三个的时候,他还以为赵磊是在开玩笑,可当赵磊一字一句又重复了一遍之后,他才确定这一切都是真的,说实话他的心里很不服气,他很想对着电话冲赵磊大声吼叫,质问他为什么说话不算话,可他没那个底气,场子已经是赵磊的了,前两天同意拍卖的单子上是他领着一干的工作人员签字,得到诸位员工的签字同意这场子才能拍卖的。 李中天此时心底的恼怒与不甘只能随着一口口的苦酒下咽,徐明和秦傲虎知道了这件事之后,除了对他表示同情之外,也帮不上什么忙,他有些后悔选择和赵磊站成一队了,如果能老老实实的跟在林昆的身边,不去耍那些赵磊暗中会意的小手段,现如今马帮留下的场子一定还是由他掌管。 人为财死鸟为食亡,只是林昆当初没有答应过给他股份,赵磊也是给了他承诺了,所以他才那么死心塌地的跟着赵磊,如今这一切也都是他自作自受。 赵南在外面应酬了一天,他这市委书记每天不但要忙政治上的工作,私下里还得多沟通了解一下民声,所谓的民声不是每一个老百姓的声音,而是通过一些具有代表性的人物反应情况,他好从中获得一些利国利民的消息。 今天晚上他是和一个人大代表一起吃的晚饭,两人情趣相投,又是棋友,酒桌上不免多贪了酒杯,到家的时候已是一身酒气,可当打开客厅里的灯看到了桌子上摆的稀罕物件后,整个人两眼一亮,浑身的酒气顿时醒了个七七八八。 “这……” 这位对外一向光明磊落谈吐不凡的市委书记,此时居然激动的有些结巴了,楼上听到开门声的赵磊从楼梯上走下来,看见老爸一脸激动的表情,心中得意十足,笑着说:“赵书记,你不是在做梦,那就是你做梦都想得到的稀罕物件。” “……青花瓷!” 赵书记赶紧脱了鞋走过去,抱起茶几上的青花瓷就上上下下的打量,脸上激动的身材难以言表,看了半天后才想起抬起头问儿子:“你怎么弄来的?” 赵磊对外一副大哥大的气质,在自己老子的面前也难免显摆两下,得意的说:“山人自有妙计呗,老爹你喜欢的东西我可一直记在心里头,必须给你讨回来。” “好,我的好儿子!”赵南爱不释手的抱着青花瓷,一双眼睛像是被青花瓷紧紧的吸引住了一般,“这宝贝我天天做梦都在想,终于到我这了,哈哈!” “行了老同志,这东西都是你的了,那你可保管好了,我今天晚上不留在这了,你可以抱着它睡觉了,不过千万要小心,掉地上可没有第二个了。” “就是我掉地上了,也不能让他掉地上啊!”赵南把青花瓷轻手轻脚的放下,抬起头看着儿子说:“你小子快给我老实交代,怎么把它从金元宗的书房里抱出来的?” 赵磊笑道:“也没用什么特殊的手段,就是拿东西换呗,他有我想要的,我有他想要的,我们一拍即合两情相悦,这青花瓷现在就落您赵书记手上了。” 赵磊说完便要告辞,赵南一把将他叫住:“你等等,我听说你收南城区不少的场子?” 赵磊坦荡荡的说:“是啊,一共十一家,这个青花瓷换去了三家,还剩八家。” 赵南不免有些担心的说:“姓林的那小子可不好惹,凡事留有余地。” 赵磊呵呵笑道:“老爷子,你还怕姓林那小子?别人都说他是青年才俊,我赵磊非不服,这中港市我才是那一号纨绔,他只配给我提鞋还差不多。” 赵南说:“你知道几个月前的金柯吧,好好的南城区警察局局长不好好的做,非要和林昆结下梁子,结果一个晚上的时间,金家那旁纵错杂的大家族就被连窝端了,不知道是巧合还是必然,这其中怕是有什么猫腻啊。” 赵磊笑呵呵的说:“赵书记,你做事太谨慎了,我就不信那小子能有那么大的能量,对了,你之前不是和我说他和人大书记有关系么?那关系还能有你和省长、省委书记之间的硬?他如果真有那么硬的后台的话,我这都已经骑在他脖子上拉屎了,他早该反过来整我了,也不会去央求金老爷子出面用他的青花瓷换了三个场子。” 赵南摆摆手说:“儿子,年轻人切记莽撞,小心驶得万年船,当心呐。” 赵磊有些不耐烦的笑着说:“好了我的书记老爸,你儿子都这么大人了,做事有分寸,你好好当你的官,我好好做我的生意,咱们互不干涉,ok?” 赵南对自己的这个儿子也是颇为的无奈,孩子大了都不怎么听话,他完全是替儿子着想,结果这小子却说自己做事太小心了,现在这年轻人不吃点亏是不会长记性的,可真要让他们吃亏了,做父母的心里又舍不得。 林昆到家有点晚,今天他在外面忙碌了一天,回家的时候澄澄已经睡了,楚静瑶敷着面膜坐在客厅里看电视,章小雅和陆婷也一起,另外小海冬青和小灰灰也都在客厅里待着,小海冬青乖顺的像只鹦鹉,小灰灰则像是条哈士奇。 见林昆回家了,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他的身上,他轻轻的咧嘴一笑,想要说各位我回来晚了,结果根本没人搭理他,脑袋齐刷刷的扭回去继续看电视。 小海冬青和小灰灰算是林昆的亲信,两个小家伙高兴的向他扑过来,林昆和这两个小家伙起了一会儿腻,简单的收拾了一下就准备睡觉了,却听床头上传来一声手机的震动声,那是楚静瑶的手机,他拿起来想给楚静瑶送过去,却见已经明亮的屏幕上显示着一条短讯——静瑶,我想你,等我。